[原创] [回首边防轶事]可恶的司务长胆敢私吞我们的服装

边关冷月1006 收藏 80 4938
导读: 刚到江巴斯边防连时,对老兵连的生活还未完全适应,仍是用新兵连的处事原则来对待,对任何老兵都是毕恭毕敬,言听计从。 我们分兵时在博乐和战友互赠的许多纪念品和用品,又被老兵们“帮忙清理”了一次,我在新兵连的战友送给我的一枝钢笔,价值百多元,在当时还是觉得很珍贵的东西,也被当了四年兵的司务长,“换去使用一下”给拿走了,将他写了几年的一枝十来块钱的钢笔交换给了我,他姓张,叫什么我已记不起来了,挺高的个子,军衔还只是上士,不知是怎样混上司务长的,面对这样厚脸皮的老兵,我敢怒不敢言,后来我去找了他几次想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刚到江巴斯边防连时,对老兵连的生活还未完全适应,仍是用新兵连的处事原则来对待,对任何老兵都是毕恭毕敬,言听计从。

我们分兵时在博乐和战友互赠的许多纪念品和用品,又被老兵们“帮忙清理”了一次,我在新兵连的战友送给我的一枝钢笔,价值百多元,在当时还是觉得很珍贵的东西,也被当了四年兵的司务长,“换去使用一下”给拿走了,将他写了几年的一枝十来块钱的钢笔交换给了我,他姓张,叫什么我已记不起来了,挺高的个子,军衔还只是上士,不知是怎样混上司务长的,面对这样厚脸皮的老兵,我敢怒不敢言,后来我去找了他几次想换回来,他说还要用用,最后一次问时,他说不小心弄丢了,有一次又见到他还在用那笔,我知道这笔肯定是要不回来了,只是战友给我的那份情谊,我没有好好的珍惜,觉得愧对战友的一份真情!对司务长也没有了好映像,在以后的生活中,很是瞧不起爱贪小便宜的人。

边防紧张的训练和执勤,让我渐渐忘却了这件不开心的事情,边关远离了都市和村庄,所有的日常生活用品,都得靠司务长从博乐市采购回来,很多事情,还得有求于他,心中虽不喜欢这个人,但不想理他和面对他还真不行,有时还得求他帮忙带点酒水和其他用品,但在心里面这个结一直都解不开。

在司务长将退伍时,又做了一件让我更瞧不起他的事情,才发觉他的人品确实有问题,在91年十月份发服装时,由于冬季服装较少,就由司务长从团后勤领后代发,我们才入伍的近二十多个新兵,应该配发的绒背心没有发,因为前几年的兵都配发了,当我们问他时,他说今年没有了,在遥远偏僻的边关,信息不畅通,在这与世隔绝的地方,又没有其他人可以寻问,也就相信了他的话,直到他退伍走后不久,有一个战友到博乐检查身体,遇到了同年的战友,见他穿着绒背心,才得知他们都已配发,这战友心细,便挨个问其他连队的战友,发现他们全都配发了,只有我连没有,后来他去后勤处寻问,才得知我们的服装已配发下来,只是未发到我们手中而已,这时才知道是被退伍了的司务长给私吞了,我们得知这个消息后,心中很是气愤,真没想到他这样胆大妄为,连部队配发给战士的装备他都敢贪,如果他此时在我们面前,很想好好的揍他一顿,教训他一下,可是他已退伍回乡,我们拿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只得找了连领导,连里觉得事情很小,态度暧昧,也没明确说啥,也许他们怕这不光彩的事情弄大后,对他们不利,就这样不了了之。在荒凉的边关,连长就是土皇帝,我们的命运全都把握在连首长的手中,只有很无奈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这司务长真可恶,害得那样好的绒背心也没有了,那绒背心做工很细,在边关的春秋很是适用,我们这一年的兵就只能见到别人穿了,回到家后,对这件事情还耿耿于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