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主沉浮--中国文人不能再排斥军人


许晓黎


美方将于6月底派核动力航母赴黄海参与美韩联合军演这则消息出来后,很多媒体和军事评论人都认为,此举其实是美国蔑视中国国际地位的表现,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表示:当前形势下,有关各方应保持冷静克制,不做加剧局势紧张、损害本地区国家利益的事。


如何解读秦刚这句话?“有关各方应保持冷静克制”,应该包括中美双方(韩国忽略不计),美国既然宣布演习,应该不能冷静克制的是中国,然而中国却要求大家冷静,说这话,好像置身事外,这样“不打算采取激进的立场”的超然态度,深得美联社的赞许。


然而,美方的春秋大梦正酣,却突显惊天霹雳:温州晚报刊出了解放军 6月30日 至 7月5日 将在东海进行例行实弹射击的公告,美国立即宣布推迟军演。


一、戏剧性的背后


面对这些戏剧性的转变,我有点不理解,为了更加明确,参照1996年的台海危机来做些比较分析:


1、四不能相比:


(1)、危机严重程度不同 1996年台海危机是一次中美远距比划,2010年黄海危机却是一场美国直取中国咽喉的近身杀招。虽然都有可能是围棋中所谓试应手,但其意义却不能同日而语,如果说台海危机有限制中国行动自由的嫌疑,那么黄海危机就有点中国命门的意图。1996年自由之脚和2010年生命之门,这是一不能相比。


(2)、外交态度和宣传力度不同 1996年台海危机中央电视台高调宣传中国捍卫领土完整性的决心,并在中央台宣布演习的区域和全程跟踪报道。2010年黄海危机当美国直奔自己命门来的时候,外交部居然超然的要求各方冷静克制,解放军进行例行实弹射击的公告只在温州晚报例行的淡然公布。1996年严阵以待和2010年置身事外,这是二不能相比。


(3)、军演的规模和威慑力不同 201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91765部队的实弹射击训练,是局部小规模训练行动,不能和1996年的大规模军事演习相提并论;危机在黄海,这次实弹射击训练在东海,有故意规避冲突进一步升级的考虑,与1996年直接对台海海域进行导弹射击的震撼相比,堪称“小儿科”。2010年小打小闹和1996年大显身手,这是三不能相比。


(4)、国内政治环境不同 1996年台海危机几乎所有的媒体都高度和中央保持一致,2010年黄海危机竟然有媒体欢呼美军解放全中国。1996年中华情节和2010年亲美思潮,这是四不能相比。


2、一大怪现象:1996年自由之脚和2010年生命之门相比,严重程度远不及后者,一旦战事爆发,前者是自由之战,后者则是生死之战,然而2010年中国政府的态度,远不及1996年强烈,反应也是低调和迟钝、淡化,同时2010年民间出现了强烈的卖国亲美思潮和1996年高度统一的爱国热情形成鲜明对比。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匪夷所思的结果?


二、淡化还是彰显


其实外交部的超然和军方局部强悍说明中央高层存在分歧,从表面上来看,主要是如何应对这次危机?是过激反应,主动出击,用必要的军事手段阻吓美国企图,还是利用政治外交和金钱化解危机,也就是说,用武力还是用钱的问题。


利用军事手段的认为美国有灭我中华之狼子野心,用武力换和平,他们要求彰显中国实力;利用外交和金钱的认为,美国就是奔钱来的,咱们舍财免灾,他们考虑淡化矛盾。


秦刚的措辞表明其淡化矛盾的意图,这显然代表了中央高层的主要意见,这种态度国人在愤愤不平中却并不惊讶,仿佛都在意料之中,从大使馆被炸到军机被撞,从钓鱼岛被占到南海群岛的丢失,从渔民被抓到被枪击,诸多事件已经让国人麻木不仁。为什么中央必须坚持一种韬光养晦、低调的立国政策,我想有更深层次的考量。


三、谁主沉浮:军人作风还是文人习气


第一代领导集体可以说都是军人出身,在搞经济建设的同时,中国军事的这根弦从来没有松过,外交政策就是进攻性战略指导下的运作方式,中国逐渐获得世界话语权。军人主政这是当时一大特色。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外交政策逐渐转变,中国常用的一句话:“不干涉他国内政”,从这一天开始,中国逐渐放弃了毛泽东打拼来的世界话语权,开始所谓的韬光养晦的外交亲美政策。当然,这里面有国际大背景的变化,苏联的解体,导致三角失衡,但是这不应该成为文人主政的理由,反而,应该是军人主政的理由更充分些。


然而,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思想的指导下,在认为搞好中美经济和政治关系,就可以化敌为友的一厢情愿的思维方式的主导下,军事力量反而成为中美关系的绊脚石,尤其是对美国念念不忘朝鲜战争的伤疼,中国从改革开放以来,几乎对抗美援朝很少提及,知识化导致文人逐渐成为中国政治舞台的主要力量,我并不是说,文人习气不好,而是中国文人排斥军事作风和处理事情的方法和思维,为了打压军人,他们想到了“以夷制夷”,用外部力量来遏制中国军方的崛起,这导致他们必将成为美国政治上的附庸同时,走上卖国的道路。终于在中央内部几乎形成一个共识:淡化中国军人在国家事务方面的力量,从对越反击战以后,几乎所有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冲突和争端,中央都是用外交手段和金钱解决,绝对不给军人表现的空间,尤其是中美关系。


从1996年至今,中国国内的维稳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严峻,中国国内的思潮和主流媒体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混乱过,改革开放的乱象又在当下集中出现了,强势集团蠢蠢欲动,弱势群体怨声载道,又恰逢世界经济危机,中国经济的独善其身反而使国际环境在逐步恶化,中国应该怎么办?


在这次黄海危机前,胡锦涛提出了“经济和军事并重”的原则,但是,中国军队欠下的课太多,不能承担起主角的作用,现在文人当政依然是中央的主要力量,军人和军人作风依然或多或少的受到排斥,在中国军事与美国的斗争事实逐渐明朗化的情况下,国内权贵暴利经济和精英们几乎和强硬军事观念势不两立,现在有些精英卖国的嘴脸已经迫不及待的越来越清晰,每一场危机都成为中国军方和所谓文人精英的博弈机会,中国在危机中到底能够走多远,完全取决于中国军、政力量博弈的结果。


1996年军事演习报道


http://news.ifeng.com/special/taihai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