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狙击线 正文 [前传]:生死十字线(下)

shangshu111 收藏 0 15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20.html




高级狙击手之间的决斗,拼的是毅力和耐心。但是,队长的伤势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这让我很纠结。

我现在已经被这个幽灵狙击手盯上了,必须得尽快干掉他,才可以脱身。我再次用潜望镜来窥望前方的阵地,希望能到这个幽灵狙击手,但是,在这光线昏沉的夜幕,在复杂的废墟哪里,想找到这个幽灵狙击手万难。很显然,对方也和我一样,在耐心等待对手再次暴露的那一刻。

我原本就是优秀的狙击手,深知狙击手的耐性非常人可以比拟,根据我的经验,狙击手往往宁愿饿死困死在隐藏的阵地里,也不会冒险出来被对方击毙,唯一的办法,是想办法引诱对手开火,让他暴露出自己的位置。

我的眼睛死死盯潜望镜监视敌方阵地,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变的狂躁起来,真想跑出去和那个幽灵狙击手拚命。

“轰隆隆”敌人的重型迫击炮发出怪异的鸣叫声,几发迫击炮弹撕扯着空气尖啸着从天而降,纷纷落在附近,强烈的爆炸声摇晃着整个大地,巨大的气浪差点把我震翻在地。炮火突袭,这是敌人发动进攻的前奏。

这时,队长用失去光芒的眼神死死盯住我,艰难喘息道:“野狼……敌人马上……马上就要来了……别……别……管我了……你自己突围吧……”

“不!队长,我绝对不会把你留在这里的!你不是经常教育我们,要不抛弃不放弃任何一个兄弟吗?”我坚决的说道。

“傻……傻小子!我真的……不……不行了……救回去也没有……希望了……”

“队长……你会没事的!我一定要把你带回去……”

队长突然挣扎着掏出一把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

我见状立即把他的手枪一把夺过来,激愤的说:“队长,你……”

队长用尽全身力气说道:“快走!这是命令……记……记住,我们中国……军人……绝不做俘虏……”

随后,队长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他突然猛地站直身子,伟岸的身躯直挺挺伫立,头部赫然暴露在窗户外头,队长甚至还扭头微笑着对我说:“好兄弟……老哥要先走一步了……记得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事情太过突然,我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只有惊恐的大喊道:“不要……”

几乎就在这一霎那,我从潜望镜看到对面火光一闪,幽灵狙击手开火了!我终于发现对手的隐藏的位置,但是,这是队长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

队长死的很惨,狙击子弹精准的击中了他的头部,威力强劲的子弹前后贯穿了他的头部,他猛的打了个趔趄,紧接着双手一扬便瘫软在冷冰冰的水泥地上,爆裂的血浆和碎骨纷纷点点洒在周围的墙壁上,猩红黏稠的脑髓喷溅到我的脸上、身上到处都是。

“操……你……妈!”我悲愤的发狂般怒吼着,猛地站起身,把脸贴在狙击步枪枪托的腮垫上,眼睛从被队长鲜血染红的圆形狙击镜中牢牢锁定了目标,十字瞄准线精确对准敌狙击手最致命的眉心部位,食指扣到冰冷的扳机上,当他的脑袋上的眉心和十字狙击线中心点交汇的那一刹那,他丑陋的生命立刻控制在我扣动扳机的食指上。

我在夜视瞄准镜甚至看到了对手原本窃喜的嘴唇突然微微一颤,虽不易察觉,但根据他的口型,应该讲了个单词“shit”,一句既恐惧又无奈的咒骂,作为相同职业的狙击杀手,他已经冥冥中知道,自己死对方狙击手子弹下的概率有多大。

这个幽灵狙击手就像好莱坞大片《拯救大兵瑞恩》的那个美国狙击手,躲在一个在高高的楼顶,看着下面一个个蚂蚁似的纳粹士兵惊慌跑动,而自己自顾在上面狙杀的不亦乐乎,可是瞄着瞄着,狙击镜孔中突然出现一辆虎式坦克的黝黑炮管,咯吱一声便停在与自己对视的位置。他除了抓紧时间咒骂最后一声,或者祈祷上帝保佑,几乎没有活命的希望了。

“砰!”我抓住这个千钧一发的空当,屏住呼吸,食指猛的一扣,果断击发。枪身微微一震,一枚弹壳从弹仓里打着旋儿跳出来,掉在水泥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撞针撞击底火,子弹瞬间被击发,高温高压的火焰推着高速旋转的弹头以3倍音速呼啸而出,枪管喷射出复仇的火焰,尖圆的子弹头高速旋转划破漆黑的夜幕,夜空中惊现起一圈圈的虚无的涟漪,弹头拽着风的呼啸在空中昂头挺进,它发出凄厉的撕扯声,它的尖叫来得那么的迅猛和猝不及防,它是那么的义无反顾,它撞击在敌人的脑门,它结束了它的使命!

这枚子弹精确命中敌人的眉心,它迅猛的钻入敌人薄弱的前额,掀翻了敌人的头盖骨,绞碎了敌人的脑浆,最后利索的从敌人的后脑勺串出来,炸出一个拳头大的血洞。敌人的颅骨被打的粉碎崩裂,黏稠的脑髓和猩红血浆在半空中溅射,好似夜幕中爆炸的烟花,又变成成无数条血红狰狞的蚯蚓,蜿蜒的蠕动着,那碎骨皮肉以及殷红的血浆如海啸掀起的巨大海浪,布满了我的视网膜……

我从狙击镜冷冷的看到这一切,不动声色,仿佛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因为我是一名狙击手,我的职业要求我需要从容的面对死亡。面对死亡,不许紧张,不许恐惧,要始终保持沉默,像冰一样冷,像水一样静。战争要求狙击手,要从容面对死亡,即使瞄准镜里敌人的脑浆飞溅,即使最亲密的战友在身边倒下……

天空中暮色开始浓重起来,那最后一抹残阳烙红了我扛着狙击步枪的孤独身影,我最后一眼凝望着队长牺牲的地方,然后转头默默消失在沉沉的夜幕中……

队长!牺牲的战友们!我发誓会为你们报仇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