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狙击线 正文 [前传]:生死十字线(上)

shangshu111 收藏 0 6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20.html[/size][/URL]  中亚某国,在大漠深处的一处废墟城镇,正硝烟弥漫,战火屠城,每一座房屋、教堂、街巷……都在进行激烈的残酷巷战,各种口径的火器相互喷射出致命的火焰,在长空中交织成一道道暗红的火力网,在这死神之网的怀抱下,不断有士兵倒下,血溅尘埃……   在战火硝烟的笼罩下,连那抹残阳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20.html




中亚某国,在大漠深处的一处废墟城镇,正硝烟弥漫,战火屠城,每一座房屋、教堂、街巷……都在进行激烈的残酷巷战,各种口径的火器相互喷射出致命的火焰,在长空中交织成一道道暗红的火力网,在这死神之网的怀抱下,不断有士兵倒下,血溅尘埃……

在战火硝烟的笼罩下,连那抹残阳都蒙上了战争的阴影,变成了血红色。当最后一抹夕阳慢慢溶入漆黑的夜幕,我拿着我那支满是尘土和血渍的德国psg-1狙击步枪,吃力地背起负重伤的队长,开始爬出炮弹坑,向前面不远的破建筑物转移,一路上都是废弃的子弹壳、炮弹碎片,还有炸毁的武器零件和狼籍不堪的死尸残骸,呛人的硝烟和燃烧的火焰伴随着血腥味道刺激的我不断眼泪。

在这座燃烧着战火的死亡之城,到处都是震耳欲聋的炮火声,急促的冲锋枪突突声,零星的自动步枪叭叭声,连绵不绝的重机枪嗒嗒声,反坦克火箭打在装甲车辆和掩体上的梆梆声,装甲车辆和直升机的马达声,士兵们愤怒的喊杀声,燃烧的灰砾辟里啪啦的声音……所有的声音响成一片,构造出一副纷乱嘈杂的战场画卷。

在枪林弹雨的战地,最令人恐惧的是那清脆的狙击步枪声,那是死神勾魂的声音,令人不寒而栗。战场上听到每一声狙击枪响,都意味着一个敌人或者是战友倒下了,或许有时听到这种声音时,倒下的就是我自己……

我叫野狼,是新中国历史上最神秘最特殊的特种部队——“血狼”大队的头号狙击手,在这次潜入中亚的反恐行动中,我所在的“血狼”部队遭遇一支神秘军队的伏击,这支神秘军队不但人员众多装备精良,而且训练有素,单兵素质强悍无比,特别是对方恐怖的幽灵狙击手……就连久经战火、骁勇善战的“血狼”部队也难以匹敌,在与敌人经过艰苦残酷的巷战后,虽然歼敌不少,但“血狼”部队还是全面失利,损失惨重被迫分头突围。

这一天我几乎失去了所有曾经肝胆相照、生死与共的好弟兄,也许是心里积压了太多的仇恨和悲伤,我可始变的可怕的沉默寡言,脸上也装满了原不属于年龄的沧桑与寂寞。

敌人那铺天盖地的炮火,那一串串流星一样在天空乱窜的弹丸,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和四射的弹片,那四处可见的血腥场面,战友惨烈的遗体,还有,还有,我的观瞄手被敌方狙击手击中的那一瞬间,喷溅到我脸上的热血……让我悲伤又愤怒,那一个个鲜活的面容,历历在目,总是铁青着脸的队长,嘻嘻哈哈的队副,大嗓门的三班长,一脸青涩腼腆的小李,还有许多说不出名的战友,转眼间,曾经朝夕相处,一个饭盆里搅食的兄弟们,全都走了,走的那样匆忙,甚至连一句话都来不及留下。

我借着野色的掩护,背着胸部中弹奄奄一息的队长转移到这座废弃的小房子里,我立即放下队长依靠住墙壁,迅速从小腿抽出匕首,飞快的割开他的防弹背心和军服,然后七忙脚乱的掏出急救包捂住他那血淋淋的胸部,但是捂的再紧也没有,鲜血还是不断的涌出来,湿透了绷带,把周围的水泥地板染红了一大片。我又赶紧从背包里翻出急救药剂,找到吗啡、肾上腺素和葡糖糖酸钙,准备给快休克的队长注射。

队长一把按住我的手,艰难的说道:“野狼,别……别……别为我浪费急救药了……没用的……是达姆弹……我……我……不行了……”他又急促的喘了几口气,喃喃自语道:“那帮狗日的……是什么来头啊……弟兄们……怎么样了……”

我含着热泪告诉队长:“报告队长,弟兄们……弟兄们……他……他们都安全转移了……”在生命垂危的队长面前,我不忍心告诉他“血狼”大队几乎全军覆没的真相,只好用一个善意的谎言来鼓舞他,希望他能挺过来。

队长听完后像回光返照般,用力睁开暗淡的眼睛,然后紧紧抓住我的双手:“那就好……只要……只要弟兄们……突围了,我就可以放心的去了……野……野狼……你一定要活着回去啊……”

突然,一梭子瓢泼似的重机枪子弹射在我旁边的墙壁上,火星四射,溅起的石头渣子弹射到我的脸上,像刀割般疼痛,我赶紧缩下头趴在地上,把队长压在下面。

“狗日的!”我满腔怒火爬起来,跪蹲在一扇被子弹打的千仓百孔的窗户下面,用一个简易的潜望镜窥查着前方阵地,犀利如鹰的眸子里,投射出杀戮的欲望,这种杀气腾腾的气势让人胆寒,我的眼睛透过昏暗的夜色,能模糊的看到,远处的废墟里鬼鬼祟祟的钻出一个黑影,端着一支突击步枪像弯着腰飞快的向我这边冲来。

我立刻收起潜望镜,据好狙击步枪,把右眼贴上微光狙击镜,从里面看到的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淡蓝色的圆孔里面,有一个十字型的狙击瞄准线和弧形的测距刻度线,当敌人的致命部位稳稳固定在十字线交汇的准星,只需短短一两秒,就能被我的狙击步枪精确射杀。

我的右手握紧了那支心爱的PSG-1狙击枪,食指搭在冰冷的扳机上,正微微颤抖,这是极度仇恨而引起的兴奋和痉挛。

十字狙击线始终和这个奔跑的黑影保持相对静止状态,淡蓝色的的镜片中心,红色的瞄准光标,牢牢套住黑影的胸部,用狙击镜的弧形刻度线,我立刻计算出黑影的距离,迅速修正射击误差,预留出射击提前量,当黑影与红色狙击光标交汇的一瞬,果断抠动扳机。

“砰!”一声狙击步枪特有的闷响,我手里的PSG-1大狙怒吼,枪管喷出炽热的火焰,金黄的弹壳从枪匣飞蹦,一颗公7.62公厘的子弹头,划出一道血红的弹痕,带着神圣的使命,朝目标高速旋转飞去。

这一枪纵深打进敌人的胸膛,急速飞奔的敌人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强大的力量击中,他几乎是翻着跟斗仰面向后跌倒,身子重重的的摔落在地上,前胸脊背被炸的稀烂,那腥臭的冒着热气的血浆,从乌黑的弹血窟窿,不断的飞溅而出,狼籍的地面上顿时猩红一片。

几乎是与此同时,对面不知哪个角落里也射来一发子弹,子弹呼啸着从我脑袋旁边擦过,身旁的墙壁被打的四碎乱溅,迸到我脖子。我感觉这颗子弹伤到了我,它几乎是擦过我的耳朵掠过,只可惜开枪的人偏了零点几毫米,否则我的小命就报销了。

“吗的!幽灵狙击手!”我不禁心里暗骂道,恐惧和紧张的情绪也随之高涨。我飞快趴卧在窗户后的掩体里,抱着狙击枪便不敢再动,我必须得让自己的大脑先冷静一下,以平和的心态和极大的耐心来应对这场生死狙击战。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