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时代的中美“空战” zt

蓝色征衣 收藏 0 1023
导读:毛时代的中美“空战” 作者:解力夫  鹰击南空 美国飞机发疯狂,“鬼怪”翻新见阎王; 雄鹰凌空战飞贼,万里蓝天凯歌杨。   自从1964年美国悍然空袭越南北方,中国西南边境便蒙上了战争的阴影。美军除对越南北方连续轰炸外,还经常出动战斗机侵入中国领空,进行挑衅。那时,我国驻边境地区的部队全部进入战备状态。他们日日夜夜严密注视着美军动向,以对付可能发生的突然袭击。   为了捍卫祖国领空不受侵犯,保卫西南、中南地区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战争,中国空军对入

毛时代的中美“空战”


作者:解力夫

鹰击南空


美国飞机发疯狂,“鬼怪”翻新见阎王;

雄鹰凌空战飞贼,万里蓝天凯歌杨。


自从1964年美国悍然空袭越南北方,中国西南边境便蒙上了战争的阴影。美军除对越南北方连续轰炸外,还经常出动战斗机侵入中国领空,进行挑衅。那时,我国驻边境地区的部队全部进入战备状态。他们日日夜夜严密注视着美军动向,以对付可能发生的突然袭击。


为了捍卫祖国领空不受侵犯,保卫西南、中南地区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战争,中国空军对入侵的美机给予坚决有力的打击。同时,根据越南政府的要求,中国空军派防空部队出国,重点参加保卫越南北方的交通干线的战斗。


从1964年至1969年,美国空军入侵中国领空的飞机主要是无人驾驶侦察机和战术战斗机。当时美国空军使用的是BQM—1476型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这种飞机体积小,飞得高,速度慢,电磁反射回波弱,雷达不易发现,生存力强。开始,由于对其性能和活动特点不甚了解,中国空军多次出动飞机拦截,都未获战果。对此,中国空军负责人亲赴前线,同指挥员、飞行员和战勤人员分析敌机性能、弱点和活动特点,制定相应对策。1964年11月15日,航空兵一师作战分队首次击落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


1965年1月2日,南宁作战分队又在广西灵山击落1架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这两次战斗的成功,为对付无人驾驶飞机的作战打开了局面。空军总结推广了他们的战斗经验,随后美军无人驾驶飞机连连被击落。


美军空军在屡遭打击后,1966年改用性能更好的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但仍逃脱不了被中国空军击落的命运。


1967年6月12日,美机以时速650公里,高度1.8万米侵入广西上空,航空兵三师飞行员刘光才驾驶高空侦察机,冒着与敌机相撞的危险,勇敢地接近敌机,相距180米时,用火炮攻击,一举击落敌机。以后,中国空军相继用机上火炮、火箭、地空导弹接二连三击落敌机。从1964年8月到1969年年底,美国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入侵中国南部领空97架次,被人民空军击落17架。


美国继U—2高空侦察机之后,又抛出了一种新型的“火蜂”式高空侦察机,骚扰我国领空,窃取军事情报。这种飞机先由“大力式”—C-130运输机挂载,飞至中国边境南海上空投放,入海南岛,经南宁、兴宁、厦门出境,在台湾、澎湖北回收。无人驾驶飞机脱离母机后,按预定侦察航线自动摄影侦察。其照相容积直径可达100公里,纵深数百公里,侦察航线长达1000余公里。它的特点是:体积小,雷达反射面小,地面、机上雷达都很难发现;它的飞行高度达1.76万米,时速920公里。这种飞机颜色很暗,飞行时发出一种凄厉的怪叫,中国空军指战员都叫它“讨厌的黑乌鸦”。


“黑乌鸦”被美国吹嘘为“世界上第一流的侦察机”。美国狂妄地说:“中国没有能对付它的飞机。”的确,中国人民空军要想击落它,难度是很大的。


1964年9月至11月,“黑乌鸦”连续4次入侵我国领空,我机4次截击4次失利。9月29日,我一架歼—7飞机在1.8万米高空发现敌机,发射一枚空对空导弹,因距离过远,未能命中目标。


10月13日,我一架歼—6飞机,在1.76万米高空发现敌机,攻击3次,炮弹打完也未击中要害。


“黑乌鸦”的侵略行径激起了中国空军指战员的愤怒。“我们到底能不能揍下‘黑乌鸦’?难道就眼瞅着人家在头顶上逞凶?不,绝不!”中国空军人员决心打下“黑乌鸦”,他们组织了“专打小分队”,经过勤学苦练,终于练出在歼击机升限高度作战中,快速瞄准射击、近距离攻击的过硬本领。


1964年11月15日,歼“火蜂”小分队的某部中队长徐开通驾驶歼—6机,在与“黑乌鸦”的交战中,旗开得胜。他在距离美机300米的距离内,果断机智地拉起机头,对准敌机腹部的发动机喷口,从230米一直打到140米,炮弹直穿发动机,终于将敌机击落。


在此后一段时间内,敌人停止使用这种飞机侵入中国大陆侦察,但是,敌人并没死心,不久他们对“火蜂”式高空侦察机进行了技术改进,高度由1.76万米提高到1.83万米,而时速由920公里降到800公里。飞行航线由长距离少转弯的平直飞行,变成曲折的、多转弯的飞行。敌机性能的改进给中国空军的攻击又造成了新的困难。一是我机升限到这个高度,速度就小于敌机,不能接近射击;二是我机在这个高度上速度小,飞机抖动厉害,飞行状态不稳定,平飞3—5秒就自动“掉高”。因此,要在这个高度上击落敌机只有两三秒钟可用。飞行航线曲折多变又造成了我机压航迹和跟踪上的困难。比如,1965年元月2日,我出动3批飞机截击入侵海南岛榆林港的“黑乌鸦”,都因在跃升的一瞬间,敌机突然转弯,未能形成攻击或未击中要害。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驻海南空军某作战分队的张怀连奉命出击。张怀连苦练出空中200米内开炮的硬功夫,判断跃升拉起观察角,误差最大2度;判断400米至200米距离的误差,也只有10—20米。当他到达战区时,敌机已离国境线不远了。稍有迟缓,它就会溜掉。“快!”张怀连无声地命令自己,迅速投掉副油箱,加大马力,一下子跃升到1.74万米,逼近了敌机。在200米左右,张怀连猛然按动了炮钮,从距敌175米一直发射到距敌机65米处,“火蜂”拖着一道浓烈的白烟向下栽去。在总结战斗经验时,张怀连深有感触地说:“在有相撞感觉之时,正是有效歼敌之际(距敌200米左右)。”这意味着飞行员首先要有不怕死的精神,同时还要有精湛的技术。


在这次战斗之后,1965年4月18日,“黑乌鸦”又从1.83万米的高度入侵我领空,偷摄我导弹基地。张怀连又一次出征迎敌。他显得更加老练,信心十足。张怀连从1.65万米高度拉起,盯住压在头顶上的敌机。他目不转睛地瞅着高度表,在距敌机还有100米高度差时,张怀连驾驶的飞机像万顷波涛中的一叶小舟,强烈地抖动起来,情况十分危急。他索性不顾这一切,一面谨慎地修正航向,一面继续拉杆上升瞄准。终于和敌机拉平了,就在飞机自动下掉的一瞬间,张怀连按下了炮钮,3条火龙直扑敌机。“黑乌鸦”中弹起火。张怀连的飞机也失速反扣下去,在万米高空中翻滚。张怀连没有慌张,采用早就练就的一套动作,制服了下坠的飞机,在1.35万米的高度上恢复了平飞状态。张怀连驾驶着战鹰胜利返航。这就是中国英雄的空军战士。


在云南边防前线,中国空军同样取得了可喜的战绩。


1966年元月3日14时26分,我雷达在云南蒙自以南270公里处,发现美国无人驾驶侦察机1架,从河口侵入中国国境,直窜蒙自,尔后经开远、马关地区回窜。中国空军驻蒙自高空作战分队共起飞歼—7飞机2架,歼—6飞机3架截击。航空兵飞行员鲁祥孝以时速1300公里速度向敌机逼近,用活动光环瞄准,在距敌880米时,一次发射火箭32枚,击中敌机。敌机残骸坠落于越南境内。


1966年2月7日,歼—7飞机又用机上火炮创造了击落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的战绩。2月7日14时20分,美国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1架,高度1,83万米,从老挝琅勃拉邦向蒙自方向飞来。14时45分,从云南江城东南50公里处侵入中国境内,后经江城直窜元江地区。中国空军驻蒙自作战分队起飞迎敌。飞行员冯全民驾驶的歼—7飞机,以时速1440公里逼近敌机,一直跟踪到相距1000米,已经到了火炮的有效射程,而且已经瞄准,可以开炮射击。冯全民为了打得准,打得狠,继续稳杆瞄准。他想,即使打不中,撞也把敌人撞下来!到56分15秒,当距离敌机372米时,冯全民狠按炮钮,只用28发炮弹,当即将这架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击落,创造了世界航空史上第一次在高空高速飞机上用机上火炮击落敌机的先例。在这以后,这支英雄的部队,又用这样的战法,接连两次击落了这种高性能的无人驾驶的高空侦察机。


人民空军以歼—7型飞机接连数次击落美国吹嘘的“世界第一流的侦察机”——无人驾驶高空飞机的事实再一次说明,中国空军不但有对抗“世界上第一流的侦察机”的飞机,而且能充分发挥人的因素,不怕牺牲,敢于近战,采取先进的战术动作,充分发挥歼—7飞机的性能,依靠机上常规武器,将敌机击落。中国空军使用歼—7飞机击落“世界上第一流侦察机”的事实,也为中国空军在高空、超音速、大速度差条件下作战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美国空海军入侵中国领空的战术战斗机,机型达几十种,而且使用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侦察、航行、电子对抗设备。而中国空军装备的飞机主要是歼—5、歼—6型第一代喷气式飞机,只有少量歼—7型飞机,高炮是三四十年代的老式火炮。中国空军为了打击美国战术战斗机的入侵活动,一方面在接近中越边境地区的凭祥、蒙自等地部署了一些高射炮兵部队;另一方面,在部队中开展了打击入侵美军战术战斗机的战术研究和训练。因此,中国空军与美空海军入侵飞机的空中作战,一般都经过一个先失利后成功的过程,每击落一架敌机都是在战术上同敌人斗智斗勇,在技术上不断改进创新的结果。


在1965年7月中旬以后,随着侵越战争的进一步升级,美国空军在越南的轰炸地区不断北移,同时,对中越边境、海南岛沿岸和北部湾中国南部沿海的侦察、游猎活动骤增,“擦边”进行武装挑衅事件逐渐增多。对这种短暂擦边越界的挑衅行动,空军遵照中央军委指示精神:“坚决予以打击!但反擦边作战,政策性强,不允许越出国界。这既是打军事仗,更是打政治仗。对于美机的擦边窜扰,我们既要从国威、军威出发,高度发扬积极作战精神,敌来则打,打则必歼,决不犹豫;又要以政治外交斗争着眼,掌握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不能随心所欲,随便就打,造成政治上的不利。这就要求指挥员通观全局,善于捕捉战机,决心正确、果断;领航引导必须更加准确,飞行员的动作要神速。我航空兵采取隐蔽出航,在指定空域待战或紧急起飞直奔战区截击的方法出动,以达到打则必歼的目的。”


在1961年5月至1973年3月,历时12年的美国侵越战争中,美国空中力量是用F—4、F—105掩护攻击机进行轰炸,以此争夺制空权和用之于空战。其中F—4是第二代超音速歼击机,飞得快,爬得高,有导弹,机上设备先进,是当时美国性能最好的飞机。美国军方曾夸口说:F—4是世界上第一流的战斗机,谁也奈何不了它。并给它起个别号叫“鬼怪式”。


1965年4月以后,美国侵略者在越南战场上,进一步疯狂扩大侵略战争,同时,也不断地派遣飞机侵犯我国领空,进行军事挑衅,经常出动的飞机就是“鬼怪式”F—4。由于当时中国空军装备的主要是歼—5、歼—6型飞机,在飞行速度、高度和武器装备方面均较F—4差得远。为了制服F—4型“鬼怪式”飞机,中国参战空军首先对F—4的性能、特点作了分析。这种飞机最高时速可达2336公里,但不能超过5分钟,最高高度为2.16万米,作战半径在1.2万米高度可达1000公里。机上雷达探测范围为上下左右60度,最远能在80公里发现目标。攻击武器一般带有4枚雷达制导的“麻雀Ⅲ”导弹,还可增带4枚“响尾蛇”导弹。但是,F—4也存有不少难以克服的弱点。它体大、身重(全重达25吨),高速度飞行时惯性大,操纵反应慢,编队活动受到限制,转弯半径大,水平机动性能差,当处于被动时,只能增速逃窜。由于飞行速度大,加之飞行员防护头盔的影响,搜索视角小,目视发现能力差,主要靠机上雷达来搜索发现,实施攻击。当双方进入混战状态时,其雷达难以分辨敌我,导弹不易获得稳定发射条件,不利于格斗。F—4机上无枪炮,近距离没有自卫能力,而导弹又受各种发射条件限制,“响尾蛇”导弹只能从尾后攻击,也不能面向太阳方向发射。“麻雀Ⅲ”导弹则易受对方无线电干扰,而且发射后不能脱离,需跟踪到导弹爆炸,因此近距离难以发挥作用。F—4机上雷达的波长在中国空军飞机护尾器接受范围内,在5—6公里即可听到信号,我机可机动摆脱威胁。


与此同时,中国航空兵还分析了F—4入侵我国领空活动的规律。它们多利用复杂的气象条件入侵。入侵活动一般只4—5分钟,速进速出,使我机起飞不及。根据以上敌机的特点和情况,中国空军参战部队制定了灵活的战略战术。为了狠揍“鬼怪”,航空兵部队在确定设伏的有利截击地段,用歼—5飞机进行“低空、奇袭、近战”的战术演练,从思想上、战术上做好升空作战的充分准备。


空军地勤人员不辞劳苦,不分昼夜,精心地维护着战鹰;雷达兵战士面对繁多的固定回波,充分发挥集体智慧,把探测范围内固定目标的回波形状,牢牢地记在脑子里,练出一套能在敌机施放干扰的复杂情况下,从固定回波中鉴别敌机的过硬本领。高炮兵指战员们,头顶烈日,随时做好战斗准备。中国驻南疆的空军部队,已布下了捕捉“鬼怪”的天罗地网。


1967年4月24日,广西凭祥地区,雨后初晴,阳光灿烂。下午17时左右,空军雷达部队发现轰炸越南谅山至克夫一线后的两架F—4美机,先后间隔40秒正向中国边境方向窜来。这时设伏在板兴的高射炮兵早已做好战斗准备。当美机已进入中国国境,几十门火炮对准敌机猛打。一束集火射击,只见一架“鬼怪”还没有弄清怎么回事就被炮弹击中,冒出浓浓的黑烟,一个跟斗栽了下来。另一架“鬼怪”见势不妙,赶快慌慌张张扔掉副油箱,窜出高炮火区。但它哪能跑掉!刚跑出不远,就遭到4架歼—5的围攻。带队队长宋义民切半径,迅速逼近敌机,套进光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430米距离上,猛烈开炮射击。敌机像断了线的风筝,摔得粉身碎骨。


这一战斗由于空、炮密切协同动作,以空地整体人力,在美机入侵我领空深度20公里、宽度15公里,时间只有4分钟,战机极短的情况下,把两架入侵的“鬼怪”全部击落。这一胜利充分说明,只要依靠群众力量,采取先进的战术,以劣势装备,也能够战胜具有优势装备的敌人。


A—6A是美国海军双座全天候重型舰载攻击机。机上装备有先进的自动化导航、火控系统和多功能截击雷达,它具有很强的低空突防能力。发明者出于其本性,恬不知耻地给它起了一个别名——“入侵者”。


1967年8月21日,美国的两架“入侵者”被中国航空兵一举击落。那是一次成功的歼灭战。成功在于在短暂的时间内,只用了3分5秒;成功在于全歼,进来的两架敌机,全部落网,一架也没有逃脱。在8月21日下午13点左右,美海军A—6A型攻击机两架从隘店附近入侵我国境内,中国空军飞机立即升空迎战。边境作战,首要的是要防止敌机“捞一把”后,越境逃跑。为此,指挥所下令:配置在这一地带的高射炮火不得对空射击,使我机免除后顾之忧,从而在1分半钟后便迅速到达战区,并大胆迂回到敌机外侧作战,关门“打狗”。


到达战区后,我机在云下,敌机在云上,高度5000米。带队队长果断命令机群加力,穿云上升,穿出云层,他们发现敌机在右前方6公里处。编队立即来了个猛虎扑食,但狡猾的敌人却钻到云层里去了。敌机穿云,我机也穿云!在两层云的夹缝中,我机再次发现了目标。如果先打敌长机,僚机就有可能溜掉。为了争取全胜,空军战士韩瑞阶决定舍近就远,绕到敌机外侧,来了个“关门打狗”。第一次投入战斗的年轻飞行员韩瑞阶,遇险不慌,机智果断地做了个急跃升反转下滑的动作,竟然又转到敌机尾后,紧紧地咬住了敌机。待逼近距敌机200米时,才按动炮钮,从200米一直打到120米,一口气打出80发炮弹,敌机中弹起火爆炸,敌飞行员跳伞。


就在韩瑞阶攻击僚机的同时,三号机副中队长陈丰霞,也紧紧咬住了敌长机,用大速度差迅速抵近。敌机慌忙下滑,妄图绕山沟逃跑,这一带峰峦峡谷,重重叠叠。陈丰霞知道,周围大山的标高都大于800米。虽然是第一次参加战斗,他却毫不胆怯。黑压压的大山隔断了他与地面指挥所的联系,陈丰霞只有一个信念:“两军相遇勇者胜。追!狗东西,今天你逃到哪里,我就追到哪里,非把你打下不可!”


敌机在峡谷中作机动飞行,陈丰霞紧迫不舍。在追到500米时,他摸准敌机左右蛇形规律,计算了提前量,待敌机再次从右向左转弯时,陈丰霞射出一排炮弹。敌机如飞蛾扑火,在群峰峡谷中发出一阵震天的轰响,敌机开花!机上4名飞行人员跳伞逃命,其中3人摔死,美海军上尉领航员罗伯特·弗林当了俘虏。


自1964年8月“北部湾事件”后,美国对越南采取了“南打北炸”、“逐步升级”、“以炸逼和”的手段,1965年5月将空袭地区扩大到整个越南北方。越南政府要求中国派防空部队支援。中国空军从1965年8月26日秘密地派遣首批高射炮兵部队入越,至1969年3月14日——我军最后一批部队从越撤回,在3年零7个月的时间里,先后共有7个高炮师、26个高炮团、8个高炮营、9个探照灯营和14个雷达连,参加了援越抗美作战。


中国空军高炮部队入越作战的主要任务是保卫克夫、宣化、谅山等地交通目标。这一段交通线两侧多山,有利于空中飞机隐蔽接近和退出,但对高炮部队作战、转移十分不方便。同时美军在战斗中重点轰炸我高炮部队保卫的目标。加之当时美军装备的多是60年代的最新式飞机(F—4、F—105),使用了命中率较高的制导炸弹、“百舌鸟”反雷达导弹和对人员具有较大杀伤能力的钢珠子母弹、气浪弹。相比之下,中国空军人越高射炮部队武器装备落后。由于作战条件差,战斗激烈,对手强,当时仗打得非常艰苦。中国空军高炮部队英勇作战,采取了较为灵活的战术,胜利地完成了保卫目标的战斗任务,沉重地打击了敌人的侵略气焰。在入越的3年零7个月中,仅中国空军高炮部队(铁道兵、工程兵和海军除外),就作战558次,击落击伤美机1076架,其中击落敌机597架。在援越作战中,中国空军共有280人英勇牺牲,1166人负伤,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中国人民援越抗美作战的光辉篇章。


1968年3月31日,约翰逊宣布退出总统竟选,同时宣布停止对北纬20度以北的越南地区的轰炸。在这之后,越南民主共和国与美国开始了巴黎会谈,双方在会谈程序上绕圈,实质性的问题还未触及。


11月1日,约翰逊同意完全停止轰炸,但他未宣布对胡志明小道停止轰炸及侦察飞行。他想以此来换取越南南方人民停止对非军事区和美伪军占领的主要城市的进攻。


1968年下半年,艾布拉姆斯接替威斯特摩兰担任驻越美军司令。他围绕着越南南方主要城市部署纵深防御,又将两师美军从靠近越南北方的地区调出,重新部署在人口稠密的南部。


巴黎会谈围绕着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的地位问题,越美双方争论了3个月之久,直到1969年1月20日尼克松政府上台,方告一段落。


早在1964年2月,在百事可乐公司的倡议下,这位曾任副总统的尼克松就访问了南越。那时尼克松是以反共和好战而闻名的,他出游南越各处,叫嚷决心在南越要坚持打下去。对于这一点,越南人民记忆犹新。尼克松上台就任总统,人们都在盯着他,看他在对内对外政策中关于越南的这步棋怎样走。


尼克松上台后,在基辛格的辅佐下,一面着手同越南举行会谈,希望战争早日解决;一面又施加战争恫吓,对越南南方和北方进行威胁。但是,他万万没有料到,关闭西哈努克港后,越南南方人民武装平时所需的物资供应,包括使用的全部油料,被神不知、鬼不觉地运人了南方丛林。美军方推测南方肯定又得到了支援,不然,“越共”在没有足够装备的情况下,是决不会贸然发动强大的春季攻势的。


尼克松得知这一情况后,未等艾布拉姆斯的请求,一次就增援驻越美军56架B—52轰炸机,3艘航空母舰和129架F—4“鬼怪式”喷气机。尼克松还担心不够,又追加调运72架“鬼怪式”飞机。


继泰勒出任美国驻西贡大使的邦克对总统的勇气大为赞赏。但他想起泰勒任职的几年来,越南南方敌我双方力量对比的变化时,不免为自己的地位担忧,他不知道总统这样的勇气能持续多久。越南南方春季攻势所取得的辉煌战果,解放了大批敌占区和城市。阮文绍集团和南越美军惊恐万状。美国于5月8日召开国家安全委员会,急忙讨论越南问题。尼克松不顾美国公众和世界舆论的可能谴责,决心背水一战:在越南北方海域布雷,空袭毁断交通。


美国的这着棋,目的就是为了切断社会主义国家尤其是中国对越南的陆路、海路援助,妄图阻止“越共”武装的进攻,迫使越南在巴黎谈判桌上让步。


B—52轰炸机在越南北方上空疯狂轰炸,战火又在北方大地上熊熊燃烧,越南重要的城市和港口遭受严重损失。美军在海防等重要港口海域布下水雷,水雷在海面、海底像魔鬼似的窥视着过路航船的生命。


中国政府应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的紧急请求,立即按计划再次开通中越间隐蔽的海上航线,向越南运送粮食和其他急需物资。中国3个汽车团在两国边境地区迅速担负起公路运输,中国的大批援越物资源源不断运到北方,继而又运到南方。同时,中越两军参谋部达成协议,中国军队协助越军扫除沿海美军水雷和抢建野战输油管道。


周恩来总理要求中国海军扫雷部队,首先尽快进行破雷调查,摸清海区和美军布雷情况。他下达命令,由19个省、市和军队的130多家工厂通力协作,赶制出急需的新式扫雷艇具,送到了中国扫雷部队。


中国海军12艘扫雷艇和4艘保障舰组成的扫雷队伍,于1972年5月28日起,陆续进入越南的海防港至东北群岛海域各主要航道上。8月4日,正式开始扫雷作业。


1973年5月17日,扫雷结束。8月27日,中国海军扫雷部队回国。在越南1年零3个月,他们共出海586艇次,总航程2.78万海里,其中扫雷526艇次,航程1.75万海里,扫除各种水雷42枚。另与越方共同摸扫4枚水雷,相继疏通了越南北方最大的海防、鸿基、锦普等港口至东北群岛的各条航线,总清扫面积201平方海里,并每次引导中越运输船只安全进入越南海港,打破了美军的海上封锁,为援越抗美救国斗争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就在美军对北方狂轰滥炸的时候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