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征程 二。雏鹰初展翅 23.尸武士

7821144 收藏 1 6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6.html[/size][/URL] 在那边张口结舌的长三儿王亮注视下,姜瑞这回老老实实静坐调息良久才起身,但他必须先破掉一个机关。对,不该叫破,而是耗。 这一侧洞顶,隐藏在石壁内的发射装置不去管它,那是防备入侵者荡空,那具骸骨就是它的杰作。清朝人闯过前面几关脑袋可能晕了,能力在,眼神儿却不行了,没有看见那几排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6.html


在那边张口结舌的长三儿王亮注视下,姜瑞这回老老实实静坐调息良久才起身,但他必须先破掉一个机关。对,不该叫破,而是耗。

这一侧洞顶,隐藏在石壁内的发射装置不去管它,那是防备入侵者荡空,那具骸骨就是它的杰作。清朝人闯过前面几关脑袋可能晕了,能力在,眼神儿却不行了,没有看见那几排箭孔。

姜瑞不会再试一次,他是打眼前压力机关的主意。根据箭孔大小与指向,姜瑞站在安全位置,用洛阳铲捅石板。加力到十几公斤,利箭嗖嗖嗖射出来,叮叮当当之后,机关嘎吱吱运转。等机关又进入待发状态,再捅。

二十来分钟,再也没有箭矢射下,虽然机关主体依然运转如一,却像一挺打完子弹的机关枪,成了摆设。

干完这一切,姜瑞扬声问道:“你俩谁先过来?”

王亮涌身上前:“我先!”

“那你做好准备啊,多拿点儿衣服什么的保护好胸部。别一副被强暴的样子。嗯,把登山绳绑在胸部。”

“好了!”照吩咐办完,王亮高声应答。

“听着,和跳远一样,朝正前方尽全力起跳,越高越远越好,明白吗?”

明白了意思的王亮一步步后退。那边的姜瑞慢慢放着登山索,感受着拉力,随后喝一声:“准备-------开始。”

随着口令,王亮全力助跑。飞奔到五色石道前,一声大喝全力跳出。从他起步开始,双脚并立的姜瑞双手纺车一样收着绳索,始终保持着对王亮下一步动作的感知。

王亮爆发力相当好。参加跳远比赛,跳到七米五不会有问题,这一下更是拼了命,只是既要保证远,还要尽可能高,跳跃距离肯定有所损失。但姜瑞不能对作出过于不近实际的要求。

全力一跳,前进了四米左右,王亮到了抛物线顶点,就要下落了。

说时迟那时快,姜瑞左脚一步大跨,同时双膀较劲,挽着绳索的双臂随着双腿变成弓箭步,从向前伸直猛然拉到身后。空中的王亮像扑火飞蛾一样,越过了长达十六米的距离,硬生生被千钧巨力拉过了石道。

五年特种部队锻炼没白费,落地的王亮接连几个主动翻滚,卸掉了大部分拉力,虽然最终还是趴在了地上,总算不大丢脸。

长三儿没那么扎实的军人素质。体重不到六十公斤的他虽然跳的没有王亮那么高那么远,但姜瑞耗费的力气与心思比之王亮也有些差距。就是被拉过石道的长三儿落地后完全没有自制力,连滚带爬,摔了个鼻青脸肿。不仅如此,刚刚起身的长三儿又痛苦得蹲下,因为肩膀下的骨头碎裂般的疼,足足半分钟才哼哼唧唧艰难站起。

“哎哎,哦,姜少,你是鸟,我就是猪了!哎呀喂,散了散了,散架了!”

时至此时,哀哀痛叫着还有俏皮话儿,姜瑞很佩服。当然,长三儿并不明白下面是如何危险。

姜瑞不敢掉以轻心,但更不会显露紧张:“想歇会儿就歇会儿,不歇咱就走?”

凌空拉两人过来,技巧虽然重要,更多是个纯力气活,姜瑞的消耗不大。一贯不喜欢吱声的王亮背靠石壁匀气,长三儿则哼哼唧唧赖了不少时间。等再次进发,三人在五色石道总共耗费了三个多小时。

刚进墓的道路是向下倾斜。闯过难尸阵,钻出第二个圆洞,道路开始朝上倾斜。为什么呢?

不管三人如何小心谨慎,接下来一段路也没有波折。半路上,有所松懈的长三儿问:“姜少,五色石道如果触发,会怎么样?”

“不知道,等安全返回时试试看!”

好奇心强烈的长三儿信誓旦旦:“只要你不反对,我一定要试试!”

说话间,三人继续前行了三十多米,又看见远处一颗颗萤石闪烁着微光,映射出抬高的墓道,和五色石道上空差不多。缓步抵达,三人发现这里没有埋伏,只有墓道继续延伸,却在左侧出现了一座石门,铜钉兽环,一副高门大户的气派。微光映照,门头上竟然有两个出任意料的大字:张府

长三儿大呼小叫:“这是什么墓?怎么和官宦之家一样?姜少,怎么回事儿啊?”

姜瑞甚至没在意两扇石门,他的注意力还在向前延伸的墓道里。正在思索的他对询问充耳不闻,直到想通了,洒然一笑,才靠近石门前。

长三儿将周围看了个遍,什么机关也没有。石门似乎一推就开,但号称胆儿大的王亮却不敢伸手。嘿嘿,姜少说了,过了五色石,不承诺同伴的安全。

终究是姜瑞上前,抬眼望着门头苍劲得楷书大字:“张府,这应该是核心地带了!”说着,毫不犹豫推门。

“姜少,小心!”

姜瑞根本没听,而是朗笑一声:“这一路,前辈险而不阴,纵然不是君子,也是个真小人。而这里光明正大,不会玩儿什么小把戏!”

说着话,似乎毫无防备的姜瑞双手用力,严丝合缝的两扇石门吱呀呀开了两尺多宽。

一切安然,既没有暗箭飞射,也没有看见僵尸摇来晃去。长三儿和王亮紧接着跟进,但见这里比外面亮堂多了。长三儿极快适应了光线,发现这也是个岩洞,面积很不小,足有六七百平方米,地面平坦。除了顶部,四壁基本铲平,真有些像官宦之家的正堂大厅。

当然,只是像而已。就目前所见,厅堂该有的布设全然不见。对面,正对着此门的通道幽幽暗暗。这里,就是个外厅而已。再有不安全。

人的视觉像个纯技术系统,瞬间能接受视线所及的一切,但大脑对一个新地方的感受却是先空间后细节。比如长三儿,感叹过这个工程真不小,接下来才视线凝聚看清了那些令人心寒的细节,首先是地面中间的半具骸骨。

其实,骸骨不是只剩一半儿,而是被半开的石门遮住了。等进入厅洞,长三儿脸色刷一下就白了。

完全展现在眼前的洞里,有一股轻淡却令人烦闷欲呕的怪味儿。其实,前面的难尸棺阵这种味道更厚更重,但人在恐惧中无法在意那个。这要怪姜瑞,越来越有信心的长三儿感觉好了,嗅觉也好了。

没有任何居家布置的洞里,一左一右是两个四平方米大小的浅池,青黑色池水死气沉沉,只有二十厘米深。没人去试探水深,是那具骸骨的前半部分浸在右边池水里。但不是骨头,是半具尸体。

“看来,咱们最少是第四批人,这位前辈竟然是明朝人。哼哼,盗墓装备越来越先进,本事越来越小!现代人到难尸那里就全死光了,清朝人闯到了五色石。这位明朝前辈孤身一人,却算是进入核心了。”

池里是养尸水,保存下来的半具尸体上有剩余证据,足够熟读史书的姜瑞判定年代。

可长三儿又在吞唾沫,全身发冷,冷到了心里。有姜瑞在一旁,坐在僵尸怀里朗诵古文的长三儿已经难得害怕了。再怎么诡异,明白了根本也就那么回事儿。但普通人无法不对死气起反应。

这个岩洞里的死气比难尸棺阵浓郁得多,只因为那两个池里各放着一副棺材。与这个岩洞只是像个大厅一样,宽一米五、长两米、高大概一米三,没有上盖,两副木质容器也是像棺材。里面,两个“人”露出了戴着古代军盔的头部和罩着铁甲的肩膀。

长三儿盗墓三年多,进考古界也是行家,曾看过几本盗墓小说。但他曾经历、作者想象、考古学家做研究等等一个必然过程,在这里实施肯定是找死。就是姜瑞,在棺中“人”睁开死鱼般双眼的情况下,也不会去查看棺材的材料、年代、形制。

生人对死气有感应,僵尸对生气的反应一样快。

哗。。哗。。哗。。

古墓里,这样的声音出现,绝大部分人肯定“妈呀”一声,有多远跑多远。长三儿和王亮心理素质极佳,心脏律动没有密如战鼓,却嘣。。嘣。。嘣。。一下一下剧烈跳动,无法控制。偏偏在此时,身后的石门悄无声息中关上了。光滑得石门上没有借力之处,门缝不过一条细线,底部与地面紧贴。虽然没有锁,打开却要费点儿功夫。

“呀!门关上了,姜少。。。。。。”

“我知道!”

姜瑞漫声应答,双眼只注视着两副棺材。随着坐棺古尸慢慢站起来,显示那是两个古代军人。皮盔铁甲,身材高大,各自手持一把刃长一点五米,柄长三十厘米的长刀。形态令人惊惧,但裸露的皮肤干缩,养尸水似乎起到防护油的作用,远不像难尸那么榔槺恶心,却有昂扬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对这两个远古军人,长三儿一眼确定,那是唐朝边军中下级军官的装束,但那刀他却不认识:“姜少,那是什么刀?”

“大唐军队的装备资料失传严重。特别是陌刀,专家都没弄清怎么回事。只是传说陌刀刃长可能达到两米六,重量在四十五千克以上,需要两个优秀军人默契配合才能操作。但这种说法未能证实。如何由两个人默契操作一把刀?现在的人想象不出来。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大唐步兵因为有陌刀队,从来不怕敌人骑兵。曾经有三千陌刀手杀光屠尽一万突厥骑兵的战例,自身损失却不大。我认为,陌刀战法应该在唐末失传了。不然,以宋朝的经济科技实力,只要十分之一的军费开支就可以训练一支庞大得陌刀队,足以把金人和蒙古骑兵杀到胆寒。”

学历史的长三儿倒没有姜瑞的幻想:“那这是什么刀?”

“这是阵刀,据说是陌刀的简化版,主要配备给冲杀于战阵之前的优秀中下级军官。再多资料我也不知道了。”

看着小门板一样的长刀,长三儿感叹不已:“华夏人最崇敬汉唐雄风。这大唐军队如何,看这两位,令人震撼哪!”

“大唐是当时世界第一强国,拥有世界第一强军,华夏人都为此感到自豪。可现在,这大唐雄风却要人命!两个尸武士,材料不好找啊!”

姜瑞沉稳的口气,使长三和王亮那跳动烈度令人呼吸急促的心脏缓解了很多:“怎么个难找法?”

“我说过这位前辈的炼尸法不是巫法,相对很文明。他炼制尸武士,技法和难尸没有区别,不同在于,一个是正规军一个是民兵。但关键是自愿,古代死士比现在多,却非遍地都是。”

“厉害吗?”

姜瑞示意了一下那具明朝尸骨:“你俩能到这儿吗?”

王亮脸上一阵扭曲,最终摇头表示服气。长三儿武力值不够,直接伸了伸舌头。但他冒出来的话相当有气势:“从今天算起,三年后大概差不多。但我一个人不行,还要亮子帮忙。嘿嘿,最关键是姜少肯指教!”

姜瑞笑了笑:“出去再说吧!你俩先过去,在尸武士跨出棺材之前,进入对面通道。记住,通道里还有一道门,你俩把门打开,我在这里挡住尸武士。哎,这位明朝前辈如果有同伴帮忙,不见得过不了这关,可惜是位独行侠!”

“姜少,你没危险吧?”

实干派王亮没废话,起步冲向通道。长三儿却心里一震,没问姜瑞怎么知道黑黝黝得通道里还有扇石门,只关心姜瑞安危。哎,姜瑞要有问题,他和王亮几乎必死无疑死。

年轻的姜瑞没到随意隐瞒心理的地步,闻言傲然一笑:“去吧!要来就来,要走就走,两个尸武士还难不住我。”

“哦,你小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