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晋 第二卷 第一次晋辽大战 第六章 贝州防御战(3)

cqx7711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URL] 搭在城上的云梯铁钩都烧化了,长长的云梯终于断成一截截,扑倒在城下,余烬未熄,激起大片火星,城下的“铁牙”军尸体堆积在山,数辆撞车和着牛皮一齐烧成了火红的炭堆,阵阵皮肉烧焦的臭味随风弥漫。 刘大风在武天行胸膛上狠狠地捶了一拳:“你们这猛火油当真厉害!”武天行笑道:“我们不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


搭在城上的云梯铁钩都烧化了,长长的云梯终于断成一截截,扑倒在城下,余烬未熄,激起大片火星,城下的“铁牙”军尸体堆积在山,数辆撞车和着牛皮一齐烧成了火红的炭堆,阵阵皮肉烧焦的臭味随风弥漫。


刘大风在武天行胸膛上狠狠地捶了一拳:“你们这猛火油当真厉害!”武天行笑道:“我们不过是出把蛮力,吴大人匠心独运,想出如此妙方来加固固嬴弱的贝州城防,就算是诸葛武候再生,也不过如此!”


东门城头上贝州军欢声雷动,刘大风和武天行双双向吴峦大礼参拜:“今日迭克强敌,大人居功至伟!“吴峦满面堆欢,双手扶起二人,道:”宝川不过一介书生,全赖两位将军冲锋在前,方奏全功!来呀,上酒!“


两名军士抬着一个大木桶走上城头,揭开桶盖,醇香四溢,武天行深深地吸一口得香气,道:“是干酢!“刘大风笑道:”武指挥真是此道中人啊,一闻就认出来了!“


吴峦拿一只小碗在桶中舀了半碗,道:“幽州军今日损失惨重,本使以为他们暂时无力再攻,不过却也不可疏忽大意,饮酒过度,只一小碗便可!这第一碗,本使敬今天为国捐躯的弟兄们,没有他们,贝州守不住!”说完,将酒洒在城头,众人齐齐低头,追思死去的弟兄。


“这第二碗,本使敬天,谢谢老天爷保佑咱们今日成功,也请老天爷再保佑咱们最终打败契丹狗,保佑咱们大晋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大家伙都能安居乐业地过日子!“


“这第三碗,要敬活着的弟兄们!死去的弟兄们留下的父母,兄弟,姐妹,田地,家园,就要由咱们活着的人去替他们保护!为了家,为了亲人,弟兄们!干了!“


“干了!“城头上贝州军士齐齐喊道。


安排了军士吃饭,嘱咐了武天行和刘大风轮流值夜,吴峦走下城头,带了百余名卫兵巡视其余城门。


当吴峦巡视至南门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新提拔的指挥邵珂赶紧带了几名充作都头的家将上前迎接,带路巡视,谈及白天敌情,邵珂恭恭敬敬道:“全赖吴公在东门英勇御敌,咱们南门这里才固若金汤,巍然不动!白日听得东门金鼓齐鸣,杀声震天,邵某在南门却无所事事,真恨不能身插双翼,飞往东门助战!”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加之邵珂老于排兵布阵之道,将这南门的防务布置得是中规中矩,井井有条,吴峦大为高兴,道:“南门安然无恙,那是邵指挥布置得当,契丹狗无懈可击,自然不想鸡蛋碰石头了!“


邵珂想一想,道:“大人所守东门城矮水浅,所以成为幽州军主攻方向,卑职以为幽州军若来日再攻,当还以东门为重点,今日东门战况激烈,想来弟兄们伤亡不少,卑职这边兵力虽不富裕,总比其它几门好些,大人可要从这边再调两千兵另加“飞翎队”助守东门?“


吴峦正有此意,邵珂真是说到他心坎里去了,欣喜道:“邵指挥当真体察入微,今日本使在东门虽杀伤了五千幽州军,但自身也损折了近两千人,若从北门和西门抽兵,本使实在不放心,唯邵指挥久经战阵,调配得宜可以一当十,旁人难以企及啊!这样罢,本使也不抽兵过多,就抽一千五百名军士便是!“


邵珂目芒一闪,道:“那。。。。。。。大人不调“飞翎队”过去?“


吴峦看了他一眼,道:“飞翎队“乃是本使为各门设下的奇兵,隐于暗处以出敌兵之不意,还是留着为好!“


邵珂道:“是啊是啊,还是吴大人想得周全,咱们这些大老粗有所不及啊,大人,天色不早了,您还是早调了兵回府歇息为是,跟下来的日子可不轻松啊!“


吴峦着实也累了,不再客套,让手下点齐了南门一千五百军士,告辞而去。


邵珂看着吴峦走远,朝手下几名家将使个眼色,几人会意,跟着走下城头,进了一间民舍,这民舍因紧贴着城墙,被征用为邵指挥的休息处所。


着了两名家将看门,邵珂在屋内坐定,低声道:“邵贵,吴峦虽然信了我,带走了一千五百贝州军,但却留下了“飞翎队”,到时必定碍事,你看如何是好?“


那满面横肉,神色凶狠的家将邵贵趋前道:“这可麻烦了。“飞翎队”全是吴峦亲自训练的死士,除了吴峦,谁的命令也不听,说好听点是埋伏的奇兵,说难听了就是监视守将军士的执法队-----吴峦可是说过了,谁敢后退,“飞翎队”可先杀后报!“


邵珂沉声道:“更可怕的是吴峦居然秘密存下了大量的猛火油,我听东门受伤退下来的士卒说,赵延寿的铁牙军几乎要得手了,却硬生生被猛火油烧了下去,损失过半!“


邵贵忧虑道:“啊?这么厉害?我见与老爷同守南门的郑指挥率部隐于城门楼下,监管数十部投石机,神神秘秘的,看来,也是准备了大量猛火油待用!“


邵珂道:“这是无疑了!不过,赵延寿吃个大亏也好,这样才显得咱们这支里应之兵身价高,能立大功,我寻思,契丹人这次南下,不只是掳点东西抢点女人这么简单,景延广禁止通商,没收货物,耶律德光的损失大了去了,决不可能善罢甘休!咱这贝州是南北要冲,更存有在量军械粮食,如若取得,军需便不用发愁,我猜再等个几天,耶律德光会亲自到来,咱们若在那时投靠过去,功劳便可上达契丹大汗。。。。。。。“


邵贵紧张道:“可是咱们当初牵的是赵延寿的线,这么做。。。。。。。。“


邵珂不耐道:“你懂什么!此一时,彼一时,那时老爷我被削职在家,抓住谁都是救命稻草,现在不同了,邵某人手下兵卒数千,把守南门,这要起事了,可是个献城的大功,怎能白白送给赵延寿这马前卒?当然是宁为鸡头,无为牛后,一不做,二不休,傍上耶律德光,到时候有契丹大汗赏识,赵延寿一个傀儡能奈我何?!你们几个手下的五百劲卒可靠罢?“


邵贵笑道:“老爷抬举咱们五兄弟做了都头,当然要把旧日里志趣相同的弟兄们都聚在一起啦!大把的银钱使下去,酒肉灌下去,还不对咱们死心塌地?!“


一灯如豆,赵延寿和赵延照相对而坐,默默无言,帐外不时传来铁牙军士卒痛苦的惨嚎,那个时代,对严重烧伤没有任何救治手段,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虽说这乱世中人命不值钱,丘八的命更是比狗还贱,赵延寿可以不在乎新兵的死伤,因为只要有粮,愿意为了三餐饭卖命的人多不胜数;但他对铁牙军的伤亡过半却是心如刀绞,身经百战的精兵锐卒根本没法快速补充,这都是精挑细选的安身立命本钱啊!自已独得大汗宠爱,官拜幽州节度使,暗地里不知有多少人眼红嫉妒,千方百计地想取而代之,只是远没这么强的实力罢了,乱世之中,谁主沉浮?钱多兵多者主沉浮!


赵延照小心翼翼问道:“大人,明日是否继续攻城?”


“还好,本官在贝州城中还有个内应,但愿他能想法传讯出来,里应外合,吴峦纵有天大本事,也保不住贝州!”赵延寿恨恨地想道,低声道:“明日分兵四门,继续攻城,注意,四门要一齐进攻!”


“不分重点?”赵延照有点吃惊,已方有五万人马,对贝州守军来说是有优势,但像今日这样集中三万人合攻一门才是常理,若平均分兵四门,声势固然浩大,却犯了兵力不集中的大忌,赵延寿熟读兵法,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咱们幽州军今日损失过重,一定要有时间补充整理,但咱们也不能让贝州军过得太舒服了,不然过几天大汗来了,谁面上都不好看,逼近护城河便可!明白吗?”


赵延照恍然大悟,道:“卑职明白!”这摆明了就要保存实力,大家给契丹卖命,不过图个富贵,但千万小心别把谋富贵的本钱给丢光了。


“还有,明日东门这边由你主持,本官去南门看看地势!“


“是!卑职明白!“赵延照应道,心中暗暗嘀咕,这南门城墙高大,城外还是一片由内向外倾斜的坡地,城外若要进攻,乃是兵家所忌的仰攻,作为佯攻方向可以,主攻那就比较愚蠢了,不过主帅已有决定,他当然不会多嘴。




赵延寿在南门高高地打起了帅字旗,大张旗鼓地装了两天样子,想吸引内应的注意,好趁机送出讯息,不料那内应毫无动静,好像已经忘了之前是如何奴颜眉骨,输诚投效。


一连三日,赵延寿的幽州军都是装模作样地攻城,却并不像第一天那样竭尽全力,主要就是投抛石机拆给贝州城拆房子,吴峦却不敢有丝毫松懈,日日巡查,好在贝州粮食充足,水源丰富,加之第一天的大胜,士气还算高昂,惟一担心的是自已早早发出的告急求援奏章至今还没有任何回应。


这日早上吴峦刚刚登上东门城楼,就听见城外一片喧哗,武行天急急来迎,道:“大人,城外好像来了幽州军的援兵!”吴峦据堞观察,城外敌军营中耸起一顶明显比其它帐篷高大的多的大帐,一杆黄色大旗高高升起,旗上绘着一只狰狞的黑色狼头,迎风飘扬,那狼头好像活了一般,这是契丹大汗才有资格挂的狼头大NIAN,耶律德光亲自来了!


一队骑兵自营中驰出,吴峦右手在头顶上搭个天窗,只见那骑兵


整整一上午,吴峦都在东门城头忙着与武行天和刘大风观察敌情,商议如保御敌,午饭时分,随着送饭的伙头军,掌管武库的库吏也一溜小跑过来,说张许,王清两位圣使奏圣谕要在库房中领用六百杆长槊。吴峦大怒,这等紧要关头全城百姓都在为守城忙碌,这两位高高在上从不鸟人的圣使却带着手下数百军士无所事事,早就让他看不惯了,现在还领甚么劳什子长槊,是忍孰不可忍,不要以为你们是甚么圣使,本使就治不了你们!


眼见吴峦面红耳赤地要回衙和那两位圣使理论,老成持重的刘大风连忙拦住,道:“吴大人不可鲁莽,他们二人怎么说也是奉圣谕来的,不可造次!”吴峦怒气冲冲道:“六百名精壮汉子不来帮忙守御城池,却领甚么长槊,难不成他们这点人就想出城列阵与契丹骑兵对阵么?!”


武天行心中一动,想了一想,道:“大人且慢,大风说得有理,再说咱们现在守御城池也用不上长槊,不如就与了他们罢,省得大人回衙和他们吵个不痛快,将来参一本。。。。。。”


吴峦当然知道这两个人可以上达天听,自已也是一口气忍不住而已,已经得罪了景延广,再行罪皇帝,这官是做到头了,当下就坡下驴,写了个手谕,让库吏找衙里幕僚用印,发了这六百杆长槊与他们罢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