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帕德:我终于进了耶,裁判,我进了耶。这一天,我等了好久好久了。在进球的那一刹那,我觉得天地万物都消失了,花草树木都开了


裁判:不,德德,你搞错了,其实你没有进。你看啊,这样的球怎么能算进了呢?


兰帕德:不。我就知道,你是不会明白我的心意的,我备受煎熬的心,只有我自己能够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