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大海难——威廉古斯特洛夫号沉没

五百 收藏 5 3439
导读:威廉古斯特洛夫号(德语:Wilhelm Gustloff),是一艘纳粹德国游轮,由布罗姆与沃斯船坞(Blohm + Voss)所建造,她的名字是来自纳粹党瑞士分部的领袖威廉·古斯特洛夫,于1937年5月5日下水。在二战末期,此船被用作载走被苏联红军围困在东普鲁士的德国人(包括平民及少数官兵),最后在1945年1月30日于波罗的海被苏军潜艇发射三枚鱼雷击沉。遇难人数估计由5,300至9,931人不等[1][2],是泰坦尼克号的六倍有多,成为历史上遇难人数最多的海难。凑巧的是,当天正是威廉·古斯特洛夫50岁冥寿

威廉古斯特洛夫号(德语:Wilhelm Gustloff),是一艘纳粹德国游轮,由布罗姆与沃斯船坞(Blohm + Voss)所建造,她的名字是来自纳粹党瑞士分部的领袖威廉·古斯特洛夫,于1937年5月5日下水。在二战末期,此船被用作载走被苏联红军围困在东普鲁士的德国人(包括平民及少数官兵),最后在1945年1月30日于波罗的海被苏军潜艇发射三枚鱼雷击沉。遇难人数估计由5,300至9,931人不等[1][2],是泰坦尼克号的六倍有多,成为历史上遇难人数最多的海难。凑巧的是,当天正是威廉·古斯特洛夫50岁冥寿,也是希特勒上台的12周年。


历史

这艘船原是作为纳粹德国KdF局(Kraft durch Freude,专责为工人提供文娱康乐活动的工会组职)的游船,价值约为二千五百万帝国马克(RM)。直至1939年为止,威廉古斯特洛夫号是KdF的游船队的旗舰。


1939年9月,纳粹德国开始对欧洲各国发动侵略,威廉古斯特洛夫号被军队征用作医院船至1940年11月。之后这艘船被用作运兵船,负责运载U-潜艇的见习乘员到东普鲁士但泽湾(Bay of Danzig)(现波兰格但斯克湾(Bay of Gdańsk))畔的哥德哈芬(Gotenhafen)港(现波兰格丁尼亚(Gdynia))接受训练。



沉没


最后一程

威廉古斯特洛夫号最后的任务是由格丁尼亚撤离德国平民、伤兵及海员经波罗的海返回德国基尔(Kiel)港,船上已登记的海员及乘客总数是6,050人,但这数字并未计算没有纪录的数千名难民。海恩茨·熊恩(Heinz Schon)于1980及1990年代对威廉古斯特洛夫号沉没事件作出过深入的研究,结论出当时船上搭载著173名船员(海军武装辅助队)、918名第二潜艇训练师(2.Unterseeboot-Lehrdivision)的士官及士兵、373名女性海军医护人员、162名受重伤的士兵及8,956名难民(当中只有4,424名难民有纪录),合共10,582人。[2]这艘船本来的设计只能搭载2,000人以下,但是在充分利用所有船上的公共空间及游乐设施后,就可以搭载上述人数作短程航行。也就是因为空间有限,船上不能带太多救生设备,数量只够少过半数人使用。


1945年1月30日的早上,威廉古斯特洛夫号离开格丁尼亚港,随行的船只有满载难民的汉萨号(Hansa)客轮和两艘鱼雷艇。汉萨号和其中一艘鱼雷艇发生故障后不能继续航行,只剩下另外一艘鱼雷艇狮子号(Löwe)[3]负责护送威廉古斯特洛夫号。船上有四位船长,其中三位是民航船长,一位是海军船长,他们在决定航在线意见出现分歧。曾当潜艇乘员的威廉·扎恩海军中尉(Lieutenant Commander Wilhelm Zahn)建议把船驶在近岸的浅水中并关掉所有灯火,以避免受苏军潜艇伏击; 经验较丰富的总船长弗德里希·彼德逊(Friedrich Petersen)则持不同看法,决定把船驶出深水区。当他从无线电得知德国扫雷舰正迎面驶来时,彼德逊决定开启船上红绿两色的导航灯以避免相撞。但这个错误的决定使威廉古斯特洛夫号的位置在夜间暴露出来。


由马连尼斯高(Alexander Marinesko)领导的苏军潜艇S-13在德军忽略下冒险驶到但泽湾找寻建功的好机会,果然让他在格罗森多夫(德语:Großendorf,波兰语:Władysławowo(符瓦迪斯瓦沃沃))及黎巴(德语Leba,波兰语:Łeba(韦巴))之间离岸30公里的海面上发现了威廉古斯特洛夫号和狮子号的行踪,在当地时间晚上九时(UTC+1),希特勒在电台上发表执政12周年的演讲完结不久后,马连尼斯高下令向他以为是军舰的威廉古斯特洛夫号发射四枚鱼雷,四枚鱼雷分别以俄文写上:


“为了祖国”

“为了斯大林”

“为了苏联人民”

“为了列宁格勒”

除了写上“为了斯大林”的一枚鱼雷卡在发射管外,其余三枚全部命中目标。第一枚击中左舷的船头,第二枚钻进制于船身中间的游泳池,第三枚击中尾部的发动机房,爆炸点附近的乘客即时丧命,包括挤在游泳池的女性医护人员,而船上其他乘客都听到响亮的爆炸声。随之而来的,是船上乘客的惊惶失措。有些难民纷纷涌向救生艇及争夺救生衣,在混乱中好些救生设备掉下海去。有些人被涌入的海水溺死,有些是因为发生恐慌时在楼梯里或甲板上遭踩死或压死,也有些乘客跳进冰冷的海水里冻毙。一月份的波罗的海水温平均是摄氏4度,但当天是特别严寒的一天,气温只有摄氏-10至-18度,海面上有浮冰。有报告指出一些儿童及婴孩在混乱中与家人失散,也有一些儿童因穿上不合身的成人救生衣而导致在水中头下脚上,最后溺毙。


被鱼雷击中50分钟后,威廉古斯特洛夫号终告沉没,掉到45米深的海底。之后,德军方面派出舰艇进行搜救,以下是获舰艇救起的生还者数字:


搜救舰艇 获救人数

鱼雷艇 T-36 564

鱼雷艇狮子号(Löwe) 472

扫雷舰 M387 98

扫雷舰 M375 43

扫雷舰 M341 37

汽船哥丁根号(Gottingen) 28

鱼雷回收艇 TF19 7

货轮哥特兰号(Gotland) 2

巡逻艇 1703 1

总数 1252


以上是海恩茨·熊恩研究得出的数字,从而推算出是次海难死亡的人数大约9,330人,成为世界航海史上最严重的海难。


艾云·卡比斯(Irwin Kappes)在《The Greatest Marine Disaster in History... and why you probably never heard of it》一书中提到威廉古斯特洛夫号当时载著超过6,000名乘客。事发15分钟后,鱼雷艇狮子号赶到并尽量把生还者救起。本身载著1,500名难民的游轮希柏上将号(Admiral Hipper),船长汉尼希斯特(Henigst)接获瞭望台报告受鱼雷袭击后,仍然选择继续冒险救起海面上的生还者。卡比斯并确实地指出海难中的死亡人数应为5,348,但他并没有在书中提出有关资料来源。


海恩茨·熊恩的研究中对死难者数目作出不同方法的估算。探索频道(Discovery Channel)节目《未解的历史》(Unsolved History)中采用了电脑软件maritime EXODUS根据目击者有关船上载重密度的报告、模拟逃生路线以及沉船后随时间过去的生还率作出分析,估算出死难人数达9,400人(以原本10,600位乘客计算)。



争议

在二战中,同盟国和轴心国都有不少搭载平民的船只被击沉[7],当中以威廉古斯特洛夫号最为惨烈 ,成为历史上死难者最多的海难。199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Gunter Grass)于2003年4月8日纽约时报的访问中提到,其中一个令他写作《蟹行》("Crabwalk")的原因是他不满一些德国极端右翼份子的言论,说威廉古斯特洛夫号事件是一桩战争罪行。而他觉得并不如此,他认为这桩事件只是战争引致的悲惨结果。



残骸

威廉古斯特洛夫号的沉没位置为北纬55.07度,东经17.41度的海底,于波兰符瓦迪斯瓦沃沃(Władysławowo)以西,韦巴(Łeba)以东,离岸30公里。沉船附近之海域被划为战争纪念遗址,于波兰航海图上以"第73号障碍物"标示。

2006年,船上其中一个钟被打捞起来,用作波兰一家海鲜餐厅的装饰,之后被借到柏林的"Forced Path"展览中展出。



小说

《蟹行》(2002),作者是199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这本书就是根据威廉古斯特洛夫号事件写作。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五百 在第1楼的发言:
威廉古斯特洛夫号(德语:Wilhelm Gustloff),是一艘纳粹德国游轮,由布罗姆与沃斯船坞(Blohm + Voss)所建造,她的名字是来自纳粹党瑞士分部的领袖威廉·古斯特洛夫,于1937年5月5日下水。在二战末期,此船被用作载走被苏联红军围困在东普鲁士的德国人(包括平民及少数官兵),最后在1945年1月30日于波罗的海被苏军潜艇发射三枚鱼雷击沉。遇难人数估计由5,300至9,931人不等[1][2],是泰坦尼克号的六倍有多,成为历史上遇难人数最多的海难。凑巧的是,当天正是威廉·古斯特洛......



倒是,貌似当年苏联和德国在交战,莫非无限制潜艇战,德国可使得苏联就不能干了?


何况貌似这条船,又没有通报和标记是和平用途的撤侨船。

既然德国人有种首开无限制潜艇战之先河

那就别怪别人用同样的方式对待自己

针对民船的攻击不可取。

潜艇训练船,上面还装着舰炮——不是军舰是什么?

这件事值得悲剧,但是只能说是悲剧——因为船上的人并不无辜

死得好啊,侵略国的军民死掉是应得下场,没死算你运气好!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