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1984 (新版)楔子 楔子:重返铁幕(二)

红绿配 收藏 2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18.html


“1991年9月27日,前苏联海军北方舰队的‘台风’级战略核潜艇TK—210号在白令海演习时突然发生火灾,导弹发射舱严重受损!”在位于共和国核心地域的某间会议室内我曾获准观看过一部时长不超过30分钟的内参记录片。对于前苏联“二次打击”的核心台柱,可以说世界上每一个国家的情报机构都对其充满了好奇,无论他们是来自所谓的“自由世界”还是“东方阵营”。

原计划建造12艘的莫斯科最新锐的武器最终在解体前只有6艘得以完成,作为以核物理及其应用科学为主要研究方向的我来说,这6艘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水下兵器每一艘的具体情况,我都几乎可以如数家珍。而其中编号为TK—210的那一艘却从其开始建造起便失踪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因为它是前苏联核潜艇母巢—位于北德文斯克的谢夫马什船厂的子宫里孕育的第七艘“台风”级战略核潜艇。

很多资料都显示由于受到国内经济低靡和戈尔巴乔夫“新思维”政策的影响。TK—210号的建造工作在1989年年底便已经中止,整个项目被取消。甚至连舷号也被转移到了一艘“阿库拉”级多用途攻击型核潜艇的身上。但是这似乎并非是这艘钢铁巨鲸最好的命运,而1991年9月27日在白令海峡所发生的导弹发射事故便成为了最好的证明。

“一部分对政府高层分裂国家心怀不满的前苏联海军军官经过长时间的密谋,计划利用1991年的9月的海上演习,劫持北方舰队的‘台风’级战略核潜艇TK—210号。他们成功的突破前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所属内务部门的监视,在舰艇成功驶出摩尔曼斯克海军基地之后,部分前苏联海军军官和随舰科研人员秘密修改了舰艇上所携带的6枚SS—N—20型潜射弹道导弹的发射程序,将原本指向远东勘察加半岛试验靶场的导弹转向了美国本土。”在那段并不长的内参记录片,我第一次得知原来自己所生活的星球曾如此接近的与毁灭擦肩而过。

每一枚SS—N—20型潜射弹道导弹都拥有可以携带6到10枚当量在10万吨核弹头和独立重返大气层载具的能力,一艘“台风”级战略核潜艇在满载的情况下可以携带20枚SS—N—20型潜射弹道导弹,拥有一次打击足以重创一个超级大国、将一个中等发达国家打回石器时代的能力。即便TK—210号当时仍处于测试阶段,仅携带有6枚导弹,可如果让那些密谋者得手的话,也足以摧毁美国本土十个以上大型城市,将数以千万计的生命带入地狱,为他们的信仰陪葬。而更危险的是华盛顿方面并不会将报复的矛头只对准这一小搓人,最终毁灭整个世界的热核武器战争将从美、苏两国总参谋部的沙盘上变成现实。

“值得庆幸的是,前苏联海军军官团的这次阴谋在最后关节出现了致命的错误。他们与在莫斯科的幕后操纵者之间的联络被前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监听部门查获。前苏联政府高层随即派出精锐的海军水下特种部队搭乘特种核潜艇前往拦截。这一次拦截行动的具体过程至今仍被俄罗斯政府列为最高级别的国家机密。但是其结果却是显而易见的。‘台风’级战略核潜艇TK—210号的导弹发射舱严重受损,最终在1个月之后被拖引回摩尔曼斯克海军基地。”虽然对于整个拦截过程,这部内参记录片讳之莫深,但是我却可以想象那无比惊险和惨烈的场面。

“这一事件除了牵扯出很多前苏联国防部、总参谋部和海军高级将领之外,还意外的涉及到了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的科学顾问,也就是你这一次所要接近的目标人物—柯尔莫哥洛夫。”在看完了那部内参记录片之后,我意外的获知自己即将动身前往仍在动荡之中的俄罗斯,为自己祖国,帮助那位此刻身陷囹圄的天才和野心家逃出生天。

“柯尔莫哥洛夫和他的祖父—萨哈罗夫在政治信仰上有着天壤之别。很难相信被西方世界标榜为前苏联物理学界持不同政见者楷模,甚至以他的名字命名了欧洲维护人权奖项的萨哈罗夫一手抚养长大的柯尔莫哥洛夫骨子里竟然是一个狂热的斯大林主义者。这一点令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都大跌眼镜。特别是随着调查的深入,俄罗斯秘密警察甚至发现柯尔莫哥洛夫在这一起险些毁灭世界的阴谋中并不是处于胁从的地位,而是不折不扣的主谋。”对于我所要接近的对象,上级领导提供众多的资料,甚至包括他在被捕之后的审讯记录。

“我和你们一样对于我们所忠于的联盟之中所存在的种种不公心怀不满,甚至感到过绝望。但是向西方屈膝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事实上全人类的发展都已经到了不可避免的瓶颈阶段。西方世界所奉行的那一套政治理念只能将我们的世界带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但是我们的领导人却将毒药当成了蜜酒,当一切都已经到了无克挽回的时候,我和我的同志们只能选择铤而走险。”对于自己的疯狂,柯尔莫哥洛夫作出了如下的解释。

“我们真的需要这样一个视生命为草芥的疯子吗?”在阅读关于柯尔莫哥洛夫的资料时,我曾无数次的在自己心中扪心自问。但是最终我在一份俄罗斯当局的秘密会谈记录中找到了答案。俄罗斯政府之所以将这样一个危险人物判处极刑,其原因也就在于柯尔莫哥洛夫的头脑里装载了下一个世纪人类发展所必不可少的一项关键技术—可控核聚变。

核聚变是人类目前所掌握的拥有最大能量释放的方式,其原理并不复杂,主要是指氘或氚,在一定条件下(如超高温和高压),发生原子核互相聚合作用,生成新的质量更重的原子核,并伴随着巨大的能量释放的一种核反应形式。从广义上来讲人类所获得的一切能源都与核聚变有关,因为恒星太阳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可控核聚变反应堆,类似太阳这样的大质量的天体,不断地收缩并发热,当积累到一定的临界点时,在其表面以下70万公里的深处便发生几类核聚变反应,从而产生高温并向其周围辐射能量物质。

但是人类对于核聚变原理的运用仍停留在初级阶段—通过利用核裂变释放的能量点燃氢的同位素氘、氚等轻原子核产生聚变反应瞬时释放出巨大能量,并将其武器化,这也就是所谓聚变弹、氢弹的基本原理。而使能量被人类有效利用,合理的控制核聚变的速度和规模,令其如“人造太阳”那般实现持续、平稳的能量输出却至今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柯尔莫哥洛夫的祖父—萨哈罗夫是世界公认的核聚变领域专家,早在他被称之为苏联的“氢弹之父”之前,萨哈罗夫便已经提出了兴建一个受控核聚变反应堆—托卡马克的方案。托卡马克(Tokamak)是一种利用磁约束来实现受控核聚变的环性容器。萨哈罗夫与伊戈尔·塔姆共同提出以环面状的磁场限制高热的离子化等离子体,以控制核聚变的理论至今仍是世界各国控制核聚变四海一家的解决之道。

目前世界最为先进的、由俄、日、美、欧四方共同承建的“国际热核试验堆(ITER)”仍是利用萨哈罗夫所提出的托卡马克理论。但是到目前为止,人类可控制的核聚变仍停留在实验室阶段,距离连续运行仍有极大差距。对于这一点世界各国的核物理学家仍一筹莫展。

但是根据俄罗斯政府所保留的前苏联时期的秘密档案,萨哈罗夫本人在其晚年曾在这个核聚变理论研究领域取得了成功斐然的突破。这一点似乎并不难理解,因为萨哈罗夫由于呼吁核裁军和持不同政见而被押解到距莫斯科250英里的高尔基城时之时不过59岁正处于一个核物理学家的高产期。在随后6年与世隔绝、形同软禁的生活之中,核物理理论研究便可能是他本人打发时间的唯一方式。

但是萨哈罗夫并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公开他自己的研究成果,毕竟在克格勃的严密监视之下,连自传都两次被苏联政府的秘密警察偷走的情况下,萨哈罗夫根本不可能公开自己的科研成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一直生活在祖父身边的柯尔莫哥洛夫便成为了唯一可能继承萨哈罗夫在可控核聚变理论研究方面新进展的关键人物。而在对柯尔莫哥洛夫的审讯之中,他本人也认可了俄罗斯政府的这一猜想,但是拒绝透露任何具体信息,为此俄罗斯政府选择了对其实施长期监禁,以恢复其人身自由为条件,希望有朝一日,柯尔莫哥洛夫可以顽石开口。

“我们国家已经拥有了与世界同步的核聚变控制技术,因此如果你可以将柯尔莫哥洛夫成功的带回国,我国在可控核聚变领域便能取得决定性的突破!”关于我即将前往俄罗斯所肩负的使命,我的上级领导作了充分的介绍,事实上作为一名知名大学的核物理专业的毕业生,虽然脱离了自己的科研方向,但是我却始终关注着自己祖国在核能应用领域的发展。

我的祖国是世界上第四个拥有可控核聚变试验装置和技术的国家,在我国自行研制的试验装置上,最长等离子体放电时间已达240秒,如果柯尔莫哥洛夫真的拥有更新的理论或者方法,那么我的祖国很可能成为世界第一个拥有实用型核聚变反应堆的国家。

不过营救柯尔莫哥洛夫并不是一个我个人便可以完成的任务,为了将这个天才科学家成功带回我的祖国,我的上级领导制定了一个空前周密的计划,而在这个计划之中,我所要作的只是打入佩塔克监狱的内部,确认柯尔莫哥洛夫的确被关押在其中,并在外线支队采取行动之时进行策应而已。

“看来俄罗斯的治安越来越好了,竟然连东方邻国的犯人也被关押进来了!”在黑板前演算完了一个公式之后,柯尔莫哥洛夫仿佛才刚刚意识到我的存在,他转过身来略带惊喜的看了我一眼,随后拿起一旁的黑板刷准备将他所写下的那些符号抹去。“你在研究量子重力理论?”我颇为好奇的仔细看了一下他在黑板上所写下的公式。

“哦!想不到进来的还是一个同行?!”柯尔莫哥洛夫放下了手中黑板刷似乎很高兴能在监狱里遇到一个知音。“略懂一二而已!”事实上没有一个研究物理学的人不对量子理论这个“最后的圣杯”痴迷的。如果爱因斯坦所提出的广义相对论是为物理学研究找到了一扇通往“美丽新世界”的大门的话,那么量子理论便是打开这扇大门可能唯一有效的钥匙。

根据爱因斯坦的理论物质或能量的聚集会导致时空弯曲,但是却很难解释这种时空弯曲在微观物理学的表现。而尽管爱因斯坦一生都置疑量子力学的不确定原理。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量子力学虽然极大的冲击了狭义相对论,但是却为广义相对论提供最好的解释。如果根据量子力学的原理将时空理解为汹涌的粒子泡沫海的话,那么通过能量的聚集便可能会导致时空的扭曲。

“总比外面那些狱卒和恶棍强吧!好吧,你可以看得懂我所演算的公式吗?”柯尔莫哥洛夫拿起一支粉笔,他脸上严肃的神情更想是一个大学里思想激进的年轻教授,而不是和我一样没有任何人身自由的囚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