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组部回应信仰危机质疑:部分人入党动机不纯

蓝翎骑士 收藏 0 89
导读:有记者提问,中共党员到底有多少人是因为纯粹的信仰而入党的?发言人坦言,中国存在有人“入党动机不端正”的情况,以后将完善“清理、处置不合格党员的退出机制”。


中组部回应信仰危机质疑:部分人入党动机不纯

11位新闻发言人昨日首次集体亮相,中组部新闻发言人邓声明答问。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本报讯 中国共产党建党89周年纪念日前夕,中共中央11个部门的新闻发言人集中面对媒体。外宣办负责人表示,今后发言人还会越来越多。


更多发言人将亮相


这11位发言人昨日在中央外宣办新闻发布厅集中亮相,中央外宣办主任王晨当上了此次记者见面会的主持人,依次向媒体介绍了出席见面会的11位发言人。


王晨表示,中共十七届四中全会首次明确提出建立党委新闻发言人制度,中央外宣办作为推进党委新闻发言人制度建设工作的主要职能部门,将进一步推进党务公开,满足社会公众对党务信息的需求。


此次亮相的11位发言人,分别来自中纪委、中组部、中宣部、中央统战部、中联部、中央台办、中央外宣办、中央党校、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和中央档案馆。据了解,这些发言人都出生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年纪最大的58岁,最小的45岁。


目前中共中央共有26个部门,已有11个部门设立了新闻发言人。王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将会继续推动其他中央部门设立新闻发言人,“今后会有更多的中央党务部门发言人出现”。


不回避敏感问题


在见面会上,近1个小时的时间内,新闻发言人共回答十余个问题。这其中,有如何治理腐败高发领域的问题,有如何评价“新闻自由”的问题,还有对华南地区罢工风波的新闻管理问题。


此外,中纪委新闻发言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披露,截至5月底,全国排查了34万个工程项目,其中发现不同程度问题的14万个;去年8月份以来共查处工程建设领域中的案件9900多件,党纪政纪处分5800多人,其中移送司法机关3400多人。


■ 焦点


[信仰]多少人因纯粹信仰而入党?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记者提问:中共党员到底有多少人是因为纯粹的信仰而入党的?中国共产党如何应对信仰危机?


中央组织部新闻发言人邓声明:“我们的党员99%以上都在生产、工作、经营管理一线,都是普通劳动者,他们加入中国共产党主要是拥护党的主张,信仰党的理论,认同党的宗旨,追求党的先进性。”


他亦坦言中国存在有人“入党动机不端正”的情况,也不回避党员队伍中“不乏腐败分子”的事实,他表示,一方面要对提出入党申请的人进行“相当长时间的考验”,一方面也要在其入党后“加强教育”,同时还要完善“清理、处置不合格党员的退出机制”。


[培训]私企老板自费读中央党校?


香港文汇报记者提问:私企老板自费入读中央党校,舆论认为有违党校宗旨。


中央党校发言人罗宗毅:这是个“敏感的问题”,“2008年《中国共产党党校工作条例》颁布后,党校就不再举办民营企业家学习班。”不过,“民营企业家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进程中发挥了很大作用,但确实有一些民营企业家的素质相对滞后,需要加强学习”。


在谈到中央党校为县委书记举办培训班的问题时,罗宗毅又用“上边千条线、下边一根针”、“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以及“郡县治、天下安”等形象的说法,说明县级党委和政府是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直面百姓”的重要力量。


■ 花絮


一块背景板的“变迁”


对于昨天的见面会会场,记者们并不陌生——过去几年国务院新闻办的发布会都在这里举行。不过,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李景田前日在这里发布党校培训信息时,背景板上写的“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字样,已变为“中共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


对这个发布会名义的变化,中央外宣办新闻发言人郭卫民表示,这个变化是推进党务公开工作的一个做法,今后有关党务信息的发布,包括请党的部门领导出席发布会,都会以中共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的名义。而有关政务信息发布,包括政府部门的发言人出席发布会,还会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名义举行。


11位发言人脱稿畅聊


11位发言人中,既有如外宣办发言人郭卫民、中台办发言人范丽青这样和媒体打交道经验丰富的,也有像中央党史研究室发言人张树军、中央文献研究室发言人闫建琪这样与媒体接触并不多的。但在介绍本部门情况和新闻发布工作时,这11位发言人均能脱稿。


在回答提问时,这些发言人也均为脱稿,即便面对诸如“信仰”、“党校培训民营老板”这种具有挑战性的问题时,这些发言人也都显示了之前的准备工作和对本部门工作的熟悉。


观点


设立新闻发言人、建立新闻发布制度,这表明中央是很诚恳、坦然、郑重、负责地来推动这项工作,而不是敷衍、应付媒体、做表面文章……新闻发言人的级别高,决定了其讲话的权威性,而熟悉相关领域工作,使得其能够清晰、准确地发布信息,避免过往一些新闻发布中个别官员因不了解具体工作而讲“外交辞令”、“空话”、“套话”等现象。


——中央党校教授叶笃初


由于中国政治体制具有独特性和不可复制性,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其政党行为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政府的执政行为,这就决定了在党内建立新闻发布制度、开展党务公开“非常重要也非常必要”。“新闻发言人制度是一种较为直接而有效的表达方式,可以让老百姓更直接地了解党的执政理念、执政方式和执政行为。”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所长尹韵公 据新华社



同问同答


昨日上午,中央11部门新闻发言人集体亮相。发布会后,本报记者对其中5位发言人进行了采访。


5位发言人对如何面对媒体,如何面对尖锐问题,如何理解肩头责任分别给予回答,坦诚、亲切、没有架子,是记者对他们的印象。


问题1 如何做好党务发言人


邓声明(中组部新闻发言人):组织部门发言人的责任,是把组织工作的理念、工作的重点告诉大家。


2008年开始,我们就在搞组织工作满意度调查,全国有8万人参加,涉及所有行业和地区,每一个省和县都有人参加。


让人民群众给组织工作提意见,让人民群众来评判组织工作,让组织工作建立科学的评价机制、畅通的民意表达机制、有效的压力传递机制、改进工作的动力机制,让组织工作能问计于民、问政于民。


张树军(中央党史研究室新闻发言人):刚才在台上,我准备说一句,对我们(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来讲,只是刚刚起步,缺乏经验。


我们的责任是把党中央规定的我们的职责、任务,做了哪些工作,社会上关注的热点是什么,尽量传达给公众。


李军(中央对外联络部新闻发言人):就对外联络部而言,一是要向国内媒体说明我们党的对外交往情况,二是要向国际社会说明我们党。很重要,也很复杂。


张献生(中央统战部新闻发言人):发言人责任确实很重,统战部门相关的方针政策、工作进展、理论研究成果、重要信息,都需要通过我们来准确地向社会发布,我们不能出差错,不能因为我们发言的不恰当,给党的事业造成损失。


闫建琪(中央文献研究室新闻发言人):新闻发言人要正确地反映单位的工作情况、工作思路,甚至工作状态,毕竟我们代表一个单位,而不是个人的见解,反映一个单位的工作水平,责任很重。


问题2 如何避免说官话套话


邓声明(中组部新闻发言人):我自己还在学习之中,没准儿我就会说错话,希望大家能够谅解。


张树军(中央党史研究室新闻发言人):应该是第一次面对这么多的媒体,我自己也有些感冒了,再加上我这个人爱出汗,他们都不擦汗,就我一人擦汗(笑)。有点紧张。


我们搞历史最讲究实事求是,我们党史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对我们党历史上作出的贡献要充分肯定,对我们走过的曲折我们也不回避。重在分析出现曲折的原因,我们能够接受教训,我们党的历史也是这么走过来的。


刚才提到“文革”,如果没有“文革”,我们的改革开放就很难在那个时代启动起来,因为它的教训太深刻,教训也是一笔财富。


李军(中央对外联络部新闻发言人):实事求是就会避免官话和套话。对于今天的表现,可能回答得太长了(笑),做发言人还是要简明扼要,至于流畅上,我之前是做翻译出身。媒体是朋友,增加老百姓的理解要通过媒体,千万不能得罪(笑),我们一定要提供好服务。


闫建琪(中央文献研究室新闻发言人):(避免官话套话)其实很简单,就是坦率地交流,做了什么工作,就老老实实地告诉大家,实事求是地反映工作状态。


今天略微有些紧张。自己也看到和其他发言人的差距。主要还是我们准备得不够。


我觉得发言人和媒体间还是要相互信任,我们是老老实实地、实事求是地讲我们自己的情况,我们也相信媒体会实事求是地反映我们的见解和意见。


(会定期开发布会吗?)有了研究成果肯定要发布,但是要定期发布可能有一定的困难,比如成果没有出来,怎么发布呢?但我们的大门是敞开的,大家可能都觉得文献研究室很神秘,实际上我们的工作会研究大量的中央领导人的手稿、文稿和文件,但是我们工作的任务和性质是透明的。


问题3 是否会说“无可奉告”


邓声明(中组部新闻发言人):你看,我考虑的问题有一本,这只是其中一个(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关于入党是否出于信仰的问题)。


前天我们在发布党员数字的时候,我看到外电就有一个报道,说的是我们党员有的是为了理想和信念,有的是为了其他的想法。其实这个事情并不是今天才提,也不是这个时代才有某些党员入党是有动机的问题,各个党也都会存在。


中国共产党对党员的入党要求是很严格的,有考察期,有教育期,入了党还有预备期,也许你们不知道,光是去年取消预备党员资格的就有5000人,这些都是对他们的考验和观察。


(是否会说“无可奉告”?)比如有些事情我确实是不了解的,我也只能告诉大家我确实不知道。


张树军(中央党史研究室新闻发言人):“无可奉告”这四个字以后不会从我的嘴里说出来,但是我也会根据一些情况,实事求是地来回答一些问题。


李军(中央对外联络部新闻发言人):(无可奉告)尽量少说吧。比如说我确实不知道的,那只能说我不知道,这个事情我无法说。有些是双方约定的事情,比如有双方交往中约定的事情,要遵守约定,那确实不能说。


张献生(中央统战部新闻发言人):这要看是什么情况,有些是我们职责范围之内,我们会全部回答;有些情况,我们确实不太清楚;有些需要有关部门作出专门回答的,这就需要有关部门来说。


闫建琪(中央文献研究室新闻发言人):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嘛,老老实实地说。如果对于某个事情我说不是很清楚,我想你们也会理解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