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杯开赛前 抓捕网赌头目


广西新闻网消息


[案情]


哪怕是迟疑那么一点点,这个涉案金额累计达千亿元的网络赌博公司就要“搬家”到国外了。6月28日,来宾市公安局召开新闻通报会,通报这起特大网络赌博案件的侦破过程。案情如剥笋一般层层显现,这个网络赌博体系的秘密也被层层揭开。


追查“六合彩”案 探到赌球冰山


“搞赌球的庄家,不一定搞‘六合彩’;搞‘六合彩’的庄家,一般都兼做赌球。”6月28日,来宾市公安局一名参与侦破“1·26”特大网络赌博案的一线民警这样阐述自己长期侦查网络赌球的心得。而“1·26”特大案件,也正是从追查当地“六合彩”庄家牵出的。


“1·26”案源,要追溯至2007年。那年10月初,来宾市公安局接到群众举报,该市一个“六合彩”庄家阳某(来宾象州人,化名“肥羊”)利用互联网长期在象州县收取当地赌民黄某、李某等人的“六合彩”赌单。经过部署,来宾警方于同年12月2日,在来宾市象州县和柳州市将“肥羊”等人抓获,缴获用于赌博的电脑、手机、银行卡、存折及账单一批,汽车3辆,赌资100多万元。


继续侦查时,警方又发现“肥羊”一案不过是隐蔽在来宾、柳州等地一个巨大赌博网络的冰山一角:“肥羊”的上线是一个化名叫“阿胜”的男子,阿胜长期伙同陈某、“牛哥”等人,在柳州市开设赌球网站,分发赌球账号,组织网络赌球活动。


根据地域管辖权中“由最初受理的公安机关管辖”之权限,来宾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对此案严密侦查。


2008年1月13日,专案组在柳州市将主要嫌疑人陈某、阿胜及下线共7人抓获,同时查获大量该网络赌博公司的犯罪证据。来宾警方查明,从2006年10月至2008年1月间,阿胜、“牛哥”一伙人通过互联网开设“六合彩”及“地下球彩”网络赌场,网络下线庄家数十人,并通过发放赌博会员账号吸引赌民下注参赌,以坐庄吃单和“抽水”等方式牟取暴利,涉案金额累计达上千亿人民币。


涉案金额越来越庞大,所抓获的嫌疑人越来越多。然而,这座赌博冰山的全貌尚未完全揭开。


关键人物潜逃 侦破陷入僵局


在抓捕过程中,有的涉案嫌疑人改换地址和手机号码,潜逃至深圳、上海等地。这些潜逃者中,一个外表看似弱不经风的女子,引起了警方高度注意。


警方深挖侦查发现,阿胜经常和一个外号叫“老猫”的人有规律地进行赌资的对数和转账,这个“老猫”会不会是这家网络赌博公司的上线庄家?警方的核实有了发现:“老猫”是一个姓赵的女子(柳州市人)。“老猫”的背后是香港人黎某(外号“黑哥”)组织的庞大网络赌博公司,“老猫”在该公司担任会计。


老猫果然很“老猫”。就在警方将她认定为“黑哥”网络赌博公司固定证据的关键人物之一,准备设法在柳州市张网抓捕时,她潜逃至深圳。案件侦破工作也因此陷入僵局。


联合纵深打击 涉案金额攀升


专案组重新对案件线索进行梳理和排查,从未抓获的人员入手,重新侦查其他下线庄家,以便寻找到“黑哥”赌博公司的蛛丝马迹。


事实证明,这次思路转换起到效果。2009年间,来宾市公安局又开展了3次抓捕行动,查处了84名涉嫌网络赌博的违法犯罪分子,缴获赌资1000多万元及赌博工具一批。其间,该局已查获“黑哥”网络赌博公司涉赌人员142人,其中刑拘50人,逮捕起诉11人,累计涉案金额上百亿元人民币。


鉴于案情特别重大,来宾市公安局向自治区公安厅作了汇报,副厅长陈一平指定治安总队牵头,从自治区公安厅抽调精干力量成立“1·26”专案组对此案并案侦查,并协调了来宾、柳州、南宁、桂林等市公安局协助侦破工作。


2010年3月11日和31日,专案组在南宁、柳州、桂平等市两次实施抓捕行动,抓获“1·26”特大网络赌博案涉案违法犯罪嫌疑人41人,缴获电脑39台,查扣嫌疑车辆11辆,冻结涉案账户40个,累计冻结资金192万余元。通过对案件的进一步查处,警方更详细了解了“黑哥”网络赌博公司的相关情况。


圈定核心人物 开展全面摸查


2010年5月初,专案组成员赶赴深圳,对“黑哥”网络赌博公司开始全面摸查。在半个多月里,专案组根据掌握的线索,描绘出“黑哥”网络赌博公司主要成员谱系图:“黑哥”原名黎某,香港人,在深圳开设一家无名网络赌博公司,公司组织严密,成员分工明确。黎某的下面,有4个核心成员,其中“老猫”主要负责公司的财务统计和发放赌博网站给下线庄家,被警方列为三号人物。


该公司利用互联网开设赌博网站,通过发放不同级别的赌博账户,在全国各地发展业务,涉案人员众多,涉及广西多个地市及区外多个城市,“涉案金额特别巨大”。


公司可能外逃 抓捕迫在眉睫


2010年6月3日,专案组收到一个可靠情报,一号人物“黑哥”和二号人物刘某(拥有香港居住证的广州市人,负责联系各赌博公司的相关业务,组织发展新的赌博成员)正在梧州市签订一项商业合同,他们将在梧州市逗留一两天。与此同时,警方又收到一条迫在眉睫的消息:由于国内打击网络赌博的力度不断加大,“黑哥”的公司打算在南非世界杯开赛(6月11日)之前,全体潜往国外,以后都在国外操纵国内赌博,以躲避打击。


该公司成员分布广泛,涉及区域广,人数多且多为异地抓捕,时间紧迫,要一网打尽,颇有难度。6月3日晚至4日凌晨经商议后,专案组将抓捕方案定为:在梧州将一号、二号人物抓捕归案,另派出9个抓捕组分别赶往柳州、南宁、深圳、东莞等市对其他主要涉案成员实施抓捕;为防止涉案资金流失,专案组还派出11个银行冻结组分别前往全国17个市对涉案账户进行冻结。


异地抓捕“黑哥” 遭遇变数不断


6月4日下午3时许,一个意外消息传来,打乱了抓捕计划——一号、二号人物已经离开梧州,正在返回深圳途中。专案组立即改变行动方案,尾随跟踪一号、二号,在深圳市内适时实施抓捕。此外,抓捕核心人物的行动必须同时进行,否则就有可能这边抓了人,那边闻风而逃。


6月6日晚回到深圳后,“黑哥”一直在自己开的会所里和朋友开派对。乔装成客人的民警先进入会所,确定“黑哥”所在的包厢。


意外的是,抓捕组冲进这个包厢时,却发现里面根本没人!是侦查情况有误,还是“黑哥”等人嗅到味道不对,溜了?抓捕组成员分析:会所四周都安排了警力,“黑哥”是跑不掉的,难道是上了会所楼上的宾馆房间?民警迅速上楼调看楼层监控录像,所有录像均没有拍到“黑哥”进房间的画面。抓捕组民警断定,“黑哥”肯定还在会所里。事实和民警的推断一致,这次的意外是因为“黑哥”觉得原来的包厢不好,刚好是侦查的乔装民警出去报告的期间,他换了包厢。


耐心的等待有了结果,6月7日凌晨,吸了K粉的“黑哥”等人走出会所,即被民警逮进了抓捕组开来的民用车内。事不宜迟,民警开着这辆民用车,就往广西赶。


“黑哥”的众马仔发现老大被“劫持”,也开着车追了上来,但没有进一步行动。警方的车辆就在这样的“护送”下,回到了高速公路的广西入口。这时,后面的车忽然超车,民警立即行动,将这些跟踪多时的马仔一并抓获。后了解得知,这些马仔见老大被人带走,想开车跟来看是什么人做的,结果自己送上门来。


核心人物落网 抓捕全面告捷


接到统一行动指令后,负责抓捕三号人物“老猫”的专案组民警在小区物管的协助下,敲响了深圳福田区金桂大厦小区A座6B的房门,将“老猫”堵在房内。


据了解,“老猫”原本在柳州开铺面做小生意,后在其表妹夫刘某(该公司二号人物)的游说下,“加盟”进来,她在管账方面颇有天赋,自学了财会业务知识,业务水平“不输注册会计师”,因此颇得“黑哥”器重。


就在“黑哥”、“老猫”被抓的前后,该公司其他核心成员也悉数落网。是役,抓捕组成功抓获“黑哥”等违法犯罪嫌疑人28人,查获用于赌博的手机18部、各式电脑24台、高档轿车13辆、猎枪3支、猎枪子弹90发、五四式手枪子弹70发、现金人民币70余万元、港币60余万元、银行存折35本、银行卡64张、冻结涉案银行账号421个,冻结涉案资金4250多万元,目前已刑拘14人。


来宾警方介绍,经初步查明,黑哥自2006年以来长期伙同境外人员在中国大陆开设网络赌博公司,聘请刘某、“老猫”等4人专门从事赌博业务和赌博账目的管理,在深圳、东莞开设秘密据点,同时请专业人员对公司赌博账目和赌博网站进行管理和维护。该公司从国外的“新宝”、“利记”、“沙巴”等赌博网站获取赌博账户后,在全国各地发展赌博会员,聚众下注赌博,以占成(成数为0.25)或“抽水”等方式牟取暴利。该公司分为“股东”、“总代理”、“代理”及“会员”4个级别,赌博体系遍布粤、桂、湘、浙、沪、闽等地,成员数百人,涉案金额累计可达上千亿元。


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不希望孩子知道我做了错事”


广西新闻网记者 段钦中


[对话]


很“老猫”的赵某被关在来宾市看守所里,似乎对自己应得的下场看得比较开。但这个精明的女人还是有她的软肋,那就是她的孩子。赵某最不愿意看到的,是她10多岁的孩子知道妈妈因做了错事被抓起来。


6月29日,在来宾市看守所内,40岁的赵某显得挺淡定,别看她十分瘦弱的样子,但适应能力很强,思维敏捷。记者和她进行了一次交谈。


记者:你怎么加入到这个网络赌博公司的?


赵某:我之前卖点化妆品,后来我表妹夫叫我去帮他们管账,我就去了。一开始开的工资是每月5000元,后来升到每月10000元。


记者:你知道你在帮赌博公司做事,是犯法的吗?


赵某:一开始,我就认为自己只是管账的,他们涉赌、参赌,和我没有关系。公司每一期开赌,都有上百万的盈利,最多时我记得是盈利230多万元。我也知道赌博是犯法的,做了一年之后,我就想退出了。但想退就退,哪有那么容易?


记者:即便是月入10000元,比很多人都强,这些钱你都拿去做什么了?


赵某:如果我告诉你我不挥霍钱财,你可能不信,但事实如此。我平时生活比较单纯,除了工作,就是呆在家里。


记者:你丈夫也参与这家公司了吗?


赵某:干嘛要把他拉进来?


记者:你现在人在看守所了,有什么感想?


赵某:很后悔。但既然做错了,就要认。


记者:你有小孩吗?多大了,小孩知道你出事了吗?


赵某:我小孩10多岁了,孩子不知道我到底做了什么,但是知道我是帮人管钱的。孩子有时会去深圳,待在我身边。几个月前还来住过。


记者:有没有想过,孩子知道妈妈犯事被抓起来了会怎么想?


赵某:……我不希望孩子知道我做了错事。


公检联手打赢一场证据战


广西新闻网记者 骆南华 通讯员 任超


[幕后]


来宾市警方破获黎某等人的千亿元网络赌博案,既给读者带来惊喜和振奋,也给读者带来了一连串疑问:警方如何成功摧毁这一庞大赌博网络?如何做到不打草惊蛇?对每一个犯罪嫌疑人,如何分别锁定、各个击破?原来,解决这些问题,在于来宾市警方与来宾市检察院密切联手,打起一张严密的证据网。


从失败中得到教训


来宾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是承办该网络赌博案的主要办案单位。6月29日上午,该支队政委莫务之说起侦办该案很感慨,从刚接触案件到成功办案,他们走了不少弯路。


据莫务之介绍,特警支队最早查办网络赌博案件是在2007年。当时,他们接到举报,称一名叫唐某的男子在进行网络赌博。等他们顺利抓获唐某时,却发现很难有证据能证明唐某在从事赌博。为了把唐某绳之以法,他们将唐某报到来宾市检察院请求批准逮捕,可被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不予批准逮捕。


警方顿时陷入了“关人难,放人难,捕人更难”的尴尬局面。他们回头再看自己办的唐某涉嫌赌博案,寻找为何不能将唐某绳之以法的原因。他们请教了来宾市检察院的侦查监督科、公诉科等部门,发现他们失败的原因,在于无法用证据锁定犯罪事实。警方决定,遇到办案中对证据无法把握的、突破方向难以确定的以及其他一些存在疑难问题的案件,应请求检察院提前介入,帮助他们分析证据,寻找案件的突破方向。


警方的请求,很快得到来宾市检察院的积极回应。


从半生不熟到娴熟


唐某案件失败后,来宾警方接着侦查阳某、罗某涉嫌网络赌博案。也正是从罗某的案件中,才牵出黎某等人的千亿元网络赌博案。罗某的案件,是公安、检察联手的“小试牛刀”。


2007年10月,警方成功将阳某、罗某抓获。由于注意收集了证据,两人被检察院批准逮捕。可在办理这两起案件,与检察院沟通时,大家都认为,这仍然是个“半生不熟”的案件,原因是虽然该案的收集证据能力提高了,但也仅限于这两个主要犯罪嫌疑人,其他被一起抓获的嫌疑人,仍然没有充足的证据加以逮捕。


在证据的锁定方面,双方总结出仍然有失败的地方。如抓捕罗某时,警方是在他临时居住的宾馆实施抓捕,结果是没有摸到窝点,更没有截住赃款。没有捣毁窝点,意味着警方没有掌握更多有关网络赌博的证据。


这次“半生不熟”的证据战,还给继续办案带来了不利的后果:警方从罗某案件中获悉,他更大的上线是外号叫“老猫”的赵某。赵某到底是谁?她是不是还有上线?警方是一无所知。此时,罗某经营的线已经被掐断,这个赵某也逃跑了。


该如何找到赵某呢?警方形成两种意见:一是通过罗某案件的资金流向寻找证据;二是通过上下线的关系查找。在从何入手才能更有利于取证方面,经过公安与检察院商量后,决定从“找人”入手:


一是在查办网络赌博案时,要寻找“证据集中一身”的人,比如说,赌博团伙中的财务人员、管理人员及具体实施网络赌博的操作人员,就可能集中了团伙犯罪的主要证据。


二是要善于从侧面收集与主要证据相连接的案件线索。如,罗某与上线的联系中断了,就从他这个“上线”往下查,再扩大他“下线”的范围,得到更多“下线”后,逆向查找仍在与赵某联系的人。


三是加强办案民警的证据收集意识和能力。


打赢一场证据硬战


侦查罗某案件之后的一年多时间,警方一直在厉兵秣马地练“内功”。他们没有再急于追查赵某,而是等待有利时机的出现。


在暗中侦查赵某的动向中,特警支队也遇到了很大的障碍。特警支队基本上没有网络侦查经验,更没有高端的科技手段。也就是说,通过高科技手段,警方可以直接从网络获取赌博团伙的交易资料,但他们做不到。如何进行网络取证,他们更是从来没有遇到过。


针对警方的难题,检察院给出了一个绝妙的取证方法:在彻底控制主要犯罪嫌疑人之后,再想方设法获取相应的物证及电脑储存的资料。不懂网络证据,就直接将缴获的电脑等物证逐一给嫌疑人“质证”,要嫌疑人来解释这些证据的相关内容和含义。


吸取了两次取证不彻底的教训后,警方从锁定证据上,技术更娴熟。从赌博团伙的会计赵某,发现网络赌博的老板是香港的黎某,主管是刘某、萧某,黎某的司机是刘某,但他们对这5个主要嫌疑人,均没有打草惊蛇,而是先与检察院商量如何进行有效取证、如何选择突破方向,最后再决定对这5个人同时实施抓捕。


赵某等人落网后,警方根据检察院提出的网络取证办法,将该团伙从事网络赌博的证据一一固定。那些“证据集中于一身”的人保存的所有证据,早被彻底掌握。


公安检察各有收获


人是成功抓获了,初步证据也早已锁定了,但后期的证据固定,还要讲究策略。自治区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处处长李桂华在获知该案后,多次打电话给来宾市检察院,对侦监部门提前介入该案提出指导意见。


为了避免人抓回来又关不了的情况重现,检察院建议警方实行案件汇总制度,由一到两个人掌握总体案情,并汇总所有证据及问话笔录,避免出现讯问的不连接及证据的断链,如这个民警问到关键案情时,换了另外一个民警就问其他问题。案件汇总制度避免了在收集证据及审讯嫌疑人时出现证据断链,从总体上起到了及时有效的指挥审讯取证方向。


对于问话的民警,检察院方面也提出梳理证据的意见:在问话的方向上不要做无用功,哪些人的问话笔录之间、上下线之间的证言,要互相印证。对某一个嫌疑人的问话,要一气呵成。问参与赌博的自始至终问题,不要只问一个内容。


这个团伙案件的证据收集告一段落后,检察院方面也深有感触。相关负责人伍凌云说:“从总体证据框架来看,警方办案质量较高,也省了我们在批捕阶段或起诉阶段遇到证据不足的麻烦。有些证据在侦查阶段如不及时提取,一旦错过时机就难收集了。”


警方也表示,检察院的提前介入,让他们少走了不少弯路,也让他们对案件在总体上有了更强的掌控能力。


昔日百万富翁今日百万“负翁”


广西新闻网记者 段钦中


[特写]


从原本百万身家,到目前看守所里的在押人员,贵港男子吴某算是以人生代价来理解赌博之害。6月30日下午,在来宾市看守所,他向记者表示,他也是个赌博受害者。然而就是这个受害者,又变身“黑哥”网络赌博公司的下线庄家,最终血本无归。


吴某以前是做海鲜生意的,30多岁就有百万身家。一次偶然的机会,经朋友介绍,他第一次玩起了“六合彩”,其间赢过,但输的时候更惨。就像吸毒一样,吴某一发不可收拾,甚至连海鲜生意也不管了。除了赌“六合彩”,他也开始赌球。随着赌注越下越大,一来二去,那100多万元的积蓄,被他赌得所剩无几。


为了翻本,吴某想出一条“妙计”。他看到别人成为网络赌博的下线庄家,可以有提成,还可以按一定比例对下注赌资“抽水”,他就想办法购得一个账号,成了所谓的会员。但是吴某很快就发现,他每一期参赌,既要给上家钱,而下家又经常欠他的“水钱”,结果窟窿越来越大,甚至到了一无所有的境地。在他看来,“黑哥”网络赌博公司被打掉,他被抓进看守所,这样的结局似乎成了一种解脱。然而,再仔细回想一下,原本拥有靠辛勤劳动换来的富足生活,几年之间就荡然无存,自己还面临法律的制裁,他觉得输得太惨,“把自己都输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