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风 正文 第一章 死人酒鬼

sxh6972079 收藏 0 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9.html[/size][/URL] 自由帝国的守望之城西南一处,这时候什么烦爙也没有。火辣辣的太阳虽未斜照,但马路之上已然铺了一层淡淡的金辉,酷热渗透在空气里面,到处挥发着盛夏的气息。军犬都拖出长长的舌头,连鸟都懒得叫唤。 当然也有例外。远处茂密树荫之下,透露出一所军营的冰山一角。那清亮的喊喝声传晓甚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9.html


自由帝国的守望之城西南一处,这时候什么烦爙也没有。火辣辣的太阳虽未斜照,但马路之上已然铺了一层淡淡的金辉,酷热渗透在空气里面,到处挥发着盛夏的气息。军犬都拖出长长的舌头,连鸟都懒得叫唤。

当然也有例外。远处茂密树荫之下,透露出一所军营的冰山一角。那清亮的喊喝声传晓甚远,个个满头大汗的士兵做着艰苦的训练。

“直拳……”

“喝!”

“弓背冲拳……”

“喝!”随着长官的命令,士兵如火如荼一一逐步而作。看其架势已然非常娴熟。

“士兵!你们的目标是什么?”魁梧的方脸长官走来走去,大声喝问。

“和平…自由…民主……”答案虽不一,但各个都是照例回答。

长官停下脚步,如捣米一般满意的点点头“很好!但是~~~”他拖长了声音“最重要的,是你们首先能在战争中活下来。那我便要问问,你们凭什么能够活下来。呃?”

“训练!!!”士兵其声回答。

“对!就是训练,训练可以让你们获得力量、经验、知识。这些都会在日后战争中起到非常重大的作用。”接在抬手一指,喝道:“千万不要向他学习。”

士兵们停下动作转头望去。隐隐约约可见一个人,懒懒散散的坐在草地上一口一口喝着酒。“哈哈哈……”士兵们嘲笑声此起彼伏。

“笑什么笑!继续,腹拳!”方脸长官双手叉腰咆哮道。不过他心下也确实疑惑,他们到底在笑什么?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阵阵嘈杂之声,几个医疗兵抬着担架,飞也似的向门口跑去。所经之地,人们纷纷忍不住侧头观望,低声讨论着:

“唉~~~可怜啊!”

“谁说不是呢!”有人附和。

“她还那样年轻……”

“怎么回事?”显然有人不明白发生什么事。

“那个担架上躺着的是宇文嫣然。”回答者叹息道:“她是军中唯一还有点战斗力的人。”

问的那人愣了一下,哀声道:“难道,是出任务吗?受那么重的伤还要出任务吗?”看见众人都低下了头,他更加确定自己的说法“长官疯了吗!这~~~明明就是送死啊!就不会派别人去吗。”

“唉~~~派谁去?军中无人啊!”说完这句,所有人都沉默了。

“酒酒…酒……”方才那酒鬼拎着个空瓶子,一摇一晃走了过来,逢人就要酒,显得极是可恶。

“喂!死人你替宇文嫣然去任务,我请你喝酒。怎样?”有人气愤下戏弄道。

“好,好啊!”酒鬼口齿不清的回答。所有人愕然“骗人的吧!长官都说服不了的人,就这么简单?”

酒鬼跌跌撞撞向门口移去,口里含糊不清叨咕着:“嫣然妹妹,我,我来了。美,美酒,我来了。”

“他是谁?”有新兵蛋子问道。

“像风一样的男人——风之子。风靡。”方脸军官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近前,点了支香烟缓缓说道。

守望城,环形北街。此处已然残破不堪,热辣的烟火气息遍满整个世界,让人喘不过气来。谁又能想到在几分钟前,这儿还是守望城最繁华的地带。而造成这一切的始作者,依然还在大肆破坏。平民哀叫连连四处逃奔,怎一乱字了得?

“哈哈哈~~~尖叫吧!逃奔吧!你们这些可恶的蝼蚁。”破坏者挥舞着拳头高声咆哮着。每挥出一拳,都会从拳头喷发出浓郁的火焰。千年之前这叫异能,现今则叫掌控者,在末日浩劫之后,绝大部分人都拥有的能力。

“阿桑,看前面,好像有军方的人来了。”他的同伴提醒道。

“哈哈,军方?军方也敢来人?真是笑话!”说着,那名唤作阿桑的年轻人转头看去“哼!就一辆装甲车,不够玩,不够玩啊~~~哈哈哈……”

只见,装甲车徐徐停下,几个医疗兵用担架抬着一伤员走了下来。轻轻将担架平放在空地之上,又迅速回到装甲车,风也似的驶离了这危险地带。还真是训练有素……

须弥,躺在担架上的那人不易察觉的蠕动一下,接着双手支撑着地面费力的往起坐。但是,身子才坐起一半,又重重的倒了下去,如此一而再再而三方才缓缓起身。然后,茫然扫视了下四周,用手指理了理杂乱无章的头发,露出那苍白而又美丽的容颜。女人都是爱打扮的,即使到了现在。

“呃?哈哈哈…那是什么?真是笑死人了。”阿桑捂着肚子犹若抽筋似的乱颤。其余几人虽没他笑的那么夸张,但也放肆的笑骂个不停。

“小蛮,去把那个残废杀了。”阿桑停止了大笑,向手下一个魁梧的汉子命令道。那人没有任何迟疑,答应一声快步走了过去。

宇文嫣然抬眼望向来人,虚弱的说了一个字:“冰…”随着音落,陡然间气温下降,一层寒冰至她身下迅速蔓延出去,所经之地冰封一切。

倒霉的小蛮首先被封,接着便是他那些伙伴。然而…只此片刻,随着啪啦啪啦声,大家都全部解脱出来。

“原来是冰之掌控者。是要来对付我的吗?”阿桑喃喃自语:“不过这个状态,她也来?哼!真是不懂得珍惜生命啊!”

小蛮冷哼一声,来到宇文嫣然身边,不屑道:“既然还敢反抗?催死挣扎!”说着抬腿就是一脚。宇文嫣然闷哼一声倒飞出去,紧接着狠狠撞在几米远的残墙之上。还未落地,小蛮已然飞快冲上死死抓住她的脖子“哼!可怜的女人,去地狱哭诉吧!”

“酒…酒……”一个酒鬼不知什么来到小蛮身旁,嚷嚷着要酒。

“啰嗦!”小蛮抬起空着的那只手,狠狠给了酒鬼一个大耳刮子。酒鬼受力,原地兜了几圈摔倒在地。但令人奇怪的是,那个酒瓶既然没有摔碎。

“宇文妹子,你也在啊?怎么浑身是血!”显然,这个响亮的耳光使他酒醒了几分。然后不紧不慢的爬起来说:“小子,你竟敢对我家宇文妹子染指?说吧!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的。”似乎对打在自己身上的耳光并不在意。

“哈哈哈…这是老子听过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笑罢,他凛然道:“哪来的疯子,该死哪儿死哪去!”

“阿!很久没有人敢在爷面前自称老子了。看来你的遗言用不着在说了。”却见他不知从何处取出一把黑色军刀,淡淡的说:“刀名,末日。”言毕,忽然化作一道残影,向小蛮举刀便砍。

“开什么玩笑!”小蛮抬臂一挡,那条手臂瞬间变作金属状。然而,断了,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那么齐刷刷的断了。“什么!”小蛮大惊失色。想要躲已然来之不及,刹那之间被劈为两半。

“怎么可能!”阿桑等人见到这一幕,停止了对周围的破坏,脸上皆是布满惊愕之态。

“咳咳咳…”没有了小蛮大手抓着,宇文嫣然出溜到地上,捂着嘴唇咳声不断。不知为何,伊至始至终都没正眼瞧过酒鬼,但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说了声“谢谢。”

“呵!能让宇文大小姐说声谢字,真是不容易啊。”风靡挥了挥刀打趣道。

“能请动你这位风之子出手,不是更加不容易吗?我倒是真想知道,是谁有这么大的面子,能劳您大驾~~~”伊冷冰冰的讽刺。不过下一句却有那么一点关心的意思“小心,还有敌人。”

“知道,知道。不过还是多谢你的提醒。回去之后好好养伤,别再胡来了。”风靡交代一声,向冲过来的几人迈大步迎去。

“哼!真是善变的男人。”伊含糊不清的低估了一句“以前,他可从未关心过谁的死活。”终于还是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了眼风靡。那个瘦弱的身躯,迈着坚定的步伐向前直走。在那一刻,伊有一种错觉,仿佛这个男人能撑起一片天。挥了挥脑袋,挥去脑海中这荒唐的想法“看来我有点晕血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