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帝王的诡谲行为:宠鹤 举重 白痴 当演员

但恃铁血报中华 收藏 4 741


核心提示:姬赤每次出游,他养的鹤都要分班从幸,用美丽的鹤笼装着,载于车前,并美其名曰“鹤将军”。至于其他养鹤的人,更是高人一等,行有专车,食有常俸。养鹤开支浩大,姬赤就厚敛于民,宁可让老百姓饿着,也不能叫宝贝鹤缺食。一时间,全国议论纷纷,怨声载道。


本文摘自《文史天地》2009年第3期,作者:史宗义,原题:《行为怪谲的皇帝》


宠鹤皇帝卫懿公姬赤


卫懿公姬赤,公元前668—661在位。此人荒淫无道,不恤国政,宠好的是羽族中的一物——鹤。


姬赤宠鹤到了如醉如痴的程度。他在京城郊区专门开辟了一块地方,供养鹤用,号称鹤城。王宫里头也处处养鹤,他整天以观鹤舞、听鹤鸣为最大的乐事。


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由于国君好鹤,规定凡献鹤者皆有重赏,因而趋炎附势之徒争相献鹤,一时间皇宫内门庭若市,好不热闹,皇宫简直成了养鹤场。


姬赤养的鹤还有品位俸禄:上等鹤食大夫俸,次等鹤食士俸,就是三等、四等鹤,花费比平民百姓的生活也要高出许多。


姬赤每次出游,他养的鹤都要分班从幸,用美丽的鹤笼装着,载于车前,并美其名曰“鹤将军”。至于其他养鹤的人,更是高人一等,行有专车,食有常俸。养鹤开支浩大,姬赤就厚敛于民,宁可让老百姓饿着,也不能叫宝贝鹤缺食。一时间,全国议论纷纷,怨声载道。


真是乐极生悲。公元前661年,北方狄人驱精兵两万攻打卫国。姬赤闻报,大惊失色,向大臣询问守城之策。有人说:“君用一物,足以御狄。”姬赤问:“何物?”那人说:“鹤。”姬赤说:“鹤怎能御狄呢?”那人说:“鹤既不能战,是无用之物,你轻人重鹤,以有用养无用,百姓不服啊!”


姬赤似乎明白了什么,命人赶陕将所有的鹤放掉。可是,那些鹤娇养惯了,驱不散、赶不走,在空中盘旋几圈,就又回到原来的地方,姬赤和大臣们都哭笑不得。


姬赤勉强率兵抗御狄人,结果卫军大败,姬赤被狄人剁成了肉泥,国家也灭亡了。


举重皇帝秦武王赢荡


公元前310年,秦武王赢荡成为秦国的国君。赢荡长得虎背熊腰,高大多力,爱与勇士摔跤比武,因此对大力士格外器重。他即位的次年,下令招致天下勇士,许多勇士都投到了他的麾下。


洛阳的镇国重器九鼎,历来作为江山、社稷和权力的象征。九鼎中有座雍鼎,代表雍州。赢荡偷着去洛阳,看到这座雍鼎,留连忘返,他左右看看,突然产生了要举鼎的念头。于是对随行的孟说、任鄙说:“你二人力大,能举此鼎吗?”任鄙吓得直摇头,说:“臣力可胜百钧,此鼎重十倍,实不敢举。”孟说不服气,说:“我不妨试试,若举不起,请别见笑。”说罢,竟将那鼎举起半尺来高。由于用力过猛,他眼珠进出,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赢荡向来恃力好胜,见孟说提起鼎,自然不甘落后。他说:“我也来试试。”任鄙急忙劝道:“大王万乘之躯,不可轻试!”赢荡鄙视地说:“你不敢举,还要忌妒我举吗?”他一心要超过孟说,非要举起那座鼎不可。于是,他弯下腰,用尽平生力气,喝声:“起!”果真将鼎提了起来。他想提着鼎朝前走几步,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鼎脱手落地,正好砸在右脚上。随着一声惨叫,赢荡倒地昏了过去。众人慌忙将他抬回旅店,半夜时分,赢荡终于气绝身亡。


同性恋皇帝汉哀帝刘欣


帝王嬖爱女色,并不为奇,但汉哀帝刘欣却尤爱男色,这在历史上的皇帝中并不多见。


汉哀帝宠爱的男子名叫董贤,字圣卿,云阳(今陕西淳化西北)人。他先为太子舍人,继为郎。刘欣初次见他,以为是个女扮男装的人,当确认董贤的确是个男儿时,刘欣惊讶男子中竟有如此人物,感叹道:“即便六宫粉黛,也显相形见绌”。按现在的话说,董贤可能是个变态人。他回答刘欣的问题时,柔声细气,搔首弄姿,竞引得刘欣欲火中烧,居然把董贤领到自己的寝处,相亲相狎。董贤由此一月三迁,升任驸马都尉侍中,出则参乘,入御左右,旬月间赏钱累巨万。


一天,刘欣与董贤午睡,董贤的身子压住了刘欣的衣袖。刘欣想起身,但董贤还没有醒。刘欣怕惊动他,就取佩刀割断了自己的衣袖,悄然离去。


刘欣极宠董贤,董贤也善承帝意,卖弄殷勤,不离刘欣左右,就是公休日也留在宫中伺候。刘欣过意不去,就令他将妻子接入宫中居住。刘欣还在皇宫旁边为董贤建造府第,雕梁画柱,建造得十分华丽。刘欣建皇陵,也给董贤建陵墓,二陵并列,规模相差无几。刘欣封董贤的土地,一次就封20万亩,至于奇珍异宝,更是不计其数。


董贤22岁时,刘欣就封他为大司马卫将军,列群臣之首。第二年,又封董贤为高安侯。在一次会上,刘欣心血来潮,笑眯眯地看着董贤说:“朕想效法尧帝禅位舜帝,将天下让给你,你说怎么样?”这个玩笑也开得太大了,以致引起群臣的反对,刘欣心里很不高兴,禅位之事才算过去。


公元前1年,刘欣病死,董贤自然失去了靠山。这个大司马不学无术,王莽乘机收了他的印绶,令罢归就第。董贤料难活命,就与妻子同日自杀了。


白痴皇帝晋惠帝司马衷晋武帝司马炎和他的祖父、伯父、父亲都是善于玩弄权术的人,可是他的儿子司马衷却偏偏是个什么也不懂的白痴。立这么一个低能儿当了太子,朝廷里里外外都有些担心。


晋武帝想试试他的宝贝儿子到底糊涂到什么程度。一天,他特地送给太子一卷文书,里面提了几件公事,要太子处理。


太子的妻子贾妃是个机灵的女人,见到这卷文书,连忙把宫里的老师请来,替太子做了答案。那个老师很有学问,每个问题都答得头头是道。贾妃看了很满意,旁边一个太监却提醒说:“这份卷子好是好,可皇上明明知道太子平时不大懂事,现在写出这样一份卷子,反倒让他怀疑。万一查起来,就把事情弄糟了”。


贾妃说:“是啊,多亏你提醒了一下。怎么办?还是你来写,写得好,将来肯定有你的好处。”


这个太监略通文墨,就另外起草了一份粗浅的答案,让太子依样画葫芦地抄了一遍,然后送给了晋武帝。


晋武帝一看,卷子虽然写得很不高明,但总算是有问必答,可见太子的脑子还是清楚的,也就将就过去了。


公元290年,晋武帝病重。太子司马衷已经三十多岁了,按理说应该能处理政事了,但晋武帝还是不放心,立个遗诏,要皇后的父亲杨骏和他叔父汝南王司马亮一起辅政。晋武帝临死的时候,只有杨骏在身边,他为了独揽大权,就和杨皇后串通起来,另外伪造了一份遗诏,指定杨骏单独辅政。


晋武帝一死,司马衷即位,他就是晋惠帝。这位白痴皇帝即位后,国家大事一件也管不了,倒是闹出不少笑话来。


有一次,他带了一批太监在御花园里玩,池塘边的草丛里响起一片蛤蟆的叫声。


晋惠帝呆头呆脑地问身边的太监说:“这些小东西叫,是为官家,还是为私人呢?”


太监们面面相觑,不知该怎样回答。有个比较机灵的太监一本正经地说:“在官地里的为官家,在私地里的为私家。”


晋惠帝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有一年,各地闹饥荒,地方官员把灾情上报朝廷,说灾区的老百姓饿死很多。这件事让晋惠帝知道了,他就问大臣说:“好端端的人怎么会饿死?”


大臣回答说:“当地闹灾荒,没有粮食吃。”


晋惠帝忽然灵机一动,说:“为什么不叫他们多吃点肉粥呢?”


大臣们听了,个个目瞪口呆。


公元306年,这位白痴皇帝被东海王司马越毒死了。


驴马皇帝南朝宋后废帝刘昱


南朝宋后废帝刘昱登基时年仅10岁。别看他年纪小,但干起坏事来样样内行,甚至比一些成年皇帝还要凶狠和残暴。


刘昱被立为太子以后,就像个活阎王。他爱爬高,一丈多高的竹竿,爬上去玩,一玩就是老半天。他喜怒无常,看着谁不顺眼,举手就打,拔刀就砍,弄得谁也不敢到他跟前去。


刘昱当上皇帝后,不务正业,经常带人外出闲逛,或乡间或集镇,一逛就是10里、20里。遇到有人骂他,他不但不生气,反而觉得特别过瘾。外出闲逛时,他带的那帮人执枪持刀,耀武扬威,男女老少、犬马牛驴,只要碰上他们,无不遭殃。


刘昱除了杀人成性,还有个怪癖,就是特别喜爱驴马。他在朝堂上养驴数十头,所骑的马匹就拴在金銮殿的柱子上。有时候朝会,驴叫马嘶,好不热闹。逢到民间婚丧嫁娶之事,他常常加入迎亲或送葬的队伍,扯着嗓子,大笑或者大哭,笑时像伴郎,哭时像孝子,洋相百出,根本没有一点皇帝的样子。


刘昱年纪轻轻就荒淫无道,终于激起了天怒人怨。公元477年,他带领一伙随从玩了一天,夜宿青园尼寺。晚上派人到新安寺偷鸡摸狗,然后与寺僧吃肉酗酒。有个亲信叫杨玉夫,不知怎么冒犯了他,他咬牙切齿地骂道:“明天我杀了你小子,用你的肝肺下酒。”这或许是一句气话,但杨玉夫却真的害了怕,当夜趁刘昱熟睡时,潜入毡帐,一刀把这个小皇帝杀死了。


多癖皇帝南齐东昏侯萧宝卷


南齐东昏侯萧宝卷是个凶残而且多癖的皇帝,在位3年就被人杀死,死年19岁。


萧宝卷为太子时,顽皮好动,不爱读书,最喜欢深夜捕捉老鼠,通宵达旦,以此为乐。当了皇帝以后,他喜欢在后堂击鼓跑马,每晚集合数百武士,鼓噪呐喊,直到五更才睡觉。


萧宝卷还特别喜欢打猎、闲逛,仅射猎场就设置了296处。每次外出,数百人相随,横冲直撞,老百姓吃尽了苦头。京城东门外数十里无人敢住,买卖全都关闭了,至于无辜受害惨死者,更是不计其数。一次,他遇见一个怀孕妇女,想知道胎儿是男是女,竟穷凶极恶地将孕妇的肚子剖开,令人惨不忍睹。又有一次,他遇见一个和尚病卧草间,就二话不说,命令弓箭手将其射死。


萧宝卷另有个怪癖,就是爱做生意。他命在宫苑中开设店铺,模仿集市的样子,让宫女、太监扮作买卖双方,讨价还价,他自己充当市吏录事,凡看见有违犯市规者,交由市令处罚,打骂取乐。他又在宫苑中开渠立坝,亲自拉纤;坝上设店,他坐在那里卖肉。因此,当时流传着几句歌谣:“阅武堂,种杨柳,至尊屠肉,潘妃酤酒”。


后来,雍州刺史萧衍发兵讨伐他,萧宝卷被手下人杀死了。


酒鬼皇帝北齐文宣帝高洋


高洋灭了东魏,自己做了皇帝,改国号为齐,史称北齐,他就是文宣帝


高洋在称帝后的头几年,外柔内刚,敢于决断,威声大振。但后期却居功自傲,肆行暴虐,沉于酒色,经常喝得酩酊大醉,到处发酒疯,是一个典型的酒鬼皇帝。


高洋喝醉酒之后,有时击鼓吹号,大喊大叫,昼夜不停,闹得整个皇宫不得安宁。有时光着身子,披着朝服,脸抹粉黛,手持弓刀,毫无目的地在街上胡逛。有时挑着货郎担子,有时让侍从背着,一年四季,逛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他逛到哪里就吃到哪里,饿了就到最近的达官贵人家里山吃海喝一顿,喝得醉醺醺继续游逛。他把钱物胡乱扔在街上,供人们哄抢,有人争得头破血流,他就乐得哈哈大笑。


有一天,他逛够了,就问一个老妇人:“当今天子怎样?”老妇人满脸怒气,回答说:“疯疯癫癫,何成天子?”老妇人竟敢骂皇上,这还了得?高洋一刀就把她杀了。


高洋还爱搞恶作剧,令人啼笑皆非。他在地上栽满尖刺,放上绳索,然后命人牵马通过,尖刺扎人脚板,绳索绊住马腿,狼藉遍地。他看了觉得很好玩,就拍手大笑。


一次,高洋喝醉了酒,见一老妇人坐在椅子上休息,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连人带椅子举了起来,扔到一边,把老妇人跌得鼻青脸肿。酒醒后,他才知道老妇人是他的母亲。高洋到他丈母娘崔氏家里去,竟莫名其妙地用箭射他的丈母娘,后来又用马鞭抽打,打得丈母娘死去活来。


高洋还在宫中搭了一座木台,命死刑犯人插上芦席做的翅膀,从高台上往下跳。谁敢跳就免谁的死罪,不敢跳的当场斩首。


高洋宠幸过一个薛嫔,后来突然怀疑她与人私通,就把薛嫔杀了,还肢解了尸体。但他马上就后悔了,流着泪,命人隆重安葬。他披头散发,跟在灵车后,大哭大叫,引得好多人围观看热闹。


公元559年,这个酒鬼皇帝终因酗酒而死。


演员皇帝后唐庄宗李存勖


后唐庄宗李存勖爱演戏是出了名的。


他有宫婢2000人,其中大多数是能歌善舞的名伶。为了演戏的方便,他专设乐官千人,组成一个庞大的乐队。他还给自己取了艺名叫“李天下”,意思是技压天下,举世无双。


一次,他排练一出新戏,唱完一段唱词后,情绪激动,举手高呼:“李天下!李天下!”站在旁边的名伶镜新磨见状,不问青红皂白,上前在皇帝脸上抽了一巴掌。名伶打皇帝,这还了得?众人无不埋怨镜新磨,并为他捏着一把汗。镜新磨却不慌不忙地说:“理(李)天下者只有皇帝一人,他为什么要喊两次?难道可以有两人理天下吗?”


李存勖听了哈哈大笑,说:“打得有理!有理!”不仅没有怪罪镜新磨,反而给了他许多赏赐。


李存勖的皇后刘氏出生微贱,从小与父亲刘叟在兵荒马乱中离散。后来,她凭着姿色受到李存勖的宠爱,大富大贵。刘叟听说女儿发福,就专程来到京城寻找。李存勖见了岳父,倒也欢喜,没想到刘皇后却死活不认自己的父亲。她说:“我离开家乡时,父亲已经死了,我还抱着他的尸体恸哭来着。现在怎么出来个乡巴佬,竟敢冒充我的父亲,真是岂有此理!”刘皇后命人将刘叟杖笞一顿,赶走了事。


李存勖对刘皇后的无情无义非常反感,就想通过演戏来讽刺她一下。一天,他身着长袍,肩挎药箱,扮作刘叟的模样,还让儿子手提一顶破帽跟在后面,一同到刘皇后的宫中去探望“女儿”。刘皇后当时正向别人自我吹嘘,标榜自己出生豪门,家势显贵,猛不防李存勖扮作穷酸寒碜的“父亲”来奚落自己,竟勃然大怒。她不敢对皇帝怎么样,就命人将自己的儿子痛打了一顿。


乱伦皇帝金海陵王完颜亮


历代帝王,几乎都是荒淫好色之徒,乱伦的大有人在,但论程度之烈,恐怕谁也超不过金国的金海陵王完颜亮。


完颜亮即位后贪恋女色,除了皇后外,有第二娘子、第三娘子,贵妃、昭仪、昭容、修容、婕妤、美人等诸多名目,被他玩弄、淫辱的女人不计其数。


完颜亮堪称天下第一淫棍,凡有姿色的女子,不论已婚或未婚,没有人能逃脱他的魔爪。有个昭妃叫阿里虎,先后嫁过二夫,但都死了,完颜亮将其纳入宫中。阿里虎生有一女,名重节,完颜亮又将重节霸占。


完颜亮纵欲贪淫,不顾伦理纲常,无耻到难以启齿的地步。他的姑母、叔母、嫂嫂、弟媳、姐姐、妹妹、侄女等,凡有几分姿色,他都一律召入宫中,与之淫乐。每次淫乐时,还奏乐撤帏,让众人坐在一旁观看。他还在卧榻前铺上地毯,令美人跳裸体舞,并当众与美人淫乐。完颜亮的后宫俨然成了一个淫乐的场所。


就是这样一个淫棍,有时竟然还要把自己伪装成天使和圣人。他假装吃鹅肉,以示“勤俭”,或穿上有补丁的衣服,让史官记载下来。


完颜亮的荒淫无耻,激起了天怒人怨。公元1161年,浙西兵马都统制完颜元宜等发动兵变,杀死了这个罪大恶极的无道昏君。


木匠皇帝明熹宗朱由校


明熹宗朱由校,明代第十五位皇帝,在位七年,年号天启。


幼年的朱由校四书五经、治国之道没有兴趣,却不知怎么竟对木匠活发生了强烈兴趣,而且颇有天分,竟然学得了一手木匠好手艺。


朱由校当了皇帝以后,不去想办法如何治理国家,却整天做着木匠的活儿。他一人集设计、监工、工头、工匠诸多职能于一身,从宫殿建筑到木器制作,无所不精,无所不能。《甲申朝事小记》中记载,朱由校制造的漆器、砚床、梳匣等器具非常精巧,尤在雕刻上见工夫,作品施以五彩,精致妙丽,出人意料。无论是建造宫殿还是制作器具,朱由校都精益求精,要求严格,每制成一件作品后,先是欣喜,后又不满意,弃之,再做,乐此不疲。朱由校对木匠的爱好完全出于本能,因为他做这些没有明确的目的,他做了许多精美的器物,自己并不知道有何用途。有时他让宦官拿这些精美的器物到集市上去卖,竟然价格不菲。有一次,小太监把他制作的护灯小屏八幅和雕刻的“寒雀争梅戏”拿到市场出售,竟然大受欢迎,得钱一万,使得朱由校龙心大悦。


他对当皇帝没有兴趣,赶鸭子上架又能怎么样?他每天扎到斧子、刨子、墨斗中不能自拔,任由东林党人和宦官魏忠贤在那里折腾。没有几年工夫,大明朝已经是千疮百孔、摇摇欲坠了。


(作者单位:山西省太谷报社)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