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峰会唯一主题:争夺外部需求

xzd1978 收藏 0 9
导读:G20峰会唯一主题:争夺外部需求

G20峰会唯一主题:争夺外部需求

唐学鹏 2010-06-26 00:34:10


6月26日,到访加拿大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出席在多伦多举行的G20领导人第四次峰会。此次多伦多峰会被认为是“后危机时代”最重要的一次磋商,在金融危机时期,各国领导人拥有一个“最优先考虑的议题”的共识,那就是让金融市场快速稳定、阻止经济过快衰退。但是,经历了2009年的全球经济快速复苏,在“后危机时代”各国领袖所考虑的优先议题开始有所“分歧”,而多伦多峰会也被市场看作是显现这种“离散”程度的一个指标。

多伦多峰会有三大焦点话题:一个是经济增长和财政稳健性之间的取舍问题,一个是自由贸易和拆除贸易壁垒问题,另外一个是全球金融监管问题。毫无疑问,第一个问题是最重要和最核心的问题。

在“经济增长”和“财政稳健”孰为优先?流行的观点是将美国视为“增长优先论”的代表,而欧洲则是“财政稳健派”。这一点在本月稍早时为领袖峰会打头站的G20财长釜山会议上看似有所体现,当时美国财政盖特纳反对“一个普遍的,无差别的统一退出调整方案”,强调应奉行“配合私营经济的复苏步调的渐进方案”,他甚至将在经济增长还没有步入正常轨道就进行“财政稳健、削减赤字”看做是1937美国罗斯福总统接受传统“财政平衡”思想,轻率地控制财政赤字导致经济滑入更危险的境地的“翻版”——不过随后罗斯福就醒悟过来。

而德国和欧洲其他一些国家财长则强调“持续公共财政投入”和“财政稳定措施”的必要性,他们认为,经济刺激和财政扩张是有成本的,如果过度了就会走到“反面”,带来更大的麻烦,所以,好的政策选择是采取一个更为平衡的态度,目前需要某种程度的“退出战略”。他们认为,欧洲陷入主权债务危机,就是对平衡哲学的破坏。于是,釜山会议之后,欧洲各国为缓解主权债务危机,宣布重大财政紧缩计划,不仅传统的“反赤字鹰派”德国推出一项高达1000亿美元的紧缩计划,“见风使舵”派法国也拿出近800亿美元的类似方案,甚至英国新首相卡梅伦表示要“过紧日子”。

其实,不能将欧洲的削减赤字看作是一种“退出战略”,它本质上是一种转移战略。欧洲各国削减赤字,不是一种主动战略,而是一种被动应对,希腊引爆了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投资者都认为负债国很难到期支付债务,于是他们抛售债券,评级机构也调低国债级别。债务具有“利滚利”特征,任何拖延式的债务重组都会带来未来更大的债务负担,所以欧洲只好进行赤字削减。

这个过程伴随着国内需求的萎缩,但是由于主权债务危机导致的抛售效应,使得欧元贬值,欧元从不久前兑美元1.6的水平贬值到1.2,这相当于欧洲商品出口竞争力提高了25%,美国人开始发现欧洲商品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美国市场,这意味着欧洲的外部需求开始上升。贬值导致的外需飙升同削减赤字带来的内需萎缩构成了“对应”,这其实是一种“转移战略”(或“抢夺战略”),而不能异常简单地看作是主要经济体开始实施“退出战略”。

欧洲的“转移战略”也使得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强调自由贸易,此前由于欧元区像西班牙意大利都对自由贸易三心二意,因为他们害怕外部对其产业冲击,但现在欧元区在自由贸易上比以往时期都坚定。以至于他们愿意让自由贸易问题上升到比全球金融监管问题(例如银行税和托宾税)更优先的位置。原本欧元区是一个大致贸易平衡者,现在它则希望转变为一个贸易顺差者,这对于美国和中国都不是一个好消息。由于美国本身也存在高债务问题,更不幸的是,美国现有债务平均到期日非常短,大概只有4年,这意味着美国用温和通胀来逐渐稀释债务是不合宜的,美国也需要通过扩大出口和争夺外部需求。于是,美欧都希望中国成为“新增外部需求”的提供者。

我们认为,G20峰会反映的所谓“美欧分歧”是被语辞夸大的,而那些焦点话题也不是最深层次的话题,最深层次的话题是“中国是否愿意提供大量的新增外部需求”,可以想见,美欧在人民币汇率上会比任何时候都“团结”,在中国扩大进口和市场开放方面也比任何时候更“同盟”。多伦多峰会的主题只有一个——“争夺外部需求”。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