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营回忆』百将团的“老乡”(上)

一夜北风寒 收藏 62 19912

与北风一起当兵的老乡有十来个,这么多年过去了,但一谈起当年的所作所为,仍是忍俊不禁,哈哈大笑。


李伟

a凄厉的歌声

那是91年三界演习,老乡们终于凑在了一起,便偷偷地躲在树林里聚餐。林中有一块天然巨石,正是天赐酒桌!先把一些熟菜放在上面,让工兵连的李伟负责照看。恐其偷吃,大家就命令他,一边驱赶苍蝇,一边唱歌,不让其舌头有作案的机会。

远远就听到“人生本来苦恼已多,再多一次又如何?”这发自李伟口中的歌声,但声音是那么的凄厉!如此好听的歌被他糟蹋了,可也难怪,一个人面对着好吃的东西,而又不能动嘴,也是件痛苦的事!他便一首接一首,一遍接一遍嚎叫着,稍有停顿或声音变小,都会招来老乡们的怀疑和喝斥!

那林中变味的歌声,让正在外面洗菜的老乡们笑疼了肚子!


b饿

92年三界演习,李伟伙同高飞在偏僻处看到了方庄林场的鸭子,便扑了过去!鸭子垂死挣扎的叫声把他俩吓坏了!手忙脚乱地搬起了石头,才将那个生命力极强的鸭子的性命了结了。可二人不走运,填饱肚子后不久,便被查获了!记得有一罪证就是他们军用挎包里的血迹(那可怜鸭子的)。

二人当时被折磨得痛不欲生,并且被记大过处分,全团通报。李伟还被从班长降为老兵。当时全团上下一片肃杀之气。

前不久,北风谈到此事,笑嘻嘻地问他,“当时怎么会有如此大的胆量?”李伟长叹一声,“就是一个字‘饿’!”北风不再笑了!!


c酷

李伟探家时,带女友看电影。当电影院的灯光熄灭后,他掏出了香烟,还有那工兵专用的防风火柴。只听得“嚓”的一声,全场观众在黑暗中就看到一束耀眼的火光,以及火光中李伟那故作冷峻的面孔和那不慌不忙的点烟动作!火光灭,一片寂静,都惊呆了!就是一个字“酷”!哈哈。


刘宝

a刘宝健的扁担

当初,刘宝健与北风同在六连当兵。北风去南京后,他也遂了心愿,调到炊事班,负责买菜。第一次上街,他便把运菜的平板车搞丢了!第二天,事务长给他找来了一个扁担,两个竹筐。于是刘保健就成了挑夫,被扁担压得直不起腰来时,便不停地咒骂那偷车贼。

几年之后,当刘保健回到六连时,再也没有找到在他梦中经常出现的那根扁担。唉!刘保健不是朱德,自然没有人替他收藏好。


b郁闷的电话

刘保健开着军车重回六连时,可谓是衣锦还乡。那时他早已调至工程兵指挥学院,给首长开车了。

那时六连的老人只剩下排长姜成盛了,可还在探家。六连当时的连长非常热情,把电话打到了姜排长家。刘保健和姜排长在电话里聊得非常亲切,可聊到最后,那姜排长仍然把刘保健当成了北风!刘保健非常郁闷,以至于谢绝了六连连长再三要他留下喝酒的挽留。



葛炜

汽车兵,在部队时非常注意自己的形象,经常揽镜自照。如今在市政府某部门。战友相聚,偶总是喜欢称其为“市领导”,其脸上生气,心中欢喜(推测)。

打磨

葛炜为人热情,对待老乡象团火。正如他的名字带着火,他那时经常上火,以致脸上长满了青春痘,象敌人的暗堡那样星罗棋布。每当其出车,两件东西不能少。一是车摇把,二是小镜子。

每当他们连长、排长探家时,总喜欢把房间钥匙交给他保管,老乡们也就有了好的去处。

那次,王耀和诸文清去找他,喊了他半天,只听到人声,就不见人影。终于从里屋出来时,就发现其脸颊通红,似有血淋淋的感觉。手中拿有5号细砂纸一张,在打磨青春痘!!

王耀发誓是亲眼所见。而葛炜对北风一再解释的是,他当时在里屋用的是托人捎来的面膜,王耀纯属诬陷!二人各执一词,北风难分真假,只得如实记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退伍时 老乡们在站台合影

本文内容于 2010-7-1 10:21:36 被一夜北风寒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