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关注中国军队建设的海外媒体,对中国官方媒体上的文章可谓“字斟句酌”。最近,美国导弹威胁”、英国“今日中国防务”网站,通过研读《解放军报》及《中国国防报》有关军队先进人物的报道,声称中国正在打造完全属于自己的国产装备人才梯队,并认为这将有利于中国进一步实现全面的“国防自主”。

从人到物仔细揣摩

美国导弹威胁”网站注意到,近年来,《解放军报》及《中国国防报》都有固定版面介绍军队的先进典型和标兵,其中以“爱军精武”一类的军械专业人才居多,而他们所操作的装备,正逐渐从引进产品向国产型号转变。

文章提到,《解放军报》近期发表了题为“力挽新弓射天狼”的人物通讯,对兰州军区某防空旅总工程师包进的事迹进行介绍,强调他熟练驾驭新装备,还有医治装备“伤风感冒”的本领,“在遂行全军和空军重大演习、国庆阅兵、奥运安保等任务中,包进带领装备部人员摸索出了20余种新装备保障方法,提高了新装备维护水平和装备完好率,实现了新装备临战零故障,发射的10枚导弹弹无虚发”。通过这篇报道及中央电视台配发人物介绍的装备照片,文章还猜测道,包进所在部队装备的是刚刚在去年天安门阅兵中露面的红-9地空导弹。

文章称,《解放军报》在5月17日一期对二炮战略导弹作战运用专业带头人邱成龙的报道,在香港凤凰网、星岛环球网,台湾尖端军武论坛等媒体上广泛出现,一些嗅觉灵敏的网站编辑从相关文章中提炼出几个信息:

首先,邱成龙作为二炮常规作战运用研究的领军人,为中国编写了第一部《战略导弹作战运用手册》,使解放军战略导弹部队作战运用的“第一学科”从此开创,一整套具有中国特色的导弹作战运用理论体系由此奠基。其次,这些媒体注意到,文章提到邱成龙曾为常规导弹打击海上目标提供过方案咨询,这被解读为“中国反航母弹道导弹研究的一部分”。

值得一提的是,通过对相关媒体的不间断关注,海外网站发现,中国官媒在报道“爱军精武”典型上发生了微妙变化,其中操作国产装备的人才占了绝大部分,倒是操作中国引进装备的人才报道越来越少。

除了国外媒体予以高度关注之外,在台湾岛内军事网站上,还有爱好者针对《中国国防报》今年以来关于装备操作人才的报道进行梳理,声称仅发现4月份有一期介绍“武汉”号驱逐舰国防生刘强的文章,涉及中国从俄罗斯进口的某新型导弹系统,其余人物则均与大陆新列装的自制武器有关。该网站据此认为,解放军的国产装备人才梯队正在逐步成型并壮大。

媒体热议“国防自主”

除了对中国国产装备人才的报道进行揣测外,国外媒体及一些专家对于中国军工产业的发展尤为关注,并揣测道:从1960年苏联悍然撕毁协议撤走专家之后,中国就认定了走全面“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国防发展路线,并坚定不移地为军队装备完全国产化而努力。

这其中,俄罗斯军事专家帕维尔·费尔根豪尔是一个极力抨击中俄军贸的人物,尽管他在多篇文章中呼吁俄停止对华输出武器和技术,但他自己不得不承认:中国通过消化吸收和技术再创新,在越来越多的技术领域实现了独立,并反过来对俄罗斯军品构成了竞争压力。他认为,中国所追求的高技术装备国产化并为之培养本土化的人才队伍,是提高战斗力且保证持续发展的有效途径,即“自己的专家操作自己的武器”,这避免了在战时受人摆布。

今年4月,费尔根豪尔还曾以此为论据,抨击俄国防部抛弃本国企业,坚持从法国购买本国也能自行建造的航母型两栖攻击舰的行为。他认为,俄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只会算“经济账”,光图便宜买外国现货,忽视了对本国军工业的扶植,进而导致国内武器研制、生产与操作人才梯队的“培养断层”,这会对俄军战斗力生成构成难以弥补的损失。

针对“国防自主”这个问题,外媒指出,像中国这样希望实现“防务自主”的国家不在少数,但限于政治、外交、经济甚至传统因素的影响,坚持把这条路走下来的国家少之又少。

法国称得上是能与美国媲美的军火生产大国,三军装备基本实现自给,但“另起炉灶”的装备体系和设计使用规范,使得法军在北约联合防务体系框架内显得格格不入。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法国军舰后勤单位在维修其他北约国家军舰时,便因采用公制还是英制的问题常常与友军扯皮。因为绝大多数北约海军都采用美国舰艇设计标准,或干脆直接接受美援舰艇,所有装备尺寸均以英制度量衡计算,而法国却偏偏坚持公制。

另外,法国人焊接军舰钢板时喜欢“线焊”,以提高舰体强度,但英、美同行一般选择相对“偷懒”的“点焊”,只保证军舰关键部位的强度即可。这些技术差异无处不在,但法国人依然故我地坚持自己的军事技术传统,他们的解释很简单:“一旦失去技术独立,我们就不是我们。”

正是基于这一考虑,法军完全面向国内的军品采购,虽然价格“奇贵”,而且很难有外销以摊平成本,但法国军方并不在意,还为此在军队和军工业中培养起庞大的技术专家梯队,构成了法国国防体系的“无形长城”。

经历了两伊战争的伊朗,也将打造本国装备人才队伍做为重中之重。伊朗国防工业从吃透现有装备入手,取得了不菲的成绩。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专家安东尼·考茨曼称,伊朗不仅建立起中东地区数一数二的自主军工体系,还培养出足够的装备操作人才,为伊朗正规军和革命卫队提供了物质保障。

他强调,缺乏购买渠道及国民经济有限的承受力,决定了伊朗不可能通过外援或军购来实现武装力量的现代化,自力更生成了其唯一的选择。如今,伊朗军工体系已是***世界中最全面的,可以较完整地生产伊朗三军所需装备,满足防务要求。

纵观伊朗的国防工业,其技术人员表现出的较强综合能力,体现在对武器的现代化改进上,比如多型有特色新型空投炸弹引导系统的设计、在外来技术基础上发展的泥石-2中程固体导弹,这些装备的设计水平在第三世界国家中并不多见,充分体现了伊朗的科技实力和水平。

注意公开信息搜集

外媒对《解放军报》及其他国家媒体军事报道进行搜集猜测的做法表明,利用公开信源搜集情报的方式越来越受重视。英国《简氏防务周刊》主编彼得·费尔斯迪德就曾透露,作为国际知名杂志,他们几乎从不用“非法途径”搜集情报,所有敏感军事信息均来自于对公开出版物、网络甚至博客披露的信息进行分析判断,进而得出结论。

美国“原子能科学家联盟”网站也宣称,其信息搜集工作绝不触犯相应法律,所获得军事信息有95%以上来自公开资源,只有5%来自法律未禁止的灰色地带。此外,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工作,也不再像过去那样依赖间谍,90%的信息都来源于媒介发布的公开信息,同时情报部门、军事媒体也开始与互联网公司紧密合作,后者向其提供从事特殊业务的服务器。

据报道,谷歌公司正谋划向数家美国情报机构提供搜索技术的服务器,为其遍布世界各地的间谍提供特殊搜索服务。通过这种服务器,美国中央情报局美国联邦调查局美国国家安全局和其他一些情报机构,可以在一个被称为“情报百科”(Intellipedia)的网站上,处理在全世界搜集的各类情报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