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华夏 家庭与国家 回家的日子

华夏龙城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2.html[/size][/URL] 我和夏子终于踏上了返回潍县的路程,我们乘坐火车一直到达济南,在从济南转乘火车到达潍县,下了车我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首先去城里转转,寻找寻找儿时的回忆,我已经离开这里10年了,在上海我度过自己的中学时光,然后是日本、德国、美国的多年奔波,虽然母亲和父亲经常给我写信说潍县的变化,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2.html


我和夏子终于踏上了返回潍县的路程,我们乘坐火车一直到达济南,在从济南转乘火车到达潍县,下了车我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首先去城里转转,寻找寻找儿时的回忆,我已经离开这里10年了,在上海我度过自己的中学时光,然后是日本、德国、美国的多年奔波,虽然母亲和父亲经常给我写信说潍县的变化,但是我对这样的文字描述不感兴趣,我希望自己可以充分的了解这里发生的变化。

城区的街道上商铺林立,我发信在旧城区之外已经有飘烟的巨型烟筒了,这证明现在潍县的工业已经开始起步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工厂但是照这样的烟筒推测应该是重型工业设施。

简单的在城区转了转我开始向家的方向前进了,夏子一直跟着她一路没有说话,我看得出来她现在有些担心了,家里的态度将决定她将来的命运,但是我已经下定决心了,如果父母对夏子有成见我就坚决的离开家,其实我再就在盘算自己单独聚居的事情了,在杭州的时候我就希望林枫为我在城里在租一套房子。

不知不觉的我们来到了家门口,已经七年了加上我在上海高中的三年我已经近十年的时间没有跨进这座大门了。我看着这座久违的大门沉思着,郭肇祥、王祥龙、王亮、张辉、关辉雄、白桦易、杜林安、林祥玉,这些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口,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这些儿时的玩伴了,他们各个身着军装英姿飒爽,我看着他们的肩章各个都是上尉以上的军衔了,他们现在肯定已经是自卫军中的新鲜力量了。

看到这些人来迎接我,我欢笑着、寒暄着跨进了大门,父亲和母亲早就在正厅等我了,我示意夏子在门外等我,因为我首先要给父母行礼,虽然我们家里不是什么封建家庭,但是作为儿子而且还是长子一定要进行这样的传统参拜,这是一种尊重,是对父母、祖先的尊重。

我们凌家先祖是东北女真部渤海族,是可以和女真贵族通婚的近族,虽然是汉族子弟,但是祖上曾经协助女真族建立了大金,后来祖上一族被完颜氏加封到今天的胶东地区,由于我凌家人丁单薄,世代几乎都是单传,虽然是大族,也很少有知名的人士,慢慢的演变成了一个区域性的家族,从此退出了中国历史舞台。

但是随着清朝的建立我们这支女真远支成为了清朝的重视的力量,自从清军入关攻入山东后,我们凌家被顺治帝编入了汉营八旗,我们凌家从此再次回到了为政府效力的世代,我的祖父是清朝末年的潍县知府,父亲也是留学日本的留洋生,一时间我们凌家成为了潍县的第一大族,父亲自从娶了母亲,同时结识了孙中山、黄兴、居正等人深受革命思想洗礼,投入了革命的洪流中,在孙中山、居正等人的支持下组建了江北第一个独立听命革命党的东北革命联军,一直和山东的军阀张宗昌作战,由于实力悬殊后来父亲带部队投靠了奉军张作霖,张作霖把父亲的部队单独编成了山东独立旅,张作霖和张宗昌谈判组成了奉鲁联军,父亲不愿意和张宗昌供事回到潍县重整旧部组成了现在的潍县自治军,名以上听命于张作霖,实际上等待北伐军进入山东境内就改旗易帜。小时候我曾经作为人质在奉天生活了近两年的时间,在这期间我还认识了张作霖的六子张学良,我们后来拜了把子,从此我就叫他六哥。

我进入了正厅,父亲还是哪样威严的端坐着,看到我并没有十分机动,母亲则机动的站了起来,父亲轻轻的咳嗽了几下,母亲马上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我上前行礼。

“父亲大人、母亲大人,不孝子锋儿辗转多国,求学七年,今天归乡效力,特向父亲、母亲大人请安”我跪在地上低着头说道

“回来了,你都带回来什么了。”父亲威严的说道

“儿,在归国途中将所学知识编纂了两本册子,望父亲大人指正。”我缓缓的从包里掏出了写好的《当代步兵实训操典》和我在德国的论文《民国职业军的形成办法》,双手递给父亲。

父亲简单的看了看,说道:“起来吧!看来你已经学有所成了。今后你就在我的警卫营作营长吧!用你之学训练出一支精兵来。”

我缓缓的站起身子,母亲已经迫不及待的上前抚摸着我的脸颊,我看着母亲,母亲已经苍老了许多,虽然没有白发但是面颊上已经多了几道深深的皱纹。母亲可能是太机动了,已经留下了眼泪,我慢慢的擦拭着母亲的泪水,轻轻的说道:“母亲,儿子回来了,你放心吧!现在您的儿子再也不是当年的病秧子了。”

说着我用手轻轻的敲了敲身子,显示自己的强壮。我突然想起夏子还在门外,我再次跪下说道:“父亲大人、母亲大人,儿子今日还将您二老的儿媳妇带回来了,望二老见见她。”

我以为这样的举动会使父母惊讶,但是父母竟然没有多少惊讶,母亲缓缓的说道:“我听你姨妈说了,听说是日本名门之后,就叫她进来吧!”

我试探的看了看母亲和父亲的表情,他们没有过多的流露出什么蛛丝马迹,我只好现将夏子叫进来,我向夏子介绍着父母,夏子用标准的日本礼节向父母行李,父母依然没有太过度的表示。

“少奶奶果然是美人啊!”大厅里又有一个声音说道

我顺着声音看去,原来屋子里还有一个人是我家的管家官叔,官叔是父亲小时候的朋友,一起留学日本,后来一直跟着父亲,做我们的管家已经快15年了,可以说这个家里除了父母之外官叔是我们的第三领导,他这样的话就说明父母基本默认了夏子是我太太的事实。

我并没有回应他的话,而是示意夏子拿出中山先生写给父亲的信。夏子缓缓的用柔软的小手递上了信件,我知道父亲是留学日本的高材生所以根本没有上前解释信件的内容。在日本女方嫁女儿的时候需要先到男方家里问安,由于路途遥远所以这份信就成了问安的代替品。

父亲接过信件,简单的扫了几眼没有说什么,然后仔细的看了看夏子,我也不知道信里中山先生说了什么,所以充满好奇的看着父亲下一步的举动。

父亲吩咐道:“老官,安排夏子小姐的住处。通知后厨设宴,给大少爷接风。”

官叔说了声“是”,转身出去了,然后父亲高声喊道:“肇祥!”

父亲是在招呼郭肇祥,郭肇祥是父亲的义子,从小在我家长大,后来去了日本,也是在士官学校毕业的,现在已经是父亲自治军的参谋长了,我一直把他当作大哥看待,但是他还是一口一个少爷的叫着我。

“司令,你有什么吩咐!”郭肇祥快步走进大厅。

“你去通知几个师的师长和团长们,就说云峰回来了,让他们今晚来赴宴。”父亲嘱咐着

郭肇祥也转身出去了,父亲示意母亲自己要回到后堂去,我看着父亲步履蹒跚的被两个下人搀扶着离开了大厅向后宅去了。我疑惑的向母亲询问着,一向健壮父亲怎么这样了。

“锋儿,自从去年你父亲风湿病就严重了,只要刮风下雨就下不了床了”母亲边说边流着眼泪。

“母亲,哪我马上去上海请几个外国医生给父亲看看。”我说道

“前些时候,几个日本医生已经看过了,他们说你父亲现在不光是腿上有毛病,就连心脏都不好。他们说现在只有吃药维持,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母亲说道

我看着母亲憔悴的眼神说道:“母亲您受累了,做儿子的一个都不在身边,从现在起锋儿替您照顾父亲。”

我和母亲对视着,母亲虽然没有再说话,但是喜悦的神情已经回到了脸上,要知道她的三个不孝之子终于有一个回来了,她虽然还是担心父亲的身体,但是看到儿子,却可以短时间消除她的压力。

晚上父亲大摆宴席,自治军的主要官员和地方的士绅都来了。父亲由于行动不便,由郭肇祥挨个引荐给我,大多数人我是第一次见,我对这些父亲治下的旧部十分尊重,另外一些我认识的大多数是父亲的朋友,所以我显得就随便了些。我还看到了从上海被我请来的侯静如、张立平、王善宝、丁春城四个人,他们应经开始了工作。张立平现在是潍县政府法院副院长、王善宝被父亲任命为潍县政府财政局副局长、丁春城是父亲新建的军工厂技术顾问,而侯静如则被父亲安排在军中做了参谋。我和几个人简短的聊了聊看来他们对自己的工作比较满意,父亲是个人尽其才的识人之人,他的安排不会有错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