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后苏军暴虐下的沈阳:人人自危 军备尽失

2野劲旅 收藏 55 2106
导读:对日抗战胜利后,俄军利用中国局势尚未稳定之际,强行占领东北地区。事后国民政府虽与俄军多方交涉,都因其意图扶植共军,拒不撤军而未能成功。俄军所到之处,奸淫掳掠,恣意屠杀,并强行拆运东北地区的重工业设备,工厂仅剩颓壁圮瓦,而民众则人心惶惶。 作者以其亲身见闻,略述当时沈阳的概况。 一九四六年的春天,南国一片翠绿,正是鸟语花香的时刻,大地上生意盎然,令人充满了朝气。我因工作上的需要,独自在广州市越秀山上远眺,看到珠江中的船影、林立羊城的酒楼,一片歌舞升平,大家都陶醉在欢乐中,享受光复后在国军保护下的第

对日抗战胜利后,俄军利用中国局势尚未稳定之际,强行占领东北地区。事后国民政府虽与俄军多方交涉,都因其意图扶植共军,拒不撤军而未能成功。俄军所到之处,奸淫掳掠,恣意屠杀,并强行拆运东北地区的重工业设备,工厂仅剩颓壁圮瓦,而民众则人心惶惶。


作者以其亲身见闻,略述当时沈阳的概况。


一九四六年的春天,南国一片翠绿,正是鸟语花香的时刻,大地上生意盎然,令人充满了朝气。我因工作上的需要,独自在广州市越秀山上远眺,看到珠江中的船影、林立羊城的酒楼,一片歌舞升平,大家都陶醉在欢乐中,享受光复后在国军保护下的第一春节


谁知旧历年一过,我们部队(新一军三十师)又有了新的任务,队员立刻集结香港待命,每人都发了一袋子的御寒服装,连夜登上英舰北上,于是,大家猜想是前往日本当占领军、还是去东北接收国土?


几天海上的航行,大家把新发的冬季装备都穿上,仍冷得无法维持正常的体温。但为完成任务,从苏联红军的手里收回我们东北所有的城市,军人必须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排除万难,咬紧牙关坚持下去。


我们这些先遣部队,就是在当时东北长官公署所在地的锦州集结侍命。虽是三月,但整个东北仍然是一片银色的世界,官兵们穿著厚重胶靴,踩在冰雪坚硬的街道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有人不畏寒风,堆雪人、打雪仗,玩得不亦乐乎。


一周的居留,使我们对这新环境产生了兴趣。同时,关外的待遇较高,国民政府在东北发行了一种流通券,换法币为一比十三。大家领饷之后,便钻进那些待遣日侨所开设的“清酒屋”里,品尝日本清酒和谈心,似乎忘记了战争的仇恨,如同家人一般。然而抗战胜利,并没有为老百姓带来和平、安静的太平日子,新的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要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国土的完整。


俄军藉词拖延撤军


沈阳市又称奉天,当时仍在苏联红军控制之下,因此,所有公家机关均为俄军所把持。街头上到处飘扬着镰刀斧头的红旗,令人气愤不已。苏联红军比国军先来,经过好些日子的交涉,总左推右扯地借故阻止,不让国军进城。


的确,日本人之前在东北的经营,是费过一番心血的,差不多每一个城市,都将旧的街道拆除,重新建起一个新的城市来。而且每个车站轨道很多,向外延伸,看不到边际,宽敞的柏油路,幅射到远方。而今街头巷尾,都贴满俄文的标语,且车站里特别多,南来北往的旅客们都拥挤在站内,大家都想早点回家,只能那些穿著红边黑呢制服的俄国职员,在站内进进出出。因为此站中长铁路是中俄共管的,在红军的刺刀之下,只好任他们趾高气扬了。


国军部队进不了城,只好在郊外等。可是上级为了加速完成接收工作,认为各部队必须充分了解战情,就令情报人员去看个究竟。在这骚动混乱不安的情况下,谍员很容易混进城里。当时天寒地冻的人们穿得厚厚地,象个大皮球,行动自然有些不便,可是为了生活都到处忙碌着;轨道上停着一列列的货车厢,都由日本降俘在装货。那都是咱们中国的工业设备及粮食等,一袋袋的大豆高梁,为何要给俄国人运走?为此,我们心中满腔的不满油然而生。


谁也没有料到,当年压迫我们作“勤劳奉仕”的日本人,今天也替俄军做劳工、搬运东西,这报应真快啊!但也有人心中在抱怨着:“为什么国军不早点来……多可惜!这都是我们东北人的血汗结晶。”


车站内的女厕所是没有人敢去的,驻站的红军士兵常在那里徘徊,找机会蹂躏女同胞。在苏联红军士兵的兽欲狂下,东北各地不知多女人女同胞遭他们奸污了。


当时,沈阳外围的村落,都是苏联红军的据点,严格管制老百姓进城;如果国军任意接近,就开枪射杀。虽然东北行辕的先遣人员,在市内曾与俄军城防司令部交涉,都无法得到确切撤离日期,总说上级没有指示,借故拖延搪塞,就是不让国军部队进城。


大街上,除了一队队的俄国巡逻兵之外,很少见到有行人。呼呼的北风,刮得人连手脚都不敢伸出来,只好用口频频地哈着热气,跑跑步来暖和一下身子。因此,没事谁都不愿意出来的。


今非昔比 人人自危


往日烟囱林立的铁西区,如今已没有半缕上升的浓烟,厂内被拆一空,连仓库里的东西也被盗走,杂物满地,零乱不堪。宁静的北陵,象座古老庙宇,几代清朝皇帝,就埋在这里,若他们地下有知,也会为我们叹息。北市场,是一个热闹嘈杂的地方,店棚、小摊满街都是,东西便宜,价廉物美,是人们在战乱后挣扎谋生的场所。什么东西都有卖,多少人靠它生活。尤其是投降后的日本人,多半靠典卖来过日子。电车,是这里最忙的交通工具,好车都被苏联红军征用去了,留下破旧的车厢,勉强维持市内的交通。那些恬不知耻的商人,高挂着俄文招牌,讨好苏军以图暴利,忘记了国家民族的仇恨。


据闻苏联远东军是将该国所有集中营的囚犯们加以编组变成的军队,没有经过严格的训练,只是让他们打头阵当炮灰而已,如未死,即可免除所判的徒刑,并且可以自由抢夺自己所要的东西,毫无纪律可言,为了求生存,一切都乱来,没有人管。


再说那时陆路交通、铁路完全为俄国人所把持,连机场也是由苏联红军负责的。中国空军飞机,如果想来此降落,须先得到俄军司令部的许可才行。仅管土地人民是我们的,可是沈阳街头,到处悬挂着刺眼的镰刀斧头红旗,如同到了国外一样,看到真是难过万分。偶尔还看到许多服装不整的苏联兵,其中还有若干女兵,他们在路上三三两两,没有队形,就象散兵一样。可是他们是胜利的占领者,如果国际交涉不成功,那就很难撵走他们了。


当时,苏联占领军统帅部是设在长春市以前的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内,其首领为马林诺夫斯基元帅,而沈阳市的防卫,则是由俄国城防司令卡尔可夫少将负责的。然而,社会秩序很乱,因为苏联士兵会在光天化日之下洗劫来往行人,谁见到不怕呢?就是市内,一入黄昏,便人人自危。因为俄军会随意用卡车搬走老百姓的东西,再怎么喊叫、呼救都没有用,反而会被一脚踢倒在地上,撞得头破血流。年轻的妇女们,早把头剃得光光的,胸部也紧束起来,穿上男人装,以求自保。


那些可怜的日本侨民,整天畏畏缩缩地,象一群老鼠,面带菜色地蹲在马路旁摆地摊,出售自己的衣服用品。价格非常便宜。若被苏军看上眼,拿了东西就走,也不给钱,他们吭都不敢吭一声,眼望着苏军大摇大摆而去,只好自认倒楣。


偷天换日 军备尽失


沦陷了十年的东北同胞,每天都盼望着中央政府的军队早日到达,但只来了少数行政接收人员,是无法展开接收工作的,于是,有些年轻人即将重庆所广播出来的记录新闻,用油印来分送亲友,告知战事近况。


他们也知道武力是一切工作的后盾,国军进不了城,什么都谈不上。况且报纸完全控制在苏联红军手里,必须经过红军司令部核准才可刊出,根本就不采用中央社的发稿。所以,报纸上千篇一律都是歌颂苏联的消息。而对苏军在东北各地的胡作非为、暴行,一概不得报导。


东北行辕主任熊式辉将军和苏军统帅马林诺夫基的会谈,一直都谈不出一个具体的行动方案。一拖再拖,主要是苏联要扶植中共,等待中共部队出关来接收日军投降后的武器装备,好进行内战。而中共首领高岗、吕正操也都大肆活动,到处接洽以进行接收工作。


另外,苏军一再拖延撤离的日期,还有别的阴谋,就是想从容掠运东北所有的工业设备和资源。


在沈阳市中,车站和机场的人群最多。不管任何时间,只要一打开收音机,即可听到一种呼叫声:“格瓦雷,沈阳”,“格瓦雷,沈阳”。这都是苏联空军塔台导航的呼号,意思是说这里是沈阳。因为这时苏俄空军的飞机,把东北贵重的工业设备抢运走,所以,飞机一架接一架的起落着,以补陆上运输的不足。中长路上的火车,也一列列地装满了东西,一个劲地往北急驶而去。老百姓都知道,我们的物资和工业设备,正被他们偷偷地劫运走了,心中无不忿恨入骨。


他们这种抢劫、暴虐、奸淫的行为,当时因受到苏联红军严格的管制而传不出去。国民政府的政策,也不准拍发影响“中苏友谊”的任何新闻。因此,他们在东北的各种暴行,外界自然不会知道了,这都是我们姑息所造成的。在我们自己的领土上,我们还作不了主,岂不可悲!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