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群 卷贰 斯威士兰 053 南非(拾肆)

xxyy492 收藏 3 4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1.html[/size][/URL] 马克在酒店的餐厅随意地吃了顿午饭,然后走到门口,坐上门童召来的出租车前往安特卫普港。 大块头比利时人打扮和昨天差不多,身上还是那套不合衬的西装。他扣上领口扣,接着微微侧身,向着车窗玻璃的倒映整了整领带,然后默不作声地倚在靠背上。 他昨晚和德班通过电话,基思指示尽快把船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1.html


马克在酒店的餐厅随意地吃了顿午饭,然后走到门口,坐上门童召来的出租车前往安特卫普港。

大块头比利时人打扮和昨天差不多,身上还是那套不合衬的西装。他扣上领口扣,接着微微侧身,向着车窗玻璃的倒映整了整领带,然后默不作声地倚在靠背上。

他昨晚和德班通过电话,基思指示尽快把船买下来。因此,他今天一早给FEMAS公司打了个电话,表示自己的客户有意买下“克里斯托号”,要求对方安排自己看船,以及和船长见面。

“克里斯托号”停泊在安特卫普港一个偏僻的角落,马克付完出租车钱后又再经过二十多分钟步行才找到那里。

这艘货轮显然在不久前才进行过翻新,但除锈工作做得很马虎。走近了看,不少地方新刷上去的油漆已经被阳光炙晒得起泡,又或者在海水的浸蚀下剥落了漆皮,露出船壳上棕红色的锈迹,显得又脏又旧。不过,这对马克来说没什么,因为这正符合基思的要求——不起眼。在地中海,每个月都有成百上千艘类似的船只,径苏伊士运河往返于欧洲和非洲的各大港口之间,“克里斯托号”看上去和它们差不多,丝毫不会引人注意。

在舷梯旁站着三个白人,其中戴金丝眼镜那位是FEMAS公司的职员古桑先生。刚见面,他笑着走上前打招呼,然后替另外两人作介绍。

长着副日耳曼人面孔,头发斑白的是船长,名叫卡尔·沃尔登伯格。他已经年过五旬,但保养得很好,脸上完全看不到日晒和海风留下的痕迹。修长的身材配上一件合体的棕褐色格纹西装外套,透出几分德意志容克贵族的气质。

另一个四十出头,下巴刮得发青的四方脸是大副,名叫伊万·赛尔诺舍维奇。尽管现在天气寒冷,这个壮得像头科迪亚克棕熊的斯拉夫人却衣着单薄。他下着洗得发白的工装裤,上身穿了件退色的土黄色夹克衫,敞开的前襟露出一件铁锈红T恤,紧紧地包裹着结实的胸肌。

马克和两人握了手,然后跟着他们从舷梯登上船。

船员舱锁着门,船上的水手都不在,古桑说他们上岸消遣去了,要到晚上才会回来。马克首先参观了船桥和航海室,然后在船长和大副的引领下了,从里到外把这艘五千多吨的货轮仔细察看了一遍。

按照基思的要求,他特别注意三件事:一、甲板有没有足够空间,供四架中型直升机起降。二、里面能不能让两百人住一个星期,哪怕在底舱打地铺也行。三、轮机状态是不是良好,可以保证平安无事地航行到南非。

在参观期间,他暗地里观察过船长和大副两人。他发现除了礼节性的交谈外,沃尔登伯格几乎没说过话,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相反赛尔诺舍维奇却表现得很积极,不但包揽了整艘船的介绍,还耐心地回答各种问题。

看船花了一个下午,马克对这艘船的状况感到很满意。他辞别了送行的船长和大副,坐上古桑的“宝马”325离开码头。

当车子驶出码头区,马克向古桑打听起了船长和大副的底细。

“那两人都是从前一家公司过来的,在船上干了十多年。”开车的古桑回答:“沃尔登伯格几年前就到了退休的年纪,现在已经不怎么管事,船上的大小事务都是赛尔诺舍维奇在操持。”

马克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接着问:“你觉得这家伙怎么样?”

“赛尔诺舍维奇?他是个不错的家伙。这个人有野心,而且了解船况,又管得住手下那群兔崽子。”古桑顿了顿,补充道:“他已经拿到船长执照,如果您的客户打算保留现有的船员班底,他是理想的船长人选。”

“我会转达你的提议。”马克会意地点点头,然后装出一脸为难的表情,忐忑地说:“可能现在问这个有点不大好。你知道他有什么不良嗜好吗?我想我的客户作决定时也会考虑到这点。”

“那家伙?”古桑笑了起来,笃定地回答:“这个你大可以放心,除了嗜酒和平时喜欢小赌几把外,发工资的时候他会上岸去‘红灯区’逛逛。这是水手都会干的事,算不上什么坏习惯。”

马克听后也笑起来,附和道:“这样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