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拜读]谁成就了“史上最牛公函”?

谁成就了“史上最牛公函”?

2010-06-29 09:14:45 作者:麦小迈 来源:中国吉林网 [新闻论坛]

重庆农民付强的蛙场被划入重庆市涪陵区李渡工业园区,在补偿条件未谈妥的情况下施工者放开山,大批蛙在声中死去,付强因此将爆破公司告上法庭。但事实恐怕是后者,因为一方面付强在利用法律规则上“玩得滴水不漏”,一方面管委会却用公函警告法院,但官司付强还是打输了。

重庆农民付强的蛙场被划入重庆市涪陵区李渡工业园区,在补偿条件未谈妥的情况下施工者放开山,大批蛙在炮声中死去,付强因此将爆破公司告上法庭。园区管委会发函“警告”法院“不得一意孤行”,付强的诉讼请求最终被驳回。这封公函被称为“史上最牛公函”。对此管委会回应称只是“表达意见而已”,听不听是法院的事。(6月28日《新京报》)


在整个事件中,有两个主体之间的问题需要考查。一个是园区管委会,一个是法院。


对于园区管委会的行为,也要分两个层面来分析。第一个层面是管委会作为实质上的政府部门,向法院发送措辞强硬的警告性公函是否涉嫌干涉司法。《宪法》和《民事诉讼法》都明确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所以毋庸讳言,管委会用公函照会人民法院,无疑属于干涉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的行为。


第二个层面,园区管委会的这种行为背后的动因是什么?主要是基于观念的,还是基于利益的。如果就像李渡新区管委会副主任邓中亚所承认的:“政府之所以介入付强与爆破公司间的纠纷,是因爆破公司放炮是政府允许的,如果爆破公司要赔偿,最终还是政府埋单。”政府如果仅仅基于避免经济损失的角度考虑,虽然其行为依旧是使用行政权干涉司法权,也顶多算是民事主体之间在法律博弈上,一方的越位行为。但是更可怕的是,政府这么做还出于一种理直气壮的“正义观念”。邓中亚说付强,“他在法律上钻了空子,我们政府只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吞。”付强的道德有问题。“要是还有点做人的基本良知,对人民政府就不会这样!”但对于保护所有主体权益的法律,邓中亚却用到了一个“玩”字,他认为付强在利用法律规则上“玩得滴水不漏”。如果这是政府干预司法的根本观念基础,也就意味着在某些政府官员的心目中,认为在司法过程中,还有一个高于法律的正义。为了那个“正义”,可以超越法律程序。而对于法律本身,却是一种“玩”的态度。这才是真正可怕的。还有更可怕的是不用公文方式进行口头或暗示方式干扰左右司法的官员们,应该是大有人在。


另一个考查的主体是法院。正如管委会回应公函“表达意见而已”,听不听是法院的事。所以不论政府一方出自何种动机和原则,采取了用公函干预司法的行为,只要法院不受干扰地独立行使审判权,我们依旧无需担心。这就像无论多么成熟的法治国家都会有法盲,而法盲的存在并不会减弱和干扰到法治的建立与推行一样。所以,事件的结果不决定于园区管委会对法律是什么态度,而是决定于法院对法律是什么态度——是把法律放在第一位,还是把权力之间的关系放在第一位?但事实恐怕是后者,因为一方面付强在利用法律规则上“玩得滴水不漏”,一方面管委会却用公函警告法院,但官司付强还是打输了。


依靠法律的靠不上法律,警告法律的却靠得上法律,这恐怕是建设法治社会需要解决的一大问题。



本文内容于 7/1/2010 11:09:29 AM 被lisonna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