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斗 第一章 龙游浅滩 第一章 龙游浅滩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0.html


一回到司令部,卢浚泉悄悄地让人叫来朱家璧,他对朱家璧说:“家璧,我刚从飞机场迎接何应钦和王叔铭回来,他们要把龙主席挟持到重庆去,让卢总司令出任云南省主席,卢总司令很为难。而王叔铭却又带来了蒋委员长的口令,要求将你押解到重庆审问。看来你曾到过延安的事情中央已经知道了。王叔铭很快就会将这个命令向卢总司令传达,到时候恐怕卢总司令更为难。不抓你,无法向蒋委员长交待。抓你吧,又对不起朋友。所以,我想了想,你还是悄悄地逃走吧。到时候就说你已经潜逃,我们正在缉捕,这样也好交差。”朱家璧说:“卢军长,感谢您的提醒!可是我不想走。”卢浚泉大吃一惊:“为什么?”朱家璧说:“我此时如果悄悄地走了,蒋委员长必然迁怒于卢总司令,使卢总司令更加为难,那我怎么对得起卢总司令的知遇之恩呢?”卢浚泉着急地说:“家璧,你重情重义我很佩服,可是,一旦落入蒋委员长的手中,恐怕是凶多吉少啊!”朱家璧坚决地说:“卢军长,您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身为卢总司令的特务团长,担负着保护卢总司令安全的重任,没有卢总司令的命令,我怎么能擅自离去呢?如果我这样做,那还是一个军人吗?”卢浚泉觉得朱家璧说的有道理,同时他也更敬佩朱家璧的为人,他决心想办法保护朱家璧。

回到总部以后,何应钦让卢汉立即召集高级军官开会。会上,何应钦传达了蒋介石关于委任龙云担任军事参议院院长和卢汉接任云南省主席的命令。要求云南各部队体谅委员长的一番良苦用心,安心在越南受降,以不辜负蒋委员长的厚爱。

龙绳武气得直咬牙,滇军各将领都气愤难平,可没有卢汉发话,谁也不敢表态。大家都拿眼睛瞅着卢汉,中央军将领也都看着卢汉。何应钦看了看面前的局势,他两眼注视着卢汉,从嘴角硬生生地抽出了一丝笑容:“卢司令,这件事情你必须要对大家表个态。希望你不要辜负委员长的一番心意!”

卢汉的胸脯急剧地起伏着,他深知此时已经到了关系着滇军十万弟兄命运的关键时刻,自己一旦走错一步棋,就会给弟兄们带来灭顶之灾。可是龙主席被围困在五华山,如果不发兵救援,就会寒了将士们的心,别人还以为是他卢汉想篡权呢。尤其是龙绳武更不会答应,一旦闹起来也不好收场。想到这儿,他转过头,对何应钦说:“总司令,您刚下飞机,鞍马劳顿,是不是先稍事休息一下。也顺便给我一点时间,容我单独和滇军的弟兄们说几句话,免得闹出不愉快。”何应钦很痛快的答应了。临走前,他对卢汉说:“老弟,你我私交一直不错,我以朋友的身份劝你一句,此事你一定要三思而行,切不可意气用事啊!”说完,他带领着王叔铭和中央军将领退了出去。

何应钦、王叔铭和中央军的将领门一离开,滇军将领们便个个义愤填膺,纷纷要求卢汉下令回师云南去和杜聿明拼个你死我活。卢汉紧皱着眉头,眼睛看着窗外,一直没有说话。龙绳武沉不住气了,他走到卢汉身边说:“司令,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还在犹豫?难道您就看着家父被杜聿明劫持吗?”听见龙绳武质问卢汉,大家都静了下来,往卢汉这儿看着。

卢汉转回头来,看着大家,说:“我们都是跟随龙主席南征北战、出生入死的弟兄,我和大家的心情一样,恨不得立刻就回到主席身边,保护他老人家。再说,我在临行之前,主席也曾嘱咐我,一旦接到他的命令,便立刻回师救援。可是,我们没有想到的是老蒋派来了何应钦和王叔铭。他们两个一来,中央军便有了靠山,目前在越南,我们和中央军的兵力是一样的,可我们的武器装备和军队的战斗力却远不及中央军。我想大家也看明白了,何应钦这个时候来越南肯定是老蒋安排的。老蒋一贯的治军原则就是培植他的中央军,削弱地方势力。抗战时期他腾不出手来,现在是他向地方部队下手的时候了。如果我们稍有异动,何应钦便会说我们是叛乱,命令中央军向我们进攻。到那时,我们不但救不了主席,反而会把十万将士拖进死亡之路。我和龙主席的感情大家是知道的,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不会放弃,可现在的情况……”

龙绳武越听越生气,他终于压不住满腔的怒火,打断卢汉的话,气冲冲地说:“你就别拐弯抹角了,你直说吧,到底是出兵还是不出兵?”

卢汉说:“绳武,你着急也没用,我们目前只能是先忍下这口气,等日后……”

龙绳武没等卢汉说完便火冒三丈:“哼!日后?你这是贪生怕死、忘恩负义!”说到这儿,他看了看众人,说:“你们不去,我自己去。”说完,扭头就走。

卢汉一看,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能再犹豫了。他大喝一声:“来人,把龙绳武给我抓起来!”卫兵立刻冲进来,把龙绳武给抓了起来。龙绳武气得破口大骂,卢汉不顾其他人的劝阻,命令卫士把龙绳武给押下去了。

卢汉看了看大家,心情很沉痛地说:“刚才我的话希望大家认真的想一想。我们不能凭一时冲动做事,我们要为数万将士的性命着想。目前,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一个字——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