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 正文 第57章 围攻基地1

热血剑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5784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3.html


王顺子和乔原在东面,两个各瞄准了一个鬼子。两个几乎同时开了枪,王顺子心气浮躁,没打中。乔原直接让一个鬼子爆了头。


枪声一响,其他四个鬼子向他们跑过来,并朝他们的方向开枪。


第一枪没打中,王顺子很不高兴,见鬼子往这边开枪并跑过来,也不躲避,马上上膛,瞄准鬼子准备补上一枪。乔原一边叫着他,一边向旁边跑去,并隐藏选好位置准备再射杀鬼子。


王顺子还是不顺利,只打中了一个鬼子的肩,子弹贯穿而出,鬼子叫了一声,继续向这边追过来。王顺子骂道,“这破枪,真跟老子较上劲了,要它中偏不中。”说着又要瞄准鬼子。


鬼子一计子弹“吧——吧——”向这边打来,打在他眼面前,溅得他一头的草屑泥土。王顺子只得借着军事规避动作向后撤。


乔原在后面不慌不忙又击中了一个鬼子。鬼子更疯狂了,有几个大叫起来。显然这种被动局面他们是不曾遇到的。自诩为大日本天皇的精英部队,被人在暗处这样一枪一个,一个子弹毙命一个,这不但让人憋气,而且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王顺子更憋气,更耻辱,作为抗日烽火队的队员,居然连续两枪没杀死鬼子。别说队员们看见了笑话他,就是鬼子心里还指不定说他枪法臭。


王顺子在一棵树后躲好,试图要再用一枪来洗涮自己的耻辱。鬼子发现了他,根本容不得他瞄准,不停地向他躲藏的地方射击,他根本没有机会瞄准。


眼面前就只剩下三个鬼子了,还有一个被他打伤了肩。王顺子就地一滚,快速向鬼子所在的方向移动过去。鬼子的子弹跟着他的身子前进,如果稍有迟疑就会中弹。转前,王顺子到了鬼子身边,枪身一挥,把一个鬼子扫倒在地。


紧接着把刺刀挑上了枪杆。鬼子见敌人近身了,也不再上膛,装上了刺刀。


王顺子枪托重重一下打在刚才倒的鬼子头上。又回过身来,对着那个肩部受伤的鬼子肩部就是一顶,顶得那个鬼子哇哇大叫。


王顺子忽听得乔原大喊,“顺子——趴下——”王顺子不由分说,卧倒在地,只听“吧——”的一声,身后一个身影向他倒了下来,他赶紧往一边一翻身。鬼子倒在了他身边,头上脑浆迸裂。王顺子大骂,“丸子——又抢我的生意,这两个是我的了。”说着爬起来,对着那肩部受伤的鬼子就是一刺刀,正捅个正中。


又回过身来对着那地上被打晕的鬼子身上一阵乱捅。


王顺子不忘把他们身上的手雷捡起来。因为搏击地点离基地不远,基地的鬼子早就看到了。开始对着他们放枪,但因为距离远,还不至于伤着他们。





李勇民和李球球那边了很顺利,李勇民和李球球都是很谨慎小心的人,瞄准射击,后退换位,再瞄准狙击,没有几个回合就把西边巡逻的鬼子给干掉了。


早在枪声响起,木村就走到了营房的小窗边用望远镜观战。敌人并不强,从望远镜里看到的情况,没有多少敌人,而且都没有大举进攻的意思。虽然三面的巡逻鬼子给全部干掉,但木村一点也不感到奇怪。相反,他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外面一个军曹跑进来,“中佐,东面的巡逻队已经被敌人狙击了,敌人并不多,我们是不是出去追击围剿。”


“真正的敌人来了。”他带着难得的笑容说,“如果没有猜错,这应该就是昨天的那股敌人。”


军曹在听他指令,“不要轻举妄动,他们人少,但个个都是精英,没有想到支那还有这么一支精锐的队伍,我太低估支那人了。”其实他在看到两位战友死在丛林里就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一队什么样的人。


木村又说,“所有人都各就各位,不许出击,做好防守。把刚才抓来的那些人关起来,别叫他们里应外合。”


军曹应声出去了。


鬼子不再出来,队员们没了办法,强攻是不行的,那样死伤会很大。


井上少佐带着剩下的鬼子沮丧地回来了。见到木村,井上少佐低头说,“中佐大人,我没有能完成任务,还丢失了要犯,损失了士兵。”说着拔出军刀,“我只有以死向天皇毙下谢罪。”


木村抓过他的军刀,“不,不能怪你。敌人太狡猾了。说说情况吧。”


井上少佐把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木村皱着眉说,“看来支那人并不是那么好对付,我原以为他会把你带进他们的包围圈。凭我们的军事实力,应该可以把他们一举歼灭的。没想到你们这么没用,让一个满脸麻子的人搞得晕头转向。”


井上少佐自知难辞其疚,把双手伸向木村,“请让我以死向天皇毙下谢罪。”


木村把军刀往桌上一扔,“这个我先给你留着,让你将功折罪。你也不是完全没有功劳,你把他们引来了。他们就在基地外围。”


井上少佐一头雾水,木村看着他疑惑的样子,说,“如果那个满脸麻子的不逃走,他们也不会来进攻这时。你不带一批人出去,他们也不敢进攻这里。所以一切都有你的功劳。现在他们来了,省得我们满森林里的找他们。”木村又把刚才烽火队员们袭击巡逻员的事跟他说了一遍。


井上少佐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木村看了看地图,“什么也不做,坚守这里,我们手上有他们的人和老百姓,他们不会坐视不管的。你去把抓来的那些人都绑到基地的空地上,每隔半小时就杀一个人,不要杀完了,要不他们就没有进攻的动力了。这也算是替我们牺牲的士兵报仇。”又补充道,“那几个战俘不要杀,杀完了他们就不会来进攻了。”


井上少佐受命出去,果然把所有抓来的人都绑到了空地上。王二臭原以为干干活也不错,总比绑在太阳底下没有自由强。但现在又莫名其妙地被绑起来了。


他第一个嚷嚷起来,“小鬼子,不如来点痛快的。”


翻译官走到他面前,“你叔跑了,还杀了皇军,太君不会轻饶你们的。”正说着,井上少佐让一个鬼子拖出了一个老头,把他强按在了地上。


翻译官也不管井上有什么话说,自己先说了,“太君说了,要杀你们为死去的皇军报仇,这都是那个满脸麻子的人害的。”


那个被按在地上的老人,挣扎着抬起头来,问翻译官,“王麻子杀了几个鬼子?”


翻译官不明白他的意思,“总是杀了很多,有十来个,所以太君才这么生气,要你们抵命。”


那老人倒高兴起来,对着天空大声说,“王麻子,你还记得我李参王吗?当年你为了抢我的大人参,杀了我老婆,我恨不得把你千刀万剐。没想到你有种,跟鬼子干上了——咱们的仇也一笔勾销了。”顿一顿又说,“王麻子,你得多杀点鬼子,用咱的命换都行。”


井上少佐似乎听出了他的意思,反正不是什么好话。喝令鬼子赶快行刑。翻译官马上对井上说,“他就是李参王,当地有名的找参人。他手里有一只特大的东北人参,要是让他献出来孝敬太君岂不更好。”


井上少佐同意了。翻译官过来对李参王说,“老参头,你那是大号的东北大人参放在哪?太君说了,如果你肯交出来,就免你一死。”


李参王慢慢抬起头来说,“谢富贵——”翻译官见叫他的名,把脸凑近了。李参王照着他的面门就是一口唾沫,大骂道,“**你祖宗。咱中国的好东西都是让你们这样的人鼓捣着送给日本人了。没有你们这些人,小鬼子能在咱的土地上横行霸道吗?”又狠狠地补了一句,“我就是把它放毛厕里沤烂了,也不给日本人。”


谢富贵用袖子揩着脸,跳着骂,“你个不识抬举的老王八羔子,不让你瞧点厉害,你是不知道。”


说着跟井上耳语了几句。井上叫人把李参王吊起来,用浸了冷水的鞭子抽。李参王开始还大骂不止,但终于没力气再骂了。


王二臭听李参王那么一说,很是佩服这个老头,“老参头,我是王麻子的侄。难得你申明大义,咱奶子山的胡子也是讲义气的。要是有幸活着出去,有人敢跟你老参头过不去,就是跟奶子山的兄弟们过不去。”又对谢富贵说,“狗日的谢狗腿子,有种就冲我们奶子山的人来,别跟老百姓过不去。”


谢富贵没敢靠近他,生怕他也给自己来一颗液体炸弹,只说,“你还别说,等杀完了这些人,就轮到你。”


鬼子另外找了个人,枪决了。


韩晓晨见这情景,急得不得了。但他知道这是鬼子的计谋,要引他们进攻。而真要进攻对他们一点优势也没有。队员们在外围又开了几个回合的枪,依旧没能引得鬼子出来。


忽然听得有人大叫,“小鬼子,冤有头,债有主,冲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