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魂 上卷 较量 第五十五章 血溅棒槌沟(4)

beifanggulang 收藏 4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5784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


“靠山好”见张铁鸥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奇怪地问道:“小子,你不怕死吗?只要我的手指一动,你的小命就交代了!”

张铁鸥一笑,说道:“你真的那么喜欢杀人吗?”

“靠山好”一愣,他实在搞不懂,眼前这个人似乎根本不把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面对着他“靠山好”的枪口居然还能如此镇定,这很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当年“靠山好”象张铁鸥这个岁数的时候,已经是名震东北的巨匪了,就是当年的东北王张作霖都奈何不了他,几年前他退隐山林,只是为了有个好的归宿,可是他嗜杀的毛病却让他无法平静地终了一生。虽然现在他的年纪已经大了,可他的本事却没撂下,所以他想在东北这些绺子里物色一个能为他所用的人,最终他看中了“一条龙”白文举,于是,经过一番较量,“一条龙”成了他的傀儡,当然了,他们之间的这个关系外人不可能知道,就连白文举最亲信的“四梁八柱”都不知道,否则的话,他们棒槌沟就不会这么安生了。

至于白文举和日本人之间的事,“靠山好”根本不愿意去管,甚至连问都不问,他也知道,那个白文举不敢动他的念头,否则他早就让白文举的脑袋搬家了。

只要白文举不做什么威胁到他的事,他是不会干涉他的事的,相反的,如果白文举有什么事想让他帮忙,在他可是承受的范围之内,他也不会袖手旁观的。这也是他们之间的约定,毕竟他“靠山好”已经退出江湖了。

所以山上这些土匪除了白文举,都以为“靠山好”是白文举的朋友,住在后山,经常来往,那些土匪对他也很熟悉了,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这个相貌丑陋的老头就是当年东北的“风云人物”——“靠山好”。

现在,“靠山好”不由得心生感慨,那句老话怎么说的,叫“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啊,眼前这个年轻人让他仿佛看到了自己从前的影子。

“靠山好”点了点头,道:“多年的老毛病了,改不了了!”

张铁鸥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靠山好”点头道:“看在你将要死去的份上,我可以回答你一个问题,你说吧!”

张铁鸥道:“那个人和那条狗呢?”

“靠山好”一愣,随即冷冷一笑,道:“年轻人,你还是问一问你会怎么死吧?那个问题的答案你不需要知道了!”

张铁鸥咬着牙道:“你真的那么有把握杀得了我吗?”

“靠山好”呵呵笑道:“为什么不呢?现在你已经在我的枪口之下了,我不知道你会怎么逃过今天这一劫!”

张铁鸥双眉一扬,道:“哦?你现在不关心你的那两头猛犬的生死吗?”

“靠山好”一下愣就住了,这时,那三头猛犬的争斗已经停止了,他的心马上悬了起来,因为他并没有听到那两头高加索斗犬那粗重的呼吸声。

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向刚才发生争斗的地方看去,那里的情景让他当时就傻了。

只见漆黑的夜色中,一头毛色灰白的巨犬坐在那里舔舐着自己的长毛,它好象受伤了,而在它的身旁,躺着两团黑影。

看着眼前的情景,“靠山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那两头高加索斗犬的凶猛程度他是亲眼所见,连这山里的豹子,野猪听见这两头斗犬的吠声都躲得远远的,就连最凶残的群狼都不敢和这两头巨犬交锋,可就是这两头他认为无敌的巨犬,居然被这个毛色灰白的家伙咬败了,还不知生死,不过看那架势,那两条心爱的斗犬是凶多吉少了。

“靠山好”急怒交加,手里的毛瑟一动,枪口就对准了还坐在那里舔舐着伤口的巨犬,他要亲手毙了它,为那两头高加索斗犬报仇。

“靠山好”的想法太过于天真了,也太麻痹了,他忘记了身边还有一个人,就是刚刚他用枪对着的张铁鸥。

要不人都说:“沉住气!沉住气!”心浮气躁就会失去判断力,尤其是在生死攸关的战场上,机会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均等的,只是看你如何去把握。

话说远了,书归正文。

“靠山好”的枪口刚一离开张铁鸥的头部,张铁鸥就动了。

张铁鸥身上的功夫是经过高人指点的,对付这个自以为是的“靠山好”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就在“靠山好”的枪口对准了烈风的一刹那,张铁鸥身形一晃,左手的两根手指一点“靠山好”的麻筋,“靠山好”觉得右臂一麻,手里的枪就撒手了,张铁鸥根本不给“靠山好”反应的机会,右手一个手刀砍向“靠山好”脖子,他知道“靠山好”身高体壮,不下重手根本制不住他,更何况对待这种惯匪,根本不用客气,否则他缓过手来,吃亏的还是自己。

“嘭”的一声,“靠山好”的脖子上挨了这重重的一手刀,“靠山好”闷哼了一声摔倒在地,晕了过去。

张铁鸥看了看已经晕了的“靠山好”,冷哼一声:“不自量力!”然后快步跑到了烈风面前,抱住了烈风。

张铁鸥的手刚碰到烈风的身上,就感觉有些不对劲,烈风的身上粘乎乎的,也不知道是它的血还是那两头高加索斗犬的血。

张铁鸥连忙说道:“烈风!你怎么样?”

烈风晃了晃它那大脑袋,站了起来。

张铁鸥这才看见,烈风刚才坐着的地方,有一滩血迹。

烈风伸出舌头舔了舔张铁鸥的手,一瘸一拐地走到那个“靠山好”身边,低下头,从“靠山好”的怀里叼出来一串钥匙,回到张铁鸥的身边。

张铁鸥连忙接了过来,对烈风道:“臭小子!有你的啊!过来,我看看你伤在哪儿了?”

说着,张铁鸥一把将烈风按倒在地上,仔细查看它的身上,当他看到烈风身上的伤口时,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烈风的脖子左侧被咬开了一道三寸来长的口子,鲜血把它脖颈上的毛都湿透了,右边的后腿上还有一道口子,伤口处连皮带肉被扯开了,鲜血已经不再往外流了,看样子没有伤着血管。

张铁鸥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连忙打开刀囊,从里面取出自己配制的创伤药,从自己身上扯下一块衣襟,给烈风包扎伤口。

烈风躺在那里微闭着双眼,任由张铁鸥给它包扎,经过刚才的搏斗,烈风也感到了疲惫,其实这也是由于出血过多造成的。

张铁鸥给烈风包扎完伤口,抚摸着烈风的脑袋,说道:“你也累了,歇一会儿咱们去找大当家的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在哪儿?”

忽然,正在闭目养神的烈风猛地眼开了眼睛,张铁鸥知道烈风听到了什么动静,扭头望去,只见刚才躺在那里的“靠山好”正要爬起来,他的手已经握住了那把毛瑟枪的手柄,说时迟那时快,张铁鸥的手已经抽出了腰间的手枪,抬手“砰”的一枪,正中“靠山好”的脑袋,“靠山好”双腿一蹬,当场毙命。

张铁鸥把枪收好,拍了拍烈风的脑袋,道:“小伙子!干得好!来,咱们去找大当家的他们,一会儿这里就会有人来了!”说着,张铁鸥伸手要去抱烈风,哪知道烈风一骨碌爬了起来,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一瘸一拐地跑去。

张铁鸥笑了笑,叹了一口气,手里拿着刚才烈风从“靠山好”身上取来的钥匙,端起那挺捷克式机枪,紧随烈风而去。

这个时候,山寨里已经乱了套。

刚才的枪响把那些正在喝酒的喽罗们吓了一跳,尤其是白文举,他刚把那几个日本人送走,这些日本人也是,他们不敢白天赶路,专门在晚上活动,这让白文举百思不得其解,他也懒得问,反正他现在已经跟着日本人干了,管他呢。

此刻他端起来酒杯,对这帮手下们说道:“天不早了,都少喝点,今天我大喜的日子,你们都给我精神点,我一会儿就去洞房花烛了,别他妈在院子里大呼小叫的搅了老子的雅兴!来!喝了这杯酒,老子就休息去了!”

一个头目说道:“当家的,你今天是这四大喜中的第一喜,祝您老人家喜上加喜啊!”

白文举哈哈笑道:“还是你小子会说话,好!等下次去做活的时候,你也去弄个娘们儿回来,让你也尝尝这四大喜中第一喜是什么滋味!”

那个头目喜出望外,道:“当家的,这可是您说的,到时候我可真弄一个去,您可别说我坏了规矩!”

白文举笑骂道:“妈拉个巴子!老子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行了,甭他妈扯淡了,来,大家伙儿干了这杯!”

正说着,就听到不远处“砰!”响了一枪,白文举一皱眉,对他身边的炮头说道:“谁打枪?去看看!”

那个炮头不敢怠慢,把酒杯放下就跑了出去,不一会儿,他手里拎着一把枪,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道:“当家的,不……不好……好了!出事……了!”

白文举一愣,道:“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炮头刚要说话,远处跑过来四个喽罗,他们呼呼气喘地跑了过来,对白文举说道:“当家的!那两个点子跑了!”

白文举气得一拍桌子,抓住了一个喽罗,声色俱厉地说道:“什么?跑了!?他们是怎么跑的?你们这些废物!你们干什么去了!?”

刚才有两个喽罗去替换看柴房的两个喽罗吃饭,就是刚才张铁鸥听见说话的那两个人。可他们到了柴房门口却没有见到人,他们以为那两个小子自己偷着跑回去喝酒去了,就留下一个人在柴房外面看着,另一个抹回头去找他们,这小子在院子里转了半天也没找着那两个喽罗,他觉得不对劲,但是他没敢声张,怕搞错了挨骂,白文举今天的心情不错,要是搅了他的兴致,轻则骂一顿,重则就得枪毙,所以他又跑了回去,趴在柴房的通气孔一看,哎哟,可不得了了,屋里面关着的是那两个喽罗,他们连忙把门踹开,一问他们,这才知道张铁鸥和那个刘元庆早就跑了,他们不敢再耽搁了,连忙跑回来报信。

刚才拍马屁那个头目说道:“当家的,事不宜迟,快让弟兄们抄家伙吧!”

炮头说道:“当家的,你那个朋友在西跨院被人打死了!您看,这是他的枪!”

白文举气得火冒三丈,对那个炮头说道:“快!带弟兄们去枪械库拿家伙,手上有家伙的跟我来!”说着,他也不顾今天是他的大喜的日子了,脱下了身上的袍子,抽出了腰里的双枪,领着一群手里持枪的喽罗直奔后院的柴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