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岛女婿 正文 64.都是庆字辈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0 1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0.html


戚向军走后孔庆福想了很久,觉得自己是不是该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了,以前追求早日当上船长,以船长身份带开着大船跑世界,“让五星红旗飘扬在全世界的海洋上。”现在想想,理想与现实差距真是太大了,这艘船干完了,自己的大副海龄就三年多了。如果不是戚向军关照,说不定这条船干完了还不能考船长证书。


过去在船上省吃简用,挣到了每一分钱都给家人,回家只要看到父母,妻女开心就乐得找不着北.可是钱再多有什么用,以前因为挣得多,回家还有点面子,现在陈卫红有车有钱,一点不指望自己从船上挣来的这点钱。


现在自己还这样还有意思么?戚向军开始办自己的企业了,借得还是国营公司的资源,说不定陈卫红以后还真能成大老板.


船在海上漂,说不定那天就出事,自己这条小命以前逃过了不少危险,谁能保证下一次还逃过去?远的不想了,眼下还是也去享受一下生活吧。


德国人装卸货每天只干八小时,晚饭前船上就没事了,这天晚饭前,孔庆福对劳伦斯说想下地去逛逛,劳伦斯很痛快的就答应了,孔庆福上这船半年,一到港口都是让劳伦斯下地,他在船上值班,今晚也该劳伦斯留在船上了。


孔庆福搭工头的车出了港区,工头问他去那,他说找个中国人开的餐馆,工头三转两转把他送到一个饭馆门口停下:“瞧,这是一家正宗的中国餐馆,老板以前是一位中国海员.你进去看看一定让你满意.要不要我等你满意了再走?”


孔庆福说:“谢谢你!即使不满意我也在附近转转看,吃完了我叫出租车回船。”


孔庆福下了车站在饭馆门外看了看这饭馆的门面.


世界各地的华人餐馆门面装修大多都仿中国古皇宫建筑,大红的柱子上盘着龙凤,飞檐翘角,屋檐脊背上蹲着龙儿子。这样的装修让外国人以为自己是进了中国的皇宫,可以享受到帝王的待遇。


而这家饭馆却是用翠绿的竹子做的装修,所用的竹子都是天然的,只是竹子的表层刷了桐油,保持了竹子天然的绿色又油光水亮,还可以防腐。这样的装修在波罗的海边的德国城市还真是少见,夏季可以给人以清凉感,天凉的时候和冬季大雪天时,这种翠绿可是有点生机勃勃的味道。


孔庆福推门进到里面,饭馆里面的面积也不小,一层就有200多平米,所有的家具桌椅都是竹制品,孔庆福走到一个靠街道窗前的桌子边刚坐下,一个穿着白色中式对襟上衣,下面是黑色撒裤,脚蹬黑布鞋的华人小伙子胳膊上搭着条白毛巾走了过来。


他用带着江南口音的普通话向孔庆福打招呼:“先生您好!”


孔庆福回应:“你好!你是本地华人?”


小伙子摇摇头:“我刚从国内过来不久,请问先生你喝什么茶,要吃点什么?”


孔庆福说:“有花茶么?”


小伙子摇了摇头:“我们有绿茶,铁观音,乌龙,红茶,没有花茶。”


孔庆福说:“怎么没有花茶?”


小伙子说:“来我们这里的大多是本地人和华人,本地人要喝红茶,懂得喝中国茶的也不喝花茶,他们说花茶香水味太浓,华人来喝也都是喝绿茶,几乎没有喝花茶的。”


孔庆福听明白了,侨居欧洲的华人大多是大陆的南方人,香港人,台湾人,他们喝花茶少:“那就来碗龙井吧。”


“先生,一盖碗龙井要6马克的。”小伙子提醒道。


“怎么,你是提醒我很贵还是觉得你们卖贵了?”孔庆福有点挑衅地说。


“不是,不是,不是这个意思,我马上给您端过来。”小伙子歉意地说。


小伙子转身向不远处的巴台走去,巴台后面站着个中年中国男人,孔庆福一进门时就看见了他,而他看了孔庆福一眼什么表情也没有,只是忙活自己的事。


孔庆福与服务员交谈时,那男人明显注意到了孔庆福与服务员的谈话,服务员到巴台要沏茶时他示意服务员他自己来,他从柜台里摸出一个茶叶罐,自己动手沏了一盖碗茶,端着朝孔庆福走来。


他把茶碗放在孔庆福面前:“您请用茶,听您口音你是山东人?”


说起口音来,孔庆福一上大学就努力学习说普通话,他知道以后在外游走,只有说普通话才能摆脱自己来自山里的形象,即使是在山东人中他也不说家乡话,因为那些胶东半岛的山东人骨子里还是瞧不起沂蒙山区那穷地方。


这些年在国外碰到不少华人,除了日本,韩国等地方,欧洲,美洲山东人还是少。今天在这个地方有人问他是不是山东人,已经叫他惊奇,他还听出这个人说得就是自己家乡口音。


“你是沂蒙人?俺也是!”孔庆福要站起来。


那人按住孔庆福的肩膀:“兄弟快别起来,坐着说,你先喝茶!”


孔庆福端起茶碗揭开碗盖一看愣,这不是花茶么?孔庆福喝了一口:散装花茶!


看着孔庆福惊奇的样子,中年男人自我介绍说:“俺姓孔,这是俺自己喝的茶叶。”


孔庆福站起来握着男人的手说:“俺叫孔庆福,你是那个字辈份?”


男人握着孔庆福的手说:“俺也是庆字辈,俺叫庆斌。兄弟!你是船员?”


孔庆福说:“没错,我在靠在港里的一条德国船上干大副,哎呀!没想到在这碰上本家兄弟!”


“兄弟别在这坐着了,跟俺上楼坐着去。”


孔庆斌拉着孔庆福的手顺着楼梯向楼上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