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史 贼臣列传 燕庶人朱棣传

九十分钟不射 收藏 18 205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庶人朱棣者,太祖高皇帝第四子,生于故元至正二十年,其母碽妃也。按燕庶人倡乱时,冒称孝慈高皇后之子、懿文太子之母弟,其实不然。


洪武三年,上封棣为燕王,旋即送中都凤阳抚养。十三年开府于北平,位在秦王、晋王之后。尝与傅有得等出关击蒙古,棣每伐其功,以为“非我莫能为也”。自是骄横跋扈,常有动摇东宫之意。高皇帝闻之,大怒,屡遣中使责之,棣阳为悔改,阴蓄死士,图谋不轨。


洪武二十五年,懿文太子薨,棣大喜,与妖僧姚广孝合谋曰:“太子已死,秦王素不为上所爱,晋王胸无大志,继统者非我而谁?”于是三上表,请入京以备侍卫。高皇帝怒,指其表曰:“生子当置齐鲁诗礼之乡,乃置之燕赵,果其争心,他日必为国家大患!”次年,遂立太宗为皇太孙,以绝燕望。


洪武末年,秦王、晋王相继而薨,棣自以为宗室长者,高皇帝春秋高,乃大集朋党,锻造兵器,且与宁王、周王、齐王同谋,欲联兵大举,以图天下。洪武三十一年,高皇帝崩,遗诏亲王不得入京奔丧。燕王独不听遗诏,提兵数万南下,至于淮安,为武臣所拒,悻悻而归。归来则宣言曰:“新君冲幼,奸臣当道,我高皇帝嫡子,当入京以备侍卫。诸君有从我者乎?”北平人人自危,不敢应声。


太宗初即位,改号建文,召燕王入觐。棣称病不来,遣其三子。上宅心仁厚,恕其不朝之罪,赏赐三子,仍命其归于燕。不久,削齐王、周王、湘王,召谷王入朝,棣大惧。妖僧广孝曰:“今俯首称臣亦死,举大计亦死,不如以清君侧为名起兵,死亦足矣!”


于是棣于建文元年七月起兵谋逆,杀大臣、夺甲杖,取河北三府,以靖难为名,长驱南下。上闻之,从容谓学士方孝孺曰:“此狂徒自取死路,朕当御驾亲征!”九月,上亲率京军三大营凡五十万人北上,以将军平安、李景隆等留守南京,立皇长子为太子监国。


十月,棣命其子高煦引兵五万攻大名,拔之;又取道运河,兵临德州。突闻太宗亲征北上,高煦军大恐,不能作战,又为山东布政使铁铉所逼,全军星散。棣大惊曰:“吾素以为太孙冲幼,不意真能北上取我!”进,则与三大营战于德州。


上轻骑出军前,谓棣曰:“何苦而反?”棣曰:“清君侧耳。”上诘之:“君侧何人?”棣不能对。上命壮士大呼曰:“有献燕庶人首级者,赏银万两,封伯爵;有生擒来朕前者,赏银二万两,封侯爵,尚公主!”棣变色震恐,一军皆溃。


十一月,上遣盛庸、徐辉祖收复河北州县,至于燕郊。棣与妖僧广孝计曰:“今北平难守,不如轻兵出居庸关,略塞外、山西各地,或有生机。”遂亲率八千人入略宣府、大同,皆为守军所破。归来欲入北平,城上军士大呼曰:“世子已弃暗投明矣!”高炽及盛庸、徐辉祖分道领兵出城,大破棣,棣势穷力竭,下马请降。


上坐北平王府中,鞫燕庶人曰:“公为我叔父,何苦而反?”棣俯首曰:“皆妖僧广孝之谋也!”遂出广孝于市,凌迟之。俘燕藩高煦、高隧之辈,皆从棣南归。高炽献城有功,得以免罪,改封东平郡王,就藩山东。


建文二年正月,献棣、高煦、高隧于太庙,诏曰:“燕庶人得罪祖宗,朕不敢赦,唯庶人自图之!”棣心存侥幸,必欲待赦令,七日不死。太子至其囚所,诘之曰:“大丈夫敢作敢当,今阁下贪生如此,可谓高皇帝子孙乎?”棣羞惭,遂饮药而死,享年四十。


棣子高炽,初以东平王世袭。建文七年,徐辉祖上书曰:“燕庶人之子阴结豪杰,与鲁王等勾结,将不利于社稷。”上手书谓高炽曰:“王之父已伏法,今王亦好自为之。”八年春,东平王高炽暴死。有一子瞻基,尚幼,上颇怜之,封为辅国将军,奉燕庶人祭祀,血食不绝。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