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我的签名哈)


当今中国有以下几种现象:一、贪官携款出逃国外;二、部分高官以及家庭纷纷住家欧美,出现了所谓的裸官;三、富人(企业老板、明星)纷纷加入外国国籍;四、科学技术等人才外流,纷纷出国之后不再回国。对于这些现象,现在分歧很大,很多人具有不同的看法。


而我认为,那些贪官携款出逃,以及那些高官以及家庭纷纷跑入欧美,基本上都是自身存在很大问题的国内腐败群体。他们一身罪恶深重,害怕在国内受到法律的制裁,于是,纷纷给自己谋求出路。这些人是中国的败类。这些离国出走是没有什么可惜的。可惜就是他们盘剥而来的民资民膏。可惜的是这些有罪的人居然可以逃脱法律的惩罚。可惜的是这些坏人居然在目前没有得到应有的报应。同时,国内各方面的问题居然不能阻止这些败类携款出走,这也是对于我国可叹的地方。不过,坏人就是坏人,不会因为到了美国就是好人了。这些坏人出走,让他们祸害外国人吧(笑)。


而那些富人,包括企业老板以及明星纷纷加入外国国籍。这些人特别是私人企业老板可能对于社会主义还存在很大的疑虑。毕竟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价值观还是马列主义。而马列主义认为私人企业的雇佣是一种剥削。因此,不少私人企业害怕共产党再打土豪,分财产,于是,就提早防范。也就是所谓的狡兔三窟的做法。不少明星也是成了企业老板,估计也是有些这样想法的。另外一些明星,不是企业老板,估计是喜欢外国的环境与生活方式,有长期居住外国的打算,从而也花钱加入了外国国籍。对于这些人,我理解他们的心情,这种深谋远虑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目前中国共产党已经在中国执政,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已经建立,已经没有必要再进行打土豪,分财产了。建国之初之所以要打土豪,分财产,并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那是因为共产党虽然获得执政,社会主义经济还没有建立,而且全国工商业以及田地被资本家与地主把持,不进行打土豪,分田地就不能实现人者有其田的土地改革,也就不能解决农民的土地问题。不没收官僚资本,不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改造,就不能把国家经济命脉掌握在社会主义手中,也就不能奠定社会主义经济基础。而现在,这些问题已经解决了。


同时,作为已经执政的共产党,如果要引导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转变的,在政权在手的情况下,有很多其他方式来进行引导全国的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转变。目前共产党政权在手,也不急于在很短的时间完成对于资本主义的引导。可见,未来共产党完全可以在不引起社会剧烈动荡的情况下,采取渐进而有步骤的措施把资本家再次放回到笼子里,而无需采取没收财产与企业的措施来进行。如,对公有制企业进行税收优惠,引导私人企业向公有制企业转变;再如依靠法律,逐步赋予工人在私人企业的权力,一步步使工人代替资本家民主管理企业。因此,目前企业老板这些富人没有必要过于担心。社会主义国家也可以在以后以渐进的行动来消除他们的担心,引导资金回流国内。对于这些企业老板,除了山西煤矿老板这些土包子暴发户之外,很多具有创新意识,也是比较有能力的。这些要是因为意识形态流失国外是比较可惜的,要是争取教育他们或者引导他们向社会主义的企业家层面转变那就非常好了。对于这一部分人,还是要加强对于他们的社会主义教育,教育他们自觉放弃作为企业“国王”的皇冠,回到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的公民中来,争取民主竞选公有制企业民主下的“总统”。这样就可以让他们把才华奉献给了社会主义。


那些明星就没有必要过于关注,他们作为华文的艺术明星,离开了中国,他们也难以受到全世界的欣赏。目前很多的明星虽然加入了外国国籍,但是离不开中国的市场,因为国内依然是他们衣食的主要的来源。这些人想出国,就让他们出吧,想加入外国国籍就让他们加吧,他们的离去,对于中国没有什么损失。让他们把中国的靡靡之音去祸害外国人吧(笑)。这些人不是中国未来发展的主要动力。


对于科学技术等人才的外流,我认为是比较可惜的。这些人本来很多时候,特别是自然科学,没有意识形态的分歧。不过,这些的外流分为两种,一种是认为本国体制问题束缚他的发展,他是被体制所逼而留在外国的。我对他们最为可惜。因为这些人是一些很有才学的人,由于报国无门才被迫留在了外国。我认为我们应该检讨自己的科学研究以及人才机制,改善体制来吸引他们回国。另一种是向我外国好的生活水平,不愿回国吃苦的人。我认为这些不回国也没有多大遗憾。因为一个不能与中国人民一起吃苦,只能与中国人民一起享福的人才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才。一个不能淡泊名利,不能艰苦朴素的人,他的人才学与成就也是很有限的。因为追求科学的道路本身就是一件极其艰辛的事情。在生活上吃不起苦,受不起累,贪图享受的人注定在科学上也会一事无成。这样的人才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人才。这样的人还是还是让他们留在外国,好好消化外国的物质财富吧(笑)。对于他们也没有多大可惜。


因此,中国的脊梁不会产生在那些贪官污吏的手中,也不会掌握在那些歌唱以及影视明星手中,更不会产生在那些只是贪图享乐的国人手中。中国的脊梁到有可能产生在那些能够接受社会主义的,转向社会主义的企业老板手中以及那些因为体制被迫留在外国的国人手中。而这些人要是不能为国做贡献的话,那是比较遗憾的。他们要是留在外国不回来的话,对于他们自己也许也是一种遗憾,因为他们将丢掉参与中国这样一场光辉而浩大历史演变的机会。


不过,总体上说来这些人应该是少数的。真正的爱国者,以及最坚强的民族脊梁,无论国家存在多少弊端,对国家存在多少不满,他还是会回到国内的。因为这些最坚强的民族脊梁,对于国家是那么的热爱,以至于会一直致力于改变自己的国家。他们一定会坚持生在中国,即使死也要死在中国的理念。这样的人,在那些能有所作为的国家都曾经出现过。如德国李斯特,尽管自己在国内没有受到重用,还是一直致力于改变自己的国家。他不是没有机会去外国,但是,他没有选择离开德国,投效他国。即使在最绝望的时候,也是以自杀的方式永远的留在了德国。他就是德意志民族的脊梁。德意志民族在近代有这样的发展,与他这样的德意志民族脊梁是分不开的。


因此,我认为一个国家最核心的脊梁应该是那些立身本土的人。一个人不管多有才学,如果不是奉献给自己的国家与民族,而是奉献给外国人,那怎么能说是本国家与本民族的核心脊梁呢?近代中国来看,从孙中山周恩来邓小平等人都曾出过国,但是,他们并没有留在国外不回。尽管旧中国也存在那么多的弊端与不满,他们还是回来了,投身于中国近代波澜壮阔的民族解放与独立运动。新中国的建立就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这些中华民族的核心脊梁。至于那些不愿出国,一直致力于改变国家的民族脊梁那就更不用说了。



本文内容于 2010-7-1 1:23:15 被抱愧语文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