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0年的南非世界杯足球赛上,上届世界杯亚军法国队和冠军意大利队小组赛未能出线,早早打道回府。其中,法国队三场小组赛两负一平的表现尤其糟糕,该队甚至闹出球员辱骂主教练和集体罢训的丑闻,连法国总统萨科齐都过问此事,引起各国球迷的关注。但是,许多球迷们不知道的是,在法国足球史上,还有过一起鲜为人知的真正的丑闻--率领法国队参加第一届世界杯的法国足球队队长,后来因叛国罪被枪决……

1.率队以4∶1战胜墨西哥

这名法国足球队长名为亚历克斯·维拉普莱恩,他于1930年7月13日带领法国队参加在乌拉圭举办的第一届世界杯足球赛,并以4∶1战胜墨西哥队。但他后来当了卖国贼,被指控为法国历史上最卑鄙的叛徒之一,于1944年12月26日遭枪决。

1905年,维拉普莱恩出生于阿尔及利亚,是第一位代表法国队出场的北非血统足球运动员。16岁时,维拉普莱恩和叔叔们搬到法国南海岸,加入了当地的塞特足球俱乐部。该俱乐部的球员兼教练、苏格兰人维克多·吉布森很赏识维拉普莱恩,很快将他提拔到一线队。那时,法国足球还没有推行职业化,但俱乐部已开始以各种方式给球员好处。1927年,塞特俱乐部的对手尼姆俱乐部盯上了维拉普莱恩,给他丰厚的薪水,将他挖了过去。

在尼姆俱乐部,维拉普莱恩首次闻名全国--他精力旺盛,铲球凶狠,深得球迷们喜爱。不仅如此,他的头球之精准、传球之敏锐也使他大受称赞。后来,他进入法国国家队,为法国队出场25次,表现最出色的是1926年对比利时队的比赛。

1929年,维拉普莱恩进入巴黎竞技足球俱乐部。就在第一届世界杯足球赛前,维拉普莱恩被任命为法国队队长,据他所说,带领法国队在乌拉圭蒙得维的亚迎战墨西哥队,是自己“一生中最快乐的一天”。

2.从足球界销声匿迹

1932年,当足球职业化终于在法律上生效后,昂蒂布足球队决定与维拉普莱恩签约。那时,法国足球锦标赛分为南北两区,各区第一名再争夺冠军。昂蒂布队力夺南区第一名,并在冠军战中击败里尔队。结果却露出马脚--比赛是被操纵的。昂蒂布队的桂冠因此被取消,球队主帅被禁赛,但人们普遍认为,他只是一个替罪羊,维拉普莱恩和另外两位他在塞特队的队友,才是真正的幕后策划者。这3名球员很快就被轰走。

随后,尼斯足球队又买下维拉普莱恩,但很快就感到后悔。因为维拉普莱恩有好几次因缺席训练而被罚款,而且在球场上,这位红极一时的“永动机”也无精打采,举步维艰。尼斯队只好与他解约。后来只剩下波尔多巴斯蒂迪恩足球队还对维拉普莱恩感兴趣。该队主帅正是当年他在塞特队的恩师--苏格兰人维克多·吉布森。然而,3个月过去了,维拉普莱恩还是难成大器,吉布森也只好将他解职。于是,维拉普莱恩便从足球界销声匿迹。但在1935年,他又突然出现在报纸的体育版面,不过这次他是因为在巴黎参与操纵赛马比赛而被判入狱。

3.开始为纳粹主子卖命

1940年6月,纳粹德军占领了法国巴黎。沦陷对于许多人来说意味着厄运和绝望,但也给另一些人带来机会。德国占领军需要站稳脚跟,于是和黑市交易者建立了联系,以攫取那些不便强抢的物品,如汽油、食品和高雅艺术品等。当地一位歹徒浮出水面,当起纳粹德军的得力帮手,这人名叫亨利·拉丰特,他从一名游手好闲的孤儿变成了无恶不作的恶棍。在德军占领期间,拉丰特不可一世,被形容为“所有非法活动的领导者”。

后来,一些德军高官想抛弃拉丰特,因为他们认为,与这类无赖打交道,有损第三帝国的声誉。因为害怕被抛弃,拉丰特亲自追捕和折磨比利时抵抗运动领导人,向德国人证明自己的价值。

拉丰特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其招募的喽罗也越来越多。拉丰特跑遍巴黎各个监狱,将自己的老伙伴捞出来。曾是法国最有名警官的皮埃尔·邦尼,因为贪污腐败而被捕入狱,颜面扫地,但拉丰特却让他出来担任自己的副手。

此后,拉丰特又和维拉普莱恩勾搭到一起。他们竭力满足纳粹德国的需求,也为自己留下充足的财产。他们并不是有思想的人,只是为了维持纳粹主子的信任而卖命,为了对得起主子的赏赐。他们镇压犹太人、抵抗运动成员等第三帝国的敌人,并动用各种酷刑折磨他们。

4.当上屠杀抵抗战士的北非旅旅长

1943年,法国抵抗运动日益高涨,当地的盖世太保奉命协助围剿起义的武装。一家受希特勒资助的阿拉伯文报纸甚至将“元首(即希特勒)”描绘为伟大的解放者。于是,拉丰特计划组织一支由北非移民组成的中队,以加强与德国的关系。1944年2月,德国当局予以批准,北非旅宣告成立,并开始执行扫荡佩里戈尔地区的指令。和拉丰特沆瀣一气的维拉普莱恩担任北非旅旅长,其军衔为党卫军少尉。

维拉普莱恩的北非旅很快便以残酷而恶名远扬。例如,1944年6月11日,他们在多尔多涅省的米西当村俘获了11名抵抗战士,把这些年仅17岁至26岁的反法西斯游击队员押到壕沟中,集体枪杀。维拉普莱恩不仅下达了屠杀令,据说还亲自扣动了扳机。

1970年,菲利普·阿齐兹在其有关拉丰特团伙的一本权威著作中记述了下面的故事:“根据佩里戈尔地区盖世太保的情报,维拉普莱恩带着3名同伙,闯入59岁的妇人吉纳维夫·莱昂纳尔家中,指控她窝藏犹太人。他们翻箱倒柜……维拉普莱恩揪住妇人的头发,而她是6个孩子的母亲。'犹太人在哪里?'他吼道。老妇人拒绝回答……维拉普莱恩残暴地拽着她,将她推到附近的农场,一路上还用枪托拍打她。接下来,他强迫她观看了令人发指的场景:北非旅的士兵在她面前拷打两位农民。先是殴打,再是火烧,接着士兵从近距离开枪打死两位农民。维拉普莱恩则放声大笑。这时,北非旅的其他士兵发现了犹太人安托万·巴赫曼的藏身位置……他们将他带到农场。维拉普莱恩对他一顿痛打,然后将他逮捕。随后,他又命令莱昂纳尔给自己20万法郎。”

“他们抢劫、强奸、杀人,还伙同德国人犯下更残忍的暴行。”巴黎解放以后,检察官在审讯维拉普莱恩时说。“他们所到之处,皆成为焦土和废墟。一名目击者告诉我们,他亲眼见到这些雇佣兵从还在抽搐、鲜血淋漓的受害者身上摘下珠宝首饰,维拉普莱恩便是其中之一,他冷酷地笑着,甚至有点亢奋。”

5.制造挽救同胞的假象

尽管北非旅暴戾横行,法国的抵抗武装还是日益壮大。维拉普莱恩渐渐意识到,德国可能无法打赢这场战争。于是,他开始在公开场合伪装仁慈,对那些打算逃跑的人网开一面,制造出自己为虎作伥只是为了挽救同胞的假象。

据检察官透露,维拉普莱恩的贪婪破坏了他的诡计。“他的心理与其他团伙成员有所不同,”检察官说,“他承认自己是个阴谋家。在研究过他的资料后,我应该说他是个骗子,天生的骗子。骗子在干他们这行时,必须具备一种不可缺少的能力:伪装。这通常是蒙骗受害者,让他们放弃自己想要的东西。维拉普莱恩却用这种伪装来进行一种最恶劣的敲诈--对希望的敲诈……(一位证人描述道)他搭乘一辆德国汽车来到一个村庄,哭哭啼啼地诉苦说:'唉,我们生活在怎样的一个时代啊!唉,多么可怕的时代!情况恶劣到这种程度,我一个法国人不得不穿上德国的军装……勇敢的人们,你们看见没有,这些野蛮人犯下何等滔天的罪行?我无法对他们负责,我不是他们的长官。他们会杀掉你们,但我却会不惜自己的生命来拯救你们。我已经救了很多人,准确来说是54个。你们将会是第55个,只要给我40万法郎就行。'”

1944年8月25日,在盟军的强大攻势下,德国驻巴黎的军队被迫投降,巴黎解放了。法国人采取各种方式惩罚“法奸”,其中包括私刑。维拉普莱恩虽没受到私刑惩罚,却被送上了审判台,最后被判死刑。1944年12月26日,维拉普莱恩、拉丰特、邦尼和其他5名“法奸”被押到巴黎郊外,执行枪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