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峰会上的5大较量内幕曝光

zhang8818999 收藏 2 877
导读:胡锦涛主席离京访加拿大,参加二十国集团峰会。 二十国集团(G20)第四次峰会今天在加拿大多伦多开幕。欧洲债务危机阴云未散,世界经济二次探底风险尚存,这次峰会是各国寻求共识的平台,也是一盘充满交锋的棋局。保增长还是减赤字?全球金融征税,有没有这个必要?……美国、欧洲和新兴国家带着不同的诉求而来,在多伦多峰会上,它们将围绕哪些话题展开较量? 较量一 促经济复苏:花钱还是“瘦身”? 在经济刺激政策何时退出的问题上,美国和欧洲分歧明显。根据峰会公报草案,美国认为应该继续花钱,支持经济增长

胡锦涛主席离京访加拿大,参加二十国集团峰会。


二十国集团(G20)第四次峰会今天在加拿大多伦多开幕。欧洲债务危机阴云未散,世界经济二次探底风险尚存,这次峰会是各国寻求共识的平台,也是一盘充满交锋的棋局。保增长还是减赤字?全球金融征税,有没有这个必要?……美国、欧洲和新兴国家带着不同的诉求而来,在多伦多峰会上,它们将围绕哪些话题展开较量?



较量一


促经济复苏:花钱还是“瘦身”?


在经济刺激政策何时退出的问题上,美国和欧洲分歧明显。根据峰会公报草案,美国认为应该继续花钱,支持经济增长;欧洲则力主握紧钱袋,减少财政赤字。


在美国布鲁斯金学会资深研究员巴里·博斯沃斯看来,保增长和减赤字是当下最重要的议题之一。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发达国家经济体希望一方面能应对国内政治压力进行金融整顿,另一方面希望其他国家能够实行经济刺激计划。


在一封致G20成员国领导人的信中,美国总统奥巴马旗帜鲜明地表达了观点。他说,多伦多峰会的当务之急是保卫经济复苏势头,不应该过早取消财政刺激措施。而尝到了希腊债务危机苦头的欧洲国家,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得很谨慎。由于担心主权债务危机蔓延,葡萄牙西班牙等国已经开始大幅度削减财政支出,德国和法国也开始逐步推行“瘦身”计划。


英国日前也出台了财政紧缩政策。“英国此次出台的紧急预算案非常大胆,但我们别无选择。”英国驻华使馆经济参赞邓肯对本报记者说,如果英国财政赤字继续飙升,所有的钱都要用来支付利息,刺激经济无从谈起。


事实上,不仅是欧洲,其他一些国家也主张削减赤字。作为本次峰会的东道主,加拿大政府主张各国到2013年时将赤字水平降低一半。日本已经出台了财政收紧计划,要大幅度降低财政赤字。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副教授谢世清告诉本报记者,由于国情不同,各国在选择经济刺激战略退出的时机上自然有所不同。欧洲各国由于面临主权债务危机的现实威胁,其当务之急是削减财政赤字,而美国由于美元具有国际储备货币的特殊地位,虽然有巨额的财政与外债双赤字,但短期内没有主权债务危机的担忧。因此,美欧目前所存的分歧在峰会上恐怕难以弥合。




较量 二


银行税:征还是不征?


和前几次峰会一样,国际金融监管也是多伦多峰会上的主要议题之一。虽然在加强金融监管这个大方向上是一致的,但具体怎么做,G20成员国仍有分歧。是否应征收“银行税”就是其中之一。


今年5月份,欧盟委员会提出建议,希望征收银行税,这样当银行倒闭时,就不用让政府和纳税人来“埋单”。德国、法国和英国更是在6月22日宣布,计划开征银行税。欧盟委员会官员透露,打算在多伦多峰会上力推在全球范围内征收银行税。


在经济刺激计划上和欧洲分歧严重的美国,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得很合作。 奥巴马年初就提议,要在美国征收银行税,预计可在今后10年内融资1170亿美元。此后在韩国召开的G20财长会议上,美国又提议在全球统一征收银行税。


不过,欧美的提议遭到了加拿大、澳大利亚和不少发展中国家反对。对于这些国家来说,金融系统没有像欧美那些国家在危机中受到那么大的破坏,所以认为没有必要收这个税。甚至有的国家认为,收税会削弱本国银行的竞争力,有碍于经济复苏。


加拿大财长21日说,反对向金融业征收包括金融交易税在内的惩罚性税收。在他看来,这只能解决“边缘”问题,并非金融监管改革的核心问题。


“这可能不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好方法。” 德国霍恩海姆大学的金融教授汉斯-彼得·布尔格霍夫对本报记者表示,各方在银行税上观点不一,很难在此次峰会上达成全球一致的解决方案。


曾担任美国白宫经济顾问的博斯沃斯认为,对于国际金融监管来说,重要的是协调监管的举动,而银行税并非具有决定性的大问题。“每个地区应该有其自己的诉求,监管措施在不同的地区没必要是一样的,” 博斯沃斯告诉本报记者。



较量三


国际信用评级:谁说了算?


一场欧洲债务危机,让人们看到美国垄断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的弊端。目前,掌握国际信用评级“生杀大权”的三大公司都为美国所有,欧盟和中国希望打破这种局面。


国际三大信用评级公司是惠誉、穆迪和标准普尔,都是在美国注册的公司。在这次的欧洲债务危机中,正是几大信用评级机构相继下调了希腊等国家的主权信用等级,使得欧洲股市和欧元汇率一路下跌,被称为扮演了“火上浇油”的角色。


虽然称自己是独立公正的,但法国学者帕特里克·若利称,这三大评级机构全是美国公司,对债务的评估只取决于美国市场。更为严重的是,人们只看到它们对欧洲一些国家实行降级,却发现它对美国的灾难性经济形势视而不见。比如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前,三大评级机构给美国国际公司及其衍生次贷产品的评级居然是最高评级。若利认为,评级机构只是美国加强对世界经济操控的一个工具。


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不久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虽然国际社会已经认识到信用评级体系的缺陷,但这涉及到一些国家的核心利益,因此国际评级体系改革进展缓慢,甚至步履艰难。


在这种情况下,欧盟认为,欧洲应该建立自己的评级机构,改变信用评级被“三大”把持的局面。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本月初表示,全球都应该考虑解决信用评级机构的问题,允许其他一些独立机构参与信用评级的发布等,以加强市场竞争。


中国在推动信用评级机构的改革上,表现得十分积极。6月18日,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在媒体吹风会上透露,中国希望多伦多G20峰会能在5个方面达成积极成果,其中之一就是继续推进金融监管改革,尤其是加强对评级机构的监管。



较量四


IMF改革:能不能落实承诺?


除了关注经济复苏外,新兴和发展中国家更关注国际金融机构的改革,特别是落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份额改革。在多伦多峰会上,他们希望自己的声音能够被倾听。而在会前,已经有传闻说,部分欧洲国家在增加新兴国家投票份额的立场上有所后退。


IMF的份额改革并非没有难度。”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副教授谢世清认为,“很多西方发达国家其实并不愿意削减自己的投票权,不愿意丧失其话语权的优势。比如,欧洲虽然认同放弃部分份额,但前提是美国也做出相应让步。美国则决不会轻易放弃其享有的一票否决权。”


作为政府间国际金融组织,IMF是当今最重要的全球治理机构之一。但目前,IMF的份额分配没有反映世界经济的变化,导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不足,无法取得相应的话语权。以中国为例,目前在该组织中持有的投票权仅为3.7%,美国的投票权却高达17%。


在去年匹兹堡峰会上,G20成员国就IMF配额调整达成一致,同意在2011年1月前完成调整,转移至少5%的份额给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现在距离改革完成只有半年的时间,中国希望在多伦多峰会上能够推动改革的进展。


“不过G20既然已经就这个问题做出了承诺,应该会继续推进。”谢世清说,今年4月份世界银行(WB)的投票权改革中,发达国家已稍微超额地兑现其承诺向发展中国家转让了3.13%投票权,这对IMF的投票权改革无疑具有很好的示范作用。


对于加强国际金融机构的改革,英国驻华使馆经济参赞邓肯表示支持。但他认为,IMF的份额问题不会成为多伦多峰会的主要议题,因为在今年11月汉城峰会上讨论这个话题也不晚。


较量五


机制更迭:G20是否替代G8?


G20机制既包含发达国家也包含发展中国家,代表了全球GDP的85%,比G8具有更广泛的代表性,因此,2009年9月在美国匹兹堡的第三次峰会上,G20被正式确定为“国际经济合作的主要论坛”。围绕着G20是否将取代G8的争论,也从此开始。


作为本次G20的主办国,加拿大尤其热衷于保留G8,并坚持在G20召开之前,G8先开一次会。这种安排开了先例,被解读为,G20前八国集团协调立场,并提醒人们不要忘了G8。


中国学者王逸舟认为,有“强者俱乐部”之称的八国集团,不会轻易放弃主导权。在很长一段时期内,G8和G20将是一个并行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G20会逐渐向伞状方向发展,形成更多层次的沟通机制,在议题上也会呈现出更加多元化的趋势。


英国驻华使馆经济参赞邓肯则认为,G8主要关注的国际安全方面的问题,以及一些G8内部的问题,与G20的议题是有区别而不矛盾的。但所有有关财政、金融、贸易等实质性的经济问题,还是要到G20上去讨论。“明年法国即将举行的G20峰会上,也许两个峰会的融合程度会更高。也许G8会停止正式的会见,只是探讨一些内部的话题,”邓肯说。


尽管明年G8与G20会议的主办国法国宣扬应逐步废弃G8,但同时也提议,G8可以通过挑选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加入,将自身扩大为G13或G14,显示出对G8体制的留恋。


G20是否将取代G8,争论仍将继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