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二十一卷 缺颜巫术 第四百四十六章 缺颜巫术

古道惊虹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URL] 第四百四十六章 缺颜巫术 楚枫、公主和飞凤马不停蹄赶路,这一日来到了武威,天已入黑,乃下马沿街而行。街上人来人往,颇显繁华。 公主道:“之前和亲路上也经过这处,因在车中,倒不知如此热闹!” 楚枫笑道:“武威乃是河西重镇,当然热闹。当年霍去病大破匈奴,并于河西受降,汉武帝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四百四十六章 缺颜巫术

楚枫、公主和飞凤马不停蹄赶路,这一日来到了武威,天已入黑,乃下马沿街而行。街上人来人往,颇显繁华。

公主道:“之前和亲路上也经过这处,因在车中,倒不知如此热闹!”

楚枫笑道:“武威乃是河西重镇,当然热闹。当年霍去病大破匈奴,并于河西受降,汉武帝乃置河西四郡——敦煌,酒泉,张掖,武威。取名武威,便是彰显霍去病武功军威之意。听凤姐儿说,‘祭天金人’就是在这里被霍将军夺去的!”

公主笑道:“楚公子也是博古通今。”楚枫正要得意一番,盘飞凤却冷冷道:“识丁点儿就胡扯吹嘘,也不脸红!”

楚枫道:“我吹嘘也是肚子有墨水。”

盘飞凤凤目一瞪:“你意思是我肚子没有墨水?”

楚枫嘻嘻道:“你有墨水,你满肚子墨水,飞将军是喝墨水长大的,行不?”

“呸!你臭小子才是喝墨水长大的!”

公主见两人又吵嘴起来,不禁抿嘴而笑。

楚枫见街上摆卖着许多深紫色葡萄,乃取起一串,道:“公主看,这紫葡萄与葡萄沟的颇为不同?”

公主喜道:“这是龙眼,又名秋紫,是葡萄最晚熟的,想不到如此严寒天也还有!看它如此鲜嫩,当是刚摘的?”

那卖葡萄的商贩连忙道:“姑娘真是好眼光!我们武威盛产葡萄,尤以秋紫葡萄最为闻名,这是小人刚刚才摘了挑来!”

楚枫当即要了一串,摘下一枚递与公主,公主捻着,见这枚葡萄深紫圆润,鲜嫩欲滴,还布着微微水珠,仿似一粒紫色珍珠般,不由赞道:“真美!”

楚枫道:“再美也不及公主娇美!”

公主盈盈一笑,那商贩趁机道:“不是小人夸口,这处就数我的葡萄最新鲜,现摘现卖,不似其他,摆上十日八日,色也黯了,皮也皱了,鲜味没了,又难看又不好吃……”

所谓“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公主笑容霎时顿住,楚枫赶忙拉她走开,正要寻一处客栈,忽听得传来一声清脆呼喊:“你这人怎这般罗里罗嗦,我爷爷说你会步步高升,你就会步步高升,你就呆在家等升官发财便是,管他个什么时候!”

楚枫一听这声音便知是小书,循声望去,果见街角处天机老人正坐在一张逍遥椅上为行人占卜算卦,小书就立在身旁,指着一个问卜的鼻子嚷嚷,颇不耐烦。

他连忙拉着公主走去,躬身一揖:“爷爷,小书姑娘!”

小书一眼掠过公主一把灰白头发,眼中闪过惊异之色,然后瞅着楚枫:“哼!想不到身边又多了一位白发公主!”

楚枫忙道:“小书,我想再求爷爷占一卦!”

小书撇嘴道,“你占便占去,问我干啥?”

楚枫心中一喜,连忙向老人道:“求爷爷起卦!”

天机老人看了公主一眼,道:“卦象已然在目,又何必多此一举!”

楚枫再揖道:“求爷爷起卦!”

天机老人叹了口气,随手捻起三枚铜钱,半眯着眼,边摇边口中边念念有词,通共摇了六次,始得六爻,掐指一算,乃道:“此乃‘坎’卦!”

“何解?”楚枫急问。

天机老人道:“‘坎’者‘陷’也,言其身正处艰险坎陷之中!”

“可有脱困之法?”楚枫急又问。

天机老人道:“坎卦,下坎上坎相叠,两坎相重,险上加险,六爻均无一吉,尤以上六之爻为险,象曰:‘上六失道,凶三岁’,失道,即失却出困之法,只会越陷越危,终难得脱!”

“不可能!”楚枫吼道,“任何卦象都有解困之词,求爷爷明示!”

天机老人道:“卦象解辞本是胡乱虚妄之言,你也不必如此在意!”

“爷爷就不能明示么?”

“我言止于此!”

“爷爷……”楚枫还要追问,公主却轻轻拉了他衣袖一下,摇了摇头。

楚枫望了公主一眼,又对天机老人问:“爷爷,公主原先一头黑发,但眨眼间变成一头白发,爷爷可否告知原委?”

老人道:“一夜白发,自古有之,伍子胥为过昭关就一夜白发,何足为奇!”

楚枫急道:“她并非一夜白发,乃顷刻而白,求爷爷告知一二!”

“小子,知道又有何用?不如不知!”

楚枫更加激动,道:“求爷爷相告!”

天机老人只摇头不语。

小书一把扯住天机老人长白胡子,撒娇道:“爷爷,你知道就说出来嘛!”

天机老人呵呵道:“小书,你不是很讨厌这小子么,怎帮他说话了?”

小书撇嘴道:“谁帮着那坏小子?人家只是好奇想听听!”

“呵呵,你要听,爷爷偏不说!”

小书瞪眼鼓腮,揪住天机老人胡子又拉又扯又拽又扭,嗔道:“爷爷不说,我就把爷爷这胡子一根根扯下来!”

“哎哟!哎哟!”天机老人抵受不过,连忙道:“好了,我说了,我这把胡子都让你扯光了!”

小书却不松手,撒娇道:“爷爷说明白了我才松手,说漏一句,我就扯下一根!”

天机老人无可奈何,乃望向公主道:“公主是中了缺颜巫术!”

“缺颜巫术?”

“胡地以西数千里之外处,有女巫,精于各种神秘巫术,其中一种叫缺颜巫术。缺颜巫术是一种极之诡秘巫术,只能施于女子,中此巫术者,假如不得解咒,会在数息之间急速衰老,直至偻缩衰死!”

“阿?”楚枫大吃一惊。

天机老人继续道:“不过假若能及时解咒,则有驻颜之效,所以那些女巫也常会给自己下此巫咒,再自己解咒,以保容颜。只是此举凶危,稍有闪失即弄巧反拙!”

楚枫:“那公主顷刻白发……”

天机老人道:“巫术极之诡异神秘,一旦被下了巫咒,施咒者可以于千里之外发咒,随心所施!”

楚枫急问:“假若解除此咒,公主头发是否会回复乌黑!”

天机老人摇头道:“‘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你不要过于期望,只怕她就算解开巫咒,也会变成白发苍苍的偻老太婆!”

天机老人这一句话,简直犹如一盘冰水淋在楚枫头上,整个人僵呆了,飞凤也只感到一阵心冷。

老人摇着头道:“我早说过,知道不如不知!”

“爷爷……”

楚枫不死心,还要逼问,公主紧咬着嘴唇,又拉了楚枫衣袖一下,摇了摇头。楚枫一手挽起她道:“我们马上赶去天山,我不会让公主有事!”正要上马,公主忽道:“也不急在一晚,我也有点累了,还是明日再赶路吧!”

楚枫和飞凤对望一眼,公主这语气淡漠得有点不寻常。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