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之刃 正文 第十一章 破军

gumi002 收藏 16 16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3.html


第十一章 破军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望着街头那十几具尸体,团长暴跳如雷,恨不得亲手把对方千刀万剐方解心头之恨,却又想不出任何办法破解眼前的死局。

远处的枪炮声越来越激烈了,而他们这批援军却被堵在这里寸步难进。

想打?

连对手在哪都不知道,怎么打?

想走?

看不到影子的狙击手枪枪暴头,谁敢找死?那十几具尸体就是榜样。

原想用人命作饵引对方现身,但对方的狙击手实在太强了,简直像个幽灵一样,撒出去的饵照吃不误,但就是让你找不到子弹是从哪射来的。现在他的人都快被吓破了胆,要是再逼着谁去当炮灰,搞不好就会哗变,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好在,他手中还有最后一道杀手锏!

眼看得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枪炮声已渐渐向城内逼近,团长知道不能再犹豫了,一咬牙,将自己视为命根的三辆装甲车全调了上来,然后派出一个营的兵力,杀气腾腾的向前扑去。

你的枪法就是再准,子弹总打不穿装甲车吧?团长露着狰狞的表情想道。

别问他为什么有这样的宝贝不早拿出来,你知道在这穷得连人命都不值钱的地方,一辆装甲车有多珍贵吗?既便是政府军,也只有少数的精锐部队才配备了这种堪称步兵杀手的武器,而且不到最关键的时候,根本舍不得用,一旦投入使用,往往就能左右一场战争的胜负。毫不夸张的说,在他的心目中,这三辆装甲车的价值甚至不比手下那上千号的士兵低。士兵死了再抓些壮丁来就是,而装甲车没了,天知道还能不能搞到。

有了装甲车作掩护,革命军的士气似乎提升了不少,虽没受过正规的步坦协同训练,但跟在装甲车后缓缓前进,却也将队形走得有模有样。可惜的是,装甲车的体积终是有限,挡得了这个来便护不住那个,在冷剑那精准无比的狙击之下,每一颗子弹都像是长了眼睛,总是能抓住那一瞬间的漏洞将目标击毙。

人群中不断有人倒下,但是,这一次革命军的士兵却没有再退缩。他们很清楚仗打到这份上,已经到了想不拼命都不行的地步。多年的内战让所有势力彼此都仇深似海,而他们的文化中又从来没有所谓的仁慈与宽恕一说,一旦输了这一仗,等待他们的将会是比死更可怕的结局。

冲啊!冲上去!我们有这么多人,他能杀得了几个?

被区区一个狙击手压制了这么久,所有人心里早就憋了一把火,他们不懂什么是荣誉,但他们知道什么是面子,这样的战斗让他们感觉很丢脸,在这一刻,所有的压仰终于彻底爆发了。

失去了理智的人,没人发现,那些在前进中倒下的,全都是装备着RPG的火箭兵和扛着机枪的火力手。在短短的数分钟之内,除了那三台装甲车上的重机枪,他们几乎已经失去了所有的重火力。

但是,连续不断的狙击也终于让革命军通过子弹的弹道找到了冷剑的藏身之所。一瞬间,几乎所有的武器全都向着那数百米外的楼顶倾泄出所有的弹药,而尾随在队伍后面,早已磨拳擦掌多时的突击车队更是像吃了春药一般,嗷嗷叫着冲了出去,后面,团长更是集合了所有的队伍层层推进,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架势。

冷剑不得不撤了!

狙击手不是神,枪法再准也不可能同时与数百人打阵地战。对方枪法再烂,一人一梭子扫过来,几万发子弹,埋也能把他埋了。所以,在发现自己暴露的瞬间,他便毫不犹豫的结束战斗,顺着事先设定好的路线一路后撤,任凭身后枪声如雷,连看都不回头看上一眼。

好不容易发现了目标,革命军怎么会轻易放弃?所有人都打红了眼,拼命追赶,不知不觉,队伍越拉越长,全都聚集在一条街道上形成了一条长蛇阵,打头的,正是那三辆不可一世的装甲车。

“通通通……!”

如同重鼓般的炮响突然从前方传来,十余枚从自动榴弹发射器射出的特种烟雾弹落在队伍中间,散发的浓烟瞬间就吞没了大半个街道和街道上的人,一时间,街道上伸手难见五指,惊呼和怒骂从浓烟中传来,响成一片。

也就在此同时,一辆停在街尾处的货车突然打开车货厢门,露出了一根又粗又大,足有20毫米口径的机炮枪管,并瞬间喷露出死亡的火舌。

老式的装甲运兵车?在现代20毫米口径的穿甲弹下,它的装甲不会比一张纸更结实;连防弹衣都没有的士兵?单发的爆破弹威力不大,杀伤半径只有5米,但它的射速却高达每分钟300发,就算3发中只有一发是爆破弹,也足以在数十秒内覆盖整条街道。而那些刚刚冲上来,却又被浓烟所挡的武装车辆则是白磷燃烧弹的最爱,三发下去必然起火,如果承受了十发以上还没爆炸,那说明司机的人品真的好到了一定地步,应该去买六合彩了——当然,前题是他还没有被打成肉浆的话。

狭窄的街道,密集的人群,这是自动化速射武器的最爱,短短的十秒间,被革命军当成至宝的三辆装甲车便被打成了筛子,炮塔只是慌乱的转动了一下便再没动静。在干掉了这个最大的威胁后,巨大的火舌像一道死神之鞭,开始向人群延伸,顿时掀起了一片腥风血雨。20毫米炮弹的巨大动能是绝非常人所能想像的,在不到两百米的距离上,每一枚子弹划过的轨迹,便是一条用鲜血和生命铺就的通道。飞溅的鲜血,断开的碎肢,被撕成两截的身体……虽然被浓烟所挡,看不到这地狱般的景像,但子弹穿过肉体的声音和四周痛苦的哀嚎依然让每个人都清楚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为了能活下来,或者说是为了能给自己一点安全感,那些暂时没有被击中的人在视线被阻的情况下,几乎全都选择了向四周盲目扫射,至于说这样会不会误伤到自己的同伴,根本就没人去想——一群只知杀戮与破坏的野兽,你能指望他们懂得什么是‘战友’吗?

“我的车啊!”

看到这一幕,团长心都碎了,疯狂的怒吼着,驱赶着身边每一个士兵拼命的向前。他想过装甲车可能会有损失,但绝没想到会损失得这样干脆彻底,连带着他的大半个车队扔进去,竟是连对方的毛都没沾着——这打的叫什么仗啊?

“炮兵!你们他妈的是死人吗?快给我开炮,炸!炸!我要让他死无全尸!”

“是,长官。”

感受到团长的疯狂,迫击炮组的小队长打了个寒颤,急忙指挥着手下将炮架好,也顾不上算什么射击诸元(事实上他们也不会算),只是大概加估计的调了个角度,便手忙脚乱的将炮弹塞进炮筒。

“通~!”

一声闷响……十多秒后,在离王侠约五十多米远的地方,一辆运气不好的轿车在巨大的爆炸声中化为一团火球。

“炸得好,给我继续!干掉他,我升你做营长!”

“是~!”

听到这句话,小队长顿时有了精神,重新调整了角度后,一声令下,四门迫击炮同时开火,炮弹直向着王侠头顶落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