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荫权:香港特首从“卖药仔”起步

自己人5 收藏 1 298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6_30_97094_11397094.jpg[/img] 没有本科学历,却在精英荟萃的香港政坛脱颖而出。没有显赫的背景,却全凭个人努力实现从推销员到香港特首的成就。 这,就是香港特首曾荫权的传奇。 阿妈你放心,我会发奋读书的 1944年10月7日,香港下起了入秋以来的第一场大雨。邝懿珍被丈夫曾云用棉被裹着放在人力车上拉回了家,付不起高额的住院费用,他们只能回家休息。而这个在雨天降生的男孩,就是曾


曾荫权:香港特首从“卖药仔”起步


没有本科学历,却在精英荟萃的香港政坛脱颖而出。没有显赫的背景,却全凭个人努力实现从推销员到香港特首的成就。


这,就是香港特首曾荫权的传奇。


阿妈你放心,我会发奋读书


1944年10月7日,香港下起了入秋以来的第一场大雨。邝懿珍被丈夫曾云用棉被裹着放在人力车上拉回了家,付不起高额的住院费用,他们只能回家休息。而这个在雨天降生的男孩,就是曾荫权


曾荫权出生后不久,家里陆续添了弟弟和妹妹。又因为舅母早逝,父母不但要抚养他们三兄妹,亦要抚养3个表兄弟。


生活虽然不富裕,但也其乐融融。然而,就在曾荫权开始读小学时,母亲去世了。幼小的曾荫权一下子变得沉默寡言。每天放学后,他都会独自一人来到柏架山下那块临水的墓地,望着那块海边乱坟丛中不引人注目的一座孤坟,在心里暗暗发誓:“阿妈你放心吧,我会发奋读书的。有一天我会让你在九泉下看到我是个有志气的孩子!我决不会给曾家丢脸的。”


1995年,曾荫权在香港出任香港首位华人财政司长时,曾这样回忆往事:“见到旧照片,便想起以前没有裤子穿的日子,由于家教甚严,有时我买错隔夜面包和馊豆腐也要挨打。”


父亲对于曾荫权的教育方法是“藤条式教子”。小时候,他买错东西要打,调皮捣蛋要打,累弟妹受伤更要打。


曾荫权称,童年时每星期至少被父亲打一次,用光溜溜的藤条,被“大刑伺候”。对于父亲的这种管教方法,成年以后的曾荫权没有丝毫的怨恨。1997年,父亲辞世,曾荫权以10倍价钱购回父亲居住20年的旧居以示纪念,父子情深可见一斑。


“肥佬”回甲班


自从6岁进小学读书的那一天起,曾荫权的功课就很不景气。有时数学和中文竟会考零分,因此经常被同学唤作“肥佬”(劣等生和不及格的代称),曾荫权一度怀疑自己能否读完学业,想要辍学。父亲听说后,又是藤条伺候。


在父亲的棍棒下,曾荫权坚持上到了中学。出乎意料的是,他的英文非常好,甚至比同班的那些英国商人的子女都要优秀。有一次,曾荫权用中文抄写了一首雪莱的诗给自己的英国老师穆嘉田看。穆老师看后一语击中关键:“如果你真的从心里喜欢母语,就应该抄写一些中国的唐诗宋词雪莱的诗固然抒情优美,但远远不及贵国的那些古代大诗人的绝句妙词。”


从此,曾荫权开始认真跟着老师做学问,还在课余时间跟老师学钢琴。到了第3个学年,曾荫权已由当初因为考试频频不及格而降到的乙班,回到了优秀生云集的甲班。


好学生辍学推销药品


1964年夏天,当曾荫权把香港大学建筑工程系的录取通知书捧到父亲面前时,父亲紧锁双眉,发出一声叹息,手抚着儿子的头发说:“孩子,你的志气很了不起,可是,你看我们家现在的状况……”曾荫权一家住在十几平方米大的警察宿舍里,自从家里添了3个表兄弟后,生活已经窘困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弟弟、妹妹们都已经上了小学和中学。4个弟弟和1个妹妹每年的学费,压得父亲直不起腰来。


意识到家庭的处境,曾荫权悄悄收起了录取通知书。他告诉父亲,自己喜欢的其实是电子技术专业,既然没有被录取,不如以后有机会再考。而眼下,他决定要就业。


可就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他想找一份适合自己的职业,但一连跑了十几天,也没有寻到一个。就在这时,父亲劝诫他,不应该要求职业适合自己,“社会要求你必须随时适合于任何职业,包括你根本不喜欢,甚至一点也不愿意做的职业。只有这样你才可能混得一口饭吃。”


“我看,如果没有其他更好的出路,还是到工厂去干吧。”通过父亲朋友的介绍,曾荫权获得了生平第一份工作——辉瑞制药有限公司的药品推销员。


日后,曾荫权曾这样回忆这段最为艰难的日子:“拿着各式各样的药物,逐家医院拍门,向医生费尽唇舌推销产品,日晒雨淋,汗水不知流过几多,冷眼千百回……”


近一年时间的奔波,曾荫权对于港岛上的每一条里弄几乎都烂熟于心,那些药房,几乎每家都去过,每种时髦的西药和进口药品,曾荫权都能信口说出它们的性能和价格。他学会了看各种各样的脸孔,也学会了与各种市侩商贩们打交道。


经过一年多的打拼,曾荫权渐渐适应了推销药品的职业,不过,他的心里仍然怅惘一一他毕竟是一个有远大抱负的人。


“卖药仔”走上政坛


1965年冬,和穆嘉田老师的偶遇,扭转了他的人生轨迹。


穆嘉田给曾荫权带来一份香港《快报》,上面写着:“本届港府拟从即日起招聘政务官10人……凡本港男女青年持有中学以上学历证书,精通英语,年满19岁者,均可报名参考……”虽然这次报考以失败告终,但曾荫权已决定,日后有机会,定会再次投考。


1966年冬,曾荫权再一次出现在香港行政局大院前。这一次,给他面试的是当时香港一言九鼎的总督戴麟趾爵士。


“曾先生,你认为本届港督最大的政绩是什么?”一阵难堪的静静审视过后,英国人抛出了问题。


曾荫权在英国要员们的盯视下,不卑不亢地开了口:“尊敬的戴麟趾先生,我是一个中学生。恕我不能对政界官员任职期间所做之事作出详细的评价,但是,我作为港民一员,对阁下过去一年中,特别是在香港发生百年不遇历史旱灾时,与我们祖国内地政府卓有成效的合作,感到万分敬佩!……”


一席话掷地有声,既说到了戴麟趾的政绩,同时也暗示和赞扬了中国内地对香港发生水荒给予的有效支持,令居高临下俯望他的英国高官为之一振。


在之后一系列的问答中,曾荫权始终沉着冷静地对答。大厅里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为他机敏善辩的才情和一口流利纯正的英语叫好。曾荫权的脸庞涨红了,一位初出茅庐的“卖药仔”成功了!


曾荫权被录取为香港华裔政务官。1967年,他正式加入港英政府,踏上政坛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