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史上最杯具的兵种——日本空降兵(转)

四等虾 收藏 7 4531
导读: 许多看过电视剧《亮剑》的人都会对剧中山本特攻队的装束和作战样式留下深刻印象,其实,这支日军特攻队正是当年日军空降兵的翻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当空降作战作为一种全新的作战样式登上战争舞台并取得积极战果时,日本也很“赶时髦”地紧步纳粹德国的后尘建立起自己的伞兵部队。岂料,这支从德国“引进”的空降兵组建后由于受传统守旧军事思想的影响,战术技术一直处于“小儿科”的落后状态,在多次空降作战中非但没有取得“骄人”的战果,反而事故频频,笑料百出,制造了不少世界空降作战的“闹剧”,其中腊戌空降作战就是其最“精彩”的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许多看过电视剧《亮剑》的人都会对剧中山本特攻队的装束和作战样式留下深刻印象,其实,这支日军特攻队正是当年日军空降兵的翻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当空降作战作为一种全新的作战样式登上战争舞台并取得积极战果时,日本也很“赶时髦”地紧步纳粹德国的后尘建立起自己的伞兵部队。岂料,这支从德国“引进”的空降兵组建后由于受传统守旧军事思想的影响,战术技术一直处于“小儿科”的落后状态,在多次空降作战中非但没有取得“骄人”的战果,反而事故频频,笑料百出,制造了不少世界空降作战的“闹剧”,其中腊戌空降作战就是其最“精彩”的一幕。随着日军的频频失败,日军空降兵也成为二战中最短命的空降兵。


(一)


1941年1~4月,日本陆海军先后在滨松飞行学校和相关海军基地成立了空降训练队,同时采取“走出去、请进来”的办法,一方面从中国战场的精锐部队和海军陆战队中选调“精英”人员去德国伞兵学校学习,另一方面又专门从德国聘请空降兵专家来日“言传身教”培训骨干,并先后将伞兵训练队扩编为伞兵旅团和海军特种陆战队。


日本空降兵组建后立马受到了日军大本营的青睐,妄图依靠这支后起之秀在即将发动的“大东亚圣战”中一举击败美英等国在东南亚的军事力量,在太平洋战场创造出比纳粹“老大哥”更“辉煌”的战绩。然而,希特勒从骨子里就瞧不起这个弹丸之国的小盟弟,因此,德国一直拒绝为日本提供先进的空降装备。无奈之下,日本只得多次派大使和武官请求骄狂的希特勒看在共同利益的份儿上“拉兄弟一把”。经过再三要求和讨价还价,直到1941年9月,徒有其名的日军空降兵才获得德国“恩赐”的空降装备,从而开始真正意义上的空降训练。


令人头疼的事却接踵而来,这些从步兵中挑选出来的“精英”有不少人患恐高症等心理障碍,一进入高空跳伞就心里发怵,有些从前线来的兵油子甚至装病逃避训练,尽管后来高空训练在军官的高压下勉强维持,但却因训练事故频发而经常被迫停训。在随后的实兵演练中更是事故频频,创造了许多空降史上的“奇迹”。在一次夜间跳伞训练中,两架满载伞兵的运输机起飞不久就撞在一起“亲嘴”,机上的伞兵还未参加一次实战就为天皇“尽了忠”。更为荒唐的是,在随后的实兵空降演练中,领航飞机因误判了空降场,将空降分队全部投到了大海里,而紧跟其后的其它飞机竟也鬼使神差地将各自装载的伞兵统统“卸”到了大海,结果造成数十名士兵因不能及时打开降落伞而溺海死亡,有不少尸体打捞上来后全身还被伞绳死死缠着。这次事故导致后面的实兵实装演习被紧急叫停,指挥这次演练的指挥官也受到撤职处分。由于日军空降兵被频频发生的事故缠身,加之训练质量和整体协同低下,一直无法形成战斗力。


这样一直折腾到1941年底,日军空降兵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悟出了些门道,取得可用于实战的训练成果。在此期间,日军陆军空降兵曾在中国战场进行过几次小规模战术使用,虽然取得一定实战经验,但对作战全局并没有产生大的影响,更没有值得夸耀的战绩可言。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为加快作战进程,曾在万雅老和帝汶岛登陆战以及攻占苏门答腊岛的作战中进行了数次空降作战,但均以事故高发和损失惨重而告结束。被大本营“高看一眼”的空降兵非但没有“露脸”,反而因诸多作战“奇观”而被日军最高当局骂得狗血淋头,被当时的德国军事专家尖刻地评价为“战术技术最糟糕的空降部队”。不久,这支颜面扫地的空降部队又在中缅战场的缅甸腊戌上演了一场世界空降作战史上最为“奇特”和失败的“闹剧”。


(二)


太平洋战争爆发初期,缅甸是东南亚地区惟一未被日军占领的国家,由此成为反法西斯盟国在东南亚的南翼屏障,而从仰光到昆明的中缅公路又是抗战中的中国从海外运输战争物资的惟一陆上通道。


1942年初,日军以4个师团6.5万人和650多架飞机对缅甸发起进攻,其主要战略目标是建立所谓“大东亚共荣圈”的大陆屏障,保障进攻南洋军队的右翼安全,并截断中国从国际上获得战争物资补给的陆上交通线,使中国的抗战成为“无米之炊”;尔后再由缅甸入侵中国云南,逼迫中国政府妥协投降,以便扭转其在中国战场陷入泥潭的窘境,早日结束在中国的军事行动,移兵太平洋战场;同时进逼印度,迫使其脱离英国的殖民圈。为达成这一战略目的,日军大本营和南方军司令部决心集中兵力首先夺占缅甸南部的航空兵基地,尔后在航空兵和空降兵的支援下继续进攻。


早在1941年12月8日,日军南方军主力第15军就在饭田祥二郎中将的指挥下在曼谷登陆,很快控制了整个泰国作为后方基地。当月19日,日军进入缅甸南端的丹那沙林地区,一举夺占了英军守备的3个机场,切断了英军的空中交通线。毫无防备的英军被日军的进攻打得目瞪口呆,此时这个老朽的殖民帝国在缅甸的防御兵力仅有老弱病残的2个步兵旅,装备训练不足,战斗力极为低下,支援航空兵仅有2个飞行中队不足30架飞机,整个印缅战区处于无兵可调的燃眉境地。于是英国首相丘吉尔便急忙拉上“铁哥们儿”美国总统罗斯福,强烈要求澳大利亚把正从非洲调回本土的1个师改道仰光增援缅甸战区的防御,但遭到澳大利亚的严词拒绝,理由是其本土已受到日军威胁,岌岌可危,根本无力他顾。无奈之下,老奸巨滑的丘吉尔便又急忙转向中国求援,企图借中国的军事力量为其充当“冤大头”。而中国政府为维护国际反法西斯大局,也为保持滇缅公路的畅通,以便运进外援物资支持长期抗战,便同意派兵入缅作战。


1942年2月21日,日军2个师团一举突破英军在米邻河和锡唐河的防御,打得英印军第17师只剩下3000人弃城而逃。3月6日,日军对仰光形成合围,英军战区司令亚历山大上将被迫下令撤出仰光。3月8日,日军进占仰光,在得到2个师团增援后又兵分三路向曼德勒推进,迅速合围了当地的英国守军。为解英军之围,3月上旬,中国军队第5、第6、第66三个军组成远征军从云南保山、大理等地出发进入缅甸,紧急进抵东芝、东吁和腊戌地区抵御日军的进攻。3月下旬,中国远征军第5军先头第200师与进攻东吁的日军展开激战,以集束手榴弹、汽油瓶与日军坦克进行搏斗,双方激战达12天之久。日军在中国军队的迎头痛击下死伤惨重,自我承认遭受“进入南洋作战以来最惨重的损失”。


4月中旬,日军在占领缅甸南部主要机场切断英军空中掩护后,大举进攻仁安羌,把在该地防御的7000多英军一口气包了“饺子”。陷入日军重兵合围的英军急忙要求驻守曼德勒以南的中国远征军前往解围。在英军的求援下,中国远征军第66军新38师奉命星夜驰援,经过两昼夜浴血奋战,一举突破了日军的包围圈,将7000多名英军包括亚历山大上将本人和500多名西方记者、传教士悉数救走,使日军精心“煮熟的鸭子”又不翼而飞了。


恼羞成怒的日军决心不惜代价迅速击败中英军队,在正面进攻的同时,集中精锐师团和空降兵部队迅速夺占中英军的后方屏障腊戌,切断中国远征军的退路,一举达成合围歼灭中英军队的作战目的。为此,日本南方军总司令部和第15军司令官饭田祥二郎中将命令日军最精锐的56师团迅速向腊戌穿插,同时命令在菲律宾休整待命的陆军伞兵旅团火速从马尼拉转进同古机场,随时准备实施空降支援作战。


(三)


日军久米伞兵旅团是日本陆军部在滨松空降训练队基础上扩编成立的第一支伞兵旅团。该旅团成立后虽然在中国战场并无大的“建树”,却在不久前进攻苏门答腊岛作战中有过“出色”的表现,留下了不少令人啼笑皆非的战绩。


1942年2月,日军向苏门答腊岛发起进攻,为夺占和确保岛上的机场、炼油厂,日军指挥部决定在正面进攻的同时,以伞兵旅团第2大队进行空降,首先夺占该岛慕西河下游的巨港机场和两座大型炼油厂,尔后切断交通线,阻敌后撤和预备队开进。当时机场守卫部队有530人,配备13门高射炮及10多挺机枪;两座炼油厂有550人,配备10门高炮和部分机枪,由英、澳、荷等国军队联合防守。日军计划以伞兵第1梯队240人攻占机场,第2梯队190人攻占两座炼油厂,第3梯队96人为预备队,并由陆军航空兵70架运输机担负空中输送,3个战斗机团空中掩护。大队长甲村少佐随第1梯队行动,旅团长久米敬一大佐随预备队一起参加战斗。


进攻打响后,日军首先出动50架轰炸机对守军进行狂轰滥炸,随后伞兵运输机群进入目标上空准备空降,不料此时早已被日军火力打哑的守军高炮却突 然复活,一阵炮火就将日军先头16架伞兵运输机打得凌空爆炸。为躲避猛烈的对空火力,日军只得在机场3公里外的沼泽地空降,但伞兵刚着陆就遭到机场高炮平射的猛烈打击,迫使日军只得像蜗牛般匍匐向机场爬行。数小时后,甲村少佐勉强才凑齐100多只“蜗牛”向机场发起进攻,而其他伞兵连他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在甲村亲自督战下,伞兵很快攻占了一个高炮阵地和兵营。这时,其他伞兵听到激烈的枪声后,急忙从沼泽地里拔出泥脚来向机场攻击前进,但却与甲村所带的伞兵发生误战造成很大伤亡,一直闹腾到着陆后10个小时才占领机场。


负责攻打两个炼油厂的第2梯队进展也不顺利。该梯队攻打B炼油厂的伞兵空降着陆后发现该厂已无守军抵抗,铁门紧闭,门外布满了铁丝网。当伞兵们刚忙着清除障碍进入厂区时,隐蔽在油厂附近地堡里的守军机枪突然吐出了死亡的火焰,打得日军纷纷倒地。日军惊魂稍定后,才急忙向守军地堡发起攻击,经1小时血战后攻入厂区办公楼。没想到的是,当日军在厂区忙于收集重要资料、并在办公楼顶升日本太阳旗时,溃退逃走的守军又在炮火支援下突然发起反击,再次打得毫无防备的日军尸横遍地,双方一直激战到第二天下午,才以守军主动撤走而告结束。


而攻打N炼油厂的另一路伞兵更是晦气,他们竟全部空降在炼油厂附近水深达3米的湖泊里,伞兵们只得在冰冷的湖水里拼命向炼油厂游去,但还未上岸就被守军猛烈的火力毙伤达1/3。结果整个空降伞兵被火力封锁达数小时不能前进,直至天黑才向守军打响进攻的第一枪,并一直激战到第二天下午才在伞兵预备队的增援下占领炼油厂。当久米旅团长率伞兵大队向巴邻旁市发起进攻时,却发现作战对手和大部分居民早已不见踪影,他们得到的战果仅是一座空城,其战绩被日军司令部评价为“无法恭维”。


(四)


为改变伞兵旅团十分逊色的空降战绩,担任此次腊戌空降作战的久米旅团司令部很快制定了新的空降作战计划:以第1梯队主力450人发起第一波空降突击,首先占领腊戌军营,尔后进攻南部高地,切断中国远征军的退路;以第2梯队450人进行第二波突击,占领腊戌机场,尔后南下发展进攻。为保障顺利夺取机场,久米旅团还组织了一个24人的突击队,携带8挺轻重机枪直接在机场着陆,以掩护和配合后续空降。整个计划可谓完美无缺,野心勃勃的日军空降兵决心在腊戌创造出世界空降史上的一次“奇迹”。


为了作战的顺利实施,日军南方军司令部还加强了伞兵单兵武器的配备,将原来装备的单发步枪改换为有较强火力的德制冲锋枪,并首次装备了日军鲜为人知的百式冲锋枪。该枪早在1935年就开始研制,后被日军大本营认为成本太高、“浪费弹药”且影响“武士道精神的发挥”而予以否定,最后几经折腾才于1940年定型生产,并“痛下决心”配发给空降部队。同时还命令日军第5飞行师团师团长小畑英良中将负责指挥保障这次空降作战。


4月28日,第5飞行师团师团长小畑中将接到命令,久米伞兵旅团于次日拂晓对腊戌实施空降作战。4月29日,在夜色笼罩的机场上,首批担任空中掩护的日军新型“零式”战斗机开始进入跑道,整个机场上马达轰鸣,震耳欲聋。而等待起飞信号的伞兵运输机群也像一条条巨蟒在机场跑道上缓缓移动。随着3颗绿色信号弹从塔台腾空而起,一架接一架的“零式”战斗机迅速升空。然而,这一天似乎注定是个出师不利的日子,两架返航的“百司式”侦察机在昏暗的天空中辨错了方向,机场指挥也没有按照规定让侦察机降落在备用跑道上,结果竟在同一跑道上空与刚刚起飞的“零式”战斗机群迎头相撞。两架当场就凌空爆炸,另两架相撞后一同栽到机场上,顿时燃起冲天大火,殃及还未起飞的其它数架飞机和附近的警戒分队及场务人员一同葬身火海。一时间,灭火车与救护车的尖叫声响成一片,整个机场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自称遇事不惊的小畑中将此时也被这一意外事故惊得目瞪口呆,他好容易缓过神来,便急忙指挥日军重新恢复秩序,紧急清理出跑道,但空降起飞时间被整整延误了两个小时。这时,心急如焚的小畑中将再次下令起飞,第1批装载伞兵的100架运输机在一片忙乱中终于相继升空。随后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机群进入腊戌上空准备空降时,却发现整个空降地域到处都是白茫茫的雾障,除了黑色的山尖几乎什么也看不见。由于大雾弥漫,飞行员无法找到地面目标,整个机群只得在空中徒劳地打着“圈圈战”,企图寻找空降时机,但与之作对的老天爷偏偏大雾不散。无奈之下,小畑中将只好绝望地下令取消原定的空降作战计划,命令所有的空降伞兵立即返航。


不料在返航归途中又人祸迭起。先是两架运输机在空中不慎“接吻”相撞,其中一架当时就连人带机一头栽了下去,另一架撞伤后在空中拼死挣扎,机上人员一个个争相跳伞,纷纷扎到当地渺无人烟的莽莽“野人山”中,在严酷的大自然中很快便消失无踪了。当机群飞临机场时,又有一架运输机不知何故突然起火,飞机在紧急迫降时发生爆炸,机组人员和所乘伞兵无一幸存。然而,伞兵们的厄运并没有到此结束。傍晚时分,当无功而返的伞兵来到食堂吃饭时,一架返航的战斗机又因机械故障冲出跑道,在撞破围墙后一头扎进了伞兵军官食堂,导致许多就餐的军官当场丧生。


一连串的事故使日军空降兵如同霜打的茄子再也无力发动新的空降作战,只得被迫取消原定的作战计划,灰溜溜地进行事故调查和休整。同时也使陆军航空兵和空降兵名誉扫地。航空兵第5飞行师团师团长小畑中将被迫引咎辞职。空降兵惟一的伞兵旅团也在此后不久奉命撤销编制,被改编成常规的步兵部队,最后在塞班岛与美军的血战中全军覆灭,二战中最糟糕短命的日军空降兵由此画上了句号。


作者:王作化 刘波峰 张钊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