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关于责任,义务[已拜读]

edta111 收藏 0 49
导读:愿他们口中称赞神为高,手里有两刃的刀 。 为要报复列邦, 刑罚万民 。 要用链子捆他们的君王, 用铁镣锁他们的大臣 。 要在他们身上施行所记录的审判。他的圣民都有这荣耀。 ——旧约。诗149 提起“社会契约论”,很多人大概会一下子想起卢梭或者洛克这些大哲的名字,可是早在他们几十年前,1649年——这个对英国以及所有“依靠法律”的国家来说最重要的一年里,审判查理一世的大法官布拉德肖就已经提出了这个概念。 我们先来看看1649年发生了什么 1649年1月15日,星期一,库克起草对国王

愿他们口中称赞神为高,手里有两刃的刀 。

为要报复列邦, 刑罚万民 。

要用链子捆他们的君王, 用铁镣锁他们的大臣 。

要在他们身上施行所记录的审判。他的圣民都有这荣耀。


——旧约。诗149


提起“社会契约论”,很多人大概会一下子想起卢梭或者洛克这些大哲的名字,可是早在他们几十年前,1649年——这个对英国以及所有“依靠法律”的国家来说最重要的一年里,审判查理一世的大法官布拉德肖就已经提出了这个概念。


我们先来看看1649年发生了什么

1649年1月15日,星期一,库克起草对国王的起诉书

1649年1月27日,星期六,查理一世被处死

1649年5月19日,议会通过法案,英国成为共和国

1649年10月24-10月26日,“生而自由”的约翰.李尔本受审,这次审判基本确定了现代法庭的一切审判程序

议会的权威,司法独立,不得无故征税,未经审判不得拘押。。。。


我们主要要说的,是1649年1月21日上午十点,威斯敏斯特大厅里,大法官布拉德肖对查理一世的“最后一击”

简略的说一下之前的事情,国王一直不肯承认法庭的合法性——作为统治阶层的最上端,国王一直在认为“你们凭什么审判我”

这点很好理解,就象坛子里的一些FF们喜欢说“你们总在抨击ZF,却忘了遇到困难的时候ZF来帮助你们”

好吧,FF们,你们和国王陛下犯了一个相同的错误,那就是——国家不是一个人和一个政府的,人民也不是。


再看看库克大律师的话

“凡受托形式保护和维持人民安宁大权者,起权利本是人民为了自己的安全而赋予他的,一旦其利用手中权利来伤害人民,则根据该国法律应将其视为人民公敌。。。”


契约论简单的解释就是,在国王(政府)和他(国家)的人民中存在的一个契约协定,国王即位宣誓(政府上台立宪)就意味着契约开始履行。这一个契约是相互的。

就象一根绳子的两头——人民承认国王(政府)的领导地位,对国家尽到应尽的服从义务(比如纳税,不触犯法律,维护国家和社会的平稳运行),同样的,另一头则是国王(政府)对人民应尽的保护义务。也就是说,当一个国家的统治阶层无法尽到“保护国家和国民”的义务,人民有权利重新选择谁来做他们的管理者。


也就是说,FF们,国家对我们的保护只是国家的义务,反过来说,爱国是每个国民的义务——当然,爱国的前提是国家要对我们尽到国家应尽的义务。

好吧,我不是说我们国家没有尽到“义务”,但是请FF们明白,国家救援人民,只是它应该做的,而不是对我们的恩赐,以后请不要把这些事拿出来逼迫我们“感恩戴德”


现代人权最终的目标到底是什么?那就是去除妨碍了国民基本自由和安全的统治者。而国际法庭目前做的最多的就是检查某个政府的记录,裁决其是否普遍侵害了民众的基本权利。所以,推翻萨达姆,从道德上来讲是正义的,虽然实现这个正义的法律程序是错误的。

多说几句

之后世界上其实只审判了两名独裁者——南斯拉夫的米洛舍维奇和伊拉克萨达姆。历史有着惊人的巧合,两位大哥在法庭上第一句陈词都是“你们凭什么审判我”——和当年查理

一世的回答基本一模一样,这让我想起不管什么样的FF都喜欢说“”、你们凭什么要求国家这个那个”简直异曲同工。


审判米氏的时候,由于程序太冗长,他有足够的时间把自己塑造成孤军奋战的英雄形象,在法庭上不断发表演说煽动人心,而且由于他拒不开口,又刻意制造健康问题拖延时间,所以直到他死去,也没有对他定罪


萨达姆则和历史上对查理的审判再相似不过了,美国人设计了一个过度政府,这个政府任命了一个伊拉克特别法庭,利用伊拉克人来审判对他们自己发动战争的萨达姆。当然,如果萨达姆能够拒绝任何辩论,在上绞刑架的时候能够勇敢些,他也许更象个烈士。


好吧,我们用库克的话作结,我们不是无政府主义者,我们不是5美分(好吧,我只看见过五毛的红头文件,没看过什么5美分的解密档案)。爱一个国家,一个人,帮他找出缺点并改正才是爱,而不是一味的歌颂粉饰——那样才是真的恨。


好吧,那些每天说“政府做了什么什么”的FF们,面对政府应尽的义务,我们不需要感恩戴德


我们不是叛徒,不是凶手,也不是头脑发热的狂徒,我们是真正的基督徒与优秀的共和国卫 士,我们信奉议会与军队倡议并致力于实现的‘圣洁、真理、公正与仁慈’。我们反对特权,追求普适的权利,我们为公共利益而斗争,要不是这个国家更热衷于奴 役而非自由,我们本已建立起全民选举制度来保障所有劳苦大众的福祉”。

约翰.库克——1660年9月 写自狱中的信


本文内容于 7/5/2010 9:45:34 AM 被yehe666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