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国际精品香奈儿公司有意购买一组由台湾海畅集团“法兰瓷”公司设计的双色橱柜,该款单价为37万8千元,但最终千万订单却不翼而飞,只因产品是“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原来,法兰瓷采取的是“台湾研发、大陆生产、全球行销”的策略。为了打响品牌名声,海畅集团曾特地高薪聘请法国知名设计师进行设计。精致的中国风产品果然吸引了欧洲时尚圈的注意,然而最终“中国制造”却导致一些买家裹足不前。法国设计师如此解释道:“在哪里生产对我并不是问题,但对大多数的法国人而言,‘中国制造’还是给人品质低廉的负面形象。”


温家宝总理曾经说,产品质量关系到中国的形象。但十几年以来,中国劣质的产品总是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


中国的GDP都快要成为世界第一,取得这样的“辉煌成就”,其中的法宝之一,就是得益于中国巨大的生产能力和出口。中国人自己也非常骄傲地称自己已经成为“世界工厂”,这种状态在中国大陆已经持续了近20年。但直到今天,“中国制造”打入世界的唯一法宝,却仍然是“廉价”。廉价的保证是对成本的压缩,在没有成熟有效的约束机制下,这种压缩成本的冲动就会演变成“劣质”的源头。如今,“中国制造”成为劣质的代名词。


且不说中国在成为“世界工厂”的过程中,在资源耗竭和环境污染方面,付出了何等高昂的代价;只说急功近利的中国奸商贪官们,竟合谋炮制出多少假冒伪劣产品欺世惘民。仅简单举几例:官方媒体承认近一半中国消费者购买的顶级家具是假货;北京桶装水一半是假水;闻名于世的北京“秀水市场”,就是大明其白的“假货一条街”;广东市场上的名牌酒90%掺假;等等。而假冒伪劣产品,更是从欺骗发展到危害,从危害发展到致命。比如,从假手表、假伟哥,发展到假血浆、假汽车零件等。在国际上,美国海关宣布,查获的假货中60%以上来自中国;亚洲各国统计,“黑心食品”大多来自中国;在俄罗斯,俄国人惊呼“中国商品,百分之百的假货”!连中国消费者本身,都不相信“中国制造”,而认定日本电器最好,韩国饼干最好,台湾水果最好……。日本、韩国、台湾等,是以优质的产品征服世界;而中国大陆,却是以假冒伪劣产品冲击世界。


曾几何时,拥有中国商品在欧洲上流社会是一种时尚,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早在公元前1世纪时,中国很多产品就通过“丝绸之路”传入了欧洲,与当时欧洲落后的生产技术水平相比,中国产品是真正的“巧夺天工”,无论是丝绸、瓷器、漆器和其它工艺品,都让西方人大开眼界。据记载,有一次罗马皇帝恺撒穿着一件中国丝绸做成的袍子去看戏,结果在整个罗马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而在中国瓷器进入欧洲以前,西方人日常使用的器皿都是以陶器、木器和金属为主。因此当轻薄漂亮的中国瓷器传入欧洲后,即受到了欧洲上流社会的青睐,欧洲人认为,拥有中国瓷器是权贵的象征,瓷器也因此成为当时欧洲社会最为珍贵的礼物。特别在16世纪中期,随着葡萄牙人大量从中国带回瓷器,收藏中国瓷器更成为欧洲上层贵族的一种风潮。最早和中国进行贸易的葡萄牙的王后、公主的手镯都是中国瓷器,葡萄牙国王赠送给意大利国王的礼物也常常是中国瓷器。1662年英国查理二世与葡萄牙王室联姻,葡萄牙公主就的嫁妆中就有中国瓷器。现存于葡萄牙里斯本科特斯陈列馆中印有曼纽埃尔一世纹章的青花执壶,是中国最早为西欧特殊订货制造的外销瓷。据统计,1602年到1657年间,从中国运往欧洲的瓷器约 300万件。


18世纪初,中国的丝绸和茶叶等中国元素率先在法国上流社会盛行,并随之传遍整个欧洲上流社会。当时法国宫廷中流行的洛可可风格便是受到中国情调的深刻影响而产生的。而据说英国女王十分喜欢穿中国服装,屋子里摆满了来自中国的东西。可以说,当时的欧洲达官贵人将披着东方丝绸,在浓浓的茶香中鉴赏中国瓷器看作身份和地位的象征,贵妇们见面聊的都是中国制造。史载,很多欧洲商人都靠贩运中国货而发了财,对他们来说,去神秘的东方“淘金”也是最大的时尚。


而随着中国商品的进入,欧洲匠人也学会了养蚕丝的技术,并开始仿造中国丝绸,虽然后来欧洲生产的丝绸在质量上已与中国货不相上下,但欧洲人还是更推崇中国出产的丝绸。许多商家还特意注明“中国制造”以保证销路。此外,中国瓷器、漆器、壁纸、白铜制等也是欧洲匠人竭力模仿的对象。


在欧洲工匠们的不断学习和钻研下,欧洲生产的产品在质量、花色等方面甚至超过了中国,并最终可以和中国产品分庭抗礼。到了20世纪,有些甚至把中国产品挤出了上流社会,比如瓷器、漆器等。


而1949年后的中国,在意识形态大力破坏传统文化的影响下,不仅很多传统工艺失传、匠人流失,而且由于道德上的缺失,在产品质量方面更是每况愈下。加之在几十年来满足于成为“世界工厂”的经济政策下,中国诸多产品缺乏技术上的革新,不仅缺乏自主国际知名品牌可以打入国际主流市场,而且成为世界最大的垃圾产品出口国。近几年,随着中国社会道德的急速下滑,不但在国内,而且包括出口国外的从食品、日用品到玩具等商品,频繁发生质量问题,中国商品在国际社会的眼中随之从物美价廉变成了“危险”或者“死亡”的代名词。为此,欧美等国的限制性贸易以及针对中国的各种类型的特保案是层出不穷,亦让中国企业蒙受了不小的损失。


在发现越来越多的中国假货、毒物之后,美国加拿大、日本,以及中美洲、欧洲等国家,展开紧急行动,抵制中国产品。他们将“中国制造”的药品、食品、宠物食品等,纷纷下架、退货。一些西方销售商干脆在他们销售的产品上,一律贴上“无中国产原料”的标签,以便让消费者安心。


面对对于“中国制造”的种种指责,中国很快出现了“反击”的声音。这些“反击”无外乎三种:把原因归结为中国与国外那些国家的产品安全标准不同;外国的买家们没有对产品质量进行严格的控制,没有对中国的生产者的资质进行认真的调查;非常常见的理由,则认为是出于政治目的而对中国的恶意宣传和打压。而且,在国际上出现对某种“中国制造”的谴责后,政府就停止了一些问题产品在国外的销售,可并不停止在国内的销售;似乎“价廉物美”的中国老百姓就应该“享受”这些“价廉质劣”的“中国制造”。


很难想像,曾让欧洲上流社会趋之若鹜的中国商品的口碑如今已经糟糕到这种地步!但毫无疑问,曾经让欧洲人赞不绝口的中国商品,是赢在过硬的质量、高超的技术、精美的设计和所传递的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上;而这些背后则是以商德为基础的。但执政党在所谓“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主导下,在执政之初就把中国传统最根本的这种道德理念,传统文化全部打掉了。因为中国传统被认定是直接对整个所谓的“共产主义”思想理念完全违背,比如中国人崇尚仁、义、礼、智、信,中国人的儒、释、道的信仰,都跟共产党的理论是完全违背的。所以共产党从执政之初到文化大革命,一直都是在努力的打击中国这种最基本的人伦理念。从整体来说,中国这种人的伦理道德概念,在改革开放前就已经被打击殆尽了。


改革开放后,在急功近利的“致富”理念下,新的一代人心目中,除了金钱外,几乎就没有什么最根本的朴素的道德理念。所以在中国目前来看,几乎没有一个能让中国人信的东西了。而今,中国几乎看不到中国的传统商德。譬如用三聚氰胺放到牛奶填充蛋白质量;比如汽胎轮胎制造的过程中少一个安全的工序,方方面面可以看见是有失道德所造成的。尽管“中国制造”问题有诸多原因,但中国的大环境和道德沦丧才是主要原因。美国《华尔街日报》说,为什么中国的伪劣产品屡禁不止呢?事实上就是中国的这种“道德真空”造成的;为了一点钱,就完全不顾道德了。《纽约时报》说,中国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其实质是涉及政治透明度的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事实上最根本上要有一个媒体独立、媒体监督的问题,但中国这方方面面它都是不具备的。所以,从中国现行的制度上、政策上再加上贪官和奸商之间的勾结,“中国制造”的问题都很难解决;中国政府更拿不出明确的解决方案。


曾几何时,“中国制造”被人们以为是“价廉物美”,风靡世界,在欧美等国几乎每一个家庭,都充斥着“中国制造”的用品。而今“中国制造”,却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幸好还有国际社会,幸好还有国际舆论,幸好还有文明世界,否则,中国大陆真如毛泽东自诩,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了。


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当权者虽然勉强承认事实,却拒不认错,从不道歉,还多方狡辩,并转而“反击”,声言也要揪“洋货”的毛病。甚至说出“中国食品比美国食品合格率还高”的天大笑话!换言之,中国当权者的反应总是老一套:以谎言对事实,以无理对有理,以野蛮对文明。而中国御用文人或“愤青”,则把外国的谴责,说成是“反应过度”,甚至说成是美日等国的“民族主义作怪”,甚至说成是“反华浪潮”。


从官方到民间,全然没有反省意识,足见中国社会的整体堕落与糜烂。韩国报纸指出:中国假冒伪劣产品泛滥,是因为中国没有宗教,“中国只是一个把钱当作宗教来推崇的国家”。


但中国老百姓知道,假货的背后是腐败;腐败的背后是制度,不受监督的特权专制制度。一个健全的工业化社会应该有完整的质量控制标准和机制,而且,这些标准和机制是被生产者们严格遵守的。除去市场本身的调节能力之外,政府对于“劣质”的处理,也应该是按照法律进行的。然而,中国大陆却并不如此。明显的例子是,在毒奶事件遭到“免职”处理的政府官员,都在不久后复出为官,伴随这些官员复出的,还有三聚氰胺毒奶;而30万受害儿童苦境依旧,甚至他们中“讨说法”的家长却被关进牢房;……。


应该说,中国假货毒物的最大制造者,就是拒绝******的权贵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