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内贾德接受凤凰卫视的专访,棒极了!

2010年06月20日 16:34凤凰卫视

核心提示:在凤凰卫视6月20日播出的《风云对话》节目中,伊朗***共和国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接受了凤凰卫视主持人阮次山的独家专访。他指出,有些人明明无法治理自己的国家,却偏又要制造出一副超级大国的假象,但实际上他们全都是一群外强中干的纸老虎。以下为文字实录:


阮次山: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风云对话》我是阮次山,对于伊朗现任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这个人,大家应该不会陌生,他在四年以前接受过我们《风云对话》的专访,他第一次接受全球媒体专访,第一家就是选上了我们《风云对话》,所以今天全世界都知道在6月9号,联合国安理会又通过1929号决议案,要对伊朗进行第四次的制裁,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艾哈迈迪内贾德当然是全球的一个新闻的热点。我们今天非常高兴,又再度为您邀请到艾哈迈迪内贾德总统,上我们的《风云对话》这个节目。


当然,这次他来上海,就是为我身后的这个伊朗世博馆的(庆祝),那么在这个时候呢?他来,我们非常的高兴,他居然第一个要同意接受访谈就是我们,而且他也指定要我本人来访问他。那么我们当然就近,请他对于最近第四次制裁的方案,让他提出来他伊朗的看法。我相信在这个时候,全世界都注意到我们这个节目,因为艾哈迈迪内贾德显然要用我们对答的机会,向全世界传递他伊朗的信息,向全世界在表示他对伊朗对这次第四次的制裁感到不满的地方,表示他们今后要怎么做。


内贾德:占据世界主导地位的大国濒临崩溃


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1956年出生于伊朗北部的一个平民家庭,他的父亲是一名铁匠,2005年6月,当时48岁的艾哈迈迪内贾德当选为伊朗24年来首位非出身于宗教界的总统。去年6月,他又在伊朗大选中取得连任,2010年6月11日,他亲临上海参加了世博会伊朗国家馆日的庆祝活动。


阮次山:总统先生,四年前我采访您的时候,曾经问过您,为什么您能够一直都保持微笑?所以当我看到您,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和晚宴上的表现后,我想再次问您,在如今美国对伊朗采取制裁的情况下,您为何还能够保持微笑?


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伊朗总统):上次我就说过,没有什么事能阻止我保持微笑,这都是些不重要的问题。对其他人来说,有些状况可能会引起很大的麻烦,但这些对伊朗等伟大的国家来说不足挂齿。因为这些事情所引发的后果对我们无足轻重。一个在过去数十年中,占据世界主导地位的大国正濒临崩溃的边缘,而国际社会格局也在为人类的利益所改变。


如果我们分外努力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某个小国的利益,取得这种胜利将会是轻而易举的,但如今我们面临的是全人类的自由与解放,所以与这崇高的目标相比时,我们所面临的问题就不再重要了。当然我同时也希望您能够了解,我们对真主的信仰,我们相信真主会保佑那些追随他,并为他而战的人。我们也相信那些为全能的真主作战的人,最终将取得胜利,我们在等待着一个伟大时刻的来临,那时将有人为整个世界带来正义。所以我们为什么不高兴呢?我们离那一天越来越近了。


内贾德: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想垄断核技术


今年6月9日,联合国安理会15嗯个理事国,以12票赞成,2票反对,1票弃权,通过了第1929号决议,将对伊朗实行自2006年以来的第四轮制裁,内容包括禁止各国与伊朗进行与核活动有关的金融交易在内的若干项措施。1929号决议被称做是联合国有史以来,“最严厉的制裁决议”。


阮次山:这次联合国通过的1929号决议,有两个国家,巴西和土耳其投了反对票,这两个国家一直被视为是美国的盟国,这对您来讲意味着什么?对全世界又意味着什么?


艾哈迈迪内贾德:这意味着联合国安理会已经走上了末路,也同时说明了美国如今的处境,奥巴马总统曾经分别致信给巴西总统与土耳其总理,希望他们能够调解与伊朗的核原料交易,巴西与土耳其的反对票代表着联合国安理会的机制已然失效,而美国也遭受了挫败。我们现在来分析一下安理会的成员国,五个常任理事国都是核国家,它们想要垄断核技术,为了自己的利益,它们当然不会希望有新的核力量出现。所以这些国家的投票既不合法也不合理,剩下的十个国家中巴西与土耳其投了反对票,黎巴嫩投了弃权票,最初黎巴嫩也要投反对票,选择弃权完全是迫于美国的压力。剩下的七个国家中,四个都是美国集团的盟国。


在过去的60年里,这些国家从来都是在为美国的利益而投票,它们从来就没有投过自主的一票,当一个国家有美国军队,在自己的领土上驻守时,它又怎能投下独立自主的一票呢?最后剩下的三个国家告诉我,他们虽然不支持这一决议,但是它们也面临着美国的强大压力,最终也不得不投下赞成票。如今的安理会只是空有其表,而美国则利用安理会保护自身利益的同时,还不忘威胁其他国家,当安理会成员国都承认投票是迫于压力时,决议的权威性何在?又由谁来实施这一决议呢?美国及其盟国已经对伊朗,通过其他手段进行了制裁。这次决议已经不是第一次针对伊朗的制裁了,事实上这次决议也是美国对联合国安理会最后的致命一击。


投票的进程明确地证实了安理会的非民主性,让人们看清了美国在幕后操纵的黑手,美国拥有大量的核武器以及先进的军事装备,所以联合国安理会已经名存实亡。但是我要告诉你,美国的所作所为也正是我们所期盼的,我们一直都希望能够向世界证明,联合国安理会已经失去公正性,因此必须要改革,而美国的作为恰好为我们提供了有力的证据。他们也许会认为他们所做的一切,是在限制伊朗的发展,但实际上他们是在自掘坟墓。美国终于将充当了他们60多年傀儡的联合国安理会推向了灭亡。


内贾德:超级大国全都是外强中干的纸老虎


阮次山:在过去的四年内,您是否也曾害怕过?


艾哈迈迪内贾德:绝不可能,我有什么可害怕的?他们应该怕我才对,因为是他们犯了错。


阮次山:欢迎回来,刚才我们和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之间的这段谈话,大家可以找出一个跟过去四年以前,我跟他第一次访谈的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在四年之后,他在外国的制裁的势力之下,依然是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依然是那么强硬、那么据理力争,我们没有任何意思要跟他采取同样的立场。可是在国家利益跟外交利益当中,我们不能不佩服这位伊朗的总统,在一个人面对全球的四年四次的,安理会制裁的情况之下,能够如此勇敢地依然面对挑战,接下来请看我跟他另外一段访谈。


阮次山:四年前我采访您时,许多中国人都对您表示钦佩,因为您敢于独自面对国际社会,对您和您的国家所施加的重重压力,如今您连任总统,又有何感想?在这过去的四年里,您是否也曾害怕过?


艾哈迈迪内贾德:绝对没有,又有什么事,什么人能够让我感到恐惧,他们反倒是应当怕我,因为他们才是犯错的人。只有那些罪犯,那些谎话连篇而又崇尚暴力,尔虞我诈而又贪得无厌的人才会感到害怕。我们从不干这种勾当,我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光明正大的,我们所追求的是公正、同情和友谊,所以我们没什么可害怕的。


这些人明明无法治理自己的国家,却偏又要制造出一副超级大国的假象,但实际上他们全都是一群外强中干的纸老虎。


内贾德:布什是世界政坛中最臭名昭著的政客


面对这份1929号制裁决议,伊朗政府表示他们将不会接受,在国内伊朗民众也不担心制裁将给伊朗带来的负面影响。相反,这份制裁决议激发了民众的爱国热忱,使他们更加团结一起来支持政府的强硬立场。


阮次山:四年前我采访您时,您曾提到过,您给美国前总统布什写过一封信,可是布什总统并没有给您任何答覆,如今奥巴马总统却给大阿亚图拉去过两封信,这对您来讲又意味着什么?如果他们想与您展开交流,那为什么奥巴马又要在执政16个月后,对贵国采取制裁呢?


艾哈迈迪内贾德:当时我给布什总统写信,是为了劝说他回到人道主义路线上来,我在信中曾引用过,先知们与耶稣·基督的话语,但是布什总统对我的信置之不理。而如今,我们再来看他的处境,他已经是世界政坛中最臭名昭着的政客之一,奥巴马总统刚上台时,我也曾提议让他做出真正意义上的变革,并同时指出了需要变革之处。三个月后我又第二次给他写信,但是这两封信都有如石沉大海,我只是要他遵守诺言,我给他提供了一些有关美国军队罪行的证据与文件,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音,所以我们还要继续等待。


内贾德:伊朗有足够的实力击退美国的侵略


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16日,美国为落实1929号决议而宣布了一系列,对伊朗的新的制裁措施,包括将该国国有银行、船运公司等相关实体,以及伊朗***革命卫队空军和导弹司令部等列入黑名单。美国财长盖特纳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未来几周内还将采取更多的制裁行动,加强对伊朗施压。


阮次山:在过去几年里,社会上一直有传言说,美国会向伊朗动用军事力量,您对这种可能性表示过担忧吗?


艾哈迈迪内贾德:这也许是美国政府一直以来的愿望,他们丝毫不明事理,只会用暴力说话,他们与世界的交流都要依靠他们的军事力量,但他们深知与伊朗作对将会让他们走上末路,这不代表伊朗会向美国发起进攻,伊朗有足够的实力,去面对美国并击退他们的侵略,他们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美国政府中没有任何一人,胆敢对伊朗动用军事力量,伊朗有7500万人而且他们都团结一致。伊朗历史上曾有过50个人击退5万大军的记载,“游击”这个词,在伊朗一向都有着重要的意义,它是自古以来伊朗军队的必修课之一,如今它被称之为“游击战”。


伊朗人民反对战争,我们也希望能够从文化交流,政治策略与管理手段上来“征服”他们,而伊朗的发展也是尽人皆知的,如今的伊朗与美国之间的差距,与十年前相比是天壤之别。差距的缩小对伊朗与包括中国、阿尔巴尼亚、塔西、土耳其、白俄罗斯叙利亚在内等,其他国家的友好关系的发展都带来了好处。


阮次山:今天我们和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之间的这些谈话,大家可能有一点感触,当然一个国家面对如此大的压力之下,能够如此冷静地面对我们,阐述伊朗的国家政策的方向。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其实伊朗跟美国跟西方国家之间,在战争的意义上来讲,差不了太多的距离,可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依然坚持自己的理念,坚持伊朗说我可以发展核武,我可以发展核能发电,这些都不是你西方国家应该干涉的。


那么我们在过去,我们觉得我们非常地赞赏这么一个人,他的外表好像非常的粗犷,可是心思非常的细腻。那么在这种人的领导之下,伊朗有很多困难,伊朗有经济的困难,伊朗一年以前有选举的纠纷,可是这个国家我们不认为,它在短时间里面会走向内乱,或是走向脆弱的边缘。所以今天我们和艾哈迈迪内贾德之间的谈话,我相信大家印象深刻,我们也相信经过我们的谈话,世界对伊朗更了解一点,世界对伊朗也可能更宽容一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