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不结盟中国或“被称霸”韬光养晦不过时

放弃不结盟中国或“被称霸”韬光养晦不过时

二战后美军对日本进行大改,并结成美日同盟。图为日本驻日美军F-22A空中加油

徐光裕

随着中国的日渐崛起和国际环境的风云变幻,有国人开始质疑国家现行的“不结盟”外交方略是否还适用?并建言能否用广结“同盟”来编织有利于我们崛起的国际关系网,以多国的集体力量来抗衡对手,在维护同盟国利益的同时,争取自己的最大利益和有利的国际地位。提出问题无可非议,但建言却值得商榷。

对中国来说,现阶段是继续坚持还是放弃不结盟是一项重大的外交战略选择。是否要变更,需要经过周密的审时度势和严肃的全面评估才能确定。因为它涉及一系列相互关联的重大问题,例如:为何此时要放弃不结盟而改为结盟?这里至少要提出改弦更张的充足理由和可行性,以及利弊分析;如果结盟又如何结盟?这里需要明确和谁结盟,对方是否愿意结盟,结盟针对谁,结盟的使命、条件、时机、期限和退出机制等等。总之,这不是一拍脑袋就能定案的简单选择。

“结盟”和“不结盟”是一种国际现象,世界上只要还有国家,国家还有强弱,相互还有分歧和对立,就会有“结盟”和 “不结盟”的现象存在。“结盟”和“不结盟”又是一个国家的处世手段,历史经验证明,国家之间是否结盟是随着国际战略形势和国家利益的变动而变化的,当结盟的使命和期限达成,或出现弊大于利时,结盟就会结束,反之则可能延续。

国家间的合作有多种方式,结盟是最高形式,也是最紧密的方式。它往往包含政治、经济特别是军事领域的全面合作。它会给入盟国家带来它十分需要的关键利益,相比之下弱国和次国往往要较强国愿意接受结盟。

但世界上没有无代价的结盟利益,它带来的弊病绝不可小视,特别是在和平时期,弱国、次国与强国结盟,往往会使他们如同小媳妇般处于不能自主的尴尬境地。像最近日本鸠山首相被迫辞职就是典型实例。日美同盟美国处于强势,冲绳基地搬迁问题在美方坚持下,任你日方如何表态,甚至向选民提前承诺,最终只能是首相和民意一起靠边站。因此不到万不得已,例如出现类似二次大战那样国家面临生死存亡之际,所有国家面对结盟的选项多半是慎之又慎。

当今世界上为何还有那么多国家追求独立自主走不结盟的道路,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不结盟能使自己的战略选项增多,在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中便于保持相对超脱的独立自主地位,可以左右逢源实施全方位外交,获取进退自如较为主动灵活的战略地位和外交空间,避免由于结盟而又意见分歧,造成无所适从,甚至在无奈情势下出现不情愿的“被卷入”困局的被动后果。最近欧盟在救援希腊问题上出现的争执就是实例。

此外,在目前的国际战略格局下,如果我们主动放弃不结盟,就中国的政治、经济以及军事潜力和影响力,我们很可能“被称霸”、“被出头”,我们的负担和要付出的代价必然增大。即便是大胆设想强强结盟,结果也多半代价高昂,事与愿违。

我们的目标是到建国一百周年时,以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独立而负责的现代化大国的面貌进入世界强国之林。眼前我们虽然已经取得很大成绩,但内忧外患的难题也很多,“韬光养晦,有所作为”远未过时。何况现阶段中国也远未到必须靠结盟才能生存和发展的地步。

虽然坚持不结盟,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开展多方合作。我们可以针对不同的国家和不同的需求,寻求不同的合作,甚至包括与潜在对手的某些合作。通过合作最大限度地缩小对立面,扩大收益面。在多合作方面我们已经取得不少成功的经验。例如“上合组织”、“东盟10+3”,我们还与欧盟、非盟、阿盟以及许多国家建立了多边和双边的多层面合作关系。

至于化解某些势力对我国的遏制和威胁,最好的办法就是靠自身的强大,以及广交朋友、互利共赢的对外关系。因此营造和改善最有利于自主、自强的内外环境和条件就十分重要。继续实施利大于弊的只合作、不结盟的外交方略,无疑是我们现阶段最明智和务实的战略选择。▲(作者是解放军少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