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真实历史:日军拼刺刀时果真退子弹吗?

还原真实历史:日军拼刺刀时果真退子弹吗?

战争中上刺刀冲击的日本步兵图画

还原真实历史:日军拼刺刀时果真退子弹吗?

当年日军军营生活教育漫画

我国的小说和影视作品中,侵华日军在冲锋肉搏的白刃战中,有日军哗啦哗啦退子弹的描写场景,据说是演习中怕走火伤人,以至于教条到实战也是如此。历史果真是这样吗?

日俄战争中,日军树立刺刀突击的作战信念

1999年和2004年《轻兵器》杂志先后刊载京和先生《日本刺刀史话》和三土同志《浅说三〇年式刺刀》,文章都引用日俄战争时期的日军白刃战的战例。

1904年11月26日,为夺取旅顺口东线松树堡垒,日军组织起以中村觉少将为首的3000人敢死队。出发前中村觉要求“我们将以刺刀打击敌人,不管敌人火力多猛,在敌阵地上立足未稳之时,谁也不准开枪”。当日18时许,日军敢死队破坏铁丝网后向堡垒发起冲击,被俄军2个缺编的水兵连以白刃格斗阻止在胸墙一带。战至次日凌晨2时,敢死队伤亡过半,中村觉亦中弹负伤,被迫撤退,这一次以刺刀对抗机枪和铁丝网的大规模“白兵突击”便以日军告负而草草收场。

1905年1月25日到28日,俄军反攻黑沟台。日军秋山好古少将率领的骑兵第一旅秋山支队(配有步兵、炮兵和工兵)陷于危机,而且日军第八师也面临全军覆灭的危险。此时,第八师团师团长立见尚文重新组编部队,成立“立见军”,自命为临时司令官,并在第五师团的援助下以师团为单位,利用刺刀断然实施白刃突击,结果获胜。以往日军的白刃突击最大是以中队为单位实施的,尚无以师团规模进行白刃突击的成功战例。因此,1909年日本修改《步兵操典》时,明确将“决定战斗最终胜负的方式是刺刀突击”。此后,直到二战结束日本宣布投降的这段时间内,“利用刺刀进行短兵夜袭攻击”一直成为日军的基本作战信念。

还原真实历史:日军拼刺刀时果真退子弹吗?

明治、大正、昭和四种版本《步兵操典》

《步兵操典草案》提到的突击时关保险,定稿时被取消

我没有见到日本1909年版的《步兵操典》,而我曾认真翻阅日军明治31年即1896年版至昭和时期四种版本的《步兵操典》有关内容,以及日军《剑术教范》中步枪刺杀部分,并未找到日军白刃战退子弹的条文。反而发现明治31年即1896年版《步兵操典》第178条《铳剑突击》,即上刺刀冲锋的演练和作战中,强调火力而非刺刀。如“在最前线的各个小队做举枪射击的准备,后方的小队尽量占领有利地形再次进行追击射击。”

日军在大正十二年及昭和十二年,即1923年和1937年两种《步兵操典草案》的“突击”部分中则提到,预备冲击时,右手紧握枪身,枪口向上,左手握刺刀座,当发出“突击”令时,要求勇猛、果敢、以压倒敌人的气势呐喊着“冲锋”向敌冲击肉搏。还提到当听到预备的号令,射击前枪要处于“安全装置”,我理解是关保险。

我军的史料中也确有日军拼刺刀关保险的记述。中国人民解放军百战将星丛书--《吴效闵少将》中提到,八路军386旅陈赓部,抗日战争中豫北金山寺一仗,刺刀杀出威风。勇将楚大明的20团七连被旅里授予“刺刀见红”锦旗一面。时任20团政治处主任的吴效闵在战后对白刃血战带来巨大心灵撞击的新战士说:“日本兵在战斗技能上确有一套,他们实弹打的多,用咱们中国人当活靶,练杀人不眨眼!想想惨死在鬼子刺刀下的父老兄妹,你们回家后心里能好受吗?咱抗日 人的命就是国家的魂,我死国生,虽死犹荣。你们细琢磨这句话。日本兵在战场上也严守刺杀操典,要关上保险,显示帝国的武士道。下次和鬼子拼刺刀,你先用枪撂倒几个,再给小鬼子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别和野兽讲规矩。”

侵华日军打仗真的恪守“规矩”吗?还是八路军386旅20团,即陈赓旅楚大明团七连豫北金山寺作战,一个日本军官在白刃战时,边逃边开枪,直到手枪子弹打完了,才抡起他的军刀与八路军格斗,最后被击毙。

在日军《步兵操典草案》中,“突击”时步枪“关保险”这一条,经战斗检验后,在1940年定稿颁发的《步兵操典》中被删除。而所谓日军拼刺刀退子弹之说,似无“条令”根据。据我所知,其由来是一本出版于60年代传流很广的抗日题材的优秀小说,其后还曾拍过电影和电视剧。由此,日军拼刺刀退子弹流传多年,以致竟成“信史”。

抗日战争中,中国军队同样重视刺杀训练

1940年10月29日百团大战后,八路军冀西第一军分区司令部在杨成武司令员签发的《战斗详报》中指出:“敌擅长白刃战,其体力、技术均较优。”又“关于白刃战在此战斗中,从我军进行的白刃战看,损失较大,其原因是由于体力弱,技术不熟练和不够顽强。除以机械体操增强体力、臂力外,为了提高白刃战的技术,还必须实行以下措施:整备防护用具,改良刺刀及建设军区的制造工厂,改善保健给养,战斗部队和干部及全体指战员每人要携带长刀一把,在进行白刃战时长刀最为有效。”

《战斗详报》指出的“备防护用具”。即指对刺训练的木枪与护具。据张知行先生撰写的文史资料《西北军的练兵特点》,冯玉祥部西北军于上世纪20年代即从日本引进对刺训练的护具。1943年3月19日,陈赓大将在《队务工作会议上的发言提纲》中对部队刺杀训练也强调着护具对刺。他说:“刺杀,必须以真枪在野外不齐地形或山地练习刺杀,不能停留在基本教练上面,多注意着护具对刺,护具的筹备法(克服困难)。”

我在著名摄影家沙飞拍摄的八路军抗大二分校进行刺杀比赛的组图中看到,当时八路军已着护具进行训练比赛。足见八路军对刺杀,确切的说对刺训练的重视。沙飞这幅“跃刺”的照片,使我想起1963年我军《步兵分队投弹、刺杀、爆破、土工作业教材》中“后退反刺”的动作插图。60年代中期,“大比武”时代我军的刺杀训练极重视山地、村落、树林、堑壕内的对刺应用技术。

抗日战争中,正面战场国民党军的白刃战也使日军印象深刻。参加侵华作战的柴田隆一等著的《陆军经理部》一书对中国国民党军白刃战有如下评价:

《敌人训练有素,特别是荣誉一师擅长白刃格斗》轻机枪手和步枪手交互冲锋。七、八名象是专门投掷手榴弹的投弹手伴随其后,一旦冲到距我约三十米的地方,就跪到机枪手和步枪手的前面,一齐投掷手榴弹,干得相当漂亮。一旦突击不成功,就在轻机枪的掩护下撤退。可是,我方没有弹药,只是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冲过来,所以也许会被吃掉。

还原真实历史:日军拼刺刀时果真退子弹吗?

日军“三〇年式刺刀”三种

在敌人的队伍中挂着“荣誉一师”徽章的好像是什么特编部队。后来听说,这个师是从全军选拔出来的,只在支那军队发动攻势时使用,当处于守势时,就保存在后方。所以,它从来没有打过败仗。正是由于这一原因,仿佛他们充满着必胜的信心。在投掷了一阵手榴弹之后,步枪手开始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冲锋。敌人的部队竟能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冲锋陷阵,这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始终摆着端枪的姿势,这在所谓刺杀术上似乎属于笨拙之列。而且,如果长时间格斗,只要日军一用刺刀反击,他们马上就撤退。不但不管怎么说,他们的行动令人吃惊。

我曾见到1943年日军大本营编印的《战训报》刊登长于军刀斩劈和刺杀格斗教学训练的日本陆军户山学校整理的一份《美英加军队白刃的观察》。日军认为步枪刺杀格斗,英军优、加拿大军次之,美国兵“劣”。美、英、加刺杀防御巧妙,身长体强臂力大,即便单手突刺也相当有效。但动作迟钝笨重,下半身(腰以下)力量弱……

由此,日军户山学校的报告中提出的对策建议日军在军队教育上的注意事项中强调加强体操锻炼,以增强突刺转体的敏捷性,文中还强调指出《剑术教范》附录一的“接近格斗”即近身格斗,要求全体士兵都要会。翻阅日军《剑术教范》近身格斗部分,从图来看,日军所谓“接近格斗”即我军以往刺杀训练中的枪托后踵的侧击和弹仓击。翻阅国民党军1948年翻印的《美式步兵教育》一书可知,美军刺杀训练也注意近距离格斗的枪托打击,如直打、侧打、冲打等。1943年的日军提倡的白刃训练也是火力无法与优势的美军相比的无奈之举。特别是太平洋战争中的逐岛争夺,日本一次次殊死的白刃肉搏,结果都是以积尸如山而告终。

或许日本武士有佩短刀“肋差”的传统,日军不仅强调步枪刺杀训练,还重视每一名士兵所佩的三○式刺刀近距离格斗的技术。日军《剑术教范》中有所谓“短剑术”简略篇章,即士兵手持刺刀对刺刀的格斗。这使我想起我见过日本陆军户山学校格斗教材有“素手对铳剑”“短剑对铳剑”,即我军谓之“徒手夺枪”的步兵格斗动作。此外,时至1945年穷途末路的日本陆军部还编印了,包括使用刺刀对付登陆美军的手册《国民抗战必携》,而仅看封面象是对付苏联军队。随着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日军的刺刀、教材以及其他武器装备都成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同盟国抗日军民的战利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