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在某公司工作。该公司有个保健产品专门供应给部队,用来恢复士兵的体力。这产品到没什么大问题。这个公司的BOSS来头倒是挺大,某飞机研究所混出来的,在该研究所下属的某个公司似乎做过军工产品外贸。总后某单位与该公司联系密切。我不否认这样的合作可以为部队提供很多好的产品。做生意也是做人脉。

可是我想提出两个问题:1、抛开什么总够采购的什么“四五八”原则,真正能参与到这样的采购行为的纯民营企业(泛指公司领导层无军方背景的那些公司)有多少?这些企业怎么保证竞争力?没有竞争力的供求关系是否能够为军队持续性的提供有实力的产品?2、后勤部门的采购与其是CCTV所言民企可以参与部分军品行业,不如说成是现在部队的军品采购其实是从老一批军工混出来的人手里买东西,是自己和自己做生意,总后尚且可以这样以管窥豹,那总装呢?

试问在一个自己人和自己人做生意的市场气氛中,怎么可能指望中国出现洛马、波音、通用这样的大型军工集团呢?中国军工行业的竞争力在哪里?一个没有竞争力的行业,怎么可能出现经典?

国外军工行业中,电子技术和发动机技术产品行业中竞争力最大,暂且不说电子设备,就说说发动机,F100、AL31、M88、LM2500、CODOG、低速柴油机、AIP这些动力源行业,中国能比得上的有几个?而生产这些动力源的公司,哪个又不是在竞争机制中搏杀出来的?

技术决定战术,好的技术装备可以影响军事战略,而技术产品又要在一个强大的有活力的体系中去孕育。说要从要素型思维模式转换为系统型思维模式,而这只是军事思想层面的东西,仿制AT4、SAM2等大大小小的东西,在这个层面,中国的军工体系还是在为要素型思维模式而服务。J82M1998年试飞,J82T2010年试飞,从J71到山鹰教练机,从J6甲到强5双座教练机,J8可是60年代的东西啊!这个系列存在了四五十年,还会再存在下去一二十年。仿制斯贝,斯贝是多少年前的东西?

所以我个人认为,军事装备体系和后勤体系,是为军事战略思想体系服务的。军事装备技术的现代化和军事思想体系的持续更新,需要的也不是一个人家有什么就仿制什么的军事工业体系,而是需要一个能独立成自己流派的竞争体系。即产品的持续活力第一位,以产品技术优势论胜负而不是以自己人的关系论胜负。

每个国家的重点项目,比如弹道导弹技术、航天航空标准化技术,核技术这些东西,中美欧俄日都有自己的扶持,这是应该的。但是整个行业体系,不仅仅只是这几个部分,军事体系也不仅仅是战斗部队的事情。在军事工业体系和军事思想体系领域,要完成有什么武器打什么仗到打什么仗用什么武器的转变,除了从要素思维转为系统思维之外,更需要,机制的变革。而制约这样变革的核心因素,就是从部队里出来的那些所谓的“民营企业家”们的人事关系。部队高层里,两个东西不传外人,一个是部队的管理经验,一个是人际关系。所以旧的机制,时刻制约着新的机制,这也就是所谓的利益关系。军队的第一生命是军队的思维模式,如果说军人的第二生命是武器的话,那么军队的第二生命就是军事工业体系。如果中国的军事战略思维方式根据中国的战略地缘环境变换而发生了应该有的变化之后,军队的第二生命依旧用着落后于时代的操作方式,那么这样的变革就是无力的,也是不具备持续性发展的。

举个例子,二战的日本,它的军事思想其实远远落后于当时的主流,既重航母又重战列舰。显示其在世界军事思想范围内的无目标性。但是其军事工业体系能为战斗部队提供系列装备,所以打的中国很吃亏。苏联,陆军的宽正面大纵深连续远程穿插机动,海空军的导弹饱和攻击,其军事思想算是领先,可现在还有谁认为苏联的军工产品依旧具备革命性的持续性发展能力?T50?T95?双管152?S500?抛开其工业基础现在俄国有什么军事思想理论可以值得借鉴?

军事改革千万不能和个人经济利益扯上关系,而人事系统带来的阻力,也从某个角度上说是人治社会的遗物。而改革的意义,在此范围内,也有相当大的局限性。至于效果,还是用公司打比方。老总们热情澎湃的演讲着马儿跑得快而又不吃草的天道酬勤的道理,员工们惦记着分赃不均的勾心斗角,这样的公司留得住人?既寄希望于欧美日韩台的企业管理模式、企业文化体系和商业化价值观,又满口吹嘘着道德和忠孝仁爱无私奉献,而其核心就是仗着上面有人而可以去冠冕堂皇的去盘剥,肤浅的机制下怎么可能和欧美日的企业展开竞争?军事工业体系的道理也是一样的,在这个层面上不存在民主的本质——灰色妥协,改革就是彻底的,改革就是强者的权力。所以邓公的改革开放取得了伟大的成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