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兄弟俺在铁血潜水多年,从未冒过泡,今日想说些过去的故事。(战场老照片也不少,以后试着发一些)。

俺参加过1979年自卫反击战(越南高平方向),也参加过老山作战(1984年7月至1985年8月),这样的经历,现在我军不多吧?现如平头百姓是也。

当兵有一条很重要,就是你去的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去对了,很是趾高气扬。错了,见人不好意思说自己呆在什么地方。

我当兵的这支团队苦归苦,但是很牛B。我团军旗上顺着旗杆印的一溜大字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工兵第一团!这就是我部的番号。

前身是由跟随毛泽东秋收起义的安源煤矿工人,在井冈山组建的红军工兵二连。

工兵部队因其专业性质,不像步兵部队那样英雄辈出,将星闪耀。但也讲究一个嫡系和王牌。我团便是中央军委的嫡系王牌部队,号称“天下第一工兵团”。

建国以来,除了“珍宝岛”和“中印边境反击战”,参加了几乎所有的陆上战事。

(现今50岁以上的人耳熟能详的:“二呀么二郎山,高呀高万丈……”就是1951年我部修筑川藏公路时,团政治处一个宣传干事创作的,曾作为我团的团歌)

工兵一团在福建常驻,团部建有专用飞机跑道,首长来视察,乘飞机轰隆隆自天而降。试问:在野战军部队中,有几个这样的团?

(不过84年上老山遇到更牛的:陆军一军一师一团。全军作训典范“硬骨头六连”乃是该团二营六连)

1979年1月,大名鼎鼎如雷贯耳的杨成武上将来我部视察。

他路过隔壁的建筑工程兵224团时,压根眼皮都不抬(靠!这个团居然还出了一个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

杨成武在我团第二天,解除了团政委职务,叫他离休抱孙子去。因为咱这47年入伍的老政委在将军面前没整明白地图坐标(其实有点冤枉,政委是老眼昏花加上见了上将紧张,手一哆嗦,在地图上指错了位置)。

杨成武说:“连军用地图都看不懂的指挥员,能带领部队打胜仗吗?能为福州军区争光吗?”

这下子我们团首长才明白:又要打仗了!

杨成武上将是来考察我部有没有战斗力参加中越自卫反击战

现在大部分人总认为,七十年代,我军装备和训练水平都很低。其实那是指一般部队,而我们这种驻福建前线的全训部队,素质相当不错。

我们的主力装备均从发达国家进口。非常雄壮(例如我们1974年就有红外夜视装备)。

前几天文章里说的是“住”,现在就说“行”(可惜手边没有部队行军照片)。

那时部队作战行军与野营拉练、演习的气氛截然不同:全部伪装色伪装网,涂去车辆号码。钢铁长龙连绵数公里,公路上沙尘滚滚,煞是威风。即便停车待命,全副武装的部队也是凝重肃静。只听口令响,不闻嘈杂声。

1979年我部参战刚刚上火车,居然就被美国之音报道。

美国之音是这样播的:“中越这两位昔日的盟友在边境发生的武装冲突不断升级,曾经在韩战中与美军交过手的中国王牌工程兵,工兵第一团已经在福建驻地上火车,即将开往中越边境参战。”(79年打仗,不禁止收听美国之音,那时邓小平刚去过美国,他们对咱挺友好。美国对咱们不好是十年之后)

部队在福建顺昌站上火车时,还出了几档子怪事:

指挥我团开进的是福州军区副参谋长(正军级)。要不是有如此威猛将领坐镇,还真麻烦了。

第一梯队的装备车辆傍晚上火车,但被站台上的货物挡住,部队派人清理,站长死活不准,一定要等第二天货主来处理,决不通融。

靠!副参谋长立马电告军区作战部,命令作战部通知福州铁路分局:“由于顺昌火车站站长阻碍部队向前线进发,延误军列发车时间。依据战时条例,现已撤职,请铁路分局速派新站长来此。”

不一会儿,福铁分局回话:“完全同意。”

马上跑来一个铁路干部,说他是新任命的临时站长,根据分局指示,现在完全听命于军方指挥。

得!先去现场,宣布火车站原站长擢去顶戴花翎,赶出车站。

正在指挥调度部队上火车时,团副政委来报告,说二营在顺昌大桥受阻,是被公路桥梁管理站站长带人拦截。

那个站长声称重型装备会压伤桥面,要求部队必须铺上木板才能允许通过。二营长对他说这是参战部队,须按时上军列。可那小子硬是不准。老实巴交的营长只好逐级报告(大家说他傻B,不知道自己腰上的枪是干嘛用的)。整营被阻在河南岸。

军区副参谋长闻讯大怒。带上参谋警卫员开车直奔桥边的管理站,杀将进去。下车大喊:“哪个是站长?胆敢拦截我参战部队!给我滚出来,就地枪毙你!”

连喊两遍,只见那一圈楼房亮灯的窗户,“唰”不约而同的灯光熄灭。

当兵的在这种情况下,感觉相当的爽。

也说明在那时,很多权力部门都不把军队当回事。幸亏是去打仗,要不然多艰难。过去军队纪律也太严明,对各种刁难和冷眼完全是忍辱负重。

(这可都是真事,俺没瞎编)

广西与福建一样,一直具有前线性质,因此即便是在文革期间,战备公路修建的也很完善。连越南的公路都是六十年代我工程兵修筑的。因此部队的运动调动很快捷。

1984年上老山则是另外一种情况:少数民族落后地区,山高坡陡,除了一条经天保通往越南的正规公路,就剩下几条乡村公路了。那时上老山几乎没有公路。14军作战,所有装备器材都是背上去的(包括工事构件)。

当时大部分是临时军路,极险要。逢雨天几乎无法行车。所有部队都在艰难困苦中作业作战。

一次夜间,一辆苏制嘎斯51轻型卡车冲进我们驻区,半车黄土铺着稻草(为减轻颠簸),上面放置躺着重伤员的担架,一个女兵坐在稻草上抱着伤员头部,另一个小女兵一手举着输液瓶,一手紧抓着车帮。车上还有一个挎着冲锋枪的护送战士。

司机着急地询问下山的路。因为他们夜里出了包紮所就迷了路,在山里瞎转。看着他们摇摇晃晃,颠簸着下山,单车消失在黑夜里。感觉就是两个字:凄凉!

本文内容于 2010-5-30 8:22:34 被bf880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