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2010年1月29日,俄罗斯苏霍伊设计局研制的第五代战斗机(T-50/I-21/Article 701 PAK-FA,一下简称PAK-FA)进行了试飞。试飞之后,俄罗斯方面向外界提供了大量的高清晰图片、录像资料以及相关信息,这些都要助于外界对这种高性能多功能战斗机的设计方案进行初步分析。对该机的设计特点以及苏霍伊设计局早期研制的某些型号技术验证机的研究表明,在过去20年来,俄罗斯已经将许多的先进的设计构想融入了该机的设计方案及相关研发工作之中。

PAK-FA的设计构想即融合了“侧卫”系列的研发思路及设计特点,又借鉴了美国YF-23型技术验证机及F-22极为特殊的隐身外形,显然这是俄罗斯自行设计的一种独特机型,它的问世标志着美国在隐身飞机领域长达二十五年的垄断性地位将被终结。

PAK-FA的生产型不仅将在隐身性能的某些关键领域具备挑战F-22的能力,而且在空气动力和机动性等方面还胜过F-22。这意味着美军所有老式战斗机以及F-35“闪电”II型联合攻击机的作战成效将大打折扣,F-22A也只能达到数量优势时才能在PAK-FA的空中对抗中确保取得空战胜利。如果美国不从根本上调整空中力量的未来发展规划,则有可能很快就丢失几十年以来一直享有的优势。

根据目前获得的证据,PAK-FA是当前世界唯一设计用于在空战中对抗美F-22型战斗机的机型。成熟的生产型PAK-FA将具备超音速巡航、集成式传感器、有效的隐身性能、极强的灵活性以及出色的持续飞行性能。这种战斗机具备初始作战能力后,将使美军所有老式战斗机以及F-35“闪电”II型联合攻击战斗机在战略上变得无足轻重,且作战效果也是将大大地降低。这些变化将对空中对抗形式产生重要的战术、战役和战略影响,甚至于还有一定的政治影响。对于美国而言,目前唯一可行的对策就是立即中止F-35联合攻击战斗机项目,将节省的资金用于F-22的后续研发,并将F-22的多种改型为满足美国及其盟友战术空中力量作战需求的主要机种。

在PAK-FA问世后不久,西方观察人士很快就为它起了“猛禽斯基”或“F-22斯基”的绰号。就“PAK-FA”未来要想到达到的地位而言,上述的绰号更显得恰如其分,因为该机的挑战目标正是“F-22A猛禽”。然而,就该机的设计及其细节而言,这些绰号又显得不尽准确。

PAK-FA的性能设计鲜明地体现了俄罗斯方面对视距内以及超视距空战所持的观点,这种观点与西方截然不同。俄罗斯人的基本看法是,视距内和超视距空战存在很大的相似性,这主要体现在:空战攻击行动的末段,被攻击的战斗机处于敌方战斗机武器火控系统的跟踪范围内,因此应当采取运动方式击败敌方武器或火控系统。俄罗斯方面认为,视距内和超视距空战模式的一个主要区别就是超视距空战更多地依赖于远程传感器挫败敌方采取的低可探测性或主动干扰措施。

PAK-FA的主要设计目标是在传统的视距内和超视距空战中应对F-22的挑战,因此PAK-FA 也具备截止到目前F-22独有的第五代战斗机的所有性能特点——隐身、超音速巡航、矢量推进、安装高度集成化的机载电子设备以及大功率主动和被动传感器等。PAK-FA不仅严格符合第五代战机的设计标准,而且还拥有F-22设计方案中所不具备的另外两个特点:首先是极高的灵活性,这主要是因为该机采用了非常先进的空气动力设计方案,而且具备极为突出的推重比,同时安装了配备高性能数字化飞行控制系统的三维矢量推进系统;其次是极强的持续作战性能,这主要是因为该机的燃油装载量高达25000磅,机身内部和外部挂载的武器略多于F-22A。 在2010年1月29日,俄罗斯苏霍伊设计局研制的第五代战斗机(T-50/I-21/Article 701 PAK-FA,一下简称PAK-FA)进行了试飞。试飞之后,俄罗斯方面向外界提供了大量的高清晰图片、录像资料以及相关信息,这些都要助于外界对这种高性能多功能战斗机的设计方案进行初步分析。对该机的设计特点以及苏霍伊设计局早期研制的某些型号技术验证机的研究表明,在过去20年来,俄罗斯已经将许多的先进的设计构想融入了该机的设计方案及相关研发工作之中。

PAK-FA的设计构想即融合了“侧卫”系列的研发思路及设计特点,又借鉴了美国YF-23型技术验证机及F-22极为特殊的隐身外形,显然这是俄罗斯自行设计的一种独特机型,它的问世标志着美国在隐身飞机领域长达二十五年的垄断性地位将被终结。

PAK-FA的生产型不仅将在隐身性能的某些关键领域具备挑战F-22的能力,而且在空气动力和机动性等方面还胜过F-22。这意味着美军所有老式战斗机以及F-35“闪电”II型联合攻击机的作战成效将大打折扣,F-22A也只能达到数量优势时才能在PAK-FA的空中对抗中确保取得空战胜利。如果美国不从根本上调整空中力量的未来发展规划,则有可能很快就丢失几十年以来一直享有的优势。

根据目前获得的证据,PAK-FA是当前世界唯一设计用于在空战中对抗美F-22型战斗机的机型。成熟的生产型PAK-FA将具备超音速巡航、集成式传感器、有效的隐身性能、极强的灵活性以及出色的持续飞行性能。这种战斗机具备初始作战能力后,将使美军所有老式战斗机以及F-35“闪电”II型联合攻击战斗机在战略上变得无足轻重,且作战效果也是将大大地降低。这些变化将对空中对抗形式产生重要的战术、战役和战略影响,甚至于还有一定的政治影响。对于美国而言,目前唯一可行的对策就是立即中止F-35联合攻击战斗机项目,将节省的资金用于F-22的后续研发,并将F-22的多种改型为满足美国及其盟友战术空中力量作战需求的主要机种。

在PAK-FA问世后不久,西方观察人士很快就为它起了“猛禽斯基”或“F-22斯基”的绰号。就“PAK-FA”未来要想到达到的地位而言,上述的绰号更显得恰如其分,因为该机的挑战目标正是“F-22A猛禽”。然而,就该机的设计及其细节而言,这些绰号又显得不尽准确。

PAK-FA的性能设计鲜明地体现了俄罗斯方面对视距内以及超视距空战所持的观点,这种观点与西方截然不同。俄罗斯人的基本看法是,视距内和超视距空战存在很大的相似性,这主要体现在:空战攻击行动的末段,被攻击的战斗机处于敌方战斗机武器火控系统的跟踪范围内,因此应当采取运动方式击败敌方武器或火控系统。俄罗斯方面认为,视距内和超视距空战模式的一个主要区别就是超视距空战更多地依赖于远程传感器挫败敌方采取的低可探测性或主动干扰措施。

PAK-FA的主要设计目标是在传统的视距内和超视距空战中应对F-22的挑战,因此PAK-FA 也具备截止到目前F-22独有的第五代战斗机的所有性能特点——隐身、超音速巡航、矢量推进、安装高度集成化的机载电子设备以及大功率主动和被动传感器等。PAK-FA不仅严格符合第五代战机的设计标准,而且还拥有F-22设计方案中所不具备的另外两个特点:首先是极高的灵活性,这主要是因为该机采用了非常先进的空气动力设计方案,而且具备极为突出的推重比,同时安装了配备高性能数字化飞行控制系统的三维矢量推进系统;其次是极强的持续作战性能,这主要是因为该机的燃油装载量高达25000磅,机身内部和外部挂载的武器略多于F-22A。

原型机目前的设计结构表明,俄罗斯方面对超强机动性的重视程度高于全向隐身性能,这再次表明PAK-FA将不会像F-22和YF-23那样担负纵深突击和防务任务。由于西方国家一直没有把在纵深区域部署相互重叠的地空导弹系统作为防御重点,因此PAK-FA机身后段易遭到地空导弹攻击的缺陷,不一定是需要投入大量资源进行改进的因素。该机当前的隐身性能将主要用于防止对手首先实施超视距攻击的机会,从而使FAK-FA利用其超强的性能、灵活性以及较多的导弹挂载数量,在近距空战中占据优势。

PAK-FA的超级灵活性若能与第五代战斗机的其他设计特点相结合,将有可能拓展一系列新的技术领域,而西方现役或计划部署的战斗机将无法有效地应对这种发展前景。

在2009年美国国防科学顾问委员会在一份报告中提出所谓“出人意料的作战能力”概念,而PAK-FA 正是这种概念的充分体现。虽然美军战术空中力量在制定其发展规划时并没有将PAK-FA归入“出人意料的作战能力”之列,但这种战斗机在空气动力、运动学以及隐身性能等方面取得的进展,足以被纳入此类范畴。这种战斗机的空气动力性能和灵活性能将超过美国所有正在或计划服役的作战飞机(所谓的“第六代飞机除外,这种飞机至少还需要15-20年才能具备初始做战斗能力)。对PAK-FA进行的战术分析还表明,该机的隐身外形使其原型机的结构足以达到类似于美制F-35联合攻击战斗机的隐身性能,而在对机身下部以及后段机身的隐身外形设计进行改进后,PAK-FA的隐身性能有可能达到F-22的水平。在战术层次,这些情况将对超视距和视距内空战产生重大的影响。

由此而产生的一个重要问题是,近期美军实施的绝大多数与空战能力相关的分析项目都提出如下假设,即:在未来空战中,超视距空战将比视距内空战更频繁地出现。提出这种假设的根据在于,使用情报、监视和侦查系统能够很容易地探测和跟踪对方的空中作战能力,从而使美军战斗机能够优先选择作战时间、空域和类型。然而,一旦敌方战斗机也具备优异的隐身性能(如性能成熟的PAK-FA生产型),则上述假设将不再成立。由此形成的后果是,与目前的非隐身威胁相比,美军飞机将在距离更近的情况下迎战于处于进攻态势(主要是攻击AWACS/AEW AND C平台、空中加油机或区域型防空系统)的PAK-FA 。

另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是,PAK-FA的高度灵活性将使美军所有的空空导弹的毁伤效果大打折扣,尤其是AIM-120型“先进中距空空导弹”,它将面临着必须保持击落PAF-FA所有的高度灵活性的巨大挑战。与F-22类似,PAK-FA采用机动方式规避来袭导弹的能力将大幅度增强。

从目前观察到的PAK-FA原型机结构来看,只要PAK-FA的雷达反射截面达到-20dBSM,就足以应对美军现役和计划部署战斗机使用AIM-120c/D型“先进中距空空导弹”实施先发制人超视距攻击。在超视距空战中,将超音速巡航和高效隐身性能相结合的前提下,PAK-FA将有能力模仿F-22A采用的战术。2004年以来的演习中,F-22在与美军各种老式战斗机进行模拟对抗时曾取得了一边倒的战绩,而PAK-FA有望在此基础上取得更好的成绩。从作战成效角度衡量,即便PAK-FA的设计水平仅能达到F-22的一半,它在与美军老式战斗机进行超视距对抗时,仍有可能实现50比1的交战比。

因此,PAK-FA以及苏-35S的服役将不可避免地使美军老式飞机(F-15/F-16/F/A-18)在争夺制空权、防空和打击战术等传统作战领域失去作战优势。这些老式飞机将只能在苏-35S或PAK-FA未部署的空域才能发挥一定的作战成效。

在战术影响层次,同样令人感兴趣的是,PAK-FA在与F-22A直接对抗会在相互距离较近的高空告诉环境下展开,这种对抗具有极强的毁伤性。装备APG-77型机载雷达的F-22A可能会首先发现PAK-FA,该机原计划安装的“先进红外搜索和跟踪”传感器根据节省经费的要求已被取消,而PAK-FA也可能利用性能先进的红外传感器首先发现目标。

自2008年底以来,美国国防部一直主张用F-35联合攻击战斗机替代F-22A,并以此为基础向国会证明停止生产F-22的合理性。因此,美国空军在制定战术空中力量发展规划时,F-35在生产型PAK-FA对抗的生存和毁伤能力,将成为衡量其作战和战略价值的关键性标准。

PAK-FA以及苏-35S的服役也将不可避免地使F-35在争夺制空权、防空和战术打击等传统作战领域失去优势,这主要因为F-35是基于应当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技术威胁而研制而成。与F-35将只能在苏-35S或PAK-FA未部署的空域才能发挥一定的作战成效。

生产型PAK-FA也将对战役层次的军事行动造成重大影响。一旦PAK-FA参与作战行动(尤其在得到有效反制隐身性能的ISR系统的支援下),那么美军将不再具备迅速争夺或掌握制空权的能力。在这种背景下,美军不仅将无法进入敌方严密设防的空域,而且还会面临着无法有效防护战区内己方基地和补给线的困境。如果出现这种情况,美军在战区内设置的基地和补给线将遭受敌方战机使用多种高毁伤性能的精确制导的导弹弹药实施的攻击,并有可能招致人员和武器装备的重大损失。

在空中战役的策划中,作战计划人员根据常规思维,通常会高度重视运用空袭手段摧毁敌方机场,从而使敌军丧失争夺制空权的机会,从上世纪四十年代德军实施的“闪电战”到1991年“沙漠风暴”行动的实践来看,都充分体现了这种作战构想。

生产型PAK-FA 若部署于这些作战环境,将会使美军面临的作战风险大幅提高,这是因为该型战机能够在空中对F-22A形成有效的挑战。美国在最近发表的《四年防务审查报告》中描述了具备较强生存能力的攻击机/ISR飞机,它们将为美军提供有效的压制敌方反介入防御体系的能力。在对敌方机场实施攻击时,这些飞机无疑将会面临PAK-FA的挑战,而部署这些新式飞机的机场也有必要采取有效的防护措施,以应对PAK-FA可能实施的反制空袭行动。

在战略层面上,PAK-FA能有效地挫败美军为增强其战术空中力量的作战能力而确定的发展模式。如果美军继续沿着过去3年来的发展路线图前进,那么其空中力量未来将无法进入敌方已部署一定数量PAF-FA的战区。在这种背景下,美军将无法在军事行动中使用常规作战力量,并将使美国总统在未来冲突中面临着威胁或实际使用战术核武器的巨大压力。在敌方部署苏-35S(部署数量在战术上具有实质性意义,或与PAK-FA协同行动)的情况下,无论是从共性还是个性角度衡量,上述情况都将产生极为深远的地缘战略和政治影响。

如果不对作战力量发展计划作出某些根本性的调整,那么美国将在敌方已经部署PAK-FA或大量部署苏-35S的战区内,丧失运用常规军事能力的战略选择权。美国目前唯一能采用的风险比较低的对策是,在未来十年内部署大量感性能战斗机,它们必须具备在超视距和视距内空战中有效打击PAK-FA的能力。在这一段时间内,拟议中的“第六代战斗机”并非有效方案;而F-35“闪电”II在空气动力学以及隐身外形性能的基本设计方面存在缺陷,与PAK-FA的对抗能力也较弱,因此,F-22是在此期间唯一能够击败PAK-FA的战斗机。

就基本宏观战略因素而言,PAK-FA是自T-10/Su27S“侧卫”B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服役以来最有可能成为“改变游戏规则”的机型,在其即将服役的背景下,美国如果还想在全球的力量博弈中保持原有的优势,则唯一切实可行的办法就是制造足够数量的 F-22,用于取代美军绝大多数老式战斗机;同时尽快停止生产 F-35,该机除了执行“反游击战”任务以外,已经不再是一种有用的作战飞机了。

原型机目前的设计结构表明,俄罗斯方面对超强机动性的重视程度高于全向隐身性能,这再次表明PAK-FA将不会像F-22和YF-23那样担负纵深突击和防务任务。由于西方国家一直没有把在纵深区域部署相互重叠的地空导弹系统作为防御重点,因此PAK-FA机身后段易遭到地空导弹攻击的缺陷,不一定是需要投入大量资源进行改进的因素。该机当前的隐身性能将主要用于防止对手首先实施超视距攻击的机会,从而使FAK-FA利用其超强的性能、灵活性以及较多的导弹挂载数量,在近距空战中占据优势。

PAK-FA的超级灵活性若能与第五代战斗机的其他设计特点相结合,将有可能拓展一系列新的技术领域,而西方现役或计划部署的战斗机将无法有效地应对这种发展前景。

在2009年美国国防科学顾问委员会在一份报告中提出所谓“出人意料的作战能力”概念,而PAK-FA 正是这种概念的充分体现。虽然美军战术空中力量在制定其发展规划时并没有将PAK-FA归入“出人意料的作战能力”之列,但这种战斗机在空气动力、运动学以及隐身性能等方面取得的进展,足以被纳入此类范畴。这种战斗机的空气动力性能和灵活性能将超过美国所有正在或计划服役的作战飞机(所谓的“第六代飞机除外,这种飞机至少还需要15-20年才能具备初始做战斗能力)。对PAK-FA进行的战术分析还表明,该机的隐身外形使其原型机的结构足以达到类似于美制F-35联合攻击战斗机的隐身性能,而在对机身下部以及后段机身的隐身外形设计进行改进后,PAK-FA的隐身性能有可能达到F-22的水平。在战术层次,这些情况将对超视距和视距内空战产生重大的影响。

由此而产生的一个重要问题是,近期美军实施的绝大多数与空战能力相关的分析项目都提出如下假设,即:在未来空战中,超视距空战将比视距内空战更频繁地出现。提出这种假设的根据在于,使用情报、监视和侦查系统能够很容易地探测和跟踪对方的空中作战能力,从而使美军战斗机能够优先选择作战时间、空域和类型。然而,一旦敌方战斗机也具备优异的隐身性能(如性能成熟的PAK-FA生产型),则上述假设将不再成立。由此形成的后果是,与目前的非隐身威胁相比,美军飞机将在距离更近的情况下迎战于处于进攻态势(主要是攻击AWACS/AEW AND C平台、空中加油机或区域型防空系统)的PAK-FA 。

另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是,PAK-FA的高度灵活性将使美军所有的空空导弹的毁伤效果大打折扣,尤其是AIM-120型“先进中距空空导弹”,它将面临着必须保持击落PAF-FA所有的高度灵活性的巨大挑战。与F-22类似,PAK-FA采用机动方式规避来袭导弹的能力将大幅度增强。

从目前观察到的PAK-FA原型机结构来看,只要PAK-FA的雷达反射截面达到-20dBSM,就足以应对美军现役和计划部署战斗机使用AIM-120c/D型“先进中距空空导弹”实施先发制人超视距攻击。在超视距空战中,将超音速巡航和高效隐身性能相结合的前提下,PAK-FA将有能力模仿F-22A采用的战术。2004年以来的演习中,F-22在与美军各种老式战斗机进行模拟对抗时曾取得了一边倒的战绩,而PAK-FA有望在此基础上取得更好的成绩。从作战成效角度衡量,即便PAK-FA的设计水平仅能达到F-22的一半,它在与美军老式战斗机进行超视距对抗时,仍有可能实现50比1的交战比。

因此,PAK-FA以及苏-35S的服役将不可避免地使美军老式飞机(F-15/F-16/F/A-18)在争夺制空权、防空和打击战术等传统作战领域失去作战优势。这些老式飞机将只能在苏-35S或PAK-FA未部署的空域才能发挥一定的作战成效。

在战术影响层次,同样令人感兴趣的是,PAK-FA在与F-22A直接对抗会在相互距离较近的高空告诉环境下展开,这种对抗具有极强的毁伤性。装备APG-77型机载雷达的F-22A可能会首先发现PAK-FA,该机原计划安装的“先进红外搜索和跟踪”传感器根据节省经费的要求已被取消,而PAK-FA也可能利用性能先进的红外传感器首先发现目标。

自2008年底以来,美国国防部一直主张用F-35联合攻击战斗机替代F-22A,并以此为基础向国会证明停止生产F-22的合理性。因此,美国空军在制定战术空中力量发展规划时,F-35在生产型PAK-FA对抗的生存和毁伤能力,将成为衡量其作战和战略价值的关键性标准。

PAK-FA以及苏-35S的服役也将不可避免地使F-35在争夺制空权、防空和战术打击等传统作战领域失去优势,这主要因为F-35是基于应当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技术威胁而研制而成。与F-35将只能在苏-35S或PAK-FA未部署的空域才能发挥一定的作战成效。

生产型PAK-FA也将对战役层次的军事行动造成重大影响。一旦PAK-FA参与作战行动(尤其在得到有效反制隐身性能的ISR系统的支援下),那么美军将不再具备迅速争夺或掌握制空权的能力。在这种背景下,美军不仅将无法进入敌方严密设防的空域,而且还会面临着无法有效防护战区内己方基地和补给线的困境。如果出现这种情况,美军在战区内设置的基地和补给线将遭受敌方战机使用多种高毁伤性能的精确制导的导弹弹药实施的攻击,并有可能招致人员和武器装备的重大损失。

在空中战役的策划中,作战计划人员根据常规思维,通常会高度重视运用空袭手段摧毁敌方机场,从而使敌军丧失争夺制空权的机会,从上世纪四十年代德军实施的“闪电战”到1991年“沙漠风暴”行动的实践来看,都充分体现了这种作战构想。

生产型PAK-FA 若部署于这些作战环境,将会使美军面临的作战风险大幅提高,这是因为该型战机能够在空中对F-22A形成有效的挑战。美国在最近发表的《四年防务审查报告》中描述了具备较强生存能力的攻击机/ISR飞机,它们将为美军提供有效的压制敌方反介入防御体系的能力。在对敌方机场实施攻击时,这些飞机无疑将会面临PAK-FA的挑战,而部署这些新式飞机的机场也有必要采取有效的防护措施,以应对PAK-FA可能实施的反制空袭行动。

在战略层面上,PAK-FA能有效地挫败美军为增强其战术空中力量的作战能力而确定的发展模式。如果美军继续沿着过去3年来的发展路线图前进,那么其空中力量未来将无法进入敌方已部署一定数量PAF-FA的战区。在这种背景下,美军将无法在军事行动中使用常规作战力量,并将使美国总统在未来冲突中面临着威胁或实际使用战术核武器的巨大压力。在敌方部署苏-35S(部署数量在战术上具有实质性意义,或与PAK-FA协同行动)的情况下,无论是从共性还是个性角度衡量,上述情况都将产生极为深远的地缘战略和政治影响。

如果不对作战力量发展计划作出某些根本性的调整,那么美国将在敌方已经部署PAK-FA或大量部署苏-35S的战区内,丧失运用常规军事能力的战略选择权。美国目前唯一能采用的风险比较低的对策是,在未来十年内部署大量感性能战斗机,它们必须具备在超视距和视距内空战中有效打击PAK-FA的能力。在这一段时间内,拟议中的“第六代战斗机”并非有效方案;而F-35“闪电”II在空气动力学以及隐身外形性能的基本设计方面存在缺陷,与PAK-FA的对抗能力也较弱,因此,F-22是在此期间唯一能够击败PAK-FA的战斗机。

就基本宏观战略因素而言,PAK-FA是自T-10/Su27S“侧卫”B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服役以来最有可能成为“改变游戏规则”的机型,在其即将服役的背景下,美国如果还想在全球的力量博弈中保持原有的优势,则唯一切实可行的办法就是制造足够数量的 F-22,用于取代美军绝大多数老式战斗机;同时尽快停止生产 F-35,该机除了执行“反游击战”任务以外,已经不再是一种有用的作战飞机了。

改写游戏规则

改写游戏规则

改写游戏规则

改写游戏规则

改写游戏规则

改写游戏规则

改写游戏规则

改写游戏规则

( 本文图片由:百度百科 提供在此特致谢意 )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