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默川情仇 正文 土默川情仇95

连网 收藏 0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URL] 云奎推门进来了:“爹,我听见段掌柜过来了,是不是找我有事?”一眼看见了炕上的大洋,“这……这是谁的?” 云明旺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梅梅这个表舅……咋这么灰!”云奎听完气愤地说,“他连自己家的亲戚都算计,是个甚人啦?” “说的也是。咱们家遇上了这么大的灾祸,他也忍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


云奎推门进来了:“爹,我听见段掌柜过来了,是不是找我有事?”一眼看见了炕上的大洋,“这……这是谁的?”

云明旺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梅梅这个表舅……咋这么灰!”云奎听完气愤地说,“他连自己家的亲戚都算计,是个甚人啦?”

“说的也是。咱们家遇上了这么大的灾祸,他也忍心,真是……”

“哼!”云奎咬着牙说,“我看他和三毛驴一样,不是个好东西。”

“再灰也是亲戚。他不仁,咱们不能不义。”云明旺劝说儿子,“你记住,以后不要和他打交道。惹不起,咱们躲得起。”

“梅梅家咋能有这样的亲戚!”云奎心里还窝着火。

“唉,快别说了……”云明旺摇摇头,又想起了段宇轩,感慨地说,“奎儿,你可要好好伺候段掌柜。人家和咱们无亲无故,这么帮咱们,是咱们几辈子也不能忘的大恩人。”

“爹,我知道呢。你们休息哇,我回那屋了。”

云奎回到自己屋里,躺在炕上想起了段宇轩和刘大牙,心里久久不能平静,觉得城里真是有好人,有灰鬼,好人们真诚善良,灰鬼是无情无义,应该把这些灰鬼都收拾了,又想起了那杆枪。这些天,他每次路过都要看一眼那块白色大石头,也曾经打算趁着天黑把枪拿回家,可又怕家里人知道了担惊受怕,现在还没找到子弹,也不会使用那杆枪,拿回家又有什么用?再说,自己一个人也对付不了那么多灰鬼,只有参加了游击队,跟上巴队长,才能痛痛快快地大干一场,可是大人们不同意,这可怎么办?想到这里,他望着屋顶,长长地叹了口气。

“你咋啦?”梅梅发现云奎出去一趟回来后,躺在炕上不言不语,以为他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关心地问,“是不是出甚事啦?”

“没有。”云奎摇摇头,觉得还是不和梅梅说自己一心想参加游击队和那杆枪的事,随口说道,“我觉得城里和村里……就是不一样。”

“咋不一样啦?”梅梅上炕搂着云奎问。

“村里人知根知底,实实在在,都差不了多少。城里人各式各样,有好人,有灰鬼。看来这好人多的地方,灰鬼也多。”

“你说得对。还是村里人老实厚道,不像城里这么乱,甚人都有。我就是想在村里过安稳日子,才嫁给你,没想到又回了城里。”

“梅梅,你嫁给我,后悔不后悔?”云奎看着梅梅问。

“不后悔,你是个老实人,也是个好人。”

“如果……如果我哪天离开了你,你想不想我?”

“为甚要离开我呢?”梅梅奇怪地看着云奎。

“我想去杀了三毛驴。”云奎狠狠地咬着牙。

“那也不能去拼命哇?我不让你离开我!”

“我还想去收拾了新城那个灰鬼。你咋有这样的表舅?”

“我才不认他呢,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早晚不得好死。”

“我爹说,他好赖也是亲戚。”云奎苦笑了一下,“可让他把咱们家害了个苦。唉……我一看见妹妹,心里……心里就麻烦……”

两人想起了云凤,都觉得心烦意乱,不想再说话了。


早晨,云明旺提着一个布口袋来到王福成家,把昨天晚上段宇轩送来大洋的事讲了一遍。王福成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么说,那个灰鬼就没把钱给日本人?”

“不知道。反正这些大洋就是咱们送去的,上面的记号还在。”

“真不是个东西!”王福成气得直跺脚。

“他就没干过一件正经事。家里出了这么个东西,真是丢人败兴。”福成媳妇歉意地对云明旺说,“亲家,你可不要生气。”

“唉……我倒没甚。”云明旺长叹了口气,“就是可惜了我那块地,那可是传了几辈子的一块水浇地,就指望它赚几个钱。”

“亲家,你拿上钱赶紧回村,看能不能赎回来。”王福成建议。。

“就怕550块大洋赎不回来了。”

“再给人家添上点儿。没了地可不行,地是命根子呀!”

“嗯,我也盘算想回村试试。”云明旺说着从布口袋倒出大洋,数出300块递给王福成,“赎那块地有600块够了。这些天你也没少花费,给你留下300。我昨天晚上才知道,你悄悄向杨掌柜借了钱。我的好亲家,你可没少为**心呀!”

“不用给我这么多。留下100块还杨掌柜,你拿上那些回村赎地,再把村里人的钱还上。咱哥俩是一个脾气,都不想欠下别人的。”

两人互相推让着。王福成坚持只留下100块大洋,其余的让云明旺拿着。云明旺理解亲家的一片好心,只好提着布口袋回了家,叫上云奎,在大街上问询了一辆向南走的马车,坐上回了白马营村。


下午,大青山小井村附近公路边的一座山上,八路军一营和二营的800多名战士已经在这里埋伏好了,就等着敌人过来,好好打一场伏击战,特别是一营的战士,早晨回到小井村,看到那么多朝夕相处的乡亲们被敌人杀害,营房也被敌人烧毁了,一个个恨得咬牙切齿,正好二营从白石滩回来路过小井村,两位营长一商量,决定在敌人回来的路上设埋伏,可是左等右等,整整一天也不见敌人的影子。

负责去前面侦查的黄大山和小李、小赵终于回来了,他们向两位营长报告,敌人从另外的一条路下了山。两位营长大失所望,唐玉龙更是惋惜地直拍大腿:“小鬼子还挺狡猾,如果咱们是骑兵就好了,现在追上去还来得及!”

“是啊,这回便宜小鬼子啦!”一营长一边叹息一边说。

“等着吧,早晚要进城收拾小鬼子!”唐玉龙挥挥拳头。

“好啊,到时候别忘了叫上我们一营,咱们一起去捅捅城里这个马蜂窝,看看小鬼子到底有多厉害,一定要为乡亲们报了这个仇!”

“现在怎么办?”

“咱们撤吧?我们回村帮助乡亲们料理后事。”

“好吧,我们回驻地,明天我去司令部汇报情况。”

两位营长带着各自的部队下了山……


傍晚,进山围剿八路军的日本部队、警备队和土匪终于走出了大青山,来到一个村子。村民们远远看见他们过来,都惊慌地跑了。

队伍进村后,照样是杀鸡宰羊,点火做饭。两个小队日本兵和一个中队警备队在村子周围站岗。藤本正在一个屋里让卫生兵换药,派勤务兵把李德厚和郭三青叫来。

李德厚和郭三青走进屋子,看见藤本伤得并不厉害,头皮上被手榴弹弹片划开一个小口子,卫生兵为了伤口早点儿愈合,征求了藤本的意见后,开始用针线给他缝合。两人还从来没见过用针线缝伤口,看见藤本疼得龇牙咧嘴,站在一边不敢说话。包扎好伤口,藤本擦了擦头上的汗,问郭三青:“你的手也缝一下吗?这样好得快。”

“不用不用。太君,我伤得不厉害。”郭三青急忙摆手。

“李大队长,你怎么没受伤?”藤本奇怪地看着李德厚。

“托太君的福,是我的命大。下次让我受伤,太君不受伤。”李德厚嘿嘿笑着,想说句讨好的话。

“混蛋!”藤本狠狠瞪了李德厚一眼,不高兴地骂道,“下次我们都不受伤,要让八路军受伤,彻底消灭他们!你的明白?”

“明白明白。”李德厚自讨没趣,哭丧着脸不停地点头。

“告诉你的人,回城不能讲这件事情。”藤本严肃地看着李德厚,“我们遭到八路军袭击的事,不能让城里人知道。你的明白?”

“明白,太君。”李德厚继续点头。

“晚上部队好好休息,明天回城,你的人先走,进城后要封锁东门到陆军医院的道路,不能让城里人看到伤兵。”

“明白。”李德厚回答。

“你的队伍留在这里,为皇军搞麦子。”藤本命令郭三青。

“是,长官。”郭三青回答。

“现在留给你10支警备队的枪,再给你一箱皇军的子弹。今后,你的队伍就是大日本皇军的骑兵营,你就是营长。三天之内,送来你的一千斤麦子,一个月之内,必须送来一万斤麦子,一定要好的麦子。你的明白?”

“明白,长官。”郭三青一听藤本任命他当了营长,还马上给他枪,立刻眉开眼笑,给藤本深深鞠了一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