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默川情仇 正文 土默川情仇94

连网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URL] 小灰猴听见有人进来,赶紧用毛巾擦了把脸,抬头一看是白天明,吓得后退了两步,惊恐地问:“你……你找谁?” “找你。”白天明顺手关上了门。 “找……找我干甚?” “你说呢?” “我不认识你,快出去!” “你不认识我,咋认识我的货?” “你的甚货?我……我不知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


小灰猴听见有人进来,赶紧用毛巾擦了把脸,抬头一看是白天明,吓得后退了两步,惊恐地问:“你……你找谁?”

“找你。”白天明顺手关上了门。

“找……找我干甚?”

“你说呢?”

“我不认识你,快出去!”

“你不认识我,咋认识我的货?”

“你的甚货?我……我不知道。”

“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向刘大牙告密,得了两块大洋赏钱,二日本才劫走了我的货。告诉你,我那些货值1000块大洋。你说说,你的小命值不值1000块大洋?”

小灰猴一听,知道大事不好,突然把毛巾往白天明的脸上一扔,撒腿就向门外跑。白天明眼疾手快,侧转身头一偏,左手接住毛巾,右手一把掐住了小灰猴的脖子,一翻手腕把他扔在了床上:“你还挺机灵。看来还不知道你白大爷的厉害!”

“我知道我知道。”小灰猴跪在床上,不停地磕头求饶,“白大爷饶命!白大爷饶命!我……我再也不敢啦!”

“哼!我想饶你,可是货主不让我饶你。告诉我,你想咋死?”

“求白大爷饶了我,我以后叫你爷爷!”小灰猴吓得浑身发抖。

“叫我祖宗也不行。是你自己上吊呢?还是我把你勒死呀?”

“我……我不想死,白大爷,饶了我哇!”小灰猴忽然想起藏在床底下的大洋,“白大爷,我赔你钱行不行?我有钱呢,有可多钱呢!”

“你还有钱?有多少,拿出来!”白天明半信半疑。

“我……我给你拿。”小灰猴跳下床,一头钻进床底下取出羊皮口袋,放在床上打开,露出了白花花的大洋。

“这是偷谁的?”白天明奇怪地问。

“刘大牙的,真的不骗你。我一块也没花,都在这儿。”

“有多少?”

“900多块,都给你,还差多少,我……我再给你偷。饶了我哇!”

“饶了你可以,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白天明两眼瞪着小灰猴。

“我答应我答应,甚条件都答应。”

“这些钱我拿走,给你留下10块大洋。你给我滚得远远的,再让我看见你,打断你的腿,再把你交给刘大牙。听清楚啦?”

“清楚清楚,我走我走,再也不回来啦!”

白天明突然一把掐住小灰猴的脖子,看着他脸憋得通红翻了白眼才松开手,狠狠瞪了他一眼,拿起羊皮口袋,扔下10块大洋走了。

小灰猴慢慢缓过气来,揉了揉脖子,坐在床上想了一会儿,越想越觉得不能再待下去了,万一白天明领着货主回来,说不定真能要了自己的命,急忙拿起10块大洋,又从褥子底下取出那些蒙疆票子,出了门一溜烟儿地跑了。


白天明提着羊皮口袋离开小旅店,直接进了旧城,一直来到德盛庄商号,敲开了大门。一个伙计领他到了客厅。

段宇轩已经睡下了,听伙计说白天明来了,心想半夜三更的一定有什么急事,赶紧穿好衣服来到客厅:“天明,这么晚了,有事呀?”

“哈哈,让你开开眼。”白天明打开羊皮口袋放在桌子上,“看哇!”

“啊!这么多大洋。”段宇轩惊奇地看着羊皮口袋里的大洋,“这……这是哪来的?你不会是去打劫了谁吧?”

“说对了,就是打劫了一个人。”白天明嘿嘿一笑。

“真的?”段宇轩瞪大了眼睛。

白天明一五一十地把跟踪小灰猴和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好啊,没想到,这么快就把事情办啦!”段宇轩有些意外。

“是呀,真痛快!”白天明乐呵呵地把大洋全部倒在桌子上,坐下数了一遍,“一共是938块。咱们货单上写着,你的货是900块,货没送到地方,就没有利润了。本钱还给你,剩下是我的。”说完数出38块大洋装进自己口袋。

“不能不能。”段宇轩连连摆手,“哪能给我留下这么多?”

“我是来赔你货的,你说该留多少?”

“一人一半儿吧。”

“那成了分赃了。听我的,留下哇!”白天明站了起来。

“你还有100块大洋的货呢,我拿上800块,其余是你的。”

“这哪行?”白天明严肃地看着段宇轩,“我的货和你没关系。丢了货必须赔给你,这是咱们白纸黑字写下的字据。”

“丢了货也不能全怪你……”段宇轩继续辩解。

“好了,不说了!要不是你告诉我小灰猴的事,咋能找回这些钱,这900块应该给你。你不是不知道,我白天明从来不欠货主的钱。”

“你呀,真拿你没办法。”段宇轩笑着摇摇头。

“明天让伙计们把棉花赶紧送过来,天快冷了,抓紧时间给八路军送去。”白天明说完走了。


送走了白天明,段宇轩回到屋里,把大洋重新放进羊皮口袋,忽然发现这个口袋那么眼熟,仔细一看,口袋角上有个用针线绣的“段”字,原来这是自己的口袋。记得那天,就是用这个口袋装了300块大洋交给了杨满山,很可能云明旺也是用这个口袋给刘大牙送去了救闺女的钱,看来刘大牙没把这些钱交给日本人,一个人独吞了。他把大洋放回羊皮口袋,提着走出大门,来到了旁边四合院云明旺的家。

云明旺两口子和云凤正在炕上坐着,看见段宇轩进来,云明旺赶紧招呼他上炕。段宇轩坐下后,把羊皮口袋放在云明旺面前:“明旺兄弟,你仔细看看,这是不是你们给刘大牙送大洋用的口袋?”

云明旺莫名其妙地看了段宇轩一眼,拿起羊皮口袋,仔细端详了一下,点点头:“就是这个口袋,是杨掌柜拿来的。”

段宇轩把羊皮口袋底朝上,倒出了白花花一堆大洋:“你再看看,这些大洋也是你们送去的吧?”

云明旺抓起几块大洋认真看了看,眼泪一下流了出来:“是,是呢,这几块边边上有些黑东西,我怕人家嫌脏,用布擦了擦,也没擦干净。段掌柜,这钱咋到了你手上?”

“哈哈,这可应了那句老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段宇轩原原本本讲了事情的经过,“明旺兄弟,这些钱本来就是你的,再还给你最合适。刘大牙真是没福气,是他的,就是他的,不是他的,送去也留不住,还得转回来。”

“这……这哪行?”云明旺赶紧摆手,“这是白掌柜赔给你的货钱,给了我算咋回事?我可不能要!”

“别说了。这钱原来是谁的,就是谁的。”段宇轩态度坚决,“你借我们的钱已经还清了。我知道你这些钱来得不容易,拿上它把牲畜和地再买回来,把村里人的钱都还上,把你亲家借杨掌柜的钱也还上。”

“你……你说甚?我亲家借了杨掌柜的钱?”云明旺不明白。

“你还蒙在鼓里呢。你亲家借了杨掌柜100块大洋,才凑齐了你还我的钱。大家知道你是个实在人,不还了钱不踏实,谁也没对你说。”

“你们……你们都是好人呀!”云明旺激动得连连点头,“众人都是一个心思帮我。我那亲家也是个好人,可没少为**心。”

“这是应该的。”段宇轩扭头看了看坐在墙角的云凤,关切地问,“孩子这几天咋样?好点了吗?”

“你也看见了,闺女回来这么多天,一句话也没有。好好的娃娃,让那个畜生糟踏成个傻子。唉,你……你说我该咋办?”

“事情已经出了,想开点儿,一家人都靠你,不能灰心泄气呀。”

“我知道。谢谢你,段掌柜,你真是天下第一大好人。”

“不说了,我走了。”段宇轩拿着空羊皮口袋走了。

送走了段宇轩,云明旺坐在炕上,两眼盯着满炕的大洋,越想越觉得过意不去,忍不住眼泪又流下来。明旺媳妇也感动得直抹眼泪。只有云凤两手抱腿蜷缩在墙角,盯着自己的脚指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