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看中国]我对中国的一些不满

一生伏首拜阳明 收藏 1 234

Trevor Metz(加拿大)/文

我并不是出于一种报复的卑鄙心理,我只想实话实说。


让我从对交通和建筑的喋喋不休开始。从周一到周五,每天我坐地铁上下班。从家到单位,我花在地铁上的时间是45分钟。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很久了,因此我感觉我对此有足够的评论和挑剔的资格。北京的地铁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糟糕的大型交通系统。这么说是因为在我的旅行中,我也曾搭乘过一些相当肮脏的公交车和地铁。我简直不敢相信,在这个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的首都,地铁里竟然没有空调,车厢也过于破旧。为什么上海能有那么好的地铁系统,但是首都居民却要被迫坐在这样一个燥热的、充满汗味儿的、脏兮兮的环境里呢?


我的家人最近从加拿大来北京探望我。他们对于亲眼见到这个我经常赞扬的城市而感觉兴奋不已。他们曾从我这儿听说过这里的美食,北京城悠久而充满底蕴的历史,但是这些好印象都被这里的欺骗终止了。在他们来北京旅行的10天时间里,出租车司机想要“宰客”不少于7次。实际上,在我们离开颐和园的时候,许多的黑车司机向我们搭讪,试图要讹钱。他们的车顶上全都有出租车标记。我相信你一定知道这种情况。突然,警察和一家电视台的摄像师从旁边停着的一辆面包车里钻出来了,抓住了向我们搭讪的一名司机,并拘留了他。听起来很解气是吧?电视台的摄像机还在不停地运转;警察们昂首挺胸地在镜头前,在本地新闻中神气地展示着刚抓获的黑车司机。大快人心对吧?NO!其他的许多黑车司机只不过走远了一点儿,并继续向我和家人搭讪。而警察则对此根本视而不见。


好吧,忘了地铁和出租车,我走路总不会有问题吧?大错特错!走路的时候,我担心自己会掉进人行道上没有井盖的下水道中。我家附近最大的一个深洞就在小区附近的小学正门口。从去年冬天这个洞就“盘踞”在此。


现在让我们谈谈另一个在北京的热点话题,这也是经济驱动器―――房子。我住在北京一个相对较贵的外国人集中住宅区。我之所以选择这儿,是因为这里的景观。房间里有两扇极好的落地窗,每天阳光从这里洒进来,让我心情愉悦。


令我讨厌的是,一天我回家后发现住处附近,正在修建一座全新的公寓,这将遮住我一半的视野。我向房东和物业询问究竟怎么回事儿,但没有人能给我满意的答复。建筑工人不分昼夜地干活。周末我不能好好休息,天刚蒙蒙亮,他们就开始砸、敲、钻,直到午夜时分,完全不理会我和其他居民的抗议。物业告诉我他们正在违章盖楼,他们正着手解决这个问题。这是在开玩笑吗?为什么没有人走过去阻止这帮人?难道在北京或中国没有相应的监管机构吗?在加拿大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


我在办公室向同事说了这件事情,他们都认为我有病。他们说这种事情太正常了,我应该去习惯。我知道我不能改变中国,只能由它来同化我,但我拒绝进入这种缺乏关怀的哲学体系。我相信许多读到这里的人会说:“好吧,这里谁需要你吗?闭嘴,滚回加拿大吧!”好的,没问题!在我赚到了足够的钱,并学会中文后,我一定离开。我要带着我的钱离开,再也不给这里“投资”一分钱。


如果再有人问我在中国投资机会的问题,我会告诉他们实话,并重复这个令我厌恶的故事。一些事情告诉我,听到这个故事的西方人,不会只是耸耸肩,并告诉我去习惯它。他们将会对在中国的机会,持更加挑剔审慎的眼光,或许他们会将钱投入一个更安全可靠的环境中。


我的观点听上去是不是太乏味了?我很有挫败感。我知道我所说的或做的,都不会改变这里的人们思考的方式,或者产生任何行为。女士们、先生们,这就是所有我想说的。


(本文作者现供职于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人称“大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