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小军阀 平贼篇 第十七章李谋功灵关助战 江都督夜取肇州

yuxs112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7.html[/size][/URL] 孙易去取济南,糜战数日,暂且不表。却说李谋功与那卢云帐下校尉,领兵马一万去救灵关。昼伏夜出,避开贼兵耳目,来到灵关之前。那陆庭犹自不觉。谋功见陆庭扎营颇有章法,无疏漏之处,道:“此智将也。若以正迎,多费手脚。须以奇胜之。” 乃对校尉道:“贼不知我来,必无防备。你且去与你家将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7.html


孙易去取济南,糜战数日,暂且不表。却说李谋功与那卢云帐下校尉,领兵马一万去救灵关。昼伏夜出,避开贼兵耳目,来到灵关之前。那陆庭犹自不觉。谋功见陆庭扎营颇有章法,无疏漏之处,道:“此智将也。若以正迎,多费手脚。须以奇胜之。”

乃对校尉道:“贼不知我来,必无防备。你且去与你家将军报信,今夜三更,前后夹击,共取敌营。”

校尉领命而去,却说行的半路,却为陆庭巡哨所获。原来陆庭自得知何宪兵败,孙易于山阳招兵,又得江哲书信,提点防备。于是多加寻探。

众人将那校尉绑至帐中,陆庭问道:“何处擒得?”

巡哨答道:“禀报都督,吾等巡哨,此人打我军后来,因此擒住。”

陆庭大惑道:“可有书信物件?”

巡哨道:“未曾搜的书信,却有一物,乃信州将军通行令牌。我等猜度,必为关上人。”巡哨呈上令牌。

陆庭接过细看,乃令巡哨退去。又对校尉道:“汝可是卢云帐下?”

校尉道:“便是卢将军帐下,又待怎样?”

陆庭笑道:“尔可是去求援军耶?”

校尉不答,陆庭道:“汝自我军后来,定有所得。莫非孙简之乎?然我闻孙易自领军去取陇东,且将商议之事细细道来,我可免你一死。”

校尉听得孙易之名,心中一紧,不免神色将露出惶色。陆庭看在眼中,已然明了。乃领人将校尉带出。

对左右道:“那校尉自我军后来,吾观其神色,言谈孙易颇有慌乱,一二日间定有孙易军来。诸人可小心戒备。”左右领命而去,陆庭又换来亲随,取出令牌道:“我闻都督欲取肇州,数日不得。汝可携此令牌与都督,当有大用。”亲随领命而去。

是夜,李谋功领兵马,来袭陆营。方至营门,取为巡哨发现。谋功一马当先,挥刀斩开营门,杀入营中。陆营将士纷纷涌出,与李谋功之军杀在一起。陆庭于帐中披甲而出,见左右帐中诸人惊走,问道:“何事惊慌?”

有亲随道:“有敌来袭营,幸得觉察。如今正在营中厮杀。”

陆庭大惊道:“来军几何?可是关上军?”

来人道:“黑夜之中,不能辨别,不知几何。却非是关上之人。我见敌军一将,十分勇猛,不是卢云。”

陆庭乃道:“援军何来之快?诸将且稳住阵脚,谨防关上军亦来袭。”说罢引亲军杀去。

卢云于关中听的关外喊杀声大起,以为陆庭前来偷袭,上关巡视。却见陆庭营中火起,厮杀之声自营中传来。

卢云身边一将道:“将军,那贼兵营中乱起,莫不是有援军来,今贼兵乱起,我军若得一师取之,定得大胜。”

众人皆以为然,都卢云沉默不语。诸将不解,方才之将道:“将军若不去,与我兵马三千,我自去杀敌。”

“某夜愿往。”诸将纷纷求战。

卢云道:“若为贼军奸计,如之奈何?且在观望观望。”于是不许。

李谋功于陆庭营中厮杀,只盼关上军来,前后夹击。然苦战良久,不见人来,颇觉不妙。乃道:“既有定计,何不共来。却坑了我大军。”说罢奋力厮杀,勇力无两,无人敢近其身。然陆庭拥兵三万,终究人多。虽需安排防备卢云,依有倍于李谋功之军,加之处惊不乱,指挥得当,待稳住阵脚,隐隐将李军围住。

卢云于关上瞧得真切,见厮杀许久,不见停歇。火光更盛,于是不疑,乃亲领五千兵去接应。陆庭早有防备,双方厮杀在一起。李谋功闻得外边杀声大起,知关上军来,于是喊道:“卢将军前来接应,儿郎们与我杀出去,与关上大军汇合。”

说完一马当先,向喊杀处杀去。一干军士皆随谋功用力,杀出重围,与卢云汇合。李谋功见了卢云道:“我乃临州将军帐下李谋功,将军何人?”

卢云乃道:“某便是灵关守将卢云。”

李谋功问道:“我遣将军帐下校尉回关,约定三更来袭营。将军何来之迟?”

卢云奇道:“何校尉未回关中,约定之事,吾且不知。”

李谋功见厮杀激烈,乃道:“如此,你我且杀回关上,在慢慢说来。”

卢云道:“如此也好。”

二人领军,奋力厮杀。双方混战之天明,方才各自罢兵而回。方自回关,有人上前道:“何校尉昨夜回关,将军正去厮杀,未得禀报。”

卢云道:“正好,吾与李将军尚有事情问他。”于是唤来。那何校尉见了卢云、李谋功,卢云问道:“汝何来迟?李将军言,命你与我传话,相约取敌,何故不见?”

何校尉伏地道:“我来与将军传话,不想路中为陆贼巡哨捉住,待李将军去袭营,乃趁夜逃出,来见将军。怎知将军已领军去助战。”

卢云道:“汝何来之巧?李将军袭营,陆贼营中防备,可是汝泄我军事?”

何校尉大惊道:“我未发一言,皆陆庭奸猾,见我从他军后来,料我去求援兵,乃加强戒备。”

卢云半信半疑,道:“尔既为贼军所俘,还有何面目来见我?左右与我拉出砍了。”

何校尉痛哭道:“将军何故如此耶?我甘冒生死,为将军求援军,何来投敌之说?”

李谋功道:“卢将军勿恼,何校尉九死一生去求援军,实乃忠良,不可妄杀。”

卢云点头道:“我亦知他非狡诈之人,怎奈将军为此折了许多兵马,我自当与将军一个公道。然既将军求情,且免一死。”

何校尉乃拜谢二人而去。卢云又道:“昨夜苦战,将军想必困乏。且先去休息,晚上定为将军设宴接风。”

再说江哲引大军十五万,自用计取乔郡,围吕严于肇州,自持兵多,日夜攻打,奈何不得破城。

忽有灵关阵前大将陆庭差人来见,江哲乃见于帐中。信史拜道:“陆将军帐下亲兵关乙,拜见都督。”

江哲问道:“你家将军遣你前来,所谓何事?”

关乙道:“那日我军捉的灵关上一名校尉,将军令我前来禀报,灵关有援兵将至,又令带来令牌一面与都督。”

说完献上令牌,江哲见了,十分高兴。道:“有此物,肇州入吾囊中也。”乃对关乙道:“奔波数日,多有辛劳,你且先去歇息。”关乙自告退,江哲乃唤诸将来帐中。

聚齐大将,江哲乃道:“今有灵关阵前陆庭送来敌军令牌一面。”

诸将皆不解其意,唯长史庄毅笑道:“都督所言甚是,可叹吕严,欲命丧于此乎?”

江哲道:“吾欲用此令牌赚开城门,诸将谁敢行事?”

帐下钱良上前道:“我愿去赚城门。”

江哲道:“如此甚好,今夜你领兵马百人,扮作敌军······”江哲一一道了,诸人皆说妙计,钱良乃领令去挑兵马不提。

待到夜里,钱良自引兵马百余人,来投城下,江哲领军伏于其后。城上之人见了,喝道:“汝是何人?”

钱良停住马道:“乃是灵关卢将军帐下,今有山阳孙简之援兵到,大败陆庭。特来禀报主公,我家主公以移师来肇州,不日既到。”

城上军士听了,俱感高兴。然那校尉探头看了看道:“可有信物?”

钱良从怀中掏出令牌道:“此有灵关通行令牌一面,汝可仔细查验,便好放吾进去,若有差池,尔等皆担待不起。”

校尉看几眼道:“城下太暗,看不真切。你莫慌,将令牌与我看个仔细。”说罢,从城上放下一个篮筐。钱良将令牌放入篮中,吊上城去,那校尉细细验看完毕,道:“真是灵关之物。”乃不疑有他,对左右道:“可遣人去报主公,灵关遣人报捷。”又对城下道:“且稍等,便为将军开门。”

说罢,领开城门。待城门打开,钱良迎上去。那开门诸人见钱良拔出腰间利剑,却知不妙,方要大喊,为钱良一剑刺翻在地。其余诸人涌入城中,把住城门。城上校尉方知中计。大喊道:“不好,中贼人奸计也。”乃命人去夺城门,双方正在厮杀,江哲引大军已来,杀入城中。

却说亲随将吕严唤起,城上来人道:“主公大喜,灵关遣人来报,大败陆庭,不日便来援肇州。”吕严闻报大喜。忽听城外杀声大起,正惊疑间,又有人来报:“江哲使计赚开城门,杀入城中。”

吕严顿足道:“又中江哲之计也。”一旁亲随道:“今敌势大,我军苦战数日,已不能支,焉能敌耶?莫如便去?”

吕严醒悟,乃率亲随数人弃肇州而去。

城中诸军失了统帅,又兼兵少,那里能敌,纷纷溃散。待得天明,江哲乃取肇州。吕严狂奔数十里,天明乃停下,收得溃散而来兵马数百,径直回汨罗郡去。

江哲于城中清点,杀敌数千,俘获千余人,余皆逃散,吕严帐下诸将,俱被擒住,独走了吕严和谋士尹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