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蒋介石之比较,

毛泽东与蒋介石是两个性格、文化、背景经历有着许多不同的历史人物,两人都有着叱诧风云、威风八面的历史瞬间、这是他们的相同之处,而不同之处则更多。

说到出身,毛泽东是个纯粹的知识分子,而且是一个文章圣手,以27岁之年轻主办《湘江评论》在五四运动中摇旗呐喊,是一个颇为激进的文学青年、爱国青年知识分子,曾为李大钊、陈独秀等赏识。中国共产党虽然是无产阶级的政党,而参与建党的活动家都是按照毛泽东的《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中所论断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们。在这群人群中当然有他们的弱点,即:他们决不会真正看得起工农群众,这其实也就是陈独秀不能依靠工农群众意图革命胜利的原因。毛泽东则不然,他是农民的儿子,所以了解农民的喜怒哀乐,生活艰辛,也深知农民的渴望和弱点,他既发出过“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号召,也曾说过:重要的在于教育农民。掌握了农民的人自然掌握了中国的前途和命运。

蒋介石则出身行伍,也是个农民的儿子,只不过是妾所生。他的最初的惊人表现是作为孙中山的追随者,他是一个军容整洁也爱好戎装的人,东征讨伐陈炯明就是他的第一次亮相,曾被孙中山加以青眼,但是孙中山以毕生精力得来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却很快被大资本家、大财阀、黑社会势力支持的政客——蒋介石所篡改,曾作为上海大资产阶级的经纪人的蒋介石旧情难忘、不改初衷、根本不可能与工农群众、苏俄联手革命,成为北伐军总司令的蒋对工农群众和共产党人的血腥屠杀也就不奇怪了,他的在上海黑社会里所染上的流氓习气一直沿用到死,连他的舅兄宋子文也怒不可遏地骂他政治流氓,可见一斑。

在对待人才的问题上,蒋的名词是“网罗”,他用的方法是跟踪、绑架、恫吓,他视人才为花瓶,以昭示他的所谓“清明政治”;而毛泽东的名词是“交朋友” ,他的方法是诗词唱和、高谈阔论、谦恭随和,的确是胜友如云,在文化品位上也颇为高尚的毛泽东周围人才不乏其人,在对待人才的问题上,毛的人格自然要比蒋高妙不知几千里尔。

在对待母亲的问题上,二者均以孝道闻名于世,蒋氏请孙中山手书“蒋母之墓”,并选择了一块风水宝地以葬母,以求自己和子孙的显达,这倒也符合中国人传统的衣锦还乡、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炫耀心理。而毛则写了一篇亲情深意厚的祭文以悼其母的长逝,而在几十年历经沧桑之后的第一次省亲扫墓,却是以鞠躬和松枝献于其父母墓前,简朴合于潮流,而真情真意也符合古仁人志士之风,显示了唯物主义者的气度,也向世人展现了“生我者父母”的古训在其心中的地位,毫无炫耀的俗气。蒋是一名唯心主义者,迷信风水,屡次派人去偷掘毛泽东的祖坟,企图使毛泽东因此而失败,对此毛泽东嘲笑道:他们打不过就去挖祖坟。可见蒋是之用心歹毒,所做所为乃君子、平民所不齿,而毛对此并未因一统天下而报一箭之仇,反而对蒋氏一族的坟茔妥善保护,蒋之卑劣与毛之高洁呼之欲出。

用现在的话讲,蒋过于重视包装,一生衷爱戎装,总是披挂整齐,故做威严,却未能因此赢得军事家的美誉;蒋的便装除长袍马褂之外就是中山装,他的长袍马褂形象与他的阪依***真是可笑的搭配,留学过日本的蒋,公开发表的照片中鲜见其西装革履的形象,却颇象个满请遗老,颀长瘦削的身材,小而尖的脸庞,活脱一个上海滩的小瘪三,与领袖气质实在相距甚远,总之,对蒋的印象是:只见衣衫不见人。包装对于蒋介石很重要,恐怕只有一身戎装才给他带来自信与荣耀。而与之不同的是毛又不注重包装,且看,其延安时期的补丁衣服和解放后补过多次不见其本色的毛巾被,睡衣拖鞋可知就里。贫民化的毛与贵族化的蒋实在不可同日而语,一个崇尚自然、简朴,一个崇尚形式、威严,只在红军时期才着戎装的毛泽东以其军事家、战略家的风貌载入史册,以其影响世界历史进程的一百位古今中外的历史人物中排名二十的殊荣享誉世界,同时进入这一百名伟大人物中的中国人是:春秋时期的孔子、老子,秦始皇成吉思汗,汉朝的蔡伦,而后就是我们的人民领袖——毛泽东,而注重包装的蒋却无此造化。历史选择了毛泽东抛弃了蒋介石的深层原因也从外在表现无遗了。再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犹其是在旧的社会制度土崩瓦解,新的社会制度和社会理念尚未形成的时候,就会有无耻政客窃取神器而混淆视听,而爱国的政治家却大志难伸、亡命天涯,蒋虽以武力闻名,又深谙政客厚黑学,惯用欺诈、恐吓、拉拢手段并由此少年得志。虽从未真正统一过中国,却俨然一国领袖,听其言,观起行,充其量不过一名无耻政客。蒋曾经信誓旦旦的忠于孙总理的新三民主义,却在孙总理死后,大肆杀戮帮助孙中山建立国民党的共产党人和孙总理表示要扶助的农工;蒋也曾言必称礼义廉耻,却让向他赔罪、为挽回他领袖面子冒死送他回京的张学良身陷囹圄;蒋参屡次讲过为民族杀身成仁,却一再苟活到88岁。有人曾这样评价蒋:当他给你做朋友时,他出卖你;当你给他做部下时,他压迫你;只有当你是他的敌人的时候,他不得不尊敬你,这就是蒋政治化的人格,也就是政客的人格。蒋的职务很有特点——总司令、总裁、总统,一副贵族、家长、帮派老大的气派,最平易近人的职务是委员长,而部下也只称其为委座,一贯搞一言堂,蒋总是靠阴谋、特务来追求党令、军令、政令的统一,却始终未能做到,直至失去军心、民心,败走台湾。毛公的职务只有主席,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主席、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此外还代理过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部长,当时的影响恐怕要比蒋公的影响要大的多)。主席者,主要席位也,并非独裁之意,却追随者云集,一言九鼎。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的毛泽东最终赢得中国党令、政令、军令的统一;也完成了党心、军心、民心的统一。

也许是人的气质在不知不觉中就情动乎中而发于外,毛泽东的大度举世无双,为共赴国难,他以民族大局为重,可以释放与他有杀妻灭子,挖其祖坟、害其兄弟的不共戴天的仇人蒋介石;为保家卫国,帮助兄弟邻邦朝鲜,毅然派出志愿军抗美援朝,他无私的贡献给战争的还有他亲爱的儿子,连参加过朝鲜战争美国军人在半个世纪后参观抗美援朝五十周年展览时听说这个故事都激动的热泪盈眶,连呼:我要找到毛泽东在哪里,照一张相片。这是在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作战而得胜的空前恐怕也是绝后的战例;这是连国力强大的大国领袖斯大林都不敢做的事情。以后的多次的战争,如抗美援越、中印自卫反击战珍宝岛自卫反击战中,都因为有毛泽东特有的真诚和勇气战胜了有世界上最为强大的敌对国家支持的敌人,保卫共和国的胜利果实,赢得了世界的尊敬。他的主持正义,联合、支持弱小国家的战略,赢得了世界弱小国家人民的爱戴和拥护,世界人民用这样的行动支持他,用毛自己的语言就是:非洲兄弟把我们抬进了联合国。用老百姓的的语言说:毛主席,像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用西方评论家的话说:他把一个战乱、贫弱的中国引领到了现代世界的入口处,影响了世界格局的变化,推进了世界历史的进程。

而蒋呢只能依附于美国,他们的代表在联合国会议上发言从来不敢用汉语,既没有自尊,也没有面子;只有靠小蒋(经国)搞的“金圆券”、“银圆券”运动从大陆上搜刮来的金银财宝,哄着小岛上的百姓过日子(用四万万五千万人的财产去养活一两千万人还不容易吗?)。

蒋介石、蒋经国前半生为罪人、后半生事实搞割据。在大陆失败的国民党军队,号称八百万,又有美国支持的武装到牙齿的装备,为什么干不过只有小米加步枪的的共产党军队,一夜之间土崩瓦解,灰飞烟灭?原因是失掉了民心,既没有决心抗战,所以一路丢盔卸甲,一直退到“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蜀地,蒋既指挥无方,又无毛泽东那样的战略目光,一心打内战,搞摩擦,企图消灭共产党领导的一心东进抗日的新四军;抗战后依然穷兵黩武再加上国民党官员贪污腐败成风,导致了物价飞涨,经济崩溃,政治崩溃,军事崩溃,最后靠着小蒋搞金圆卷、银圆券运动搜刮来的钱财逃到了,去维持台湾一省的经济,况且有美国的支持,把台湾搞成了美国的不沉的航空母舰,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的半月型的包围圈中台湾是一个重要的链条,他们所起的真实作用就是阻挡了国家的统一,客观上说就是分裂国家。而且他们在大陆没有做过什么德政,只是富人和租界的看门犬,他们在位的20几年,中国灾难深重,他们也没有真正统一中国。而中国共产党在毛泽东的领导下完成了包括西藏、新疆、内蒙在内的统一。至于蒙古独立问题,是蒋于1945年和苏联签的条约允许外蒙独立,还把这个责任推给共产党,可谓恬不知耻、倒打一耙。

再说香港问题,当年人民解放军挥师南下,香港当局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港英当局只有三千兵马,何以阻挡人民解放军的摧枯拉朽之势呢?就在这时,毛主席果断下令停止进攻香港、澳门,保持现状。连当时的解放军连长都以为是命令传达错了。为什么呢?因为毛主席清醒富有远见地意识到,如果解放了香港、澳门,大陆将成为铁板一块,就断了同西方各国进行贸易往来的桥梁,因为反共势力必然要对新中国进行经济封锁和军事威胁,用毛主席的话说:帝国主义就是这样对付苏联的。如果仅剩下苏联一条通道,中国就只有一条腿,将会在经济上依赖于苏联,造成战略上的被动。保留香港现状可以拖住英国,在香港巨大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它有可能与我们合作,这样就打破了西方列强铁板一块的格局,把一条绞索套在英国的脖子上,使其在反华的问题上不会走得太远。后来的事实证明了毛主席的伟大预见:

英国人被迫于1950年1月与中国建立立代办级的外交关系,同时发表了中英联合声明,约定中国不承认清政府与英国签定的三个不平等条约,中国于1997年7月1日收回香港。有这样的铺垫,毛泽东后的中国领导人才能顺利地收回香港。中国共产党维护国家统一的方针、策略、胸怀、远见都是国民党所不能比拟的。

最后要说道二人的归。曾经搞过四.一二大屠杀,炸毁花园口淹死百万百姓,镇压过爱国学生运动的蒋介石在耄耋之年仍然遭遇车祸,不能不说是上天给予的惩罚。毛一生在枪林弹雨中穿梭却没有负过伤,不是冥冥之中有股神力吗?比起毛泽东的寿终正寝,在比较看重归的汉族人来说,蒋又失一城,而毛又胜一筹。毛的逝世日是9月9号,九乃阳极之数,无德无能的人难到此数。倘若把月日加起来算,蒋是4月5日去世的,倒也凑够阳极之数,但比起毛泽东仍然差一个阳极。毛泽东去世了,仍扛着中华门,凝视着他的国家的安全(我为毛泽东主席一哭)。蒋却念念不忘回归故里,但似一个孤魂,凄凄惶惶,漂流在一个孤岛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