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喊冤,喊出了药价虚高的真病灶

zhang8818999 收藏 0 183
导读:  “我们希望媒体好好剖析一下此事,干脆把整个利益链条全部揭开,看药品的暴利到底被谁拿走了!”“在我们看来,振湘公司就是代表政府部门在帮我们采购药品,至于这家公司到底有何背景,我们也不清楚。”湖南省湘雅二医院“暴利药”事件经媒体曝光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近日,湘雅二医院有关人员向《法制日报》记者称医院在此事件中也是“受害者”。   药品暴利早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此次湘雅二医“暴利药”事件之所以吸引公众眼球,是1300%的超高利润再次刷新媒体曝光纪录。在过去媒体此类事件的报道中,医院往往甘当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们希望媒体好好剖析一下此事,干脆把整个利益链条全部揭开,看药品的暴利到底被谁拿走了!”“在我们看来,振湘公司就是代表政府部门在帮我们采购药品,至于这家公司到底有何背景,我们也不清楚。”湖南省湘雅二医院“暴利药”事件经媒体曝光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近日,湘雅二医院有关人员向《法制日报》记者称医院在此事件中也是“受害者”。


药品暴利早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此次湘雅二医“暴利药”事件之所以吸引公众眼球,是1300%的超高利润再次刷新媒体曝光纪录。在过去媒体此类事件的报道中,医院往往甘当罪魁祸首的角色,任凭舆论诟病。此次湘雅二医院主动“喊冤”,自称“受害者”,也是一次破纪录,喊出了众多医院憋在心里不敢说的真话。


湘雅二医院敢于打破潜规则,把公众的视线引向销售公司及其所代表的政府部门,需要底气和勇气。湘雅二医院拥有这份底气和勇气并不奇怪,因为该医院是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的附属医院,而中南大学是教育部直属高校。说得更明白一点,与地方医院相比,这种医院人事关系相对超脱。


如果医院负责人的乌纱帽被上级领导管着,医院就只好充当冤大头;如果医院负责人自己也拿了医药销售的回扣,那么他们就更要想方设法保护上级领导,以求得领导的庇护。于是,长期以来,医院成了药价虚高的替罪羊,公众的不满指向医院,医患关系空前紧张,医疗纠纷成为医院常态;政府改革也首先剑指医院,取消以药养医机制,似乎没有了医院15%的差价,药价就会立马降下来。可问题是,医院15%的差价可以减下来,而药品进价却被无限制地加上去。


在长期的彷徨后,湘雅二医院终于为舆情所逼发出了呐喊,面对媒体一声“医院也是受害者”,抖出了皇帝新装的真面目:如果不斩断在药品经销过程中暗箱操作的权力之手,降低药价就只是一句空话。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2009年12月,湖南省物价局制定的《湖南省网上集中采购药品价格管理办法(试行)》规定,在长沙市,凡是省部级医院所采购的药品,必须通过湖南振湘医药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进行招标采购。而药品芦笋片由该公司进入湘雅二医院时,价格已经由出厂价每瓶15.5元变成了185.22元。一部原本“规范网上集中采购药品价格行为”的政策,恰恰成了药品虚高的重要推手。


在当前体制下,公立医院是政府管理部门的附属,缺少独立性,实际上成为了管理部门及其官员的利益暗道。而管理部门又掌控着医改的进程,既得利益者们怎么甘心丝毫放手权力,对于改革,要么消极被动,要么变形扭曲。于是,老百姓的医疗费用在“改革”声中不降反升。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