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古城的“恐华症”




意大利警方、消防队员和各路稽查员砸响工厂大门,对普拉托的非法中国血汗工厂发起最新一轮突击检查时,住在工厂没有窗户的潮湿小隔间里的工人们惊得不知所措,大多数人仍穿着睡衣。


短短几个小时,警方又查封了Lazzeretto大街上的四家服装厂,没收了大量缝纫机,拖走两名非法移民,并命令剩下的几十名工人搬走。


这座托斯卡纳古城的居民多年来一直忍受着(也受益于)中国的移民浪潮,如今他们感到受够了。在欧洲,这里如今已是中国经营产业最集中的地区。


拉托工业联合会主席里卡多•马利尼(Riccardo Marini)宣称:“过满则溢。普拉托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中国人在法国和英国可能会遵守法律,但在这儿却不会,因为过去的政商体制允许他们这样。情况已不可收拾了。”


在去年6月的市政选举中,普拉托一反63年的传统,不再支持左翼党,转向支持仇外的中右党北方联盟(Northern League)。


普拉托新任市长罗贝尔托•切尼(Roberto Cenni)也是一位纺织服装企业家,他对低收入中国劳工所忍受的“奴隶般的生活环境”进行了公开谴责。在北方联盟强硬派人士、意大利内政部长罗贝尔托•马洛尼(Roberto Maroni)的支持下,警方上月发动了打击非法工厂的行动,并出动了直升飞机,在空中传递信息。


普拉托陷入一片震惊,据报纸报道,中国驻佛罗伦萨领事将突袭检查比作纳粹党卫军


普拉托为自己拥有数百年历史的纺织业感到骄傲,但随着该行业日渐衰落,普拉托认为自己成了边境开放和全球化失控的受害者。


马利尼仍记得1989年首批38名中国人来到这里的纺织厂工作的情形。今天,这一数字估计已升至4万人,其中许多为非法移民。该城18万居民中,有三分之一不是意大利人,而全国平均水平为6%。


随着普拉托纺织业工作岗位的大量流失——无法与中国生产的更低廉布料竞争——普拉托的华人开始利用自己习得的技能,生产“快速时尚”,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几年前,许多中国人以非法手段进入意大利,现如今,他们只需持有3个月的旅游签证抵达法兰克福机场,但不离开就行了。普拉托的中国人大多来自同一个城市——浙江省沿海城市温州。历史上,这里的企业家总是喜欢飘洋过海。


普拉托市城墙外的Via Pistoiese,现在已变成一座温州中国城,遍地是餐馆、夜总会(非中国人禁止入内)和堆满中国商品的超市。


当地记者、《中国围城》(Chinese Siege)一书作者Silvia Pieraccini表示,中国人成功的关键来自两方面。首先是速度。中国的工厂需要2个月时间,才能仿制米兰引领的最新时尚,将廉价产品销往欧洲市场。但在普拉托,这一过程只需两周,还能贴上“意大利制造”的标签。


其次,中国人熟悉整个生产链。他们进口廉价的中国布料,再染色,印上图案。纽扣、拉链和珠粒都在当地生产,成品卖给涌入批发店的欧洲各地采购商。


一件普通女式棉衬衣起价1.7欧元(合2.3美元)。普拉托估计有3500家中国工厂,在满负荷的情况下,每天能生产100万件。在设计、营销和会计方面,中国人依赖有创造力的意大利专门技能。

但在经济衰退和打击行动的双重作用下,那些不纳税、不缴纳工会会费或市政服务费的非法中国工厂成了众矢之的。但未来会怎样仍不明朗。


切尼希望普拉托的中国制造商能采用该城自己的优质纺织品,而非进口布料,甚至回销到中国。切尼本人的Sasch服装连锁企业在中国制造和销售。


目前尚不确定,中国的工厂主是会转为合法经营,从而降低竞争力,还是将生产挪至其它地区。


意大利警方赶到极为沮丧的一点是:他们无法将没有任何证明文件的非法移民驱逐出境,因为中国拒绝接收。去年仅有两人被驱逐。马利尼表示:“我们正在和一个没有边境的中国打交道。”


在中国,此次打击行动基本没有报道,官方媒体接到指令不得前往普拉托。中国驻意大利大使孙玉玺强调中国人对普拉托“财富”的贡献,坚称仅有一小部分工人为非法移民。


警方突击检查血汗工厂Lola时,一名23岁的女工身穿睡衣,孤立无助地坐在一旁。她说经济衰退太严重了,自去年10月以来,他们就没怎么工作过。她愿意回家,但不能空手回去。


译者/陈云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