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勇军 第十二章杀出生路 第九节

ddtt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0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02.html[/size][/URL] 有汽车办事效率就高了很多,老旅长知道东北军还有这么支屡战不夸的部队非常高兴,连夜坐轿车直奔北平城,张释信在车上打着盹,天刚亮的时候汽车就开到一个酒店门前,车上的副官去定房间,警卫坐在卡车上休息,张释信看看陌生的城市,他估计着到了北平。 住进豪华的酒店以后张释信吃过早点洗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02.html



有汽车办事效率就高了很多,老旅长知道东北军还有这么支屡战不夸的部队非常高兴,连夜坐轿车直奔北平城,张释信在车上打着盹,天刚亮的时候汽车就开到一个酒店门前,车上的副官去定房间,警卫坐在卡车上休息,张释信看看陌生的城市,他估计着到了北平。

住进豪华的酒店以后张释信吃过早点洗澡休息,老旅长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很快的就联系上了更高级别的官员,但是约见时间在明天,上级要求张释信拿出一份书面报告,张释信在酒店里吃饱了喝足了睡醒了就开始准备。在寺里从小当和尚的张释信文化基础不错,和尚需要识字,不识字怎么能看懂藏经楼里的经书,他的师父还是个武僧,身边还有不少练武术用的拳谱,他师父为了培养他就请其他人教张释信识字,一开始学武是师父说要领他去练,岁数稍微大一点之后他就能看着书自己练习,良好的文化基础是他的优势。

张释信拿着毛笔仔细回忆着九一八事变以来的事情,他详细的写了一份报告,报告里隐瞒了不少事情,比如他在事变当天偷着离开部队,私自把自己偷出来的武器运走的事情他没说,以及部队困难时候抢劫地主家财物的事情也没写,全部写怎么拉起一支队伍,怎么收容打散的东北军,还说自己部队里几乎全是跟部队失去联系的士兵,也不提收编土匪私自招兵的事情,把诈降后鬼子补给的武器说是自己从投降的东北军手里缴获的。报告写好以后张释信摸着自己的脑袋,当兵前留下的戒疤还在,师父告诉他不得妄语的教诲还在,可惜有时候不能完全按照过去的规则办,以前自己是和尚是出家人,当兵之后就是世俗中人,不能遵守寺里的戒律了,他看着自己的报告,心中默默对师父说,弟子实在没办法,如今天下大乱,如果养活不起这群兵他们散去后必然最乱,只有稳定了军队才有机会打出一个天下太平的盛世。

张释信吹了吹纸张上潮湿的字,老旅长看着他的报告赞叹道:“好书法呀,东北军中不少胡子出身,即使穿上军装混几天军校出来,文化修养也很低,能写出这笔好字的可没几个,除了王永江的字不错,我就没见这么好的。”

“小时候学的,以后没想靠笔杆子混饭。”张释信又拿过一份地图,拿着红蓝铅笔在地图上标注出部队的行军路线,在驻扎时间长的地方标注了日期和战斗规模,一份完整的报告很快写好了。

次日张释信坐着轿车来到一座办公楼前,在老旅长引领下他走了进去,院里院外是一群全副武装的东北军,院中间还高挂着国旗,楼内也有不少执勤的士兵,一间会议室的门开着,张释信站在门口看见个十分熟悉的人,黄显声将军穿着军装在会议室里正跟其他军官说话,看见张释信他紧缩眉头仔细想了一下,就站起来走到张释信跟前,“小子,你是叫张释信吧,是跟张道远一起的么?”

“是的长官,是我们,我们把队伍带了回来。”张释信抖擞精神报告,在东北刚打乱套的时候他见过面,黄将军高兴的说:“我还一直跟项青山和张海天打听你们呢,一直想给你们个番号,后来锦州失守我也回来了,也没给你们个正式编制,我耳朵里可没少听你们的事情,在外边这半年还好么?”

张释信拿出自己写的报告和标的地图交付黄将军,黄将军的义勇军主力放弃锦州后转移到北票一带继续作战,他经常回到北平向少帅亲自报告东北的战况,当过警卫旅旅长的黄将军见少帅非常容易,也算是身边的红人,今天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东北军后起之秀于学忠,黄将军看着报告说:“你不是被打的没立足之地才回来的,你是想休整以后再打回去?”

“是的将军。”张释信回答道。

“是呀,咱们一直联系不畅,如果你的队伍还在关外跟我汇合,我肯定全力支持你,你就不会为军饷和军粮发愁,现在你的情况我知道了。”黄将军把报告交给于学忠等人看,这些主张全力抵抗日军的将领都是愿意资助义勇军混成旅的。

于学忠放下报告说:“张释信,现在咱们东北军都是听中央的,咱们不是嫡系,扩编一个营都要经过中央同意,何况你是一个旅,咱是不缺钱,自给自足不靠中央,只是部队的名分有点难,很难编成陆军独立旅的编制,如果你不介意,可以编成保安旅,穿警察制服算地方治安部队,南京的军事委员会就不好插手,警察部队的编制是很容易得到的,当然你想要的军饷军粮不成问题,你们浴血奋战少帅都是知道的,黄将军每次汇报都提到你们。”

“长官,保安旅也行,能给我们拨付军粮军饷就好,一身制服没关系,我们多会可以把部队带回来?”张释信问,于学忠和黄显声合计了一下,于学忠说:“现在你就回去,我们会派人引导你们进关,安排你们在北平天津一带驻防,具体驻地我们再跟少帅商议,军粮军饷我们也尽快筹措,你们来的时候就可以马上发饷,你看可以么?”

“当然可以。”张释信知道回归正规军以后有要听上级的,跟以前不同的是自己已经是副旅长,东北乱了半年唯一的好处就是他拉起一支自己的队伍,上级对自己穿着少将军装也没有什么异议,反正以后是保安旅都穿警察制服,自己的军衔也戴不了几天了,看来正规军的待遇是有了名分是没了。

部队没缩编就有扩大的本钱,张释信就可以按旅长的军衔领军饷,他长着这么大也没赚过这么多钱,以前在军队里他只是个上士,这还是出生入死打土匪赚来的,现在当旅长,比以前强了不少,此事定下张释信悬着的心就落下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