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陈毅元帅的婚恋史

精英狙击 收藏 1 1166
导读: 陈毅是十元帅里的才子,也是个文豪、诗人。所以他的婚恋史也充满了浪漫意味。 陈毅原名陈世俊,小名叫秋江,1901年出生于四川乐至,后迁至成都。求学时受五四运动影响,开始追求进步,他特别喜爱文学。在法国勤工俭学因组织学潮被押送回国后,经常给重庆《新蜀报》投稿,1923年成为该报的主笔。陈毅的诗文引来不止一位女性的爱慕,其中一位不知名的美女读了他的诗文后,来信表达了“无限的缠绵”。可惜陈毅只跟这位少女见过一面,就被四川军阀杨森驱逐出境,前往北京了。 但是另一位美女兼才女却被陈老总

陈毅是十元帅里的才子,也是个文豪、诗人。所以他的婚恋史也充满了浪漫意味。

陈毅原名陈世俊,小名叫秋江,1901年出生于四川乐至,后迁至成都。求学时受五四运动影响,开始追求进步,他特别喜爱文学。在法国勤工俭学因组织学潮被押送回国后,经常给重庆《新蜀报》投稿,1923年成为该报的主笔。陈毅的诗文引来不止一位女性的爱慕,其中一位不知名的美女读了他的诗文后,来信表达了“无限的缠绵”。可惜陈毅只跟这位少女见过一面,就被四川军阀杨森驱逐出境,前往北京了。

但是另一位美女兼才女却被陈老总给“害苦了”,此人就是号称“绝世佳人”的中国第一女将军(国民党少将)胡兰珪(1901-1994)胡兰珪乃明朝开国重臣胡大海之后,自幼具有朴素的革命精神。军阀杨森爱慕她的姿色,欲讨之为妾,被她拒绝。作家矛盾听女友秦德君转述此事后,就写出了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虹》,书中娇美而刚毅的女主人公梅行素,便是以胡兰珪为原型的。胡兰珪也是因为爱慕陈毅的诗文与他相识的,留下传说种种,今天已经很难考证当时二人的“密友”关系究竟发展到何种地步了。1924年,胡兰珪嫁给了一位叫陈梦云的军官,夫妻二人掩护陈毅在军队中做了大量的革命工作。1927年因形式危险,陈毅再次离开四川到武汉,胡兰珪夫妇也先后前往。南昌起义前夕,陈毅向二人辞行,这一别就是十年。

胡兰珪被蒋介石于1929年点名驱逐,1930年赴德国留学,加入德国共产党,做过三个月的法西斯的监牢,曾与大学者德共领袖莱曼相恋。出狱后到法国写了《在德国的女牢中》,遂名扬世界。几年后,她去了苏联,深受苏联文豪高尔基的喜爱。高尔基逝世,斯大林等抬棺,胡兰珪执坲。但由于跟王明有矛盾受到克格勃的监视,遂于1936年回国,担任何香凝的秘书。

1937年,国共合作抗日,陈毅过了“此头须向国门悬”的最艰苦的岁月,担任新四军的领导。在南昌遇到了率领上海战地服务团一路而来的胡兰珪,二人彻夜倾诉思念,遂定白首之盟。陈毅禀告父母,得到同意。然而组织上却不同意,新四军的大当家项英,亲自找胡兰珪谈话,说倘若二人结婚,则胡的党员身份就暴露了,你这个国民党的将军,还是留在国民党的部队里,这对革命更有贡献。二人只好恸哭而别,陈毅致信胡兰珪说:“马革裹尸是壮烈牺牲,从荣就义是沉默牺牲,为了革命,我们就吃下这杯苦酒吧,假如我们三年内不能结合,就各人自由,互不干涉。”三年后,陈毅“自由”了,可胡兰珪却一杯苦酒喝了终生。她牺牲了个人的幸福,孤独地战斗在隐蔽的战线上,保护同志,策反敌人,一个人做了一个师的工作。不料却因为社会关系复杂,有时和国民党特务来往,引起了中共情报堂堂主潘汉年的怀疑。1949年,上海解放,陈毅当了市长。胡兰珪写信要见他,来的却是副市长潘汉年,他对胡兰珪说:“陈毅都儿女成群了,你还找人家干吗?”胡兰珪不知组织上对她有误解,只是一个劲儿地哭。因为1947年国民党报纸大肆宣传“陈毅阵亡”并详细报道了“陈毅追悼会”的经过。胡兰珪看过后十分伤痛,拿出自己在成都的房产地赡养陈毅的二老双亲,,实在以“儿媳”自居了。胡兰珪此后在未婚育,收养了妹妹的女儿。

后来到北京工业学院管理后勤,曾被错划为右派,平反后当了全国政协委员。晚年在邓小平支持下,为老年事业贡献甚多。国际妇女界谈起胡兰珪,无不钦佩。

然而陈毅的情感生活也是一路坎坷。他1925年进入国民党北京市党部,开展工运,学运和统战,特别是支持女师大风潮(跟鲁迅不谋而合),赢得不少女同学的好感。一位小姐向他表白了爱慕,陈毅不知何故谢绝了。后来那位张姓女士成了一个“国家主义”者。

经过南昌起义,湘南暴动,陈毅走上了井冈山,成为一名干练的革命领袖。他1930年任红22军军长时,在江西信丰,娶了当地一位才貌出众的19岁女学生萧菊英(朱德的第一位妻子叫萧菊芳),次年陈毅去开肃反会,归来途中遇到白匪袭击,马被打死了,人还活着,他徒步绕行回去,不料萧菊英认为陈毅已死,就跳井殉情了。(另一说是萧菊英遭遇突袭,受伤后跳井殉难)陈毅留下诗《忆亡》中曰:“泉山渺渺汝何之?检点遗篇几首诗。芳影如生随处在,依稀门角见冰英。”陈毅亲自化装去到岳父家报信,解放后还请萧菊英的母亲兄弟到上海见面,可见陈毅待萧菊英之情深。

1932年,李富春蔡畅夫妇给陈毅介绍了18岁的兴国女红军赖月明,于重阳节洞房花烛。陈毅当时是江西军区司令兼政委,指挥6个独立师和所在地方武装,却居然没钱结婚,还是赖月明借了20块钱,摆了八桌酒席。可见当时共产党多么廉洁!二人婚后情深意重,却是聚少离多。

1934年,红军长征后,担任石城县妇女部长的赖月明照料陈毅的腿伤。陈毅却动员他带头疏散,回乡打游击。想到此一去凶多吉少,生死离别,赖月明抓起手枪,要陈毅打死她,陈毅夺枪,要她服从大局。二人于10月20日,洒泪分别。从此陈毅指挥南方八省游击战争 ,艰难困苦之状,可见《梅岭三章》。

1937年,国共合作抗日,陈毅几次派人寻找赖月明,得知赖月明被捕后抗拒逼嫁,跳崖自尽了。陈毅心中翻江倒海,曾写下一首《兴国旅社》:“兴城旅夜倍凄清,破纸窗前透月明。战斗艰难还剩我,阿蒙愧负故人情。”此诗写于农历九月初一,哪来的“窗前透月明”?谁都可以看出,此诗是对“月明”的怀恋追忆,真诚感人!

1940年,陈毅与胡兰珪的三年之约差不多到了。年近不惑的新四军一支队司令员陈毅与18岁的武汉姑娘张茜结婚且白头到老。生了长子陈昊苏,次子陈丹和老三陈小鲁。

张茜原名张春兰,陈毅追人家时,曾苦心经营一首《赞春兰》:“小箭含胎初生岗,似是欲绽蕊吐黄。娇艳高雅世难受,万紫千红妒幽香。”张茜婚后成为陈毅的得力助手和感情知音。动荡的战斗岁月里二人有时吟诗抒怀。有趣的是,陈老总有一首表达思念张茜的诗是这麽写的:“足音常在耳间鸣,一路风波梦不成。漏尽四更天未晓,月明知我此时情。”诗中又出现了“月明”,大概是想起了赖月明的“在天之灵”,希望前妻能够理解自己此时的心情吧。

而新四军干部朱克靖调侃陈老总的诗却有写到:“将军为何多憔悴?半为兰珪半为茜。”大概天下英雄,虽然深情,但难免多情,特别是难忘旧情吧。

陈毅20年代是“文学研究会”的成员,跟矛盾、周作人朱自清等人都是一伙的,所以他的生平特别充满出人意料的“文学性”。其实后来赖月明并没有死,她在战斗中失去了与组织的联系后,流浪乞讨,被其父抓回后卖给了一个鞋匠。次年,鞋匠死了,她与一位附上掉队的红军战士结婚,生下了一女两男。1959年她看到陈毅会见外宾的照片,想去找陈毅,但被丈夫和儿女死死拦住。1972年陈毅去世,赖月明从生产队的喇叭里听到陈毅的讣告,焚香遥祭并发去唁电。读到陈毅那首《兴国旅社》时,赖月明泪如雨下。直到1988年,她才到北京见到了时任全国妇联主席的蔡畅。1989年春,74岁的赖月明接受记者的采访,世人才知道陈老总的“月明”还在人世。然而这些,陈毅将军都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了。

陈毅逝世时,毛泽东已经病得上不去汽车了,却破天荒地参加了陈毅的追悼会,并深深地鞠了三个躬。毛泽东有句最普通的名言:“陈毅是个好同志。”可能是好就好在陈毅是个纯情痴情之人,是十大元帅中最幽默最有文人气质的一位儒帅吧。


(本文中部分内容来自于与孔老的谈话记录,在此谨向孔老表示感谢和敬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